广东省阳江监狱迫害纪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阳江监狱,始建于一九五九年八月十三日,位于广东省西南部,下设十四个监区,二零零三年二月被命名为“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而今,阳江监狱沦为迫害法轮功的黑窝,是广东省内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的邪恶监狱之一,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累累罪行。

争取“资格”迫害法轮功

中共恶党滥施暴政,仅广东省内监狱就多达二十余座。迫害爆发后,恶人们也随之开始利用所谓的“刑法”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审判,但大多数监狱都认识到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荒唐的、无辜的,将来必然会受到历史的谴责和法律的追究,所以都回避不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没有几个监狱愿意关押法轮功学员。

然而,阳江监狱却是主动向“上级”争取劫持法轮功学员的。恶警许婴有一次向法轮功学员炫耀说:“其它许多监狱都达不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资格’,本来阳江监狱也达不到这样的‘资格’,但我们争取到了。”

二零零二年,恶警蔡锡鹏调任阳江监狱监狱长。在此之前,阳江监狱只是“奉命”劫持过几个法轮功学员,而自从蔡锡鹏到任后,阳江监狱劫持法轮功学员的人数迅速增加,成了广东省内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邪恶中心之一。

蔡锡鹏通过加重对在押人员的奴役劳动,克扣、掠夺在押人员的生活费用,对省监狱管理局行贿等等手段,使阳江监狱取得了所谓的“省级文明监狱”称号;通过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人性的迫害取得所谓的“转化率”,从而得到江氏罪恶集团的赏识,“争取”到了劫持更多法轮功学员的“资格”,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越陷越深。

恶警许婴,一直在挖空心思的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许多警察心里都明白法轮功是无辜的受迫害,都是在被动的应付中共恶党的指令,对“转化”法轮功学员抱着一种应付的态度,而许婴始终是在主动的迫害法轮功,多年来法轮功学员一直善意的向他讲真相,他不但不省悟,反而变本加厉的迫害。

因此,虽有江氏邪恶集团和中共邪党的迫害政策,但如果没有蔡锡鹏、许婴之流的恶警主动配合,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也就难以推行,所以,恶警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罪责难逃,如不及时醒悟、悔过自新,必将葬送自己生命的永远!

迫害体系

截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阳江监狱仍非法关押着二、三十名(男性)法轮功学员。据狱中透露出来的消息,阳江监狱动用了极其残酷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允许他们做好人,强迫他们“转化”成坏人。

首先,整个阳江监狱在以蔡锡鹏为首邪党“党委”的“统一领导”下,把“转化”法轮功学员当成“政治任务”,强调一切工作都要服从于这个邪恶的“政治任务”。

在今天的中共,“一切向钱看”已成为最强烈的社会风气,阳江监狱也不例外,用尽一切方法榨取服刑人员的血汗,生产监狱产品出口国外以牟取暴利。阳江监狱有些时候是宁肯损失“经济利益”,也要对法轮功学员强行“转化”。它们组织好几个“高工效”的囚犯,成立所谓的“法轮功互监组”,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定要完成邪恶的“政治任务”。恶警们心中非常明白,迫害法轮功的“政治任务”完成的好,“邪党主子”一定会给予比更多的奖赏。

其次,阳江监狱建立了以监狱长(党委书记)为恶首、自上而下迫害法轮功的组织系统“六一零小组”。监狱长亲自领头,包括主管“教育”的副监狱长、“教育”科、刑罚执行科的科长和职员,也包括各监区长、监区“教育”干事等人员,最下层是由犯人组成的“互监组”等,都是邪恶的“六一零小组”的成员,六一零办公室则是最邪恶的日常工作机构(其主任是科级)。“六一零小组”专事对法轮功的迫害,可调动监狱一切资源,在其淫威之下,监狱的一切活动都要服从于迫害法轮功的需要。对此,很多警察都有很多不满,对“六一零”的人压根儿也都看不起,认为他们都是靠整人而升官发财的。

第三,阳江监狱使用了最邪恶的连坐法来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它规定:不按期“转化”法轮功学员,单位不能评先进,负责人不能升级,还要受批评甚至降级,“法轮功互监组”的犯人不能减刑。在连坐法的高压下,许多不明真相的或明白真相的人,为了自身利益,都主动的迫害法轮功,昧着良心做坏事。这是中共恶党最邪恶的方法之一。例如,囚犯把什么看的最重?减刑。恶党就把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与减刑挂钩,能够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者,就能“记功”减刑,否则无论这些犯人如何表现突出,也决不能减刑。所以,“法轮功互监组”的囚犯就想尽一切方法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认为这些学员害的他们不能减刑,他们不能明辨是非,不能认识清楚谁是真正害他们的人。

第四,阳江监狱把法轮功学员当作“犯人中的犯人”,更严厉的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恶警们组织刑事犯人成立所谓的“互监组”,法轮功学员们每天的任何行动,连上厕所都要受到“互监组”成员的监控,“互监组”对学员的一举一动都要向恶警们报告,每天、每周、每月、每年都要写汇报。法轮功学员晚上睡觉则由“互监组”成员包围着睡,“互监组”成员的床位是特意安排的,对法轮功学员形成包围状,防止学员炼功,这些可怜的成员还要轮流“值班”,不能睡觉。恶警们又向这些犯人们灌输仇恨,说都是法轮功害他们的,借此加重迫害。

第五,阳江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全方位洗脑,包括:强逼学员读、抄、念恶党那些造谣、抹黑法轮功的书,强逼学员观看恶党那些造谣、抹黑法轮功的影视,强逼学员写所谓的“决裂书”等,强逼学员每天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强逼学员参加所谓的“揭批大会”,在大会上接受批斗,或在大会上违心的表态同意对法轮功的批斗,等等。恶警们还强逼法轮功学员不要相信“真、善、忍”,强逼学员说谎、强逼学员骂自己的师父、强逼学员出卖自己的信仰与良知。恶警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犯罪,因为他们所做的都是在摧毁人们的道德良知,使人变成坏人,使社会道德下滑和走向邪恶。

第六,阳江监狱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权利,实施种种体罚和酷刑,强制做奴工。在中共的暴政之下,在押人员本来就几乎没有权利可言,可是法轮功学员的地位和权利连犯人都不如,受到的是“犯人中的犯人”的对待。监狱中犯人所拥有的申诉、通信、接见、学习、与人正常交往等一切权利都被剥夺殆尽。法轮功学员不能申诉,申诉者被视为“反政府”、“破坏法律实施”;法轮功学员的通信、接见权利被剥夺,除非接受恶警的恶毒要求“转化”;法轮功学员不能随便看书,不能与犯人交谈、交朋友,否则,连犯人都要受到“株连”式处罚。对于坚持信仰、不“转化”的学员,恶警们动用了一切邪恶手段,包括不准睡觉、“体能训练”、戴手铐脚镣、禁闭、“严管”,对于绝食抗议者则实施惨无人道的灌食。毒打和电棍更是“家常便饭”。曾有一个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手脚被以一种极端残忍的方式戴上镣铐,每天被实施残暴的灌食。更为残忍的是,恶警们指使几个犯人把这位学员放在水泥路面上拖着走上千米以上的路,每天来回拖动三次以上!

酷刑

(1)长时间禁止法轮功学员睡眠,恶警轮班守着,同时安排一些囚犯组成所谓的“互监组”轮流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让学员睡眠,不让中午休息(囚犯有中午短休,学员反而没有),晚上也是如此,目的是消磨学员的精神和意志,达到让其违心转化的邪恶企图。

(2)恶性的“操练”,包括跑步、下蹲、俯卧撑等。恶警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大法弟子的健康,而是体力折磨。

(3)辱骂和毒打。这个在中共的牢狱中是少不了的,有时是恶警亲自动手,有时是恶警指使恶人囚犯做的。

(4)电刑。警察们“最威风”的就是手中的电棍,它们还时不时的放出一些火花用来制造恐怖气氛,对于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就施行电刑。

(5)铐手镣脚。最无人性的是把手脚整天绑在一起让人整天只能弯着腰,更残酷的是,它还要强迫被这样铐住的人从宿舍走到工场,那真是一寸一寸的挪动啊!实在不能挪动的,它竟命令两个囚犯拖着他在水泥地面上飞跑,有时可看见从宿舍到工场有一条拖出来的痕迹,有时里面还有血迹。

(6)“严管”。这是最可怕的最令人心寒的酷刑的综合称呼,提起“严管队”,没有几个囚犯不为之变色的。吃不饱,中午不能短休还要“面壁”,上下午和晚上都是做“体能训练”(其实就是身体折磨),夜里睡觉要用镣铐锁住四肢固定在硬板床上,不能翻身不能上厕所,动不动就挨打,从那里出来的没有几个不受内伤的。

(7)摧残性灌食。对于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操纵囚犯做折磨性的灌食,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这样做,拒绝“转化”的李敬辉就是被这样折磨的不成人样。

奴工

中共监狱想方设法的奴役囚犯和法轮功学员,生产廉价的出口商品(当然也生产内销商品和强制罪犯做其它苦役)。阳江监狱主要是生产出口的针织毛衣。

蔡锡朋调任监狱长后,阳江监狱更加黑暗,以前星期六、星期天不出工,他一上台,星期六、星期天几乎全部出工,晚上还加班,往往达到一周八十小时奴役劳动时间。囚犯们被迫没日没夜的劳动,没有什么休息日可言,无论冬夏都要在早上五点多起床,摸黑在冬天则是冒着寒风吃过简单的早餐之后立即开始劳动。最没人性的是,为了尽可能多的榨取劳动时间,监狱严格限制上厕所的时间,一整个上午才允许上一次厕所!特别在冬天吃过稀饭后小便很多,也不能上厕所!健康者都要憋出病来!在冬天,为了抓紧时间劳动,监狱强制囚犯们在外面露天吃饭,饭菜都是冰冷的,一吃完就又是劳动!遇到停电最表现出监狱毫无人性的一面,他们竟强制囚犯们在露天里受冷,等来电马上出工,其实离宿舍只有一步之遥,他们也不肯放上去稍休息一会!

在阳江监狱最独特的一道“风景线”就是在出工收工时,在路上看到一群缺手少腿的残疾人囚犯坐在手推车上出收工的情形。近年为了欺骗世人,监狱又搞什么“八小时工作制”和“罪犯工资制”。关于八小时工作制,最令人感到可笑的是,阳江监狱从监狱长到普通警察,都在大会小会上公开这样厚颜无耻的讲:八小时是除了你们在劳动中上厕所、喝水、喘息以至于暂停的时间的!它们就敢当着几千人的面这样讲!可见它们无耻到什么程度。至于罪犯“工资”那就更可怜了,普通囚犯一个月能领到一、二十元钱已经很不错了,可是一个人每月至少创造出上千元的经济价值。按阳江监狱自己的计算,每个人每年都创造出上万元的经济效益,可是拿到的所谓“工资”加起来不到一百元!

因为压榨了被关押人员的大量血汗,所以恶警们的收入相当可观,连最普通的警察都能买得起小车,那些有一官半职的恶警头目们就更是富得流油了,据说很多监区长都是百万富翁。

阳江监狱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魏应新(广州,四年,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六日入狱)
李峭松(广州)
陈文杰(江门,十年,二零零三年七月入狱)
李敬辉(韶关)(六年,二零零三年七月入狱)
蒋小明(江门,十年)
潘建明(江门)
李移彬(江门恩平,十年)
杨帮权(珠海,四年六个月)
梁锦春(茂名,七年,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五日入狱)
廖程彬(茂名)
吴永坚(茂名,七年)
李坤(茂名,十四年)
李鑫华(茂名,五年)
吴金城(茂名,十四年)
刘剑宗(茂名,十二年)
梁楼图(茂名,八年)
郑保(茂名,七年,)
柯郑基(茂名,七年)
陈向前(茂名,十三年,原湛江海洋大学学生,二零零二年入狱)
何耿庆(茂名电白,十一年,原湛江海洋大学学生,二零零二年入狱)
卓江山(湛江吴川,十二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入狱)
周建源(湛江吴川,七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入狱)
黄江(八年,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入狱)
甘钦峰
王金华(阳春,十二年,原华南农业大学毕业生)
冯日峰(阳春,七年,原华南农业大学毕业生)
吴志岐(茂名,七年)
柯华山(遂溪,二年)

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简介

陈文杰,被诬判十年的原广东省江门市统计局科长陈文杰,二零零三年七月被劫持到阳江监狱。他和李敬辉刚到监狱门口时,高呼“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粗暴的按倒在地上。因非罪犯,陈文杰不穿囚服,恶警就背后指使一些犯人,不让陈文杰穿自己带去的衣服,光着身子,然后用被子把陈文杰的头蒙住,用硬物或鞋跟拼命打他的头部。陈文杰不配合监狱里诸如下蹲、出工排队列等邪恶规定,恶警就指使犯人打他的脸、头和背部,用脚猛踢他的腿,由于天天被踢,陈文杰的脚已经肿得难以走路,又被强行拉到医院打吊针消肿。对于他不配合排队出工(到工场做奴工),恶警就命令七、八个犯人用布条套住他的手腕、脚踝,面朝下背朝天的,把他吊在工场或吊在监舍(俗称“吊飞机”);有时因陈文杰抗拒,恶警马上指使犯人,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狠狠踢他的阴部、腹部和胸口。如果遇到下雨天,特别是冬天,那些犯人就专挑有水的地面,把陈文杰狠狠的扔下去,反复多次,全身湿透的陈文杰往往被折磨得趴在地下,半天都起不来,冻得直哆嗦、手脚发麻、全身疼痛。

因陈文杰坚持信仰,恶警指使其他犯人不让陈文杰睡觉,用一个纸筒轮番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喊叫,或读那些诽谤大法的东西,妄图对陈文杰进行“洗脑”。陈文杰在高分贝的噪声折磨下,听力下降,甚至从耳朵里还掉出一块块血块。对于这些暴行,陈文杰曾多次以绝食来抗议,但恶警便指使犯人对他进行长时间的强行灌食,变本加厉的打压和折磨。

魏应新,男,约七十二岁,广州白云山制药厂的退休科研人员。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上午十一时,魏应新被广州越秀区不法公安在五羊新城公交汽车站绑架,送往大新街派出所。当天下午两点四十分左右,越秀区公安“六一零”、大新街派出所、同和派出所到他家非法抄家,到他家门口偷偷用他们的万能钥匙开他家门,由于家门反锁,打不开,被家人发现后,公安“六一零”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叫其家人开门,家人不配合。公安“六一零”等人强行用一米多长的铁棍把门撬开,把他家里的两扇不锈钢门撬坏,闯进十几个警察和便衣。家人当时要他们的警号时,马上有五、六个人就下楼了,剩下的人就在抄家。有两个警号是019094、020540.事后,公安欺骗魏应新,告诉他让他放心,不会有人抄他的家。可见公安“六一零”执法犯法,干了坏事不敢承认。当天下午魏应新被关进越秀区看守所。魏应新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肉体和精神的迫害,有时发高烧、吐血,一度手颤抖到无法写字,头发也全白了,有一次越秀区法警给其戴上手铐,逼其坐在地上,要魏应新签一份非法文件,魏应新拒签,当场被法警猛力推至墙棱角上,当即晕死,腰部受到重创,后卧床十余天。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五日,广州越秀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魏应新,开庭时不让其妻子进场,魏应新在法庭上坚持认为修炼法轮大法无罪,并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其九十五岁的老母亲在“旁听”中也一度失声痛哭,大喊冤枉。同年五月二十五日,法院非法判魏应新四年有期徒刑,并于同年八月十六日劫持到广东省阳江监狱继续迫害。

黄江,男,二零零二年七月被湛江市公安局和邪恶的“六一零”非法抓捕,几个小时内就被直接送到湛江市霞山看守所非法刑拘;一年多以后,被非法判八年徒刑。抢走他的几千元现金、电脑、刻录机等,到现在都没有归还。在湛江市霞山看守所,听警察和里面被关押的人讲,以前迫害大法弟子很残酷,警察直接就指使被关押的人打大法弟子,晚上起来炼功被打得很厉害。那里以前有女仓,女狱医(当时管仓)对他讲,她是如何逼大法弟子长时间下跪等事。那里的所长绰号叫“卡佬”,因为他以前是专门送犯人上监狱的卡车司机,由于巴结上一任所长,被提为所长。所以那里的警察和拘押者背地里都叫他“卡佬”,他一身横肉,没文化,很暴力,一心追求钱,对拘押者极尽吸血之能事。本来看守所的拘押者是没被判刑的人,没有任何理由强迫他们劳动的。但是这个“卡佬”用尽一切手段吸他们的血,强迫大家奴役劳动,每天长达十七个小时以上,连监头监霸都是十六个小时劳动。“卡佬”用任务逼管仓的警察,警察又逼拘押者。我在里面也被强迫超长时间奴役性劳动,吃得也差,骨瘦如柴,并且视力急剧下降,离开看守所后一段时间才恢复。黄江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劫持到阳江监狱继续迫害。

吴永坚,茂名教育学院教师,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很快达到身心健康的良好状态。因坚修大法,吴永坚接连受到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被非法抄家、拘留数天、强迫写“保证书”,回单位后被迫停止工作。一九九九年十月被第二次非法抄家,拘留十五天,随后每月只发二百元生活费,被开除团籍,并被分批组织的单位同事进行所谓“帮教”,软禁在单位宿舍,断绝与外界人员包括亲属的接触。二零零零年一月被第三次非法抄家,拘留十五天,回单位后依旧被软禁,单位并安排保卫人员守望、监视。二零零零年年初在江泽民“出巡”茂名期间,吴永坚被非法恶意拘留三天。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第四次抄家,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底,吴永坚第二次进京上访被绑架回高州市,在连续几天几夜不让休息的高压审讯后,被强行非法判刑七年。先后在高州市第二、一看守所一年多里受尽劳役折磨,导致身体瘦弱、视力衰退、脑力迟钝,在阳江监狱关押期间,被强制劳役、洗脑、严密监控,甚至羞辱、谩骂、恐吓、踢打。期间亲属离散,亲人经受了无限的伤痛。

李鑫华,一九八四年五月二十九日出生,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人,李坤之子,原为电白电海高中高一年级学生。李鑫华因不参加迫害法轮功的游行,于二零零一年四月间被学校开除学籍。二零零二年一月份在外地做真相资料时被邪恶绑架送回茂名。邪恶竟然违反宪法把不满十八岁的李鑫华重判五年,劫持到阳江监狱迫害。

李坤,李鑫华之父,被诬判十四年的一直坚修大法,从不妥协。恶警为达到转化他的目的不择手段,一方面不准家属探望,一方面指使刑事犯对他进行所谓包夹,长期隔离。经过三年多的迫害还达不到目的,恶警又唆使几个刑事犯强行按住李坤的手逼他写下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以此侮辱打击李坤,妄想使他在消沉和痛苦中放弃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之后再用伪善手段加强迫害。恶人施暴时穷凶极恶,但却做恶心虚。二零零五年十月份家属接见时,恶警竟然派出三个刑事犯包夹贴身在旁监视,不准李坤说出在监狱里受迫害的事实。李坤告诉家人说监狱是最邪恶最黑暗的地方,他饱受摧残。家属质问狱方警察李坤为何受如此迫害时,警察伪善的说他们送李坤去医院看病了,却不敢承认迫害事实。

李移彬,广东恩平市人,约三十三岁,原广州电力技改公司员工。李移彬于一九九八年得法,严格按“真、善、忍”修心重德,所有亲人好友都称他心性好。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李移彬因上网下载大法资料被绑架,被恩平“610”伙同公检法,将他非法重判十年,劫持到阳江监狱迫害。

何耿庆,男,茂名市电白县沙琅镇人,二十多岁,原湛江市海洋大学农学院学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去北京上访后,被湛江看守所非法关押,湛江海洋大学胁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因坚持修炼,于二零零一年被湛江海洋大学非法开除。流离失所在外后,何耿庆仍坚持做讲真相工作,后被非法抓捕,被茂名市法院非法判重刑十一年。二零零二年一月,陈向前、何耿庆等七名大法弟子被押往茂名市影剧院开所谓的宣判大会时,当他们面对众人高呼“法轮功千古奇冤,还我们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时,会场上鸦雀无声,震撼人心,善良的人们都在为大法弟子愤愤不平。

陈向前,男,二十多岁,原湛江市海洋大学农学院学生,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后,被湛江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四日湛江海洋大学派人到茂名市和当地公安局到陈向前家继续迫害、强行洗脑,陈向前被迫离家、流离失所。同年三月四日陈向前在做真相资料时被茂名市公安局非法抓捕,未经过任何法律程序非法判重刑十三年,同时湛江海洋大学将其开除。二零零二年一月,陈向前、何耿庆等七名大法弟子被押往茂名市影剧院开所谓的宣判大会时,当他们面对众人高呼“法轮功千古奇冤,还我们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时,会场上鸦雀无声,震撼人心,善良的人们都在为大法弟子愤愤不平。

梁锦春,男,一九七三年生。因到北京向世人证实大法,于二零零一年八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剥夺工职,此时他才新婚一个多月。期满释放后才一年多,二零零六年二月的一天半夜,一伙歹徒闯到他家非法抄走个人资料及物品,拳打脚踢,将其劫持至茂名第一看守所,后秘密开庭,非法判刑七年。由于连续的遭迫害,他与妻子(常人)婚后聚少离多,妻子长期独守空房,承受不住精神上的不断打击,加上方方面面的压力,他妻子被迫与他离婚,造成又一个家庭的破裂。

李敬辉,男,韶关学员被诬判六年,他不配合恶警的要求,拒绝被奴役,恶警就用脚镣把他锁上,然后指使两名犯人架着胳膊强行拖进拖出工场,来来回回。

甘钦峰,男,戴着脚镣被逼在晒得滚烫的水泥操场上曝晒,还被关在房间毒打、折磨了三天三夜,对他实行强制洗脑。

周建源,被诬判七年,已被迫害得皮包骨头。二零零九年一月,家人带孩子去见他,孩子已经一岁多了,从未见过爸爸。

同周建源一起被诬判十二年的卓江山,据悉手或脚都被打断了。

恶人榜

监狱长蔡锡鹏办0662-6380988/6380968/宅0662-6380888/13922017688
副监狱长杜文涛(他升副监狱长一上台,强迫下面提高转化率,加强暴力)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梁某0662-6380323/6380610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陈某(女)0662-6380610
教育科科长饶武烈
侦察科科长许某(负责陈文杰一事)13827058589
狱警许婴
八监区恶警:左建哲、谢龙
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专职警察:壮××,13702811151/0662-6380759
迫害黄江的警察:陈镇廉、董干事、庄干事;服刑人员:李建辉、钟锦明、余刚

狱政科电话:0662-6380127,0662-6380910
政委室:0662-6380958/6380998
纪委书记室:0662-6380938
庄琪敏0662-6380907
张扬堪0662-6380908/6380901
梁观宏宅0662-6380835手机13809720938
范兴宅0662-6922383
接见室有关警察:石国良警号4439611
邵汉泉警号4439290

阳江监狱地址:广东省阳江市阳东县那龙镇温泉
邮政编码:529935
联系电话:(0662)6380901
监督电话:(0662)6380906
传真号码:(0662)6380902
电子信箱:jyj_yjjy@gd.gov.cn

(注:电话号码可能有变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