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中的一点体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六日】

一、得法

记的第一次参加集体学法是看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当师父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时,心中一振,我在梦中已见过师父。刚得法不久我做了个梦,梦见一条很宽很宽的南北大道,熙熙攘攘的人流,我随这人流往前走,前面出现了一条岔路,在岔路口处的路边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回归”。一个人站在椅子上,穿着西服,手里拿着个三角小旗嘴里喊着谁回家走这边。梦中我正急着回家找不着路,顺着那人指点,我选择了“回归”路。走这条路的人很少很少,大多数人都向岔路口走去。

我独自一人向前走,走着走着身后出现一只大鸟,个头比我高多了,鸟尾巴很粗很长奔我腿横扫过来。只见一个人挡在中间,用手捂着嘴,在大鸟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那只大鸟转身就不见了。是师父给迷失的弟子找到了回家的路,并且时刻呵护弟子,内心的喜悦难以言表,我每天都学法,背法,走路也背,做饭也背《洪吟》,半夜睡醒了也背法,背《论语》,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

二、正念显神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恐怖从天而降,集体学法,炼功环境被邪恶破坏,我坚信我修的大法是最正的,我依然每天坚持学法,师父安排同修给我送来《明慧周刊》和真相传单,上面有大陆大法弟子遭严重迫害的报导,在严重的迫害下,同修的正念正行的壮举感动的我泪水直流,大陆一些地区陆续建起了资料点,同修找到我商量要在当地建资料点,丈夫见两个男同修来找我就不高兴了,同修走后就问我:“他俩是修大法的吗”?我说:“是呀”,他说:“学大法的就这样啊,大小伙子游手好闲不去工作,整天乱窜啊!”丈夫脾气不好,经常和我发火,每次我都能忍,这次说同修我就不让了,大声和他说:“你别侮辱人,他们都是神,干的都是非常神圣的事”,这次他却没发火,问了一声:“他们是神哪?”我说:“对”!他转身出去了。

我不是开着修的,但在发正念时能看见另外空间一些不好的生命,我也注重发正念,每次发正念最短二十分钟,发正念基本都能静下来,特殊情况我发一小时,还不断的清理自身空间场,自己空间场不纯净能感觉出来就随时坐下来长时间清理自身空间场,这种做法很好。

一次同修开车拉我们几个去安全局近距离发正念,车停在安全局大墙外,我们几个开始发正念,念一发出,我就觉的没有发挥功的最大作用。我就发出一念,让我们坐的小轿车,在另外空间的那个体起来到安全局的大楼上空去,直接铲除那里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就看见另外空间的车体慢慢升起飘到安全局大楼上空止住。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在场所有同修,集中强大的功力,彻底解体安全局另外空间一切邪恶因素,就见安全局大楼中间一根黑柱子直通天上,一朵花从黑柱子中间穿出来,黑柱子出现裂缝,逐渐垮塌下来,同时安全局整个大楼都在晃动,里面一个个屋子里全都是动物四面跳蹿,有两个小鬼跪在我面前求饶。这时师父来了,后面跟了许多正神和大法弟子,那种纯正慈悲的场感动的我不断的流泪,不论看的见或看不见动真念威力是非常大的。

三、帮助狱中同修

邪恶对大法弟子疯狂迫害、打压、绑架、判刑,我本人也遭受邪恶的非法关押,深知狱中同修的艰难和看不到法的痛苦,我和同修一起把师父的讲法送到狱中同修手里,还有一次同修让他们一个号里的刑事犯人给我打电话,要大法书,要师父的新经文,定好什么时候让我送给那个犯人,然后再传给他,丈夫有些担心,怕上了邪恶的圈套,我体会到同修对法的渴求的心,一路发正念,心里求师父,很顺利把大法书和新经文送去了,还给他们讲清了真相,那个犯人通过念大法好还发生了神奇,这里不细说。后来又送去好几次师父的经文,包括电子书,每次去都有有缘人得救。

一天在路上遇到同修,他看见我说:“你真行!还敢到监狱里去给同修送经文,我真羡慕你”(该同修怕心很重)。我说:“你别羡慕我,只要多学法,把怕心去掉,你也一样行,有师父在,有法在没什么不行的,快到学法小组来参加集体学法吧,别脱离整体,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

四、讲真相,救众生

邪恶对世人的毒害更是严重,它的根本目地是毁灭众生,让世人了解真相就更重要,不论走到那里都抓紧机会向世人讲清真相,多数听了都相信。很少人不听,讲真相过程中不论世人接不接受,都不被人心所动。

刚到一个新的环境工作,一个女孩说她肚子疼,我说你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试试,她说:“念那管用吗?”我说:“你念念看。”几分钟她高兴的大喊说:“真好啊,我肚子一点都不疼了。”我说:“你太幸运了,把你以前加入的党团队退了吧,”她说:“为什么?”我说:“你是不是亲身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中共邪党多年来却一直不让人相信,而且还造谣、攻击大法,这是不是在害人?有句话叫多行不义必自毙,上天有眼,当神佛要惩治它时,你从中退出来了,也就与你无关了。”她说:“行,我入过少先队,我退。”其中有个人说:“我才不相信呢,我同学也给我一个护身符,叫我没事就念,我念了那几天尽是麻烦事,我把护身符扔了。”我说:“你是不太明白。从小我父亲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古时有两个人过河,第一个人过河时,看河水深过不去,河边有座庙,庙里有佛像,他就把佛像扔到河里,他踩着佛像过去了。第二个人一看,非常惊讶,赶紧把佛像捞起来放到庙里,跪拜。这个人后来也遇到了在人看来不好的事。”她说:“那是怎么回事?”我说:“那是那个人好,心存善念,打动了神佛,神佛把他身上存在的不好的东西往下拿,人也会很痛苦,但不是坏事,百年后他可能会上天堂。第一个人他不信神佛,就没有神管,他已经在害自己了,死后很可能下地狱,你说哪个是好事呢?””她说:“我明白了。”

一次在工作中给一位老年妇女讲真相,老人很爱听,我就送她一个护身符,临走时,她说还想看看《转法轮》。不一会,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小伙子来找我,小伙子不到二十岁,進门说:“大姨你炼法轮功,我们不管,你不该叫我奶念,我奶回家念,我爷不让,老俩口打起来了。”我说:“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中年妇女说:“你是唬老太太,你怎么不给我讲讲?”我说:“大姐以前没碰到过你,你现在来了,我给你讲讲法轮功怎么回事”。她说:“我不听,你那功国家说是什么什么,你还敢传,公安局要知道了,就得给你抓起来,判刑”。小伙子说:“我马上打110就得来抓你”,说着手就去掏手机,中年妇女说:“这还有证据(指护身符)。”我严肃的说:“我是要你钱了,还是要你物了,你们这样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而且我完全是好心,没有害你们的意思,那不是什么证据,你不要就给我拿来。”我说完这几句话,小伙子的手从兜里拿出来了,娘俩嘟嘟囔囔就走了。过后向内找,这段时间讲真相讲的很顺利,有点起欢喜心了。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 〈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同修做了一些彩色不干胶条幅,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尺来长,三寸多宽,一天晚上我拿几个条幅出去粘贴,天黑路上行人看不清我拿什么,我想另外空间不是黑天,那里的邪恶看见真相条幅得把它们吓死。我在心里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回到家里我坐下来发正念刚立掌,婆婆出现在我面前,吓的浑身发抖,低着头那意思叫我放了她,我知道是魔演化的,接着出现一个长的象师父的人说:“你放了她吧。”我想师父怎么还能替它向我求情呢?继续发正念。”瞬间那个象师父的人变成了魔的样子,黑色的长身体,张牙舞爪向我扑来,我一点也没动,看着它,可它还没等到我跟前就不见了。

今年初,同修买了一张手机卡,用于发短信讲真相,发了几次就被封了,就把卡给我让我用来讲真相。发短信可以,对打电话我就有点不情愿,象有什么心障碍着,今天写出来也是想解体在这方面所存在的不好思想观念和不正的物质。师父在经文《越最后越精進》中说:“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

一天下班路上我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告诉他,“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问:“你是谁?”“我是真心为你好的人。”他笑着说:“你不告诉我你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我说:“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我告诉你的两句话你一定要记住,对你是有好处的。”对方一再问怎么联系,或怎么称呼,我说:“我俩素不相识,我无意间拨通了你的电话就要告诉你‘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两句话,这应该算是天意吧,你也知道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已经十年了,对修炼法轮功的人迫害也是严重的,我为了我自己的安全,又想告诉你事实真相,所以不能说出我的真实身份,这你应该能理解。我还告诉你,天灭中共这是事实,你加入过党团队吗?请告诉我,你一定要退出,免得在劫难中受到牵连。你听懂了吗?”对方回答:“我听懂了,我是党员,退了吧,我也记住了,你说的什么法……”我又重复了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着这些得救的生命,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证实法中已走过了十年,过程中也有很多不足和人心的表现,师父赋予弟子太多太多,在剩下的修炼路中弥补不足,完成师父要求的,对的起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