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法轮功学员徐明侠被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宝鸡市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徐明侠,女,家住凤鸣镇北吴邵村,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又一次遭到中共恶徒的绑架。在中共十年迫害中,徐明侠曾多次遭绑架、关押、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三月,徐明侠被绑架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半,后又延长五个月。期间她被长期隔离、酷刑折磨,曾被打、铐连续四十八天,又被拷打二十多个日日夜夜。徐明侠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闯出魔窟。

二零零三年四月三十日晚,与两位法轮功学员在散发真相资料时再次被抓,她们绝食十二天,都在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恶警才放人。此后徐明侠被迫流离失所长达六个多月。

二零零四年八月,徐明侠回家秋收,仅两三天,又被岐山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当时村民们都上来保护她,恶警调来八名恶警、两名村委人员,强行抓人。徐明侠绝食抗议,遭迫害性灌食,两次被注射不明药物,到第十二天,恶警们才将已经昏迷的徐明侠抬出来扔给家人。

二零零五年十月,徐明侠再遭绑架,并被非法劳教。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徐明侠经常被恶警铐在铁门外面,一挂就是几十天,而且不准打瞌睡,不准洗脸、刷牙……

以下是一位与徐明侠相识的法轮功学员,叙述徐明侠在迫害中坚定信仰而出现的奇迹:

我初次和明侠相识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初。那时明侠进京上访遭绑架,回来后被罚款;后来她又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绑架,被关在县看守所遭受迫害,绝食抗议至奄奄一息,被送进县中医医院。

我听说后想去看看,当时我不认识她。在住院部二楼正对楼梯口的那个病房,我看到人进进出出,并随手关门。在人进出之间的门缝中,我看到一个人头部缠满绷带、鼻孔插满管子,被四、五个人身前身后围着,不时有人端着痰盂走向卫生间。后来有人告诉我那就是明侠。

第二次见到明侠还是在医院,那天法院在病房对她进行非法宣判。不准外人进去,只允许两三位亲人在场。我当时在门外,只见法院人员进去不到半个小时就匆匆收场。那些人走后,我进去看了明侠,跟前还有两个警察和一个犯人。明侠双手双脚都被铐在铁架床上,瘦弱的躺在床上,说话声音微弱,她告诉我头天晚上那个看守她的女警床下有条大蛇,他们被附体控制还不自知。

再次见到明侠时是在今年三月份,她出狱后不长时间。她平静地向我讲述着发生在她身上的迫害事实和奇迹。二零零一年她被绑架,在数九寒天里,恶徒将她吊挂在门上四十八天。我问她当时冷不冷,她说迫害头十几天着实很冷,承受的痛苦难以言表。在突破了寒冷以后,有师父的加持,她好象吞了“火龙丹”,寒风刺骨,恶警们穿着棉大衣蜷缩一团,她则浑身发热,身上只有一件薄毛衣,却丝毫没有冷的感觉。她还把她的棉鞋脱下来给监视她的犯人穿。

明侠还告诉我,在劳教所时,她曾一度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浑身无力,奄奄一息,恶警们说要迫害死她。管教和犯人时不时手放在鼻孔下试她有没有呼吸。这样持续几天,有一天她心想:我不能被迫害致死,给大法起负面作用,我好了还得救人。这样想着,请求师父加持,第二天起来浑身一身轻,上楼向上飘,从别人后面毫不费力就上到前面了。人们用惊异的目光看着她,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还有一次,恶徒在一个房间里摆满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所获得的罪证、锦旗和展板,她就想进去将它们销毁。和另一学员一说,她也有此意。就这样两天,她们盯着那紧闭的门等待机会。第三天邪恶主动将这些全部收走了。这就是正念的神威!

另外在明侠被迫害期间,她的丈夫承受不住中共恶徒的骚扰和打击,三年前过早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