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明慧记者杨思源采访报道)回忆起自己二零零二年中国新年的北京之行,德国女孩阿奈特(Annett)认为那是自己有生以来做过的最好的事之一。二零一零年的金秋,阿奈特又来到了纽约曼哈顿的中国城,和其他来自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一起展示法轮功功法,拉开横幅,打出揭露中共迫害的展板。无论是在二零零二年的天安门,还是在二零一零年的曼哈顿,阿奈特都希望能够尽力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阿奈特(Annett)'
阿奈特(Annett)

从二零零六年开始,阿奈特从媒体的采访报道中、从独立调查员的调查报告中知道中共在系统地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她朋友的婆婆也曾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而在中国被非法关押,在这期间还曾被测试血型,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测试过皮肤细胞结构。这些并不是为了被测试者的健康考虑,而是为了建立活体器官库。从多方面的信息她了解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确有发生。

“毫无疑问,(活摘器官罪行)必须马上停止,这根本就不该发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都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也应该珍惜别人的,任何人都无权做这样的事情。我参加游行,希望能够让人关注这个问题,我希望能将这个问题公布于众,能够有高层的政治家、各界人士关注这个问题,以便制止活摘器官的罪行。我也希望那些做这种事情的人受到法律的制裁。”

修炼使生活变得美好

一九九八年阿奈特从德语杂志上看到了法轮功。说来也巧,她看到的那篇文章早在九六年就发表了,讲述的是一位德国记者在中国旅行中看到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并简单介绍了功法以及什么地方可以订书,如何学炼法轮功等。看到了这篇报道后,阿奈特订购了法轮功的书籍,开始修炼法轮功。

在十多年后的今天,阿奈特已经不记得具体的故事,只是记得家人看到她修炼后胃病好了,身体健康了,内心也变得平静,非常感动。几个月后他们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他们的健康也得到好转,而且共同生活中的矛盾也变少了。

阿奈特特别记得当时她哥哥在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我哥哥在修炼前曾吸毒,修炼法轮功三个月后,他停止了一切不良嗜好。他不再吸烟,不再吸毒。因为他理解到,那对他自己和他的身体实在是非常不好,是上瘾了,人因此被控制了。当他明白这一点后,他有了戒瘾的力量,甚至他的生活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修炼后,阿奈特的哥哥很快和当时的女友成立了家庭,他们的关系不再象以前那样好好坏坏:“他们很快就从那种负面的性格、坏的生活习惯中解脱出来,由此提高了生活的质量。”

阿奈特的嫂子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嫂子曾经患有神经性暴食症,一直要呕吐,她修炼了两个星期以后,这种症状就消失了。“之前她看过很多医生,没有人能够停止这种症状,没有医生可以治愈她的病。她非常瘦,甚至有生命危险了。”阿奈特含着泪说:“(修炼法轮功)两个星期后,她突然就再也不吐了,就如同得到了新生。”

天安门广场说出心声

就在阿奈特和家人修炼后不久,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阿奈特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场迫害,为什么要因为人拥有自己的生活价值观而去迫害他们。她还清楚记得自己得知迫害后的感受:“让我非常震惊,我的感觉就象是有人在我心上插了一把刀。这场迫害让我感到很受伤。让我无法理解的是,怎么可以如此错误地理解法轮功,这完全是不可能的。除非有人象江××一样,故意要说法轮功不好,从中捞取政治资本,但这和法轮功本身没有关系啊。因为法轮功一直是五套功法,以‘真善忍’为原则,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我想人们应该知道,法轮功没有变化。”

在迫害开始后,她越来越多地了解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到的迫害。在公园里平和的炼功也会被非法关押,而且没有可以申诉的地方。中国所有的媒体都是中共控制的媒体,报道的都是中共想要的内容,甚至传播谎言。她希望能为这些法轮功学员说出自己的遭遇。

她决定在二零零二年的中国新年来到天安门广场说出她的心里话:“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停止迫害法轮功!”在出发前,她特意向中国朋友学了如何用中文说这些话。最后她在天安门广场奔跑,并喊出了这三句话。

阿奈特坦言,在出发前自己非常害怕。“我非常害怕,但是当时的正念,或者说,当时对正义的希望超过了我的恐惧。我们没有大声的吼叫,而是非常平和,实际上也是让人们看到法轮功在世界各地弘传,只是在中国被禁止。让中国人看到,在西方,人们在关注这场迫害,应该停止迫害。”

和其他前去说明法轮大法好的西人一样,她遭到的也是中共警察的拳打脚踢。“在天安门广场上就有人踢我,没有人来说明什么,他们只是拳打脚踢,而且还掐人的脖子。我听到很多人喊叫,有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他们掐她的脖子让她脸都成了暗红色。”

阿奈特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糟糕的行为,“(警察)他们没有正常的对话,只有暴力,非常野蛮。他们的行为就象动物一样,不象是人,而象是武器一样, 象生物武器一样,去伤害别人,他们被人教育成伤害别人,他们和西方人的警察非常不一样。西方警察是为了法律,为了公正,他保护民众,在中国正好相反,在那里警察伤害民众,这是不对的。”但她并不仇恨他们,她只是希望这些行恶的警察能够受到应有的法律惩罚。

在二十二个小时后,中共当局将她强行送上了去德国的航班,因为根据中国的法律,当一名外国人被扣押二十四个小时后,中共就得向使馆说明为什么扣押此人。为了避免抓捕事件公布于众,中共用老百姓的钱给这些西方法轮功学员买了高价的机票,强制他们立即离开中国,虽然他们都有自己的回程机票。

回忆起当时的经历,阿奈特坚定地说:“我认为这是我有生以来做的最好的事情,因为我第一次为了别人而不是为了自己考虑。”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阿奈特做了很多努力制止迫害。在今后的日子里,她还会继续做各种努力来制止中共暴行。比如她计划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书,让更多的人来了解法轮功真相。“我不会停止(反迫害),直到迫害结束。”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