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亳州市首批610人员恶报连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李厚增、徐乃亮、吴文成是安徽亳州市自1999年7月20日之后首批迫害法轮功的“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人员,这三人恶报连连。迫害不久,李厚增已有一些顽症,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像近六十了,八年的迫害造业无数,如今只能在家养病了。此外,李厚增因为贪赃枉法被免掉副局长职务。

徐乃亮已退休几年,常年的高血压症状以及多年工于心计的使坏心眼让他恐惧身体马上垮下来,先前还晚上出来溜达溜达,虽然大腿及裆部长疮走路三步一停的挠痒,但总还能走动。后来家里租门面做皮具生意却成了赔钱的买卖,没有多久就转手他人。现在龟缩在武装部的院子里不敢出来见太阳了。

吴文成是亳州市迫害法轮功最早遭报的“610”人员,在合肥大医院医治勉强留下一条命之后,再也不敢碰到法轮功学员就厉言相问了。因为要经常到合肥检查病情,平时身体也极度虚弱。

李厚增、徐乃亮、吴文成可谓做恶多端,亳州观堂法轮功学员杨金英被迫害致死他们脱不了干系。亳州汤陵法轮功学员张莲秀在商丘公安机关两天被酷刑折磨致死后,他们又参与了逼迫家人不准声张施以少许钱财了事。

2000年10月,这三人积极跟随江泽民流氓集团效犬马之劳,威逼、诱惑、处心积虑的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采用的方法就是对不放弃信仰者违背程序违背法律予以劳教(劳教詹士平夫妻两人),其余的就办所谓的法制洗脑班和各种表态会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2001年刚过大年,亳州市“610”的李厚增就强制当地法轮功学员表态说天安门自焚是真的,阴谋失败后他极度恐惧。亳州市“610”迫不及待地在农干校(现在的谯城区党校,涡北化肥厂附近)私设监狱关押法轮功学员一百多人却美其名曰“学习班”。

迫害初期吴文成整天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猖狂至极逼迫法轮功信仰者辱骂大法师父,使用什么军事化训练、看文革影片、多人包夹、暗中盯梢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先后劳教二十多人,其余的关押四十余天。在随后的几年里“610”邪恶组织又在和平东路电影院附近租一个封闭的小旅社,和现在曹巷口老民政局院内办多期洗脑班,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百余人。

李厚增自以为借助迫害法轮功升迁为公安局副局长,此后就专门负责法轮功的案子,参与判刑、劳教了几十名大法学员。徐乃亮想填补无权无势退休前的苦闷心情,最后抓紧捞取一点政治资本,竟然丧尽天良地吃住在洗脑班,丧心病狂地勾结几个同年岁的人做起了黑监狱的老大。吴文成是个无能的小人,却痴想往上爬,并想为儿子工作谋取利益,把参军回来刚安排到公安局派出所的儿子抽调到“610”黑组织,其子“不辱父命”,多次刑讯逼供殴打大法学员,就是其同事国保大队的吴现斌、石新民都嘲笑该父子真是一锅的老鼠屎。

人在做,天在看,上天造人给了每个人一个良心。人都有父母儿女,兄弟姐妹,每天白天与亲朋好友见面时,每天晚上面对妻子儿女时,想想仅仅因为法轮功学员有信仰就不能相容,仅仅因为不放弃信仰就恶语恶行相待,仅仅因为告诉世人大灾难就要到来,赶快撤去加入邪党时发下的为其甘愿献身的毒誓从而保命,就一味地抓、打、关吗?不被邪党捆绑而遭淘汰,你也在其中呀!你的父母子女,亲朋邻居也在其中呀!失去理智良知的对待法轮功学员,怎么能保障自己的家庭幸福安康呢?

李厚增、徐乃亮、吴文成遭恶报是给他们一个能悔过自新的机会,同时也是警醒现在步其后尘的继任者,不要等到机会丧尽,地狱之门洞开的时候再后悔莫及,那时候再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就晚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3/安徽亳州市首批610人员恶报连连-232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