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更新: 2016年09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位于沈阳市的辽宁省女子监狱长期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十监区长期做强制转化大法弟子的恶事,对新来的大法弟子打地铺,晚上不让睡觉,两人一拨轮流看着,不让与别人接触,读污蔑大法的书,放污蔑大法的碟。

十监区经常晚上强制被关押人员加班干活,星期天也经常干活,不休息。2009年末干创收活,在监舍加班干到下半夜,有的干一宿。白天还要到车间干活。十监区二小队队长李靖包庇犯人孙亚楠、刘姝打骂大法弟子綦锡民,还逼她写所谓的检查。

2009年9月23日,十监区二小队大法弟子王春彦因为不配合迫害(不戴牌),队长李靖把她叫到办公室,监区长戴静要把她关小号。走出办公室时,王春彦高呼“法轮大法好”,然后晕倒在地,恶人才没有进一步的迫害。

2009年12月2日,十监区二小队大法弟子刘兴革因不戴牌,被队长李靖叫到办公室,当时在场的有科长崔杰,干事吴家旭,五小队队长孙纬静,过了一会儿,监区长戴静进办公室,问刘兴革为什么不戴牌,当时刘兴革没有回答。戴静说:“把电棍、手铐拿出来。”

戴静手里拿着电棍,刘兴革对她说:“你不要这样,对你不好。我不是犯人,为什么要戴牌……。”戴静手抓刘兴革的衣服拽她,刘兴革高呼“法轮大法好”反迫害。她们把刘兴革摁倒在地,刘兴革继续喊“法轮大法好”。戴静把刘兴革的左手别在后面,干事吴家旭、五小队队长孙纬静等把住刘兴革的脚。戴静往刘兴革的嘴里塞抹布,塞了几次没塞上,戴静脚踩在刘兴革后背,她们把刘兴革戴上手铐,刘兴革从地上站起来,戴静又把她摁倒在地,她又站起来,戴静说:“关小号,没什么可说的。”

当戴静知道刘兴革2010年1月29日出监时,说:“就让她在那儿(指小号)出监,象你这样的,出去还得进来,十监区也不差你一个,先关一个星期。”开始的时候给刘兴革手铐是在前面,吴家旭说给她背铐(两只手铐在后面)。戴静怕她再喊口号,又往她嘴里塞抹布,没得逞。她们把刘兴革的嘴连头发从前到后用胶袋转一圈粘上,由犯人犰杰、沈晓丽架着送进小号,小号非常冷。从2009年12月2日至2010年1月6日,一个多月,从小号出来直接回二楼监舍,打地铺,强制戴牌。白天、晚上犯人轮流看着她,不让她与别人接触。

在十监区四小队,大法弟子李玉花因为与监区长戴静发生争执,2009年10月10日至10月19日被关入小号。大法弟子霍秀芹2009年十一前,因为血压高不能干活,犯人仇杰、沈晓丽强制给她灌药,叫她在车间走廊通风处强制站了一天,脚都冻坏了。

在十监区五小队,大法弟子杜景琴血压高,干不了活,晚上收工后,恶警不让她睡觉,同屋12个人,2人一拔轮流给她读书直到10点,还叫她坐小板凳。杜景琴不配合,不坐小板凳,犯人把门窗用报纸糊上,用杜景琴的床单把她头蒙起来打她。白天在车间一楼由犯人杨帆看着她。

九监区对新来的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在监舍里吊起来打,灌凉水,泼凉水,然后就强制参加奴工。在九监区五小队,大法弟子伏艳抵制干奴工,2009年11月15日被关小号,12月9日回监区,过了几天,又被关小号。小号非常冷,伏艳没有棉被、棉衣、棉裤。她的脖子上长了两个瘤。

八监区把不配合做奴工的大法弟子关小号,小号非常冷,不给棉被、棉衣、棉裤。在三监区,大法弟子李明艳,因为被人说传送经文,于2009年12月被关小号到1月6日还没放。大法弟子姜伟(音)在河北来人检查时,站起来讲大法真相,被关小号近一个月,还叫她写所谓的检查。在二监区,大法弟子李桂琴(音)就因为写了几个字,被关入小号。

十监区原来的科长安蕊遭恶报,2009年8月1日心脏病发作,手术,至今没来上班,现任科长叫崔杰。

辽宁省女子监狱十监区监区长:戴静 干事:吴家旭 五小队队长:孙纬静
九监区监区长:武力 科长:李可巧
三监区科长:马秀艳 队长:李春芳(这两个人污蔑师父和大法)
二监区监区长:许朝辉(音) 科长:张磊(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