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马翠红生前遭受的迫害(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一次又一次的非人折磨,使马翠红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伤劳成疾。一次又一次的野蛮“鼻饲”,用插管从鼻子经食道到胃部,插入拔出,再插入再拔出,使气管和肺部受到了致命的伤害,使马翠红在离世之前的四年内咳嗽不止、吐血、胸闷气喘、前后胸剧烈疼痛,夜间入睡十分困难,一躺下就剧烈咳嗽,喘不上气来。原本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在中共的一次次迫害下,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四日晚十点去世,年仅四十七岁。


'马翠红含冤离世'
马翠红含冤离世

马翠红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纺织厂职工,一九九六年九月得法。得法后她严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身体健康了,道德升华了。家庭也和睦了。

正当她沉浸在修炼大法使身心受益的美好时刻,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嫉,在变态心理的驱使下,滥用手中的权力,在全国挑起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对修炼法轮功做好人的善良群体进行残酷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马翠红当时抱着对政府的一线希望,与其他六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在进京上访的列车上,乘警对她进行非法盘问,将她强行拉下火车、绑架关押到山海关派出所。十月十一日,她被单位(原佳木斯市纺织厂)派人接回,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把她强行送到佳木斯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勒索家人四千多元钱,才被放回。

二零零一年十月八日,马翠红和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上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的心声,却被警察抓住衣领拽上警车,一个便衣警察对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警车开到了前门派出所,后来把她们送到北京顺义看守所关押。马翠红绝食抗议,绝食第四天被警察强行带上手铐、脚镣拉到医院进行野蛮“鼻饲”,经过鼻子插入一根塑料管通到胃里,强行灌食,一天二十四小时让人监视,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将管子插入后再拔出来,这样反复操作,令人十分痛苦。一次恶人把管子插入气管里,把马翠红憋得满脸青紫,使她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十月十七日,单位(原佳木斯市纺织厂)“610”将马翠红接走,十月十九日下午,他们把马翠红交给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和安庆派出所警察娄长林(截至发稿日,此人已经调至佳木斯市东风区公安分局长胜路派出所任副所长,办公电话04548382933 移动电话13836642389)。恶警们在马翠红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强行将她送往看守所,看守所一看人已经折磨成这样了,拒收。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们还在研究要把马翠红往哪送,途经佳木斯市第二加油站、在家属强烈反对下,才不得不放人,人放了却还被非法劳教两年。马翠红虽然人在家,实质上还是将她在家中画地为牢,派出所派娄长林跟踪、监视,多次上家骚扰,使得家人不得安宁。

马翠红被迫流离失所。一段时间她去了母亲那里,电话被监听。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晚上大约十一点左右,马翠红听到有人敲门,她们起来一看,家已经被警察包围了,警察们在使劲的砸门、见家人不开就撬门,最后破门而入,这时她们看见的房上、住处四周全是警察,据说有二十多辆警车、七十多个警察,将马翠红临时居住的小房围个水泄不通。警察们进屋不容分说,强行把马翠红从床上拖走,这时马翠红仅穿着内衣内裤,鞋都不让穿。当日下半夜,恶警又把马翠红送入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了三十天后,又被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每天早晨六点,马翠红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强迫在操场集合、走操。过程中警察不停的骂人,还骂师父、骂大法。为了制止警察谤师谤法的犯罪行为,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佳木斯劳教所集训队全体法轮功学员五十人拒绝走操,无论警察怎么喊口令,都在原地不动。八点三十分,大队长何强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九点,何强领着一群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马翠红被暴打一顿,被推到屋里、不让出来。

二零零二年九月末,马翠红不配合劳教所的奴役劳动,拒绝穿劳教服,恶警郭振伟和另一个男恶警拿着警棍拼命的打她,恶警们还把走廊的广播放到最大音量,以掩盖迫害,不停的打了二十多分钟。马翠红被打的遍体鳞伤,身上都是淤紫色,走不了路,她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恶警还说是装的。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劳教所女大队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实行高压迫害:坐小凳(缠绕漆包线的那种轱辘,凳面上有木楞,有螺丝帽),从早六点坐到晚十一点,除吃饭外,双手放在腿上,双腿分开垂直不准动。有的法轮功学员屁股都坐烂了,在不足六十平方米的房子里坐了七、八十人,晚上劳教所不停的播放污蔑大法的录像,有时恶警还拉几个法轮功学员,强制酷刑转化。

十一月初,劳教所恶警把马翠红叫出去强行转化。给她上大背铐酷刑,用一副手铐把两只手铐在一起,一只手从肩上往下拽,另一只手从背后往下吊,坐在地上铐在床边,撕心裂肺的疼痛,就这样铐了两个多小时。

二零零三年二月,劳教所又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五书”。二月二十五日,恶警洪伟把马翠红从车间叫出来,让她写“五书”。她不写,他们就再次给她上“大背铐”酷刑,洪伟还用脚踢她铐着的手,疼得她死去活来,痛苦不堪。

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吃的是黑面馒头,喝的是盐水冻白菜汤,他们大多被迫害的营养不良,浑身无力。即使是这样,劳教所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做超体力的奴役劳动,完不成定额,恶警就非打即骂,强迫加班加点,这就是佳木斯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所谓的“春风化雨”般的“教育转化”。

这一次又一次致命的打压迫害,使马翠红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积劳成疾。马翠红在离世之前的四年时间里咳嗽不止、吐血、胸闷气喘、前后胸剧烈疼痛,夜间入睡十分困难,一躺下就剧烈咳嗽,喘不上气来。临终之前根本就不能入睡,无论白天黑夜都坐在那端着胳膊气喘,又不能吃东西,直至把体能全部耗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