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2/20/10)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

  • 江苏洪泽湖监狱八监区恶行

  • 河北省黄骅市公安局恶警康学博、谢金桥、张秉江的照片

  •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一角

  • 江苏洪泽湖监狱八监区恶行

    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洪泽湖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从迫害一开始就积极响应,在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正行中越来越多的警察和犯人明白真相,不愿再参与迫害,但有几个邪恶之徒泯灭良知至今仍在行恶。今年3月份被送至洪泽湖监狱入监队2楼迫害的59岁法轮功学员杨俊松(徐州睢宁人),在洗脑班期间由于不“转化”被4、5个犯人毒打、脚踢、拳打,等等……由于没有“转化”被分到大监区一个做锡箔的车间,都是手工劳动,用橡胶滚子把一张很薄的锡箔压上去,劳动强度非常大,一天干下来双手都是黑色的铅,对身体伤害极大,有的犯人有一点破损立刻就肿胀起来不能行走。

    目前八监教育分监区所谓教育中队(其实就是法轮功中队)共关押:普通犯人54人,法轮功学员11人,其中有法轮功学员吴宁:宿迁人;江成会:哈尔滨人,骨科教授;孙玉峰:苏北人,大学生,被非法判九年,明年4月2日到期;时先龙:宿迁人,刑期到2013年2月;路通:2009年夏由无锡监狱转至洪泽湖监狱,苏州人,不穿囚服,理正常发型,被单独关在5号监房,有普犯看管,但仍坚持学法炼功;翁洪武:目前正在洗脑班(监狱叫攻坚组),至今未被邪恶“转化”

    其他的生产监区(大监区)都有法轮功学员,约有十余人。听说有一个学员所谓“转化”后被送入九监区(劳动监区)时常被犯人、警察打骂!

    以下是部份恶人名单:
    倪文清 监狱党委书记 0527-86478001
    胡玉卓 政委 0527-86478002
    王新根 监狱长 0527-86478008
    汤锦超 警号3207373 专门转化法轮功,江苏省授予“转化专家” 0527-86478068
    曹新红 警号3207662(女)专门转化
    翟洪举 警号3207123 狱政科科长
    肖玉明 警号3207761 八监区管后勤、队长
    叶志春 警号3207648 八监区指导员
    腾江 八监区指导员(正)
    杨万和 八监区指导员(副)
    狱政科 0527-86478069、86478072
    教改科 0527-86478075、86478076
    周文华 八监区教育中队(队长)
    王志强 八监区教育中队(党支部书记)


    河北省黄骅市公安局恶警康学博、谢金桥、张秉江的照片

    黄骅市公安局国安大队长康学博
    黄骅市公安局国安大队长康学博
    黄骅市公安局副局长谢金桥
    黄骅市公安局副局长谢金桥
    黄骅市公安局副局长张秉江
    黄骅市公安局副局长张秉江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一角

    文/辽宁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罪恶太多,数不胜数。从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就向全国散播邪恶的迫害经验,从那里非法关押第一批法轮功学员开始,教养院几乎动用全部力量和多年的整治劳教人员的经验,都是违法的体罚、酷刑、虐待、利用少数劳教人员对其余劳教人员实施迫害,对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惨烈的酷刑折磨——“攻坚战”。在极端的高压与虐待中,参与迫害的恶警们又逼迫那些妥协的人和其他劳教人员做迫害的帮凶,直接参与殴打其他没有妥协的法轮功学员。

    马三家主要参与的恶警有苏静,王乃民,周迁、邱平、黄海燕等等,恶警苏静还在全国巡回作报告传授她的迫害经验。2001年3月,马三家教养院派往大连教养院二十多人,一起参与策划了“3.19”——对群体实施酷刑事件,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的200多名法轮功学员,从3月19日开始,同时被体罚、殴打、酷刑,导致三人死亡,一人摔残(薛楠),同时又把11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迫害。2001年邪党从北京往马三家教养院派多人学习迫害经验一个星期,主要内容是怎么打人、体罚人、折磨人。2002年上半年马三家再次派往大连教养院多人,去那里做帮助实施迫害。

    2008年10月8日,马三家教养院以杨建为首的数名恶警,对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王春英被上刑28小时,肌肉萎缩,张英林被上刑两天两夜,双臂不能抬起(后来被张春光恶警在2008年11月殴打成骨折);齐振红被折磨精神失常,张国珍被殴打脸变形,刘振玲被打的腿瘸了,拄着拐杖走路(后来因为她拄拐,当时的分队长王凤云殴打她,拿大棒子叫到小屋里殴打,说给她丢人了。)仲淑娟、王俊艳、赵淑琴等被恶警上刑,赵淑琴于2009年5月被恶警张春光打的不说话了,精神恍惚了4个月。还有林乐红曾被多名恶警殴打,恶警们还叫来其他劳教人员看,以此恐吓他们。

    在2009年6月,一次教养院大会上,当着一百多人的面,恶警王延平(现一大队大队长)恶狠狠的说,“建院五十年来从来没有改变我们的做法,谁想把这里改变,站出来试试。”

    马三家教养院每年利用劳教人员的无偿劳动,创造高额的收入,一位那里的会计人员说06年仅一年的时间,女所三个大队,才三百多人,年纯创收200多万,院方把劳教人员视为“奴工”。劳教人员里流传着一句话:“起的比鸡还早,干活不比驴少,吃的没有猪好。”他们强迫劳教人员進行高强度的生产,同时还盘剥劳教人员的钱财,那里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所以恶警们收取劳教人员的贿赂,進行所谓的“照顾”。 劳教人员想当四防、坐班得拿钱,四千多。想减期,也得拿钱,想不挨打,得给队长买吃的、水果等。就是那样,完不成任务也得体罚。劳教人员的校服一套接一套的被逼着买,从夏天到冬天的,不买就加期,2009年六月,恶警大队长王燕萍调来后,更是如此,一下叫每人交费30多元,买杯、盆和水壶。因上访被劳教的佟国珍因没钱交,恶警就不给水喝,还被恶警殴打在地上跪着。

    马三家除对待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异常残酷,对待其他劳教人员,包括上访的人,也一样是上刑、殴打。五十年来,马三家教养院進進出出有多少被劳教的人员,这些人及其家属、朋友、同事等都知道了这里的邪恶,但马三家教养院之所以还依然存在,是因为中共一直在利用这里的打人工具和邪恶环境,维持其所谓的“稳定”,那些过去去过马三家教养院的人想起来就悚然。有一位大连上访的人叫赵玉兰,曾把自己的经历和在马三家教养院被施以酷刑的事在北京的一家报纸上曝光,结果被恶警李明玉质问、威胁。沈阳的上访人员盖凤珍被恶警王燕萍上过刑,腰都直不起来。北京的上访人员梅秋玉被李明玉、王燕萍上刑并殴打。沈阳的上访人李平(残疾人)被殴打在地上半个小时起不来,庄河的一个上访人(不知名,人称“老姊妹”)被上刑,跪地下求饶,恶警们都不放过。阜新的上访人佟国珍被殴打在地上,恶警叫她跪着,抚顺的上访人陆素娟也被上过刑。

    2010年1月,还有两天就是大年三十,一下就抓进来几十个小姑娘,说是搞传销的,但是她们都没有被劳动教养的手续,恶警们禁止她们给家属打电话,并强迫她们,当有人问起时,要谎称是在外边学习。教养院有时和外边公安一起联合,抓来无辜的人当奴工。有个教养院员工亲口说:没人干活了,教养院怎么挣钱哪,快打电话叫外边抓些人来。因为中共邪党经常在北京以各种名目抓人,有捡垃圾的、上访的、无家可归的,马三家教养院就经常用大客车去北京一拉就是几十人,给北京调遣处按人头每人500元。结果被抓到马三家教养院后,她们自己说“死也没想到,被送到这个地狱里,不来这里,我怎么也想不到,人世间还有这么个地方。”

    这里的警察就是杀人的凶手也没人处罚,反而被提拔当领导,恶警赵国荣打人无数,不但没处罚,反而在2009年6月被提升大队长,恶警李明玉被提升到院机关里,恶警张春光也被提升。有时当地检察院象征性的到教养院搞所谓的调查,教养院便安排劳教人员造假、做伪证,检察院心知肚明,根本不管。2009年11月,检察院住進马三家教养院调查,结果打人、体罚人还是和以往一样,盗窃犯孙玉之(阜新人,几次被劳教,)就几次跟恶警管林去作伪证。

    以上仅是马三家教养院罪恶的一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