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被害死,杨产荣历经冤狱七年再遭绑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早七点,江苏法轮功学员杨产荣遭到常州“六一零”(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秘密绑架,先被关押在洗脑班,后被转移至常州市西林看守所,并关押至今。

杨产荣被绑架的当天,以常州清潭派出所教导员戴明为首的六名警察闯入杨产荣家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和大法书籍等很多私人物品,具体数目不详,而抄家时却没有一个亲人在场。那天同时遭到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许明和廖永革。

杨产荣,江苏常州人,今年五十一岁。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得到了净化和升华,他的妻子周凤林和姐姐杨顺娣也都修炼法轮功,一家人改变巨大,整个家庭身心健康,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杨产荣一家也遭受到了绑架、关押、洗脑、判刑、劳教、酷刑折磨等非人迫害。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杨产荣的妻子周凤林在西林看守所被暴力灌食致死。当局极力封锁消息,将杨产荣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十年。历经七年冤狱后,杨产荣于二零零七年获释;而杨产荣的姐姐只为找寻弟媳下落,而被当局非法劳教三年。

承包汽车去北京,杨产荣被判十年冤狱

一九九九年十月,杨产荣在单位上班时,无故遭到常州“六一零”人员的绑架,被关入常州西林看守所达九个月之久。

二零零零年十月,常州“六一零”指使清潭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杨产荣家中,再次绑架杨产荣,后杨被非法判刑十年,并被关押在江苏省苏州监狱遭受迫害。而中共法院判决杨的所谓罪证,就是杨当时承包了一辆从常州开往北京的公共汽车。当时杨的判决书上就是这样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的,简直让人啼笑皆非。在监狱历经七年迫害,杨产荣于二零零七年出狱。

二零一零年五月,杨产荣再次被常州“六一零”秘密绑架并非法关押至今。

杨产荣的妻子周凤林多次遭绑架,被强行灌食致死

杨产荣的妻子周凤林,四川人,修炼法轮大法后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受到了街坊邻居的一致好评。人人都夸她善良、热心,是个好人中的好人。自从中共打压法轮功后,周凤林一直想和国家领导人说说自己修炼大法之后的亲身体会和美好,以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师父是被冤枉的。她多次进京上访,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她在西林看守所遭暴力灌食致死,年仅三十二岁。

一九九九年十月,周凤林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遭到恶警的殴打,后被关在北京丰台体育馆。在体育馆内,周凤林在制止恶警毒打其他法轮功学员时,被一彪形大汉毒打致当场昏死过去。后来,常州“六一零”在带她回常州的途中,周凤林智慧地走脱了。走脱后她又继续回北京,她走上了天安门喊出了她的心底的声音:“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后被天安门广场的恶警绑架并毒打。再次被常州“六一零”带回常州并直接关入常州西林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一月,周凤林又步行一个月再次来到北京,这次她来到了信访局,刚到门口就被常州驻北京办的警察带回常州,并又一次被关入了西林看守所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三月,周凤林从丹阳火车站出发再次进京上访。善良的周凤林在信访办向工作人员填写了各种表格,写明了上访的原因及家庭住址,以为没事了,可以走了,可常州“六一零”驻北京办的警察却在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绑架了她。周凤林又被带回常州关入西林看守所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八月,周凤林感觉去北京上访已经没有用了,于是她亲自来到江苏省扬中县讲法轮大法的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扬中公安绑架,后又被关入西林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十月,周凤林再次上京为大法鸣冤。她在北京的大街小巷贴了几百张“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不干胶。后被恶人诬告,再次关入西林看守所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七日,也就是周凤林刚被释放回家一星期,常州清潭派出所警察受常州“六一零”指使非法闯入周家中,绑架了周凤林。周凤林被带到清潭派出所,恶警对她刑讯逼供四十八小时,未有任何结果,后周凤林被绑架至西林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周凤林在西林看守所被灌食致死。

周凤林被灌食致死的真相

周凤林的死因非常蹊跷,看守所谎称是生病而死。周凤林死后,看守所一直不敢公布消息。而且常州“六一零”恶人立即指使法院非法判决周凤林丈夫杨产荣十年徒刑,留下了其四岁的儿子在家无人照顾。

一位亲眼目睹周凤林死亡过程的大姐,最近说出了恶警们迫害周的真相和周的死因。她当时和周凤林关在一起,和周凤林在一起才短短的十一天,她就被周凤林的勇敢、坚强、善良所折服。为了表示她对周凤林的敬佩,她要把周凤林的死因写给我们作为证据。并对我们向天承诺句句是真话。因她的郑重,我们没有改动她所写内容的一个字,以下是她的原稿:

我一直带着沉痛谴责的心情度过了九年,心里一直很不安。我要揭露这一事实,我心里才觉得心安。所以我度过了这么长的年头后,我决定要写出来告诉人们:周凤林不是病死的,而是活活的被灌食灌死的。当时大概的经过是这样的:时间大概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上午,周凤林又被警察带出去了,不一会儿周凤林被她们几个人叉着拖进来的。当时,周凤林脸色已被打的很难看,嘴里还插着食管,然后看守又把凤林锁在警板上,还叫我们不要帮她把插管拔起来。当时我们有四个人看她,其中也有一个是炼法轮功的。后来我们发现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呼吸越来越急。我们立即按响了警铃。当时警察根本就不当一回事,但我们按了几次警铃,警察说随她去。后来我们发现周凤林实在已经不行了,我们再按警铃,后来警察来了,但是已经晚了,周凤林已经死了。警察威胁说她是生病死的。后来有一个“江兆红”的警察说你们必须说周凤林是生病死的。

只为见弟媳,杨产荣姐姐杨顺娣被非法劳教三年

一九九九年十月,杨顺娣去北京上访,在旅馆遭恶警绑架,后转交常州“六一零”驻京办送回常州西林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五月,她再次去北京上访,后被常州“六一零”驻京办送回常州西林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杨顺娣通过其它途径得知弟媳周凤林已经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感到非常震惊和悲愤。她来到清潭派出所询问核实情况,清潭派出所极力的阻止并推脱,含糊其辞。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除夕),清潭派出所共出动七人强行闯入杨产荣家中,将杨顺娣及杨产荣的四岁儿子杨谚君一起绑架至清潭派出所。当时孩子吓得都尿裤子了。被关押在清潭派出所的四十八小时内,杨顺娣和四岁的小宝宝没吃又没喝,宝宝身上又是湿的,又冷又饿。杨顺娣恳请警察让他们回家给孩子换条裤子和拿些吃的东西再来,却被他们严词拒绝了。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年初二),杨顺娣和侄儿被非法关入洗脑班,后杨顺娣又被关入了西林看守所。侄儿杨谚君被送回家中给一亲戚照看。在看守所杨顺娣向恶警江兆红提出要求见弟媳周凤林,被恶警江兆红拒绝,并谎称“周凤林好着呢”。后杨顺娣又向恶警江兆红提出只要听听周凤林的声音就可以了,又遭到恶警拒绝并毒打吊铐。因为杨顺娣天天要求见周凤林,十天后,杨顺娣被常州“六一零”诬告并非法劳教三年,被关押在江苏句东劳教所继续迫害。

杨顺娣就只是为了见弟媳周凤林一面,就遭受了三年的劳教迫害,可见中共的所谓法律何其荒唐与邪恶。中共的打手为了掩盖其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竟可以无辜地随便抓人判刑,来达到其掩人耳目的目的,实在是令人发指。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杨顺娣再次遭到常州“六一零”恶人的绑架和诬告,后又被非法劳教二年。

我们想对所有迫害过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们说:赶快放下手中的电棍,立即抛弃脑中的恶念,用善良和理性去想一想你的所为和法轮功学员的大善之举,我想你会分辨出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自古善恶都有报,希望你们都能早日转变观念,弃恶从善,为自己选择光明而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