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师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三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年轻大法弟子,修炼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想把我三年多来所走过的修炼之路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也为圆容这次法会与圆容明慧网尽一点绵薄之力吧!

回首看看我走过的路,真的感受到是师尊劳心的为我做了细致的安排,然后一步步又引导我走到今天的。在这过程中,逐步的同化法、净化自己、提高自己,以达到新宇宙不同层次的标准,最后返本归真。我体会到,信师信法很重要,贯穿在我们修炼的每一步中。

得法

我到南方打工后的第二年,父母就得法了,随后“七•二零”就开始了,但是我对于这些一概不知(打工时很封闭,也没看电视)。当时,父亲让亲戚给我捎来了一本《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我看后只是觉得里面讲的话就象是和自己面对面谈话一样,但我在当时环境下并未走入大法。

二零零零年底,我回家看到母亲与同村的阿姨们都在修大法,母亲让我修,我说:“我以后会修。”当时还没有修炼的意识。一天晚上,母亲说:“我们去邻村发资料,你没事也跟着去吧。”结果我和母亲被人发现,被非法拘禁在看守所。那时,我刚满十八岁,懵懵懂懂的,我就想:恶警说我是因为法轮功问题進来的,但是我并没有修炼法轮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出去后可真要修炼法轮功了。

其实,每位同修得法都不易,都是师父苦心的安排了又安排,我的得法也是一样。那次魔难过后,我并没有按照当时的想法去做。几经辗转,我又到南方打工,这次师父给我安排了比较轻松的工作,使我偶然间接触了解了大法,有时间学法。一次上班没事做了,我就上网聊天(其实我对于聊天并不感兴趣,只是偶尔玩一下),碰到一位同修给我讲真相,最后发了一个网址给我,我点击后就上到了退党网站上,一下子看到那么多人在退党,我很震撼,马上将我和男友退党了(以前母亲在电话中跟我讲过,但我不了解)。最后看到有订阅《明慧周刊》的框框,就订阅了。现在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啊!

之后我每天到邮箱里看明慧发过来的文章,我会从头到尾将文章看完,在看“迫害真相”中,同修们遭受的迫害,使我知道了大法真相。我最喜欢看弟子切磋文章,看文章当中,有几篇同修们切磋的背法与去色欲的文章对我启发很大。我就想:大法弟子们的心灵是那么纯净啊!我当时很羡慕,心想,如果下次我再回家,能接触到家里的同修们该多好啊!但是当时只是羡慕敬佩,也并未有强烈的愿望说我也要修炼。现在想想真是中士闻道啊!

二零零六年过年,我与男友回家结婚。接触到了本地同修,也学习了五套功法,在她们身上我看到了大法弟子们先他后我的境界。之后我又到南方,这回我坚持了下来。晚上下班后,在自己租住的小屋里一个人学法,再打坐单盘半小时。

一天,学完法后打坐,刚坐了五分钟,我腿痛得坚持不下来了,就拿下来了,当时我一看表,还不到九点,心里很气自己不争气:这么点痛就坚持不下来了,就这么睡觉了吗?这才几点啊!如果每天都这样,这时间不是让自己白白浪费了吗?我想得眼泪都掉下来了。这时我突然生出坚定的一念:背法!并立即开始背法。现在想想可能是看同修切磋文章背法的交流使我本性的一面得到启发。我每天晚上背一页,早上起床后洗着脸脑子中开始复习,上班路上也在复习。背法就这样坚持了下来。

之后,大法中描述的身体方面感受的事就出现了:一次正在打坐,朦胧中看到仿佛是在阴间,有一个长得很粗壮怪丑的男人好象在拿着一个瓶子往嘴里喝东西,我吓得赶紧清醒了,不敢看了。还有一次,打坐开始点头,第二天晚上最强烈,第三天逐渐的就过去了,我知道周天通了。我在电话中告诉父亲,父亲很平淡的说:可别有意随着动。再有一次,我到工厂后,刚放好自行车走几步,感觉马上要离地了,但立刻就没有这种感觉了。那些日子,我整个人每天很愉快,其实用愉快不能表达我当时的状态,是“喜”,发自生命深处的“喜”,我知道我是真正走入大法中来了。

在刚得法那段时间,我做了一个梦,很清晰:在一座白色宫殿前,我要赶到宫殿后坐飞机,可是宫殿门口左右共有一、二十个警察在看守着,没法進去;后来终于進去了,宫殿里面是个迷宫,不知道怎么走,根本走不过去,只剩下十五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就是真能过去,可能也赶不上时间了。后来一个清瘦的老者站在我旁边,手向那边一挥,警察们以为那边出事了,全部跑到那边去了,老者拽着我的手就冲進迷宫里,左拐右拐,三两下就到宫殿后面了。后面有一辆汽车已经发动了,里面坐满了人,马上就要开动了。周围摆地摊的,卖小吃的,叫卖声不断,真是五花八门。我走到一个卖鞋的地摊前想买鞋,但是买她的鞋得先穿她的袜子,我蹲在地上试鞋,刚穿上袜子,袜子就变成石头一样长在了我的脚上、腿上,脱不下来了。我说了一声: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刚说完,袜子脱下来了,我再也不敢买鞋了,赶紧去坐车了。这期间,老者一直站在我旁边看着我,不说话,可能也是看我怎么做。

当时就悟到这个梦可能就是我得法修炼的对照,旧势力死死的挡着不让我進大法的门,另外得法这么晚,很可能跟不上了,修炼就在迷中修,真是不知道怎么修。可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为我们做好了一切,就看我们修炼的坚定意志与信念。

信师信法去执著

父母于二零零四年就已经流离失所。得法一年后,二零零七年三月份我又回家了。这时,在修炼上给我很大启发的父亲被检查出“绝症”,吃不下饭,吃一口就吐,身体已经瘦的不象样了,浑身没一点力气,整天躺在床上,母亲照料着。我回来后,看到租住的屋里脏的乱的不象样,也有点难受,但是马上师父的法就自动在脑中响起:“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转法轮》)我知道了这个理,也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但是遗憾的是,不到一个月后父亲还是走了。走的当天,我与母亲轮流给他读了一天的法,整点发正念。我看到父亲围着白布坐在莲花上朝我笑呢,弟弟告诉我,他看到父亲也在师父法像里面,可能是师父领着父亲走了。

父亲离世后几天,别的同修要到农村亲戚那里发资料救度众生,母亲也跟着去了,我在家发正念,系统的学习师父在外国讲法,如饥似渴,做饭都怕耽误时间买着吃。就这样,在大法的指导下,我与母亲弟弟放下了对父亲的执著,过去了这一关。我知道,作为父亲来讲,是被旧势力迫害死了,我们不能承认的,但是他的死也正好考验我们特别是母亲对他的情,以及作为新学员的我走進大法的坚定信念。

我的天目在低层次上开了,看的比较清楚。因为刚走進大法,在我周围都是老年同修,有时我说出来一些另外空间的事情,老同修也有些执著,而自己也有显示的那个物质在,逐渐的显示心、欢喜心就暴露出来了。随着老同修不断的夸奖,认为我得法晚,又是年轻同修,还这么精進,我就有些沾沾自喜了,就认为自己修的还可以,可是随着学法不断深入,越发知道自己知道的那点还差远去了,老同修也开始厌烦我这种行为了,我认识到不能显示,会给自己的修炼及同修造成损害。认识到这些,再有这种念头,我就竭力排斥,逐渐的显示心、欢喜心越来越淡。

刚得法时因为觉得得法晚,这么晚得到了这么好的法,可要勇猛精進了,所以有股冲劲,什么也不怕,就知道学法修炼,所以刚开始在低层次上怕心去的比较快,关也过得比较好。一次在梦中,好象被“抓”進了派出所,一个警察在“审讯”,但是他没吭声,都是我在讲真相,我说:法轮大法现在传遍世界了,江泽民都被告上法庭了。那警察看说不过我就说:那我把我们头叫来。我说:你去叫吧,我还要跟他说。刚说完,一个局长模样的人微笑着仿佛很满意的進来了。我就醒了,之后想想,可能在睡梦中关过得还可以吧。

还有一次是二零零七年父亲过世后,我带着大法书、大法资料到南方,路途中被后面追上的警车截住了,说要检查行李。我开始心里发正念,一个年轻的瘦高警察上车后走了一圈,瞧瞧坐车的人,然后向司机要了驾驶证查看,下车时,那个瘦高警察的头被车门撞了一下。之后就开始翻行李了,我求师父加持,让警察什么也看不见,结果警察真的是没翻到什么,只好悻悻的走了。等到下车时我一看,我的行李被翻得乱七八糟,衣服都散乱出来了,但是就是没翻到我带的大法书等。其实我的行李就是一个编织袋,拉锁一拉就开了。这次如果没有师尊慈悲呵护,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随着时间一长,我修炼也开始懈怠了,各种观念往外返,怕心也是很强烈。记得一次出去张贴不干胶,走之前发了正念,发完后刚起身准备出发,马上怕心反应出来了,还很厉害:胸口堵得慌,心都在颤抖,腿发软。我知道是另外空间那个怕心不想让我出去做大法的事,所以到这时间一股脑的都来干扰我。我就想,谁也别想阻止干扰我做救度众生的事,毅然走了出去,在张贴过程中,还是很怕,手发抖,有好几张都贴歪了。但是经过那次之后,怕心明显去掉了很多,我想经过自己克制、排斥,师父帮我拿掉了那边的那个“怕”的物质。现在我成熟了很多,怕心也消减了很多,都能理智的做事了。

但是,由于还没有理解大法的严肃性,有一段时间对修心这方面没有那么在意,有许多人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严重损失。丈夫被绑架,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租房的地方不能回了,衣服都没来的及拿,我和母亲就又流离失所了,最后在同修家住下了。但是不敢让同修家人知道,白天在外面游荡,晚上回同修家睡觉。到下雨天,我与母亲打着伞在外面游荡,想着父亲走了,剩下我们流离失所,没有经济来源,这下丈夫又被关進去了,我们又没饭吃,没地方睡,真是难啊!别的同修来看我们,给我们送来了衣服,鼓励我们要精進,不要难过。我说:一切都有师父呢,他一定会回来的。旧势力别想摧垮我修炼的意志,你不配,我们有师父有大法,还有同修呢。

一个多月后,丈夫回来了,我们也找到地方住了,给别人看门,并且还不要房租,真是无法用语言感谢师尊哪!这次事情发生后,我重视了我的修炼状态,今后一定要按照法上去修,走师父安排的路。

走师父安排的路

二零零八年后半年,我开始作资料,因为以前我稍微懂得电脑,在南方打工时,我看到明慧文章中资料点同修辛苦付出,就想:我回家后如果能在资料点(当时都是大资料点)做事,哪怕是做最脏最累的活我都愿意。因为有这一念,回来后同修就让我做资料,之后,同修又拿来了打印机,这样一个小资料点就形成了。

遗憾的是丈夫被绑架时,设备也被邪恶抢走了,在丈夫被非法拘禁那段时间,我与母亲流离失所中,接触别的老年同修要建资料点,可是她们一窍不通,我因为有这个基础,老同修让我帮她们,其实那时我对做资料这一套并不太懂,只是会做资料而已,装系统、装软件都不会,即使这样,资料点还是建成了。随后,又有新同修要建资料点,也是让我教,结果电脑、打印机都买好了,要做资料的同修却回农村老家,再不来了。这一套设备就给我了,让我供应那一片同修的需求。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我还是要走这条路的。

时间长了,接触电脑多了,师父也给我开启了这方面智慧,我慢慢的对电脑软件也熟悉了;有时同修电脑出问题了,让我拿去修,一来二去,我也知道怎么修了;有时遇到问题不知怎么解决,同修只是说一说,并未实际操作,但是回家后一试行了。有一次同修想用加密盘,但是我们都没有接触过,我回家后按照《从零开始建立资料点》第四版说明中一操作,成功了,之后真是感到天清体透,升华提高了。我把我知道的技术都给同修们说了,这样大家不等不靠,自己就可以解决问题。当然,我现在还在学习中,最近又学习了装系统,这样可以帮助同修们解决很多问题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这条路都铺好了,该走到这一步时我只是在世间动动手,跑跑腿而已,做好了这是我该做的,做不好那是很不应该的,但是在做的过程中,自己去掉了显示心、急躁心等,而师父又把这一切威德给了我。

当然,我也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三件事中,面对面讲真相这方面还没有突破,以后我一定要做,并且还要做好。还有我目前最应该去掉的是睡魔,它耽误我少做很多事,也让我处于懒惰的状态中:在家庭中,我总是以我要做资料很忙为借口不做家务,而把家务事都推给家人做。就在今天早上做梦,师父还在慈悲点化我应该再精進了。

再一次感谢师父慈悲苦度,我一定争气,圆满跟随师父回家,

自己所在层次所悟,如有不对之处,恳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切磋,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