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法轮功学员胜诉(图)

|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明慧记者王枚温哥华报道)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加拿大卑诗省(BC)上诉法院裁定,温哥华市政府利用城市附例禁止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展出抗议迫害的展板,是不符合加拿大宪法的,违反了宪法授予的言论自由权利。

卑诗省上诉法院由三名法官共同审理,法官开若·哈达特(Carol Huddart)宣布,三名法官一致认为,此前较低一级的卑诗高级法院法官裁决,要法轮功学员拆除在中领馆前的抗议展板是错误的。法轮功学员利用展板、小蓝屋来表达抗议,这是受到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市政府的城市附例限制利用建筑物表达政治言论与宪法不相符合。


不畏风霜雨雪,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坚持在中领馆前抗议迫害

温哥华法轮功学员从二零零一年开始,在中领馆前持续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六年,在中共黑手的干预下,当年的温哥华市长苏利文(Sam Sullivan)以城市及交通附例为依据,向卑诗省高级法院提出请求强制令,撤除法轮功学员的抗议展板和小蓝屋,温哥华学员不服,提出上诉。二零零九年一月法庭判决执行市府强制令,温哥华学员再次提出上诉,十月十九日,卑诗省上诉法院作出裁决,判定法轮功学员胜诉。

法轮功上诉律师奥维(Joe Arvay)在裁决出来后表示,“法院裁定,温哥华市府禁止 法轮功的抗议板是违法宪法的。”上诉法院裁决中,允许温哥华市政府有六个月的时 间,去修改城市附例来符合宪法,“同时法轮功现在就可以向市府申请,要求将抗议 板与小蓝屋摆放回中领馆前,市府的处理则需要与宪法保持一致。”

奥维说,法轮功学员通过大型展板,上面有图片、标语,还有一个人在小蓝屋里打坐 ,来告诉人们他们在中国遭到的迫害与酷刑,来传递他们要表达的信息,“没有比这 更恰当的方式了”。

他还表示:“在涉及宪法的官司中,每一次胜利都意义重大。此案件不仅仅涉及温哥 华市府,涉及法轮功,而且法轮功这次赢得官司,是为卑诗所有的人赢得言论自由的 权利。”

起源和简单经过

法轮功学员在温哥华中领馆前二十四小时抗议,始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日。

当时中国发生两起严重的迫害法轮功事件,一起是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集体迫害,并造成数人死亡。一起是辽宁马三家劳教所一百余名法轮功学员为抗议残酷迫害而绝食,生命垂危。

温哥华学员知道消息后,接力绝食了三百小时后,随后开始了在固兰湖大街(Granville)中领馆前的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抗议活动。

抗议活动在二零零六年前一直得到市政府的口头允许,二零零三年法轮功学员还应市政府要求,一起商讨减小展板尺寸。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市府在给一位市民的电子邮件中明确表示:法轮功的“这个抗议是合法的,我们不会采取行动。”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一日,温哥华市长苏利文(Sam Sullivan)以城市及交通附例为依据,向卑诗省高级法院提出请求,要法院颁布命令拆除法轮功学员在固兰湖3300号路段、已搭建五年之久的抗议板和小蓝屋。

温哥华学员提出上诉,二零零九年一月卑诗省高级法院判决执行市府强制令,温哥华学员执行法院判决,撤除了大型展板和小蓝屋,仍然携带活动横幅在中领馆前抗议,并再次提出上诉。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高级上诉法院作出裁决,判定法轮功学员胜诉。

苏利文和中共关系密切

温哥华前市议员提姆•刘易斯(Tim Louis)表示,“中国(共)政府一直给温哥华市政府施加压力,要终止法轮功在中领馆前的抗议,这不是什么秘密。

温哥华Courier报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曾报道,前温哥华市长李建堡就法轮功在中领馆前的抗议展板一事曾和两届中领馆总领事会过面。不过他认为加拿大是尊重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他没有对此采取阻挠行动。

苏利文在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当选为温哥华市长。在接受律师的盘问时,苏利文否认在做出拆除中领馆前法轮功展板和蓝屋的决定之前,他与中领馆有接触。但随后苏利文在接受盘问时又说,在二零零六年八月市府向法院提出请求后,他应邀到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杨强家中赴私宴,主动向杨强提供撤除展板的最新消息。他告诉杨强,此事已经进入法庭,不久就会有结果。

杨强在二零零八年九月离任记者会时,有记者问他在任内有没有“遗憾”的事,杨强公开承认,他曾多次要求温哥华市政府拆除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的抗议点,但一直未遂。

中共在苏利文身上下了不少功夫,中国大陆报纸曾登载多篇赞扬苏利文的文章。温哥华《太阳报》曾报导对苏利文的采访,苏利文说:“我在中国访问期间,中国用红地毯欢迎我,我受到了皇帝般的款待。遗憾的是,温哥华没有这样的预算,使我能回馈他们。”

法轮功学员曾遭暴徒攻击

在被要求撤除抗议展板以后,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抗议曾受到暴徒攻击。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凌晨,法轮功学员张春雨被三名二十岁左右的亚裔男子袭击,他们动手撕毁法轮功学员的抗议展板,其中一名身穿白色体恤、浅蓝色牛仔裤的男子持一把手枪冲到他的面前,以枪抵着张春雨的太阳穴,要他离开这里,用英语对他叫喊:“Don’t stay here!Go away! (不许在这里,走开!)”

三个暴徒一起殴打张春雨,专门用拳头打他的眼睛和头部,并用脚将小蓝屋踹破了几个大洞,直到一辆过路的巴士驶近,才逃离现场。

加拿大政要不赞成撤除

温哥华市议员大卫•坎德曼(David Cadman)在二零零六年六月明确表示,“使用城市法规去终结一个和平的抗议是完全错误的”。苏利文是用城市法规在法庭上测试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而这正是城市法规的有效性非常薄弱之处。

坎德曼还表示他和其他市议员没有收到过对这个抗议点的抱怨。从中领馆旁人行道上路过的人也没有受到这些展板的妨碍。他说,“苏利文正在做一件伤害温哥华的事情。”

提姆•路易斯(Tim Louise)说,苏利文市长不太支持宗教自由与言论自由是不幸的。他相信市长办公室应当被用来防护无助者,而不是迫害受害的人。

他说,“我们有这么一群无辜的、非暴力的、正在遭受迫害的宗教信仰者。他们的全部请求就是要有能力和机会呼唤人们对那迫害的关注。”

前国会议员西玛•霍特(Simma Holt)多次特意到中领馆前看望法轮功学员。她说,“这是我听到的最坏的消息。这是任何一个市长做出的最坏的事情,就是禁止法轮功团体发声,而在中国他们被虐杀,他们的器官被摘取并出售。”

霍特还表示,“法轮功学员是为我们所有的人在抗争,如果他们输了,没有人是安全的。这就是为什么引用这句话:如果在迫害和灭绝发生的时候,没有人敢于站出来讲话,就会造成二战时大屠杀的重演。”

温哥华民众支持法轮功

温哥华市民二零零六年在得知拆除令后,一些人亲自到现场表达他们对法轮功的支持。市民若玛•德尔(Roma Dehr)说:苏利文是屈从“政治压力,(拆掉展板)会损害加拿大的自由”。

市民詹姆斯和海迪带着两个孩子,专程从温哥华的周边城市兰里市(到温哥华一小时车程)赶到中领馆表示支持法轮功,他们说:“在这件事上,城市法规不算什么,人们应该知道在中国发生的事情”。

中领馆所在的固兰湖街是温哥华的一条交通要道,车辆象流水一样没有间断。除了路过车辆鸣笛声援、司机竖大拇指、打手势表示支持外,还有送花的,有要给法轮功学员送钱的,有亲自陪学员坐一会儿的等等。

一天晚上十点多,从过路的车上下来一位华人,手捧一盆浅黄的鲜花,跟在那儿抗议的学员说:“我刚下班,特地带来一盆花,让花放在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遗像面前,表示我的一点敬意!”他上下班路过这里,曾多次下车与学员们同坐。他说,他被法轮功学员无所畏惧的大善之心深深感动,他希望能早日结束这场迫害。他说:“我们同是炎黄子孙,我永远和你们站在一起!”

二零零二年中领馆曾大兴土木翻修。一位意大利移民的建筑工人休息时主动与学员交谈,他深有感触地说:“从你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慈悲。”他一再祝法轮功学员好运。

法轮功学员坐公车去中领馆时,公共汽车司机把车开到不是停车站的领馆门口。一次一位学员半夜回家,夜班车司机主动把她送到家门口。

一位老年学员在温哥华机场向一位刚下飞机的乘客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时,那位乘客说:“你不用讲了,我认识你。我是领馆工作人员。告诉你,我尊重信仰自由,但我是吃这碗饭的,我不能够讲什么。”

九年坚持使许多人了解了真相

那时温哥华学员每天二十四小时,每周七天,轮流在中领馆前抗议静坐,不论严寒酷暑或暴雨狂风,下大雪,也从未间断过。一位女学员在中领馆前度过了五年平安夜。

温哥华的法轮功学员都有很多次这样的经历,当他们向一个陌生人讲法轮功真相时,那个人说,噢,我知道法轮功。问他在哪里知道的,很多人都是说在固兰湖街看到了你们的展板。

当中国大陆游客的大巴路过时,导游都会给他们介绍:这是法轮功的抗议点,里面是中领馆。

迫害不停抗议不止

在判决结果出来前,温哥华法轮功学员有过一次深入的交流。学员们一致表示,我们希望有一个好的判决,因为那是法官及所有涉案人员摆放他们未来的机会,我们不希望他们做错事,希望他们有美好的未来。但是我们也不执著这个结果,不论发生什么情况,只要迫害没有停止,我们的抗议就不会停止。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0/10/23/120980.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