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1/18/10)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

  • 辽宁凤城市宝山镇“六一零”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的信息补充

  • 曝光黑龙江牡丹江国保大队队长彭福明

  • 抚顺劳教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 辽宁凤城市宝山镇“六一零”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的信息补充

    十一月二日,凤城市宝山镇政府综治委员宋吉胜和代家村长石理臣、一名司机,到本村法轮功学员代伟家骚扰,问学员还炼不炼?学员没让进家,责问村长:“我没做任何违法的事,你根本就不应该领他们来。”村长说是他们(六一零)让找的。“六一零”人员宋吉胜回答说是上级叫来的。学员说:“文化大革命也是上级搞的,最后谁倒霉?”他们再也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凤城市宝山镇政府综合委员 宋吉胜 0415-8900570(办)13842502450(手机)
    代家村长石理臣:0415-8906410
    凤城市宝山镇邮编:118123


    曝光黑龙江牡丹江国保大队队长彭福明

    黑龙江牡丹江国保大队队长彭福明,多年来不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监视、抄家、绑架、酷刑折磨。

    彭福明家住东安区东小一条路的星元小区,他曾在七星派出所、东安分局法制科,后调入公安局国保大队。彭福明曾亲自驾车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先后绑架十余人,并多次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不断地向其讲真相,到他单位,上他家面对面劝善;彭福明的岳母知道了他的所作所为,曾特地让他回家,劝他不要再做了,可是他仍然一意孤行。

    一、彭福明恶行

    彭福明
    彭福明

    彭福明在公安局国保大队,常与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头子恶警李富“唱双簧”迫害法轮功学员,由彭福明带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跟踪、骚扰、抄家、绑架;李富在幕后向法轮功学员家属勒索钱财。尤其在二零零六年年底,恶警李富为在退休之前再捞一把,彭福明亲自驾车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先后绑架十余人,并多次以上绳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上绳酷刑
    上绳酷刑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牡丹江市西安区法院非法开庭构陷法轮功学员赵柏亮、李海峰、李永胜、张玉华。北京律师为他们做公正辩护,律师经过会见当事人和阅读全部案卷后,一致认定作为当事人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法规,为他们作无罪辩护。

    这次非法开庭,外界才知道李永胜、李海峰被上绳酷刑迫害。李永胜当庭陈诉:“国保大队彭福明强迫我说别人放在我这里的东西是李海峰给的,承认了就放我。然后就给我上绳,(就是从两肩膀开始用绳子勒紧,一圈圈缠勒至手腕处,然后把两臂背到后边,再用绳子吊起来)一次吊起一个半小时之久,受不了我只好认了。”李海峰当庭陈诉:在被关押期间被国保警察数次上绳,上到极限。当时过去近五个月了,仍有伤痕在身。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赵建国被恶警绑架到市国保,恶警们轮班“审讯”,数天不让睡觉。在非法审讯中,恶警彭福明给赵建国二次上绳折磨;恶警乔平用鞋底抽赵建国的嘴巴子,恶警国良一脚将赵建国的牙齿踢掉。赵建国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牡丹江市国保大队恶警彭福明、马群等到牡丹江监狱,对在该监狱工作的法轮功学员侯希才进行迫害,逼迫他说出相关情况和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被侯希才拒绝。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侯希才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恶警彭福明将侯希才绑架到牡丹江市公安局办公楼审讯室内,对他进行非法审讯,彭福明打了侯希才两耳光,并连续几个小时不让侯希才上厕所,中午不给饭吃,还威胁要灌辣椒水、强迫下跪,因侯希才坚决不配合,都没有得逞。


    抚顺劳教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我因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2001年12月间被非法劳教,劫持到辽宁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在此期间,我亲身遭受和亲眼目睹这个邪恶至极、人性全无的邪党黑窝对善良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

    教养院内设十几个大队,其中九大队,由新收和严管组成,是专为(直接和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当时九大队大队长叫张伟,还有恶警吴伟、姜永枫等十几人。张伟、吴伟、姜永枫等恶警,不但自己亲自电击毒打法轮功学员,还指使犯人(普教),以小杰为首的十几个恶犯虐待打骂法轮功学员,其手段极为卑鄙下流。

    凡被劫持到黑窝的法轮功学员,首先得去新收队遭受各种迫害折磨。先是强制法轮功学员低头按至两腿中间,同时两只胳膊从身后上举,指尖朝上至极限(也叫“飞着”)。这种体罚持续几个小时,直到昏倒为止。然后,就逼迫害法轮功学员写保证“转化”。如果不写就继续施以酷刑,由三、四个人架着胳膊按脑袋,成九十度弯腰。一个人在后面,用地板沾水凶狠的打屁股,二十大板下来,屁股成黑色,再罚其坐板。这种酷刑如果不能使其放弃信仰,吴伟、姜永枫等恶警就亲自上阵,用电棍电击,毒打等残忍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如果还达不到“转化”的目的,恶警就唆使小杰等四五个恶犯掐咽喉,直到掐没气放手。再就用脚踢咽喉,我本人就被小杰踢过。那时赵明贵、吴光远等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踢的说不出话来。

    2003年教养院九大队的教导员任福明、张内勤(工作职务)、王立新等几个恶警密谋、策划对不放弃“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目的是提高所谓的“转化率”,从中捞取政治资本和经济利益。恶警们伙同小杰、陈大东等普教失去理智的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电棍电击等各种下流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的转化书。一时间黑窝恶浪翻滚、邪风阵阵,笼罩在红色的恐怖之中。击打声、惨叫声,声不绝耳,二十几名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打成重伤,惨不忍睹;有的不能走路被抬回号中,有的遍体鳞伤,很多法轮功学员生活不能自理。在这种情况下,邪恶未停止迫害,恶警、恶犯象失了控的魔鬼一样,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血腥暴虐,草菅人命,直到袁朋和李恒良被折磨的用玻璃割脖子(不赞成这种方法),才窒息了这次对法轮功学员毫无人性的迫害。

    抚顺劳教院不但对法轮功学员肉体摧残,同时进行精神迫害。把法轮功学员分成男队和女队。每天强迫看诬蔑大法和诽谤大法师父的电视。这种洗脑迫害是由教育科李姓和黄姓(外号黄老邪)的恶警负责实施的。对不配合洗脑、不看电视的法轮功学员,就拉到教育科毒打、电击。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教养院罗大夫(邪恶)和吴伟(非医生)就野蛮的对法轮功学员强制灌食,把胶皮管子从鼻子插到胃里,来回的拉管子穿胃,直到把胃穿血,用此阴毒的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

    在严管里迫害就更残暴了,恶警们唆使普教,每天打骂、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三四个普教恶犯,殴打一个法轮功学员,体罚不让睡觉,有的被关入小号的铁笼子里。铐上手铐,让人蹲不下,站不起来。每次至少二十个小时,还有很多叫不出来名的残忍、下流的迫害手段,邪恶至极。

    教养院当时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院长叫徐虎烈(外号徐老虎),此人两面三刀,心狠手辣的,每天指使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次徐虎烈亲眼目睹了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惨状之后,当场大骂恶警、恶犯“……你们怎么把法轮功整成这样,赶快把他们送医院,回来我再找你们算账。”把“老虎”都吓成这样了。可见迫害之残暴,手段之残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