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汉市法轮功学员谭金会遭受的迫害(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广汉市新华镇十大队十小队法轮功学员谭金会,女,今年六十六岁。在过去的十年多的时间里,遭到非法关押、拘留、劳教、强制洗脑等多次迫害。 到二零一零年元月份,屡遭迫害的她身体出现了不适的状态,主要是全身乏力,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连吐口水都无力,估计是中了某种毒(我们无法检测)。

'谭金会发病前(左)和发病后(右)的照片。'
谭金会发病前(左)和发病后(右)的照片。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谭金会在兴龙镇综合市场,被新华派出所的焦宗军、李伟、广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杨兵、侯金明等六人非法抓捕。他们把谭金会的双手向后扭,当时就把左手扭伤(现在都无法用力)。谭金会被绑架后被送到广汉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广汉市中共法院以所谓的刑法“三百条”非法判谭金会三年有期徒刑,送到简阳养马镇省女子监狱迫害。

到监狱后谭金会被分到五监区,姓邓的女警官审问她,谭金会就用法律维护自己信仰的权利。邓说她嘴硬,当天下午就把她转到九监区。在九监区谭金会不配合所的“转化”,二零零八年元月下旬恶警又把她送到一监区(严管监区),谭金会被吊铐了一次,因吊的较高,手铐卡着动脉血管,有一个多小时手就疼的受不了了,恶警才把她放下。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的一天,谭金会全身无力,想睡一下,被一监区的狱警叫了两个普犯来送她去监狱医院,谭不去,狱警叫普犯一边一人架住拖到监狱医院。照心电图等各种检查,在谭金会被折腾得近似昏迷的状态时,被注射了一针。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谭金会被小寒镇的“六一零”接回家。到二零一零年元月份,身体出现了不适的状态,主要是全身乏力,后来这种症状越来越重,到现在睡在床上翻身都难。洗脸洗脚穿衣全是儿子帮做。她儿子是个孝子,今年四十四岁,未成家,种了一亩九分地,以种菜维持母子俩的生活,因要护理母亲,也不能出门打工挣钱。母亲要吃什么他都尽量办到。如今牙龈经常出血,嘴脸都是肿的,吃一顿饭,都要吃的大汗淋漓。既怕冷(稍有点风就冷的受不了)又怕热(热得周身难受)。现在就连吐口水都无力吐。 根据她现在的情况看,有可能是中了什么毒。究竟是什么时候中毒,目前无法确认。

在这次迫害前她还几次受到过中共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谭金会因发真相资料,被广汉市新华镇派出所非法抓捕,派出所的姜天兴狠毒的用钢板尺打她,尺子都打断了,后送广汉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七天。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三号,新华镇派出所无任何因由上门非法抓捕谭金会后,她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资中楠木寺省女子劳教所七监区。七监区的恶警张小芳打过她,有时关到小间里指使犯人打她,狠毒的犯人为了争表现,抓着她的头发把头往墙上撞,撞得谭金会天晕地转。谭金会不屈服她们的折磨,就被罚站,从早上五点一直站到次日凌晨两点,吃饭都是站着吃。有三次站晕了,人就直倒下,头直接摔到水泥地上,这时监狱的恶警就叫两个犹大扶起来又站,有时扶起来都站不住了,腿都失去知觉了,恶警仍不许坐,就叫两个犹大扶着继续站。谭金会被罚站近两个月。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号非法劳教到期,恶警认为她不放弃信仰,不配合,非法加期八十七天,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才回家。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新华镇派出所的恶警李伟,焦宗军,陈绍勇等人无故到谭金会家中非法抄家,抄出真相条幅三十条,不干胶和其它真相资料,当时谭金会走脱,恶警发觉后到处抓她,在她家周围守了七,八天,安县娘家和所有亲属家中都找了,迫使谭金会有家不能归,在外流离失所半年。

二零零五年八月份,谭金会又被非法抓捕到德阳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和兴(广汉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