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人叙述刘术玲被迫害致死始末(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戒毒劳教所,纯朴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刘术玲被折磨致死。据目击证人透露,刘术玲是被身着制服的警察绑在铁椅子上,用电棍活活电死的。刘术玲的左耳后侧和颈下部有一圈被电棍电的黑色瘀斑。

五十五岁的刘术玲,家住七台河市宏伟镇五七乡,是一名按照“真善忍”原则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她无故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哈尔滨市戒毒所,本应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到期解教,却在回家前被戒毒所迫害致死。

然而,七月三日,刘术玲家属接到戒毒所的通知,说刘术玲犯心脏病猝死在厕所里,可是在戒毒所至今却无人知道刘术玲死亡。据被关押在该戒毒所的人透露,在戒毒所,被关押者大小便都在屋里的桶里方便,不让上厕所,那么刘术玲又怎么会猝死在厕所里呢?

七月三日,刘术玲家属接到通知,并当时赶到市二院,看到的是刘术玲尸体上颈部有一圈黑色瘀斑,戒毒所的女狱医谎称尸斑。家属要求掀开衣服看尸体,警察不让看,并说,想看全尸,得经过法医。你要看了,我们不给丧葬费,你还要交八千多元的医疗费。为推卸责任,数名警察威逼恐吓家属尽快火化,想焚尸灭迹。戒毒所害怕家属反悔,威逼家属签协议,协议中多次提到刘术玲为正常死亡,此协议不得反悔,如反悔一切后果由乙方(刘术玲家属)自负。协议中写,由于刘术玲家属生活困难,体现所谓的“人文关怀”,捐款二千八百五十元,但这些钱刘术玲家属分文未见。

针对刘术玲死因的重重疑点,明慧网通讯员采访了另一名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戒毒所的法轮功学员,为安全起见,隐去她的姓名。以下是这名法轮功学员自述的在七月三日前后,也就是刘术玲被迫害致死前后,她所经历并见证的发生在戒毒所的事。

一、七月一日戒毒所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早五点左右,和我同关一室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床上打坐,我在看法轮功师父的经文。警察于淼气势汹汹地进屋干扰她炼功,并抢夺我的经文,我高呼“法轮大法好”,盗窃犯曲飞岩是于淼的打手,(于淼给曲飞岩买旅游鞋,穿的,吃的,只要上班就给曲飞岩带东西。曲飞岩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三年,在监狱里叫刘红艳,在监狱的四监区骗法轮功学员吴玉兰的经文,将经文交给干警,她盗窃三监区犯人的东西,得到了四监区副监区长董丽华的庇护,没有押送小号。)她帮着把炼功的法轮功学员的床头卡拿给于淼,于淼记上名字。

七月一日上午,所有的警察都被叫去开会,只留一个警察坐班,那个会是由所长张洪彦、赵家鲲召开的全所警员大会,公开谋划如何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午饭后,十二点半左右,警察于淼叫我,说刘巍队长找我谈话,将我带到三楼的队长办公室。当我下楼时,我看到许多陌生的男女警察在方厅,我进到队长办公室后,门被关死,于淼把门。

这时,我听到三、四个以上的警察,狠狠地将一个人推倒,这个人一下子撞上了门框,这个人是法轮功学员于晓华。于晓华为抵制迫害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 为了掩人耳目,警察撕胶带,封住于晓华的嘴。我听到踢打声、谩骂声、扣手铐声,我非常的揪心,我站起来对刘巍说:“你这不是在迫害我们同修吗?”刘巍说:“谁迫害你们了!”我非常焦急,想出去看看情况,于淼把着门,不让我出去。七月一日正好是我绝食反迫害的第四天。随即又听到法轮功学员被拖走的声音,打骂声音不绝于耳,还听到很多人上下楼跑动的声音、拆床的声音,很响的声音,当时混乱得就象楼要塌了一样。

后来我得知,在戒毒所所长张洪彦的授意下,刘巍大队长亲自坐镇,唆使恶警杨明军、刘茗、梁雪梅、张春景、谢丽佳、赵旭辉、师帅、陆博雅、王海英、于坤、于淼、陈香怡等,还有不知名的男干警与护卫队人员,以及刑事犯曲飞岩、张欢、孙平、吴清玲、高升等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这场有预谋的邪恶迫害,是针对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这些人在戒毒所仍坚持炼功,被迫害的有刘术玲、于晓华、刘惠、马淑芬、刘艳华、程丽、王凤霞、门秋银、任淑贤、解薇、高玉敏、佟亚琴,共十二名法轮功学员。

这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十几个恶警,分别被劫持在五、六楼的单间里上大挂、坐铁椅子、身体呈“大字型”铐在床上。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的酷刑,直到晚上五点多钟,才稍减。

这场突如其来的迫害震惊了全所一百五十多名被关押者,一时间,恐怖气氛笼罩了整个戒毒所,让人喘不过气来。迫害持续了一周多。大队长刘巍这一星期都在戒毒所值班,全所一百二十多名被关押的女性人员,全封闭在宿舍里,吃喝拉撒睡全在宿舍,连在门口探头都不允许,屋里的人互相之间也不让说话。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警察的喊叫与谩骂声,及五、六楼传出的残酷的打骂、侮辱、体罚、虐待声,那十二名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酷刑迫害。全部被关押的人员停止生产,在宿舍码坐小凳,没有下楼吃过一顿饭,男少犯抬饭上来,被关押的人大小便都在屋里的桶里方便。

直到七月五日至六日,才陆陆续续放回一些法轮功学员,被放回的人被折磨得不得不违心写了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为此,有的法轮功学员非常痛苦,有的痛哭流涕。王凤霞的双手腕被铐,呈现黑紫色,腿也呈现黑紫色。还有的法轮功学员出现了高血压、心脏病等症状,而在回来的人群中却没有刘术玲。

二、刘术玲被迫害致死,戒毒所谎称刘术玲到期回家了

我在戒毒所听刘巍队长说,刘术玲已回家。我出来后,才知道刘术玲已在七月三日被迫害致死。


刘术玲和丈夫齐兆千


刘术玲四十岁时的照片,刘术玲的身后是她的一对儿女

(下图是戒毒所威逼刘术玲家属签协议,死亡证明及病例的原件拷贝)

我分析刘术玲的死亡有多处疑点:

七月二日晚,我听到从六楼传来了的两声惨叫声,三日刘术玲就死亡,咋这样巧合?三日家属就看到了尸体,而死亡证明的死亡日期却写为四日。

刘术玲死亡时颈部的黑色瘀斑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为什么不让家属到跟前看?还不让掀开衣服看?警察围在尸体周围,怕什么?

戒毒所是在屋里用马桶,警察却说死在厕所里?

如果说刘术玲是正常死亡,为什么戒毒所要封锁消息,刘巍队长向劳教所内的人欺骗说刘术玲已到期回家?

为什么戒毒所要与家属签协议,不许反悔,否则一切后果,由乙方家属负责,正常死亡怎么会怕反悔呢?

戒毒所为焚尸灭迹,急于火化,不让家属尸检,说如果尸检,看病住院费的八千多元由家属负责,恐吓利诱家属?

说家属困难为家属捐的款二千八百五十元哪去了?

在七月二日晚九点半左右,戒毒所刚点完名后,不一会儿,我突然听到六楼传来两声大声的惨叫,杂乱声。这声惨叫与我在五月四日听到的刘术玲被酷刑折磨时发出的惨叫声音相似。

三、于坤曾迫害过刘术玲

二零一零年五月四日早,刘术玲坐在床上,警察于坤,第四次找茬,掀刘术玲的被子,并污蔑她,随即将刘术玲叫到干警办公室。个子矮小的刘术玲老人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被于坤双手掐颈部按到椅子上,于坤恶狠狠地说:“这屋没监控,打你也白打”。这时,刘术玲发出了惨叫声。“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这声音与七月二日的惨叫声音极其相似。

我和任淑贤听到惨叫声后,跑到办公室,我们进办公室时,看到于坤的手还在死死地掐住刘术玲的脖子,我们赶紧将于坤拉开。当天的代理队长师帅来处理此事,师帅说:“你们两个都有问题,一个巴掌拍不响。”为维持迫害,警察扣了刘术玲五分(扣分就是超期关押)。

刘术玲不服,多次找大队长刘巍,要求针对警察于坤打人一事向她道歉。而刘巍却说:“当班队长已处理了,重新调查处理,警察以后无法工作。”所以几次推脱此事,并多次对刘术玲大声喊叫,还拉拽推搡刘术玲。

六月八日刘术玲给所长写了一封长信,要求处理此事。而且刘术玲还警告过他们,回家时一定揭露戒毒所里的迫害。他们怀恨在心,刘术玲因此多次遭到刘巍、吕培红、孙宝莲、张丽、于坤、于淼、谢丽佳、邢宇、王丹、陈香怡的刁难、恐吓。

四、戒毒所迫害形式,揭开所谓“人性化”管理的黑幕

1、强行转化洗脑

凡被非法关进劳教戒毒所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被隔离,实施强行转化洗脑,剥夺正常睡眠,早四、五点起床,晚十到十二点才让睡觉。用威逼、恐吓、欺骗谎言等流氓手段,强行转化。

佳木斯的法轮功学员吴天歌被绑架至戒毒所,为了转化吴天歌,警察将吴天歌关到厕所,在便坑中间坐小凳,厕所无窗户,无光线,便池的臭味非常大。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库房,楼梯或单间,不停的体罚、虐待、洗脑,并威胁说不转化,就送那个门(指监狱)。

2、随意加期

哈尔滨劳教戒毒所的黑窝从未有什么法律,在这里任何警察都可以,以任何理由给法轮功学员加期、扣分。说话、走路、吃饭、上厕所、坐小凳、写作业等,随时都有被加期扣分的可能。干警心不顺,就有人被扣分。没理由,就在行李或卫生上扣分。刑事犯加期,都找本人签字,而法轮功学员加期,不通知本人,只有在大公告板上公布时,才知道加期和扣分多少。

3、剥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接见家人的权利

这是戒毒所大队长刘巍和副队长孙宝莲的决定,她们心狠手辣,不转化别想过正常的生活。王晓云家属在不知道这个邪恶规定的情况下,去了三次都没见到王晓云。很多家属是带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而归。

4、超时、超体力做奴工

在戒毒所没有休息日,经常加班加点,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部份犯人被强迫做奴工。曾经织过亚麻布、拣纸页子、挑黄豆、玉米种、挑筷子、挑牙签、做手工艺品、十字绣等,在不透风的地下室也干过活。近年来,一直装牙签,每人三大箱、两箱、一箱不等,完不成任务加期扣分。据说由于原木不准出口,商家与戒毒所为赚钱牟取暴利一起将原木变成牙签成品,出口做纸用。每批货需要干五至十天不等,牙签装船出口前要加班、熬夜,稍不注意就会被扣分,加期。

5、戒毒所敛黑心钱

曾经被关押在戒毒所的人,入所时交二百八十元钱的行李费。给一套军被,一个脸盆、和最廉价的洗漱用具,一双拖鞋。

从入秋伙食就是萝卜、酸菜、直到次年的六月底,伙食达不到标准,钱哪去了?年节在内每天伙食费,不足两元。五月一日和端午节,八人一桌只有半条鱼。戒毒所的物价远远超出市面价格,七个中等大小的苹果要十五元,七根小香蕉卖十元。

6、流氓行径的安检

突发性的安检,是针对法轮功学员来的。孙宝莲、于淼、谢丽佳、小王丹、于坤、宋杨、邢宇、陈香怡、等恶警们在安检时,竟无耻地把法轮功学员的内裤扒下来看。

7、写作业、周纪实的造假记录

“周纪实”本是一周一次,记录在劳教所的真实情况,而戒毒所的周纪实却是造假记录。月初就编一个月(四篇)的周纪实,内容是为警察歌功颂德,否则扣分。周纪实的内容纯属虚构,作业更是造假,谎话连篇,不按她们的要求写或不写都要扣分或加期。随便造假者受宠,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说真话就要加期或扣分,写作业和周纪实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种形式。

8、马春利和刘艳华遭受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马春利在佳木斯看守所,被折磨了二十一天后,在昏迷的状态下被戒毒所强行留下,检查身体时心电显示,心房肿大,医院要抢救,佳木斯看守所的警察却说:“没事,死不了”。马春利被拉到戒毒所时在门前停了二十分钟,警察怕不收,说:“花钱也要把马春利留在这里,”

马春利不能自理,队长刘巍指使凶狠暴躁的吴清玲来包夹马春利,吴清玲打骂、撒谎成性。在无监控的屋里,吴清玲随意折磨马春利,马春利生活不能自理,整天在污言秽语,谩骂声中度过。她吃不下东西,总呕吐,经常抽搐。从到戒毒所就在床上躺着,不能上厕所,自己不能动,又无人帮她洗漱,气味难闻。再加上吴清玲的梅毒味,腋臭味混在一起,要有来检查或参观的就更惨了,四个人抬褥子,把马春利抬到旮旯里藏起来。法轮功学员敢说话的,和上访敢说话的,及病号都被欺骗到库房、警察宿舍、或其它角落里,由警察跟着。

今年六月十日,省司法厅劳教局去戒毒所检查时,警察姜周却欺骗说是楼房装修来验收,把四大队一些敢于说真话的人骗出来,藏起来,不让见人。院内铺地毯,全所警察在院内迎接。

刘艳华,被伊春市“六一零”绑架到戒毒所迫害。刘艳华在反迫害中,拒绝做奴工,而被体罚虐待,早五点到晚上十点,持续一年多。而在这期间,曾多次坐铁椅子,被非法加期三个月,在超期关押期间,她拒绝穿囚服,而被隔离进行加重迫害,至今仍在被非法超期关押。

以上是我所见证的哈尔滨劳教戒毒所的迫害罪行,没有亲身经历,永远都无法真正想象到中共这灭绝人性的迫害是多么残酷。

然而,“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宇宙的真理,是任何生命都无法抗拒的。从古至今,是凡迫害修炼人的人,都是没有好的下场。在此,奉劝那些仍助纣为虐、参与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人,为了自己生命的永远,立即停止行恶,挽回你造成的损失,为自己赎回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