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李世贵被政法委、国安610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现年五十多岁的四川省法轮功学员李世贵女士,原籍泸州江阳区华阳乡农村,在城里打工。二零一零年八月遭中共绑架并洗脑迫害,十月又被绑架、非法关押;而后送劳教所非法劳教。劳教迫害未遂,当地国安“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不甘放弃迫害,再定为“所外执行”。

一、绑架、洗脑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居住在泸州市龙马潭区枫林小区的法轮功学员李世贵刚出门去上班,就被华阳乡政府街道办事处人员胡一莲及五、六个不明身份的人(其中有公安豢养的地痞)拦截绑架,塞进一辆面包车。

李世贵不知自己将被带往何处,押车的警察和其他人员一字不露。路越走越远,山越走越大,几个小时的长途颠簸到了目的地,才知被劫持到了古蔺“六一零”(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特设的洗脑班。

绑架案的幕后策划者、洗脑班的主要责任人——江阳区政法委“六一零”头目王旭早已等候在那里。不法之徒把李世贵强行抬上楼,李世贵高呼:“法轮大法好”,王旭用足尖对着李世贵的背心踢去。李世贵正告王旭:“王主任,你记住,平时我见到你都是客客气气的对待你,你今天用足尖踢我,迫害法轮功会遭报应的。”不几日,王旭病重住进医院。

四川古蔺黄荆老林是消夏避暑的旅游胜地,此处的北纬28度宾馆的二楼上大铁门紧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的黑窝就藏匿在这里。在此地,不许法轮功学员出监室半步,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看、听中共邪党专门编造来诬蔑诽谤法轮功的那一套套谎言,逼迫法轮功学员按洗脑班的意图写出所谓心得体会,逼迫写不再修炼法轮功的书面“保证”等,即表态“转化”。这就是所谓的“学习”。法轮大法是什么,法轮功修炼人心如明镜。对“真、善、忍”的坚定信仰,不是谎言、暴力、强权能够泯灭的。李世贵及其他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纷纷抵制谎言洗脑,并当场揭穿谎言,还不断向参与洗脑迫害的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

二、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李世贵在泸州市龙马潭区一个银行做保洁工。从洗脑班回来后不久,十月十三号下午四点过,银行要下班了,泸州市江阳区“六一零”国安头目林敏、唐德荣带二名警察身着便衣来到银行,一来就叫李世贵跟他们走,说:走,有事情。

李世贵拒绝跟他们走,当时李世贵怀里正抱着别人的孩子,林敏不顾小孩的安全强夺李世贵手中的电话,差点把那几个月大的婴孩摔落到地上,小孩惊叫大哭。恶警见带小孩的妇女来了,转身大骂:不抱好你的娃儿,扰乱执行公务,把你也抓起来拘留十五天。恶警居然追问带小孩的妇女的姓名、地址及小孩父亲的姓名、电话等。该妇女想自己不过带小孩出来玩玩,又没犯法,还要拘留十五天,没有这么怪的事,于是拒绝告诉他们姓名、地址、电话。

银行里里外外许多人围观,林敏带来的警察在银行八方摄像,虚张声势,他又从红星派出所调来二名恶警,伙同把李世贵抬上面包车,李世贵向围观群众呼喊:“我修‘真善忍’是好人”,并一路高呼:“法轮大法好!”

这伙人把李世贵绑架到泸州市人民医院进行体检,打B超、做心电图、抽血、打CT、量身高、称体重、照相等。几个大汉使用蛮力强迫让李世贵接受各项检查,李世贵尽力抵制,她质问道:抽血来干啥?你抽我的血,难道想拿去合血,活摘器官来卖,高价出售,牟取暴利?从医院出来,李世贵被带到南城派出所,而后被非法关押到泸州纳溪看守所。

那天李世贵被绑架上车,行驶中二名恶警一左一右逮住李世贵的两只胳膊,到看守所已是晚上十点半钟,没人给她饭吃,没人问她是否吃饭,第二天出监室时看守所还给李世贵戴上手铐。李世贵为维护自己的权利与尊严,进看守所第二天便以绝食来抗议这无理的迫害。看守所说,不吃就采取强制措施“灌”。

十月十四号,即李世贵被非法投进看守所的第二天,唐德荣与姓林的警察来非法提审,李世贵对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苦口婆心地劝他们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

李世贵是个法轮功修炼者,不是应该被关押的犯罪嫌疑人,不是应该被审问的对象,她拒绝笔录签字,并说:我修“真善忍”是在做好人。

唐德荣他们不听劝善,反而于第三天将李世贵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三、非法劳教未遂又定“所外执行”

十月十五日下午两点过,李世贵被送到了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到了劳教所后要体检,李世贵坚决抵制非法劳教迫害,拒绝体检,唐德荣、姓林的、严永宏和一女警察,即送李世贵去劳教所的一行人,强行将李世贵抬上抬下的去做体检,四个恶人野蛮地按手按足,强行量血压。量血压后医生叫签字,盖手印,李世贵紧握拳头拒绝盖手印,几个恶人掰手、按身体,强行盖印,一次不成歇会儿又来二次。李世贵说,强迫盖印是犯法的。在强大的正念加持下,恶人累得呼呼直喘手印没盖成。

在劳教所医院里体检时,李世贵对在场的人说:我不得在这劳教所里呆,劳教所迫害死好多人哦,成都的郑英梅,六十一岁,人家高高大大、聪明能干,漂漂亮亮的这样一个人进来,你们把她迫害死了;还有朱颖芳,也是被迫劳教所害死的。好人被迫害致死!我不得呆在这里,我不吃牢饭,我要回去。

二零零零年,中共邪党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李世贵因坚定修炼、不放弃信仰曾被泸州中共“六一零”送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一年半,在劳教所里遭受到残酷的折磨:坐军姿、面壁站、晒太阳、被恶警姓秦的队长打耳光……关单间吃喝拉撒于一屋,仅因为到厕所去上了一次厕所,就被电棍电击,在手的虎口处至今还有电击留下的疤痕。用她本人的话讲,“整得我很惨,把我整够了。”

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经受着各种非人的体罚与被逼迫“转化”的精神高压,身心处于极度的痛苦中,然而李世贵在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期间,以修炼人的正气反迫害,意志非常坚决。中共处心积虑编造的那些谎言她一律不听,那些诬蔑诽谤大法的磁带她抓在手就扯断它,将其毁掉,不让留着毒害其他人;全劳教所警察、被监管人员奉黑旨签名表态反对大法的邪恶签名单传到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七中队胁迫每个人签名,李世贵在签名单上面堂堂正正写下“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不是邪教”,极大震慑了恶人,被劳教所认为是最“顽固”的。

这次,李世贵再遭劳教迫害,量血压后,医生打电话通知劳教所管教科体检正常。唐德荣一行人拿着医院的条子找管教科收人,管教科一听李世贵的名字就不接收,于是他们一个个进管教科办公室去交涉,轮番游说,磨了一、两个小时管教科仍然坚持拒收李世贵。

当日下午四点半以后,唐德荣一行人离开劳教所把车开到资中去吃饭,人没送进黑窝,唐德荣很不甘心,在资中转来转去,研究来讨论去,唐德荣不断给泸州“六一零”、国安队长、某局长、某所长打电话,八方讨援,企图让泸州开手续送过来向劳教所施压。一下午的时间都过去了,他才不得不带着人返回泸州。对李世贵的劳教迫害落空,唐德荣忿忿不平。

回到泸州,本来电话通知李世贵的家人在龙马大道来接人,可唐德荣没达到劳教迫害的目的,不想就此罢休,又把李世贵弄到国安办公室里去,还叫来李世贵的家属,当着家属的面向李世贵“交代”,说什么你在被起诉当中,不准到处乱走,随喊随到。以后再出去做事(讲真相)就劳改你,就象唐旭珍一样。

唐旭珍是泸州医学院副教授,曾患鼻咽癌,修炼法轮功后癌症消失,同期的鼻咽癌患者相继离世,而唐教授健康地活着。她把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告诉世人,向民众揭露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被当局非法判刑,而亲手迫害唐教授的主要责任人就有唐德荣。唐德荣把一个年过七旬的善良老人弄去非法劳改不觉可耻,还觉得他挺有本事似的。如今这位七十高龄的唐旭珍老人正在简阳劳改营遭受着痛苦的折磨。唐德荣还对李世贵说:唐旭珍出来就该你了。李世贵严肃的正告他:那你造下的罪业偿还不清。

林敏、唐德荣等人不放弃迫害,又将李世贵定为“所外执行”。

四、劝善唤良知

王旭、林敏、唐德荣等为首的泸州市“六一零”头目,从九九年迫害一开始就卖力参与迫害,十一年来无悔改之意。在这些年的迫害中,李世贵被多次非法关押、遭多次非法抄家骚扰,林敏几乎次次在场;江阳区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被绑架、非法抄家、劳教、判刑,唐德荣几乎处处参与;办“洗脑班”、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王旭必临现场坐镇。近一年多,他们陆续把法轮功学员杨明、施邦才、唐旭珍等非法判刑投进了监狱迫害。今年八月十一日,李世贵在上班途中被恶徒绑架到古蔺黄荆老林洗脑班,遭受了十五天失去自由、精神虐杀、泯灭信仰的强制洗脑迫害,遭绑架去古蔺的第二天,即八月十二日,林敏、唐德荣就在李家无人的情况下,撬门入室非法查抄。

政法委“六一零”头目王旭实施的洗脑迫害没达到让李世贵“转化”的目的,国安“六一零”头目林敏、唐德荣又亲自出马升级迫害,加大、加重迫害,亲手把李世贵往劳教所火坑里推。李世贵才从洗脑班出来没几日,他们就在银行实施了十月十三日下午的绑架。

十一年的迫害,明慧网上大量报道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其惨烈程度,令人发指,王旭、林敏、唐德荣他们不是不知道;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那些酷刑惨无人道,他们也不是不知道;泸州的法轮功学员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及劳改监狱里遭受到的精神高压、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暴打、电棍击、站刑、坐刑、通宵达旦的高强度苦役等等迫害,他们比谁都知道的清楚,可是他们非要把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往地狱般的监狱里推。这次,当劳教所拒收李世贵的时,唐德荣他们大有不把人交脱不罢休之势,非要达到劳教迫害的目的不可,企图借劳教所的邪恶与残暴对李世贵再次进行灭绝人性的折磨。

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大法教人修心向善做身心健康的好人,法轮功学员从不做坑蒙拐骗的坏事,法轮功学员在哪里都是好人,这些真相他们心里十分清楚。其实唐德荣自己都说:“在工作单位,随便在哪里法轮功都做的好,哪个单位都评价好。”可是为什么非要迫害好人,还要把好人往那地狱般的监狱里送呢?企图把信仰与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斩尽杀绝而后快,这是为什么?

中共邪党最害怕“真善忍”,最害怕它迫害人民的暴行被揭露,使尽一切流氓手段行恶,竭尽打压之能事。然而它迫害所积累的罪恶是下十八层地狱都偿还不清的。王旭、林敏、唐德荣等至今不悔悟还在卖力参与迫害,充当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黑手,其最终下场是什么呢?对人,对己、对家庭、对妻儿老小有什么好处呢?

李世贵在自己遭受一次次迫害时,想到更多的是如何挽救迫害她的人。被劫持到洗脑班她总是讲真相,劝善;在这次去劳教所的过程中,从上午九点到晚上十点过,李世贵三天没吃饭,滴水未进,空着肚子一直都在就给唐德荣一行讲真相,劝善。有时是流着泪告诉他们:你们迫害我,我仍然发自内心的希望你们好。如今你们还没有悔改之意吗?是悬崖勒马,回头是岸的时候了。如果你不再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好人,你会有一个好的未来。我真的不希望法轮功昭雪的那一天,看到你们被审判,我希望你们有一个圆满的家庭。但是你继续迫害法轮功你的生命不可能留的下来。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你们家破人亡的结局。

有些人拿法轮功学员的慈悲不当回事,看重的是如何得到“上面”的青睐巩固自己的职位,得到名与利的实惠。从唐德荣来说,一个搬运公司的底层平民能在国安部门获得一官半职,拥有一定的呼风唤雨的权力,拥有掌握别人命运的生杀大权,能把好人送进监狱,这点特权确实来之不易,大家都说,这是他迫害法轮功十年苦心经营的结果。殊不知用法轮功学员的血泪换来的名、利、地位,掩盖着罪恶,潜藏着危机,因为迫害的罪恶都得清算,参与迫害的罪人都得绳之以法。

国安警察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承认法轮功学员是好人,警察迫害好人似乎太不合常理,反天理悖人伦。

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违法违宪,手段残忍,血债、命案震惊世界,其邪恶程度登峰造极。制止迫害迫在眉睫,结束迫害人人有责。法轮功学员没有暴力,只是在讲真相,在和平理性的揭露迫害,唤醒世人的良知善念,为国家为社会的平安做了好人应该做的好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