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中煎熬漫长日夜 张振敏曾遭非人酷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兰州法轮功学员张振敏,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年中,多次遭绑架、关押,判刑,在看守所、监狱、洗脑班里煎熬了漫长日夜,曾遭到非人的“后穿刺”酷刑折磨;直到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才离开魔窟,回到家中。

张振敏,女,一九六三年出生,兰州肉联厂职工。家住兰州市城关区铁路新村康乐园小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谎言报道接踵而来,张振敏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报道怎么和自己丈夫牛万江炼的法轮功刚好相反,为了弄清谁是谁非,她拜读了《转法轮》,明白了丈夫是按《转法轮》中的要求在做,而电视上说的恰恰和《转法轮》中对修炼的人的要求相反。张振敏彻底明白了电视上的新闻报道是在撒谎,丈夫的一切言行都是在做一个好人。在这特殊的情况下,张振敏开始走上了修炼法轮功之路。

张振敏以前患有气管炎、偏头疼、胃病、坐骨神经痛、风湿性关节炎、腰底椎裂等疾病。修炼前,张振敏每天下班望着自己七楼的家真想哭,摔裂的髋骨爬起楼来钻心的疼。修炼后不久,她的这些症状也全都消失了。

坚持修炼法轮功 一次次遭绑架

二零零零年二月、七月及二零零一年初,张振敏先后三次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第一次她被绑架到晏家坪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三天,第二次被劫持到桃树坪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在桃树坪洗脑班半年之久。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张振敏家切磋交流时,由于犹大的告密,被城关区国保大队以魏东为首的恶警绑架,直接送到城关区国保大队非法关押一夜。车在开往国保大队的途中,狂风大作,下起了一场大雨,车都走不动了,可见老天也在为法轮功学员遭遇的这不白之冤而怒。第二天,送往城关区大沙坪看守所,看守所拒收,直接送到桃树坪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每人必须交伙食费,否则,不让回家。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兰州市国保大队以抄天然气表为由骗开了张振敏家的门,直接将张振敏绑架到国保大队。紧接着非法抄家,把家里的九千五百元现金及孩子用的电脑,连钟表也拿走了,她本人的工资卡和丈夫牛万江的工资卡也被抄走了,没有留任何收据,至今未还。

遭“后穿刺”酷刑折磨长达三十九天

当天张振敏被劫持到西果园看守所十五队,她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野蛮插胃管灌食,并被铐上了西果园最重的镣铐,脚镣和手铐用粗铁环连接在一起,重量七十五斤,人的身体丝毫动不了,要动一下,必须由四、五个犯人连人带镣一起抬,张振敏被整整铐了一天。

九月十七日,她被转到华林山第二看守所,恶警强迫她做苦工。十一月,她绝食抗议迫害,恶警给她戴上脚镣,双手反铐、用大约长四十厘米的八号铁丝把脚镣手铐固定住,称后穿刺,一般死刑犯上的是前穿刺,手还可以取出来自由活动,而给法轮功学员上的后穿刺,比死刑犯的还重,手根本无法活动。这种酷刑使人站不起蹲不下,在下雪天也不让加衣服,并且呆在风场(就是号室里让犯人们放风的地方,就是一个露天的场地,四周是围起来的),昼夜铐,吃饭、喝水都是犯人帮忙,就连上厕所也不开手铐,由犯人帮助大小便。张振敏被穿刺迫害折磨的惨状,使得同牢房的犯人都为她流泪。

张振敏被后穿刺酷刑迫害长达三十九天,手脚全肿,全身浮肿,铁铐卡在手腕肉里,铐子打开都取不下来,打开脚镣手铐后,几天之内腰直不起来,腿抬不起来,胳膊恢复不了原位,并且右胳膊成半残状态,长期抬不起来,拿不起重物。同情她的犯人每天用热毛巾给她热敷,惨不忍睹。恶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比对枪毙前死囚更残忍,死囚犯在枪毙前只穿刺一个星期,由于穿刺的铁丝长,还可弯腰靠墙睡觉。

诬判八年 家人探视遭刁难

华林山看守所不但不让张振敏的父母探监,就连寄去的钱和物都退回,看守所的恶警们怕父母看到女儿被迫害的惨状,就连过年也不让看望。可怜年迈的老母见不到自己的女儿,不知是死还是活,心如刀绞,老人家一趟又一趟去看守所,从看守所前门到后门,义正词严的质问看守所后门值班的副所长:“为什么不让我见女儿?为什么这么长时间的铐人?人铐坏了怎么办?你们也有儿女,你们的子女要是被这样残酷的折磨,你们的心里是什么滋味?”

在华林山看守所,张振敏从不配合恶警。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城关区法院秘密开庭对张振敏及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张振敏质问他们:“为什么开庭不通知我们家人,不让我们家人参加?”法官面对她的质问无言以对,最后以休庭告终。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权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秘密判张振敏八年重刑。张振敏上诉兰州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六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四月十九日张振敏被劫持到女子监狱走时,她又把自己的申诉材料,并附带一份劝善信交给胡园,胡园保证一定要转送,结果还是杳无音讯。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张振敏被送往甘肃省女子监狱四监区,每天被迫做苦工。不久,有人告称张振敏炼功,四监区全部恶警将张振敏双手强行从两大腿侧面将腿抱起,双手铐在暖气管上,人仰坐在地上。恶警还威胁让张振敏承认错误,张振敏说:“我没有错误,怎么承认错误?”张振敏念很正,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一次恶警办了一个诽谤大法的黑板报,为了避免众生被毒害,张振敏将其擦掉了,恶警就打张振敏耳光,张振敏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试图捂住张振敏的嘴不让喊,但张振敏的喊声并未停止,恶警原形毕露,就用手铐暴打张振敏的身体,打得她血迹斑斑。之后,恶警将张振敏吊铐在二楼水房七天七夜。

二零零八年四月,张振敏听说法轮功学员马筠被毒打,张振敏先后找了教导员和监区长,劝她们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们不听。张振敏在车间干活时碰上监狱长干玉梅,要求谈话,监狱长答应了,但一直还没谈话。这事让教导员和监区长知道后,又唆使犯人李小红(就是前面毒打法轮功学员马筠的犯人)挑衅。恶警以张振敏打架为借口将她又吊铐在二楼水房四天三夜,期间只让吃饭,也不让上厕所,致使小便失禁。张振敏万般无奈,只好绝食抗议。吊铐完之后,右手麻木失去知觉半年之久。

出狱之日再遭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这天,本是张振敏家人盼望已久的一天,是亲属们想着能和亲人团聚的一天。家人连夜赶到甘肃省九州女子监狱大门外苦苦等着接人,没想到凌晨四点五十分开来四辆警车,后得知是兰州市政法委、“六一零”(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机构)、城关区公安分局政保、国保科等机构人员,直接将警车开进监狱大门内。此时女子监狱保卫科长亲自频频动手连喊带骂,推打张振敏年迈的母亲、丈夫牛万江及家人,并带领十几名男狱警和七、八名女狱警在门口手持警棍兴师动众,深更半夜面对深受迫害的善良百姓如临大敌一般,不但不让接人,还蛮横阻拦、驱赶,连门前都不让站。

七十多岁的老人半夜在监狱大门前大声哭诉:“你们谁没有亲人哪,我的女儿做好人没错,在这里给你们干苦工八年了,你们还不放人,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善心?”然后大声呼唤:“张振敏,我的女儿,妈妈接你来了。”可是,就是听不到女儿的回音。老人的呼唤竟遭到保卫科长的叫骂声:“你再喊,我就收拾你。”

天亮以后,家人四处打听张振敏的下落,到城关区政法委后,大门紧锁,长期深受迫害的家人都忘了当天正是“五一”休假。可是,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却丝毫没有忘记,也不放过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百姓的暴力劫持与惨无人道的迫害。

家人好不容易找到城关区政法委副主任高丽娜的电话,才得知是兰州市“六一零”与城关公安分局把张振敏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了。家人问:“你们执法机关,按照法律规定,今天是所谓的刑满日,为什么不放人回家,还要执法犯法,非法劫持,而且动手打骂家人,到底是惩恶扬善,还是惩善扬恶呢?”高丽娜说:“可能是监狱反映张振敏‘转化’不充分。”家人说:“‘转化’是把人从坏往好里转,那么把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转化’,到底是怎么个‘转化’法呢 ?是不是需要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转化’成象女子监狱保卫科长那样打骂象他父母一样年迈的老人的人呢?”

直到下午五点,家属艰难的赶到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要求见张振敏时,门卫请示后说:“上面有指示,不让家属见。”直到一个月后,洗脑班才让张振敏的父母和儿子去探视,但不允许家属送任何东西。

洗脑班不让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不让单独行动,陪员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九月二日,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张振敏、杜文惠、苏金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五天洗脑班恶警对她们强行灌食,但三名法轮功学员不妥协,洗脑班最后将苏金秀、杜文惠、张振敏无条件送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