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造就了我

更新: 2017年03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我叫蜀音(化名),今年七十一岁,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大法。回顾这十三年的修炼历程,我有很多心里话要说。师父从地狱里把我捞起来,传给我宇宙大法,为我洗净、去掉我生生世世的业债,引着我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修,扶着我按照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一步一步的走,带着我按照师父说的一点一滴的做。徒儿永远不会忘记师父用大法造就我这个生命的恩情。下面,我将十三年的修炼历程向师父汇报,和同修切磋。

一、同化法

学法是为了同化法,同化法就是按照法的标准要求铸造自己,脱去人的壳,提升为高层次的人。

(一)承受

我从修炼过程中体悟到:同化法不是一句口号,而是要承受、付出。修炼不是逛公园,不是旅游,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要吃苦中之苦。

我是关着修的,啥也看不见,确实很难,但修炼初期能感受到一些东西。

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既修性又修命,师父下给我们(主元神)一套修炼系统,机理和机制,在炼五套功法时,只要法理明晰,心态纯净,动作准确,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师父就会在另外空间给我演化。我在做每一个动作时,会听到师父那亲切的口令声,随着师父喊的声音一股暖流走遍全身。在炼第五套功法时,有时会感觉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全身非常舒服,心清体透,好似全身有被能量包容之中的感受。每套功法都藏着玄机,都在清理我的身体,净化我的身体,改变我的本体。我修炼五个月后,身体基本达到无病状态,低血脂,肺气肿,胃炎,胃下垂十四公分,脉管炎等等疾病不翼而飞。那种无病的感觉玄妙至极,无以言表。

修炼一段时间以后,这种感觉就逐渐消失了,修炼的状态不一样了,有时身体很舒服,有时又感到身体很难受,有时出现很不好的状态。特别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邪恶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这些日子里,坏人恶警跟踪、骚扰、绑架从无间断过,不仅要劳其筋骨,还要苦其心志,肉体受折磨,精神上还要承受极大的压力。总之没有你安安稳稳过日子的时候。在这种状态中修炼,一天可以,一月也行,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就要有点毅力了,在这十三年的修炼中,每天要坚持炼功、学法,风雨无阻。还要克服经常出现的各种困难,还要排除经常出现的各种干扰,还要过好经常出现的大大小小魔难关,还要坚持不断的反迫害,又看不到自己修的怎样,确实很难。

我们迷在常人社会中。生生世世造下无数的业力,都是业滚业滚来的,早已進入地狱。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传给我大法,把身体中的脏东西一点一点的去掉,洗净,不断的给我清理身体,师父承受多大哟!

大法的法理告诉我们,任何生命做了什么事都得自己承受。我们生生世世造下的比山还高的罪业,你每天炼了一遍功法就消去了?魔难来时,你喊了一声师父你那个关是过了,你的业力就没了?还有你在各层空间欠下神的业债,你炼功就把业偿还了?没有那么简单,我们是承受不起那么大的业力的。那么,业力到哪去了,师父承受了。不管是你一生一世做了不好的事造下的业力,还是在修炼过程中没做好,让邪恶钻了空子加重了业力,你自己都没有那个本事偿还。你所能做的一切,也只是使自己保持在师父的门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你的业力你自己没有还,是师父给你还了,是师父替你承受了。你说我们师父是多么洪大的慈悲?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压下来,其业力不知有多大,大法弟子是无法消除的,也是师尊替我们承受的。当然,我们在修炼过程中要消业,消业就会有痛苦,这点痛苦自己是要承受的,一点苦不愿吃,都要师父承受,那是不行的,神都不会答应你。但你生生世世造下天大的罪业是师父替你还的,师尊为带我们回家吃了无数的苦。

想到这些,再大的苦我都能承受,遇到什么困难我都能坚持修炼。我修炼遇到的苦很多,消业我能忍受,打双盘腿疼我能坚持,邪恶迫害我也有办法对付,就是炼五套功法时,静不下来,东想西想东张西望的。热天炼功时,蚊子很多,咬的很难受,弄得抓耳挠腮的,一会抠这,一会抓那,手脚不停,我就点一盘蚊香坚持炼功。

学了师父的大法后,看起来这些好象是小事,而且一天也没停过修炼,我悟到这样炼功问题很大。炼功要重德,心态要纯净,动作要准确,那样炼功就没有做到这些要求。炼功点蚊香,不也是在杀生吗!你重德了吗?静不下来手脚乱动,你不是改变功法的动作了吗!这不是不自觉的在炼邪法吗?不能这样,必需按照师父说的做。我做上纱窗,不让蚊子進来,炼功不点蚊香,有蚊虫咬也不管它,只管炼我的功。很多时候不是蚊子咬,而是一种状态的反映,这儿痒,那儿难受,我就忍苦承受,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严肃的管束自己,五套功法从每一个动作做起,法理明晰,心态纯净,动作准确。

一天如此,一月如此,一年如此,年年如此,就在苦中修炼。其实这就是修炼,就得这样修炼,这十三年来我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我就是在不断解决这些不打眼的事中不断提高我的心性的。

(二)放弃人心

同化法的过程就是放弃人心的过程,放弃才能提高。在这十三年的修炼历程中,经历了无数魔难。每次过关都是对我放不放的下人心的一次大考验,有一段时间出现头眩晕休克状态,少则几秒钟,多则两三分钟,右手发抖,我曾经跟着别人一起做过治病的工作,对常人患病的知识略知一二。我这种状态,正是常人说的那种不得了的病态。要是常人得赶快進医院,孩子、老婆会吓的不得了,我却不惊不慌,就象从没有发生过事似的,不把它放在心上,没告诉任何人,我依旧做我该做的事情。因为我从法理中知道,修炼能治病,但不是用来给我治病的,这种状态它也不是病,它是一种假相,修炼人怎么能围着这个假相转呢?这里的关键就是你能不能放弃人的东西,放弃就提高,那个魔难就不见了,你抱着不放,那个难就越来越大。凡是人的东西,只要我悟到了就毫不吝惜把它放弃。我这样做了,打这以后,在没出现那种状态了。

在修炼过程中,我经常遇到要处理个人与整体的关系问题。碰上这样的事,我不坚持我的意见,更多的是放弃。有一次,一位同修被绑架了,遭到四、五个坏人恶警的迫害,给他们讲真相不思悔改,继续行恶。就在本地同修中锁定这几个人发正念,让他现世现报,结果,这几个人不几天,有的是本人,有的是他们亲属遭不同程度的报应,把这个情况写了一个“锁定恶人发正念,坏人恶警遭恶报”的真相材料,打印了几百份准备发出去,有的联系人不同意,我很尊重同修的意见,便撤销了这份真相材料,对与错不是主要问题,争输赢高低是常人,放弃才是关键,放弃才能同化法,才能去掉执著,去掉不好的东西。

(三)做到

师父在《洪吟》〈实修〉中告诉我们;“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师父传给我们这部宇宙大法,就是教我们怎样修炼心性的。师父教导我们做到才是修。我体悟到,学法要得法,事事用法照,忍痛去执著,做到才是修,不修自己一切都是枉然。修自己,“做到”是关键。做到才是同化法,我按照师父说的做,时时事事查找自己的执著,悟到了就坚决去掉,不留尾巴。但是,修心去执著说起容易做起来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首先找执著就很不容易,彻底去掉更难。去我利益之心就是一个例子。

我们家的钱历来是我妻子(同修)管的,我不过问家里的经济,照说利益之心没有了,一直我也不承认我有这个心,其实不然,这个心很执著。有一次,我有一个朋友的儿子要结婚。妻子并不认识,但他与我的工作有关系,不去不好。我找她要一百元钱去送礼,好说歹说也不给,气的我不行。这时我想,看来人活在社会上,还要有他的生活形式,构成这个生活形式还要有必要的条件,金钱不是万能,但没有钱也不行,经济不独立,就没有地位,办啥事就做不成。于是,我就积钱。东弄一点,西抠一点,好不容易攒上两百元,又无放的地方。我妻子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屋里放置的大小东西都是有序的,动了一下她都知道。放这儿不行,放那里也不行,最后放在我睡的枕头里。没过几天,她洗衣服时,换枕头套,钱被翻出来了,这下了不得,把她气坏了,远的近的脏的难听的,大骂了我一通。我心里好难受呀!一元伍元拾元的,好不容易攒两百元,又被她发现了,还搜肠刮肚的骂我,我气管憋的慌。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我一下清醒了,是呀,怎么去怪人家?这不是师父借她的嘴来点化我吗?向内找。冷静下来一想,利益之心这么重,不赶快放下,还痛苦什么?那都是党文化毒害的结果,死抱在怀里做啥?坚决去掉,不执著那个钱了。

执著心是一个生命,你要消掉它,很不容易,它是不会轻易灭亡的,我体会最深。我经常外出办事,坐个车呀!买个小东小西,一摸包里没有钱,就觉得很不方便,利益之心又出来了。我家摆的有一个烟摊,时不时的就在那烟箱里摸几元钱,妻子精得很,瞒不过她。有一次我外出找她要车费,她冲着我说,要什么钱?你在烟箱里拿那么多了,还找我要,吃了个闭门羹。是呀!这个执著心怎么又跑出来了?虽然事小,可执著心是一样大的,感谢妻子又帮了我一把,我决心去掉这个利益之心,不再象个小娃儿那样了,做啥事需要钱就和妻子商量,放下这个心,心里就感到轻松多了。

执著心这个东西又脏又臭又顽固,不下狠心难以去掉,稍不注意很容易死灰复燃。有一天,我办事回来,路途碰见爷孙俩在一个小商店里买玩具,爷爷摸钱要给孙子买遥控汽车,孙子很懂事,不要爷爷的钱,伸手自己掏出三十元。这事又触动了我的心,噢!叹了一口气,自己包里空空的,一个大男人还不如几岁的一个小孩。走了一阵,又碰上一个卖凉面的小贩,很多人在吃凉面,可能味道不错,想打碗凉面又没钱,又勾起我的执著心。我这个一月拿两千多元工资的人,竟吃不起一碗凉面,好寒酸呀!这时我心里一惊,这个执著心好险恶哟,差点我又上它的当,险些陷進它的迷圈。我想,这又是师父安排的这些事来点化我,我要感谢师父的良苦用心,不行,我要忍痛去执著,不能让它继续存在。从此,一有空时间就清除妄念,清除邪念,清除杂念,清除私念。晚上睡觉时,我也发正念清除这些东西,揪住这个利益之心的根子,把它彻底铲除掉。打这以后,这颗心才算真的去掉了,那个感觉就象从一个人身体中完整的去掉一个人的一层壳一样,非常舒服。

后来,我又揪住怕心,色心,惰性这些执著心一个一个的不放,忍痛把它割掉,只要悟到就坚决做到,稍一露头,决不放过,做一个师父的真修弟子。

二、证实法

我与师尊与大法共同走过了十三年的风雨历程,亲身体验了大法无比的神奇伟大,见证了师尊洪大的慈悲及其法身时刻点化我所展现的无量神通。好多好多的神奇事,现已成为我修炼中幸福美好的回忆,我所到之处都要讲出来和同修分享。

(一)掺开水发生的神奇

我这里象个接待站,天天都有很多人来往的,没有给同修准备别的东西,开水是要有的。有一次,我在家烧一大铁壶开水,水开了正在往暖瓶里倒开水的时候,来了一位同修,要和我切磋为什么学法打瞌睡的问题。我看到她那心急的样子,便和她一块切磋交流起来。越说越起劲,说到兴致最浓的时候,竟把倒开水的事都忘记了。只顾和她切磋,却把滚开的开水一个劲的往腿上倒。当时正值伏天,我穿一条短裤,脚踏一双塑料拖鞋,那开水从大腿上流到脚上,热乎乎的,但不觉得疼痛,却感到凉飕飕的,也不起泡,啥事没有。我和那位同修起初大吃一惊,后是会意笑了,她告诉我她知道该怎学法了,用心学法遇到什么大事都能化解。

(二)风雨中的神奇事

有一天,一位同修约我去她们学法组学法,到了这天,却下起大雨来了。修炼人遇到困难是考验,不存在去不去的问题。我拿了一把伞就出门了。没想到雨下的那么大,狂风大作,伞根本就打不开。怎么办?我躲在一个桥底下,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我一想不行,不能误了学法,一定要去。我站在那里单手立掌,发出强大的一念,我要到那儿和同修一道同化大法,是按照师父说的做,风神雨神不能影响我办事,立即停止刮风下雨,说完不到十分钟,平风息浪,雨风都停了,走了一个小时,按时参加她们学法组学法。

(三)车检的故事

虽然我退休了,又没参加其它工作,就是专门修炼,却没有空闲时间。但是娃儿们有事我还是要去帮忙的。我儿子有辆小车,每个季度要到交警的汽车检测站去检测一次,每次检测车子都要叫我去。

这里的检测是电脑控制的,不管是新车或是旧车,无论是好车或是孬车,要想合格,就得按照电脑要求调试,换零件,调设备,要花两三千元。检测完后,再调试回来车,才能正常使用。象我儿子那种用了五、六年的旧车,检测三、五次也难以过关,不知要花多少钱。儿子担心死了。

这一次又把我也拉起去了,先把车开到修理厂去调试。我想了,这个检测站纯属是黑起心肠刮车老板的钱,一年要交财政上千万,刮那么多钱去做啥?好迫害法轮功呀,不行,不能让它得逞。我就发了一念,清除在经济领域迫害众生的邪恶,并请师父加持,让儿子这个车的全部指标合格。我告诉儿子直接把车开到检测站去测试。不调试了,不换零件了。检测结果全部指标合格,检测人员还不服气,又让上检测一次,还是那样,花了一百多块钱就解决了问题。

在场的人不知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检测站的检测设备也听我的指挥,我告诉它放行,全部指标就合格了,你们都去学炼法轮功吧!大家都笑着直点头。

当然,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师父的大法弟子,我们不能走极端,啥都依靠师父做。我们在修炼过程中,要理智的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一切,走出一条自己修炼的路来,这些全靠自己实修才行。

(四)呵护

我在修炼中,每走一步修炼路,便有生生世世的业力阻,要不是师父保护,那是寸步难行。有一次,我过马路,前后都看了,并无车辆通行。当我走到公路中间,周围的人群吼起来了。我没注意那些事情,全部精力集中在发正念。边走边默念:解体黑手烂鬼,铲除共产邪灵,坏人恶警遭报。只听那些人一个劲的大叫“老头,老头。”等我醒过神来,一辆小车嘎嚓一声,车的保险杠已顶在我腿上停住了。世人为我捏了一把汗,我是有惊无险,啥事没有。司机趴在方向盘上吓坏了,我示意司机我没事,叫他快走。说是没事,车子速度开的那么快,又是坡路,车子从上往下冲下来,就那么巧,正撞到腿上时,嘎嚓一下就停住了,那司机是耍杂技的演员呀?不是的,是师父在保护我。

又有一次,我到一个商店去买点东西。正在公路的右侧往前走着,对我身边擦身而过,来不及给讲真相的世人发善念,送他[她]们一个美好的未来,请他[她]们牢记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念着念着,一辆摩托车从我后边飞驰而来。车上还载有两位客人。这两人一个劲的喊躲开,躲开。躲开啥呀?车直直的对着我来了。说也神奇,车把我撞着向前推我走了几步,摩托车就停住了。我啥事没有,皮都没破一点。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有事,并告诉他们真相,叫他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会保你平安,他们笑着走了。

还有一次,我到一个地方去办事。我们修炼人要多吃苦,一般不坐车,便走小路。小路全是上坡,我走到半路就出现一种不好的状态。心脏突然象刺進一根针一样疼痛,渐渐支持不住了。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便找个地方坐在那儿,请示师父。师父呀,我是您的真修弟子,不能有啥事呀。上上下下这么多人,要是倒在这儿,有损大法弟子的形像,特别是你给我安排的好多事没做,我必须做完。不能跟着任何生命走,我只能跟着师父走,请师父保护我,说完不一会啥事没有了。继续去办我的事,以后也没出现过这种状态。

蒙受师恩十三年,师父点化我的故事太多了。睡觉做一个梦,今天来一个同修说点什么,在什么地方听到点什么,或者又看到什么了,或者又发生一件什么事情,这一切的一切,都与我的修炼有关,都是师父安排的。我就是这样师父带着我走到今天。

三、维护法

法轮大法好,在大陆几乎是众所周知,正因如此,邪党头子才发动残酷镇压。大法弟子在这腥风血雨中堂堂正正的维护法,反迫害的事迹,可说是惊天地,泣鬼神。虽然我没有那些同修做的那么好,但我也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一)在公安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我们有几十位同修在一起学法,突然闯進来十多个恶警,其势汹汹,不可一世。有的在打手机,有的在用对讲机呼叫他们的头儿,有的在找这找那,搜查什么东西,接着前呼后拥的把我绑架到了公安局進行迫害。

开始,强迫我们看邪党诬蔑、诽谤、栽赃、陷害的电视,然后强行要我说出他们想要的事情。威胁、恐吓、辱骂、施诈都用上了,晚间不准睡觉,要我写什么材料。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做,但我明白法轮大法好,是我自愿修炼大法的,无论如何不能做对不起大法的事,做对不起同修的事。

我告诉他们,你们抓了那么多修炼人来迫害,这都与他(她)们无关,凡是法轮功的事情找我。公安局的头儿洋洋得意,还以为我是他们突破案子的重点对象,便抓住我不放,带着科长就来搞逼供。我善意的给他们讲,我们炼法轮功是为了锻炼身体做个好人,没有做你们想象的事情,你们想要的东西我没有。说到这里那个科长急眼了,桌子一拍发了疯似的吼了起来;“你还装蒜,那某人都讲了你干了什么什么坏事,还在这里狡辩。”我一听他施诈在我头上来了,根本就没那回事,修炼人讲忍也是有限度的,绝不是逆来顺受。我问他参加工作几年了,他感到莫名其妙。我说,一听你说话就是个毛头,你施诈都施不来,凡是诈不能说到头了,要模棱两可,可進可退,你刚才诈到头了,我明白你是在使诈,你别来盘问我了。气的他俩说了一句:老奸巨滑。就出去了。以后让我在那里走读(白天去,晚间回家)了半个月就算了事,从此再也没有找过我的麻烦。

(二)接资料

“七·二零”以后,本地资料点没有了,大家看不到师父的讲法和经文以及各种资料,同修们很着急。一天,一位同修来找我,让我接外地同修送来的资料,并叫我帮忙分送出去。我听到这个消息好高兴哟!同修看不到师父讲的法怎么修?邪恶破坏大法就是要达到这个目地,这是维护法,我当然乐意做这件事情,不是帮谁的忙,是我该做的事情。

那个时候邪恶很邪,到处是狗子盯梢、跟踪、监控,有同修一再嘱咐我们要加倍小心。我和妻子(同修)切磋,这是师父要我们做的事,是神圣而殊胜的事情,必需做好。我们是师父用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修炼的大法弟子,是顶天独尊的神,任何生命干扰和破坏我们做这件事情,就是对大法犯罪,大法将会把他打入无生之门,堂堂正正的做,会万事如意。从此我们接受了做这件事情。

这项工作确实很艰苦,送资料的同修在几百里地以外,半月来一回。每次送资料来,为了躲过检查站的检查,要转四道车,一百多斤重的东西,遇到检查站要搬下来,走一段路又才拦车把东西搬上车去,象这样转车四次,实在太艰难了。到我们这里后,按照事先约好的联系信号,我们去接他,一般都是晚上,天亮后又把他送走,一直坚持到我们这个地方建立了资料点为止。

(三)为大法讲句公道话

有一次我去缴天然气费,碰到一个熟人。她张口就讲法轮功怎么怎么的。她在那么多人面前讲,人有病了要找医生看,只炼你那个功锻炼不行。大法能成大苍穹造众生,这世上没有那一样有它好,怎么能让她在这里随便胡说呢?我问她,你生病不?她说生病呀!怎样才能做到身体健康呢?找医生呀!我告诉她,你说的不全对,身体健康首先是要身心健康,一个人心里不健康,遇到事情就生气。见到孙子不安逸,看到儿子不舒服,碰到媳妇不高兴,進了菜市嫌物价贵,走進商场又吵假货多,一天都在怄气,你还不得病吗?人解不开这些迷,总觉得是对自己不公,争争斗斗,弄了一身病,死都不知是怎么死的。我们炼这个功,就是教人解开这些迷,遇到什么事都能化解不生气,一天总是乐呵呵的做个好人,身体自然就健康,你说这个功有那点不好?

她笑着说,原不是这样呀!我们排着好长一个队,站在后边一个人说,我知道你炼的是什么功了,他把我拉一边去说,其它什么都好,发的那个《九评》是反对党不好,这时我才发现他是我的堂弟。我告诉他,这世上有一个理,叫善恶必有报,不管是什么人,什么团体,什么组织,做了恶事就有恶报,因而人才有生老病死,国家才有改朝换代。作为邪党也是如此,它无故杀了八千万人,造下这么大的业,必须要偿还。邪党造业不是哪一个人,而是它的那个整体,邪党组织内的每个成员都要摊一份,都要替邪党偿还业力,邪党造的业那么大,它所有成员的子子孙孙都难以偿还,如何逃过这一难,只有退出党团队。这么大的事谁能知道,因而就出了个《九评共产党》一书,让邪党所有成员了解这一真相,好做出自己的选择,谁叫你去反对共产党?堂弟明白了真相,当即便作了三退。

(四)联系人

在修炼过程中,同修遇到不少这样和那样的问题,九九年以前是靠辅导站解决,九九年以后辅导站没有了,大家总还想找几个人出来领头安排指挥。有的同修来找我切磋,想让我出来做这件事情,我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我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今天这个学法组喊我去说几句,明天那个学法组喊我去解决事情,一天忙的不得了,到处去指手画脚的干涉别人的修炼。这时,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光盘来了,看后大吃一惊,从师父的讲话中,我明白了,佛学会、辅导站不要管得太死,要放手大家去做三件事,让同修走自己的修炼路,啥事都按照你们说的做,那他们就成了你们天国的众生了。师父让我们成为王,而不是众生。

我妻子(同修)说我做错了,要立即改正,我也觉得是不对劲,要纠正过来,我决心按照师父说的做,不再去干扰别人修炼。但有时把握不好,又走了另一个极端,不愿出门。有一个学法组三番五次的来叫我和妻子一起参加他们学法组学法,勉为其难,我俩去了。在切磋交流时,我俩各自都谈了一些体悟,因为太远,中午还在那儿吃饭,但心里总怕做错了,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吃饭时,我妻子便讲,你们这些同修不要有向外求的思想,我们今天来这里不是来参加你们学法组学法的,是来走亲访友的,话没说完,喉咙就硬了,吃不下饭,支支吾吾就放筷了。

回家后我俩切磋,觉得我们的心态不对,师父叫我们不要当官,不要指挥别人做事,但不是叫我们不要切磋交流,切磋交流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今天和同修学法讨论,切磋交流,是按师父说的要求做的,没有错,怎么能说是来走亲访友的呢?悟到了喉咙的状态立即消失了。从此,我们严格把握这个度,不搞指手画脚,只和同修切磋交流学法修心,做好三件事的体会。学法组出现问题时,就和同修一起切磋在法上认识,怎样办好学法组的事情,大家总结出了“集体学法好,好在修自己”的体会文章;在同修遇到干扰、困难、魔难时,大家在一起切磋又总结出了“遇到干扰心不动,实修自己步不停”的修炼体会文章;在坏人恶警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时,大家一起切磋又总结出了“邪恶最怕谁”的体会文章,大家在一起切磋对整体提高是起一定作用的。

(五)抵制乱法行为

近两年来,我们这个地方不断出现乱法的事情,严重干扰大法弟子的修炼。二零零八年七八月份,有人在一些地方发放和传播《十六篇》合订本假经文,专做破坏大法的事情,毒害同修。前几个月,这些人又传出一篇假经文。唆使同伙者走家串户,动员同修学她的假经文毒害大法弟子。

假经文危害性极大,严重干扰同修修炼。有位同修看了他们给的假经文,按照她们说的做,到地摊买回罗盘,在家按照罗盘指的北方方向练,练了不到一月,附体上身了。从此,打不起精神来,一天迷迷糊糊的,炼功记不的动作了,打坐、发正念就成休克状态,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稀里糊涂的外出乱走,现在这个人毁了。另有同修听信假经文,她不讲真相救众生,不看明慧周刊、周报,不发正念,已落为常人。

假经文是邪党搞来专门毒害那些人心重,意志不坚定的大法弟子。我们这些用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指导修炼出来的大法弟子,怎么能被这些东西迷住呢?如果大家的正念很强,整体的正念场纯净强大,邪恶是不敢来的,任何邪的生命進入这个场,别说它还要干什么坏事,進来就会被这强大纯净的正念之场解体。当然,假经文也破坏不了法,但它对人心重的学员能起到干扰作用,不能让它扩散,影响学员修炼,坚决抵制。于是,我请了一部份大法弟子来切磋,我们这儿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如何对待。通过切磋,大家在以下几个方面求得了共识。

1,学法不深,法理不明,让邪恶有可乘之机。假经文也好,歪理邪说也好,只要用大法一对照,它就原形毕露,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你就会一眼看穿它是假的。有人卖的什么邪书,标榜是修炼人的什么体会,其实就是邪党组织坏人写的歪理邪说,用来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师父讲的法理早告诉我们:就是师父亲口讲的话,亲手写的东西,只要师父没有签名由明慧网发表,学员私自整理传阅的,都以假经文论之,并定性为乱法,何况你是个修炼者。就算你是个修炼者,你有什么体会也只能在明慧网发表后,同修才能传看,你怎么能随便做几本书要卖给大法弟子看呢?还不说你这书中如何歪曲大法,站在法上一看,它这个东西是个什么货色不是一清二楚了吗?那还有它的立足之地呀!

2,没有脚踏实地修自己,想找窍门走捷径,让邪恶钻了空子。有的同修学法不入心,修炼不精進,总感觉是自己的脑子笨,千方百计想找一个法学的好悟的好的人开导一下自己,想找一个好的学法组带一下自己,因此,她就今天找这个同修切磋,明天找那个同修交流,今天到这个学法组去学法,明天到那个组去学法,天天都在走来走去的。有位同修就是这样。她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不采取特殊措施修炼恐怕时间不够用了,就想搭便车,走捷径。这时她接到了一篇假经文,说现在不修低层次的东西,要从高层次上开始修炼,正合她意,拿在手里就不撒手,一个字不差的按假经文说的做。结果附体上身,毁了自己,现在神智模糊,头脑不清醒,已修炼不了了。

3,怕心重,图安全,让邪恶找到了破坏法的借口。有几位同修怕心重,放不下生死,平时就怕出来讲真相,她们看到那篇假经文后,说不发护身符,不讲真相可高兴了,从此,她们只看《转法轮》书,其它明慧周刊、周报、真相小册子不看了,不讲真相不救人了,坐在屋里修炼。她们本来就怕出去讲真相,一听说发红手帕也是救人,发多少也没有邪恶管,世人也不检举,这多好啊!就信了,结果背离大法,越走越远。

4,情重,私心重,使邪恶破坏法有了市场。很多同修都知道这些事,但碍于同修之间的情面,不能严肃的对待这件事情,和她们切磋也是轻描淡写地说几句,大法弟子应严肃对待这种乱法行为,它比恶党表面迫害更阴毒的毁众生、毁大法弟子。应不给其市场,不听其邪恶的说辞,已接受假经文者立即就地销毁,不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污点。我认为,只要是假的,我们就应该当机立断,不应为假经文中的只言片语所迷惑。我们都懂得一个法理,你认同它的一个字,那邪的东西就上身,请神容易送神难。对于假的东西我们不要抱任何侥幸和幻想,到了这个时候,还在为一些乱法的东西动摇,还怎么树立自己的威德啊?!现在还在相信乱法的东西,就是在毁自己。

同修们通过切磋,明白了法理。回到学法组,又和其他同修切磋,求得共识,很快就杜绝了假经文在本地的传播。

(六)写文章证实法灭邪恶

我们这个地方的邪恶太邪了,兴风作浪,迫害太残酷。我是一名正法弟子,那能让它狂风起,我必须挥毫揭露邪恶的迫害,平狂风,熄恶浪。

可是,我文化低,只读过三年旧学[私塾],两年新学,文法基础差,特别是受党文化思想的影响,稿子质量差,尤其是修炼状态不好,法理不明晰,写出的文章在法理上还出差错。所以写了好多篇稿子,《明慧周刊》也没用。起初,稿子发出去就在盼用没用,看一段时间没有信息,就没精神了。后来,我学师父讲的法,明白了一层法理。我们向《明慧周刊》投稿,是反应本地同修的修炼情况,也是给明慧编辑同修提供我地修炼信息。写稿过程就是解体邪恶过程,并不是追求要登好多篇稿,放弃才是提高。写稿是证实法反迫害的一种形式,是师父叫我们“挥豪灭狂涛”(《洪吟》〈震慑〉),不完全取决于文化高低,而是要按照师父说的做,师父就会帮你,那文章就会写的好。

去年,我写了七篇文章,用了五篇,有三篇被列为特别推荐文章。今年我写了八篇揭露本地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材料和八篇心得体会文章,明慧网全用了。有位警察在明慧网上看到她迫害大法弟子的文章后,回家跪在她妈(修炼人)面前哭:“这下我可好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了。”震慑极大。

师恩浩荡师恩重。师父为我们操尽了心,无以回报,唯有精進再精進。我会按照师父讲的和要求的,坚定的走好最后的路,学好法,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誓约,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史前大愿。谢谢师父带我回家。

以上所讲修炼体会,难免有错,请同修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