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第三劳教所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广州报道)这是一位法轮功学员自述遭受广州市第三劳教所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七年,我给同事送大法真相资料,被中共邪党人员绑架到广州市第三劳教所三大队非法劳教。现在,借明慧网一角,我把当时在广州市第三劳教所所遭受的迫害揭露出来,让世人从一个侧面看看中共邪党的邪恶本性,看看中共邪党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

一、挑选“包夹”作打手

广州市第三劳教所三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大队,三大队专职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主要参与者有:毕德军(教导员)、李文斌(副大队长)、甘彪(恶警)。

我被绑架到劳教所后,就被关进所谓的夹控室,劳教所指使几个劳教人员对我进行二十四小时贴身的监视、夹控。这几个“包夹”都是“几进宫”的吸毒犯,他们人生的大部份时间都在劳教所、劳改场这些地方度过的,其中有一个,蹲过少管所,上过新疆劳改场,进过两次劳教所。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劳教所、劳改场才是他们真正的家,在外面的自由时间,只是在度假。为了能吓唬人,他们自称为“人渣”,没有什么道德规范,对人心狠手毒。而这些恶性,正合恶警的心愿,他们因此被恶警信赖和赏识,被专门挑选出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包夹”听从恶警唆使,对法轮功修炼者愈狠,恶警们对他们就愈加“赏识”,并且用提前解除劳教作为奖励。每顿吃完饭,恶警们剩下一些残羹冷炙,就特别关照这些“包夹”,让“包夹”们拿下去“享用”, “包夹”们因此受宠若惊。那些“包夹”本来就凶残,现在又受到劳教所恶警的赏识、唆使、怂恿,为了眼前的那点小利,他们对法轮功修炼者就更加穷凶极恶,丧失人性。

二、挖空心思的折磨

劳教所的恶警和受恶警唆使的“包夹”,每天都挖空心思的折磨法轮功修炼者。

一进夹控室,“包夹”就强迫我整天坐在一个小塑料凳上,不让动,左、右各唆使一个“包夹”来夹控我。塑料凳高不到30厘米,坐的时间一长,就开始难受,长期这样坐着,双脚都发肿了,屁股也坐烂了。

这还不算,为了让我更难受,“包夹”们有意给我找来一张破的塑料凳坐,一坐上去凳就陷下去了,更难受;吃完饭“包夹”们也不让我站起来去洗碗,说是不用我干活,就强迫我整天坐着,以增加我的痛苦。

恶警还规定不能让两个法轮功学员碰面。如果我要去上厕所,“包夹”就强制我先打报告,无论厕所有没有人,“包夹”都会借口说厕所有其他法轮功学员,要我等上一段时间,有时上一次厕所要等很长时间才能去。

为了让你烦心,两个“包夹”整天刻意在耳边谈一些男盗女娼的事,有意谈的兴高采烈的,让你烦。

“包夹”们还随心所欲的规定:坐姿要规范,双腿要并拢,双手平放在双腿上,腰要挺直,让你更难坚持。

经过法轮功学员不断的揭露邪恶,劳教所的恶警在一些场合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行恶,他们就这样挖空心思阴毒的折磨法轮功学员。邪党教导员毕德军对他们这套阴毒的做法很得意,他卑鄙的叫嚣:我不打你,又不要你劳动,就这样养着你,对你们够好吧。

三、残酷的摧残

挖空心思的折磨之后,恶人们见我不屈服,就继续摧残。不过,为了掩盖他们的罪恶,他们总要自欺欺人的找点荒唐的借口。

“包夹”们每天很晚才让我睡觉,每天我睡不够两小时,但“包夹”不许我打盹。我不睡觉时,两个“包夹”就在旁边紧紧的盯着我,防止我打盹,只要我一打盹,有时根本没打盹,他们都以我打盹为借口,对我大打出手。有次,一个人渣强说我在打盹,随手就用凳子砸在我背上。

入秋天气转凉之后,“包夹”就用更恶毒的手段。往往是在深夜,“包夹”们以我打盹为借口(经常是凭空的),用冷水浇在我身上。有次半夜三更时,一个“包夹”将整桶水从上到下浇在我身上,而且不让我换衣服,同时有意把电风扇开到最大档,对着我吹。我被冻得直发抖,而那帮“包夹”则站在门外面(在房内他们怕冷)奸笑。

后来,有个“包夹”更刻毒,把两根缝衣针绑在一根棍子的顶端,以防止我打盹为借口,经常用针扎在我身上。

“包夹”们是轮班来夹控我的。据“包夹”自己说,每班他们都有任务,那就是必须想点办法来摧残我,否则,他们就没完成任务。而这个任务就是恶警背地给他们下达的。我曾经向恶警控告那帮“包夹”的恶行,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副大队长李文斌阴阴冷冷地对我说“小题大做”而不作理睬。

四、强制洗脑

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除了遭受身体摧残之外,还要遭受邪恶的强制洗脑。

恶警唆使“包夹”,强制我每天必须写一篇所谓的“感想”,交给恶警查看,恶警企图掌握我的思想。我不配合,“包夹”就想出各种诡计来折磨我,恶警李文斌、甘彪还用延长劳教期限来加重对我的迫害。

恶警又唆使“包夹”,强迫我每天去看诽谤大法、诽谤大法创始人的各种光碟,对我强制洗脑,我不看,恶警指使一个特别歹毒的“包夹”守在我旁边,毒打我,这个“包夹”,心狠手毒,邪党教导员毕德军因此对他格外看重、赏识。

恶警毕德军、李文斌等人,满脑子是邪党的一套假、恶、暴,还经常装模作样、来找我“谈心”,企图给我灌输共产邪党的那些邪恶理论。每次开会,恶警还要挟法轮功修炼者唱邪党歌曲。

由于长期处于那种邪恶的高压之下,我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做了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最不应该干、最令我感到耻辱、最痛心的事,我竟然向邪恶妥协了。可耻的是,恶警们乘机马上让我签字,强迫要我说明是自愿的。

广州市第三劳教所是广州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那里对大法、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罄竹难书,我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在那里也受到很邪恶的迫害。我了解到的有:

林志勇,大学毕业,与妻子在家里同时被邪恶绑架,据说林志勇到劳教所后不久曾遭受毒打;

汪和,大学体育教师,曾被迫害得行走不便;

朱宇飙,律师,在中共邪党的专治下不让为自己辩护;

汪宏发,被劳教迫害期间,其父亲悲愤交加,含恨病逝,而劳教所却一直阻止其家人去探视、报信;

乔光清,军队转业干部,被三次非法劳教;

有一个不知道名字的,据说他身上钉有钢板,后来被迫害的钢板错动。

由于恶警不让法轮功学员相互接触,所以我了解的情况只是冰山一角。

多行不义必自毙。广州市第三劳教所跟随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必遭天谴:三大队邪党教导员毕德军,很邪恶,年纪虽然只有四十左右,却已大腹便便,经常自感体力不支,怨叹人已老了,而且,听说其妻子正同他闹离婚;三大队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副大队长李文斌很阴毒,连普通的劳教人员也鄙视他,其同事也都看不起他,整天阴沉着脸。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我们忠告中共各级人员、打手,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否则将给自己、给家人带来无尽的灾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