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科医生张广才面临第三次非法劳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张广才,男,四十九岁,牙科医生,于一九八六年和妻子张兴芳从山东省冠县斜店南满才村老家来到河北省沙河市开牙科诊所。张广才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中共警察骚扰、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张广才在医院照顾年迈的父亲时,再次被警察绑架,面临第三次非法劳教。

一九九四年,张广才的身体及精神状况都不好,经多方医治、锻炼均无效后,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于一九九五年八月回冠县老家参加冠县法轮功学员的集体学法炼功活动,仅十多天的时间,他全身的病都好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更使他精神焕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自此,张广才更加恤老怜贫,处处为别人着想,加上其医术高超,时常求医者盈门。他利用开门诊接触人多的便利条件将法轮大法的美好传向了沙河市的四面八方,使众多善良的人们受益。

然而,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张广才就成了沙河市公安局重点监控的对象,门诊曾数次被停业,遭到巨大经济损失。

* 被恶警踢断肋骨

二零零零年十月,张广才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沙河市公安局劫持到邯郸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他拒不放弃信仰,在冤狱中历尽魔难,他曾因照顾其他身体不好的法轮功学员被二大队教导员王旭升踢断两根肋骨。劳教所为推卸责任派人驾车把他送回沙河,因张广才的身体病症非常严重,沙河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贾起芳不愿接收,把张广才扶下车就溜走了。

* 迫害株连家人

二零零四年六月六日下午,刘童林、禹书平等警察窜到张广才的牙科诊所,又要绑架他。张广才的妻子张兴芳坚决拒绝绑架,恶警恼羞成怒,就将张兴芳和几天后就要参加高考的儿子张华龙一起绑架,以妨碍公务为由将张兴芳拘留三个月。恶警为入室抢劫,还把张广才住宅楼的防盗门撬坏,家中四、五百元的现金不见了,同时还对他的女儿污言秽语。

张广才被绑架到公安局后,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和法轮功修炼者不与政府作对,按“真善忍”做好人,对国家、社会、家庭乃至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可恶警还是把他铐在铁椅子上,轮流监管,白天黑夜折磨他。而且还限制他去厕所的次数,他被迫一天只喝几口水,吃很少的饭。八天后,张广才被送往邢台市法制学校,就是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洗脑班恶警为了不让他睡觉一个劲的摇晃他的头,经常拳打脚踢野蛮灌食,经受了三个月的痛苦煎熬,他原本健壮的身体瘦成了皮包骨。

* 夫妻双双再遭绑架

张广才回家刚三个月的时间,也就是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一伙恶警又闯到诊所,将他和张兴芳一起绑架,当时张广才正穿着白大褂,恶警不让换衣服,直接把他绑架到邢台洗脑班。邢台桥西公安局恶警宋家锡当天就迫不及待的使用电警棍刑讯逼供,在手铐里加上书、酒瓶给张广才上“背铐”,这次张广才的手腕上留下了伤痕,恶警宋家锡叫嚷着“打死算自杀”来为自己壮胆。

张广才绝食抗议迫害,又遭到洗脑班副校长邱有林的残忍灌食。短短几天时间,张广才被折磨的呼吸困难,咳嗽不止,全身疼痛,不能平躺,夜间时常憋醒。到医院拍片显示肺部有严重损伤。张广才的身体越来越差,恶警怕承担责任,六天后把他退回沙河,沙河市公安局恶警又把他劫持到邯郸劳教所,因劳教所拒收得以回家。张兴芳则被从邢台洗脑班劫持到石家庄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 兄弟俩齐遭绑架

二零零五年新年将至,张广才回山东省冠县和父母及弟弟张广保一起过年,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沙河市公安局禹书平、侯守红等恶警窜到冠县勾结冠县恶警陈月芝跨省绑架了张广才。随后张广保也被绑架,在冠县看守所过的年,自始至终他绝食反迫害,后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的牢门。

两个儿子在眼底下被恶警绑架,对老人造成巨大伤害。

* 张广才又遭绑架

为照顾年迈的父母,张广才将二老接到沙河生活。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张广才的父亲因脑血栓症状住进了沙河市医院,在父亲正在接受治疗需要照顾之际,九月二十日清晨,沙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以王建军为首的恶警身穿便衣再次绑架了张广才。这次恶警是在张广才的住处到医院的路上堵截张广才的,当看到张广才骑着电动车过来,几个便衣不由分说一拥而上,将张广才塞入警车扬长而去。街上目击者急忙告诉了他的孩子,孩子随即到公安局寻找,在公安局大院见到了张广才的电动车,可警察都不敢承认抓了人。张广才的孩子就质问他们,没抓人为什么我家的电动车停在你们这里?恶警无言答对才支支吾吾的承认抓了人,当质问为什么不用传换证,偷偷摸摸抓人且不通知家人时,国保大队副队长侯守红说:“张广才修炼法轮功,我们抓他不需要通知他的家属,且抓他时他喊法轮大法好,这就是罪证。”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张兴芳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决定书落款的日期是九月二十一日,即在张广才被绑架的第二天就劳教,这表明恶警早有预谋要对他进行劳教迫害。随后,他的家人找到邢台市公安局法制科了解情况,恶警说,如果张广才的家人出一万元钱,他们就和沙河市国保大队交涉,将张广才的劳教期限改为一年,张广才的家人未予理睬。

九月三十日,张兴芳带子女到国保大队要求无条件释放张广才。她列举了国保大队警察不履行法律手续、不出示办案证件、抓人不通知家属等种种执法犯法事实。张兴芳追要法律条文,喝酒喝的醉醺醺的国保大队长王建军恼羞成怒,耍开了流氓,他说:“我就是明慧网恶人榜上的头号大恶人王建军,你们越说我是恶警,我的官升得越快。”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