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凤强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至皮包骨 失去记忆(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被佳木斯监狱迫害得精神恍惚、生活不能自理的宫凤强,身体极度虚弱,整个人瘦的皮包骨、脱相,看见让人感到害怕,监狱怕出人命承担责任,在家属三年来不断的要求下,才勉强同意“保外就医”。

从监狱回来时,宫凤强已经失去记忆,不认识所有的亲人和朋友,不会说话、不会吃饭、不知道大小便、还经常处于昏厥状态、全身不会动,吐着舌头,脊椎骨变形突出,还经常胸闷、胸疼,一口一口的倒气,痰中带有血迹、小便如牛奶一样的白。看到这样好的人迫害成这样没有不流泪的。


宫凤强

宫凤强回到家中已经一个月后,依然骨瘦如柴

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被高楞恶警绑架时带的手铐深深的铐在肉里,至今留下的伤痕还清晰可见。

目前,佳木斯监狱还是对宫凤强不放过,要求面见,并让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经常走失的宫凤强去佳木斯精神病院做鉴定。同时还威胁家属:如不去做鉴定,就要对宫凤强上网通缉,并且威胁家属以保人身份承担责任。

大法弟子宫凤强家住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原是依兰煤矿第二采区职工,他为人谦和、真诚善良,工作认真出色,在亲朋好友和同事眼中是一个公认的好人。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多次遭非法关押迫害。

遭绑架、种种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晚十点高楞“六一零”李健和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孙必武、谭延舒、石志平、徐建忠等二十多人,伙同达连河公安局在资料点蹲坑,企图绑架大法弟子,并将资料点的所有物品和生活用品洗劫一空。

达连河公安局片警赵连成领着高楞恶警去大法弟子宫凤强家非法抓人、抄家。一进宫凤强家就将宫凤强背铐后强迫蹲下很长时间,宫凤强稍微动了一下,高楞恶警从宫凤强身后将其猛揣趴倒在地,右膝盖骨严重咔伤,右侧膝盖处的裤子当时咔坏,致使右腿行走困难,疼痛难忍。恶警从宫凤强的兜里翻拿出租车挣的零钱三百多元,和宫的妻子兜里准备给宫老父亲买煤的钱六百元,这些流氓恶警们竟然连数都没数直接就揣兜里占为己有,还收走了来家做客的亲戚随身携带的要看病的七千三百元现金。当晚,宫凤强的妻子为躲避迫害而不得不离家,家中只留下七岁的女儿。

东北依兰达连河的冬天,十二月份的晚上气温零下三十度多,宫凤强只穿着绒衣,都没让穿棉衣,被如暴徒一般的赵连成和高楞恶警拳打脚踢,当时就被打得有些神智不清,眼睛被打肿得很高看不清东西,前胸、后背、心脏、肺等处受严重内伤,胸口憋闷、呼吸困难。恶警又把神智不清的宫凤强强行塞进车里绑架到方正林业局高楞公安局加剧迫害。

在高楞公安局,大冷的天惨无人道的恶警不断地往宫凤强的脖子处浇凉水,使水流到身体的各个部位,双眼打得睁不开,眼部肿得老高,双腿不能正常行走,胸腔内疼痛难忍,呼吸困难,致使宫凤强休克两次。恶警有用凉水浇醒,不让大小便、不给饭吃,后又野蛮灌食。宫凤强在高楞国保科遭迫害期间,据内部人说:”李队都没整了这小子,我们更不行了。(指的是李队打人狠,想从宫凤强的嘴里知道更多大法弟子的信息,来加剧迫害,达到自己邀功请赏的目的),”说的李队就是高楞“六一零”头目李健。此人至今还是“六一零”主任,曾经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其毒辣。

高楞公安局用尽各种手段残酷折磨,同时也怕宫凤强死在看守所里。只好把折磨的很严重的宫凤强送回依兰县看守所,据在场人说,宫凤强当时已不能独立行走,在看守所下车时是被抬下车的。

宫凤强在依兰县看守所经常遭到多名犯人毒打,犯人用绳子把宫凤强的两手、两腿从后背紧紧的捆在一起,再用棉被将其整个身体包裹。如图所示:

犯人再轮班看管,等看到宫凤强几乎已经不能呼吸,怕出人命才放开。

宫凤强在看守所遭受了“凉水滴头顶”等各种酷刑,致使他休克,直至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不说话,不吃饭,神志不清,两眼发直,并胡乱打人、咬自己舌头(已咬坏),连家人都不认识,包括自己的父母和自己的孩子。

非法判刑五年、在监狱继续遭迫害

即使被迫害这样,中共邪党公检法还对宫凤强非法判刑五年。 忧心如焚的家属多次找到依兰县公安局副局长、“六一零”副头目李柏河,恳求其对宫凤强进行救治,并要求进行精神病鉴定,李柏河一味推脱。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县公安局和第一看守所恶警将四天没吃饭、神志不清的宫凤强硬抬上车,非法押到黑龙江省汤原县香兰监狱集训队进行迫害,六月四日又送到佳木斯市莲江口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二零零七年夏天,家属强烈要求给宫做医学鉴定,莲江口监狱勒索家属一千五百元钱做医药费和路费,更见不得人的是:做鉴定时不许家属陪同。鉴定后宫凤强仍未得到任何救治。

二零零八年三月,由于宫凤强的身体状况继续恶化,莲江口监狱不得不给宫凤强再次做鉴定,结果是:“精神病发展期,耳朵没有听力,没有服刑能力。”家属要求办“保外就医”,莲江口监狱以开奥运、残奥为由推托。残奥后,家属再次要求办“保外就医”时,监狱又以“鉴定结果”超过六个月为由,要求家属交钱重新做鉴定。不管宫凤强的身体状况如何,监狱还是继续推托,不予“保外就医”。

被非法关押在莲江口监狱迫害的宫凤强已经两年了,因宫凤强在家中被高楞公安局恶警绑架时,已经打得神智不清,转到依兰看守所后,宫凤强就完全精神失常,依兰县公安局又把精神失常的宫凤强强行送进佳木斯监狱,在这两年中宫凤强没说过一句话,生活不能自理,精神失常甚至吃大便、喝尿。监狱还企图想让宫凤强做劳工,经常拖到监狱的工厂。

造成宫凤强今天的身体、精神及家庭的惨状,至今不能正常生活、工作的罪魁祸首是方正林业局(高楞)的举报者贮木厂经警李斌、公安局长石亚斌、副局长赵国君、“六一零”主任李健、国保科长孙必武、尚龙飞等人,其罪责难逃。

上天已有警示,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高楞公安局局长石亚斌,当时是为自己升官捞取政治资本,上报给哈尔滨市公安厅加剧迫害,事后半年,方正林业局免除石亚斌公安局局长职务,并不给安排任何单位和职务至今。在此奉劝那些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的直接参与者及其所有相关人员立即停止迫害,给自己及家人留条后路。迫害善良必将遭天报,珍惜大法弟子将给你们的真相,三退保平安,为自己与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