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博士生:清华建校百年来真正的耻辱(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五日】(明慧记者德祥采访报导)“柳志梅还在墙上写了‘清华大学’几个字,看了真的令人心碎。”这是原清华博士生黄奎在看到明慧网上中共对他的校友柳志梅注射毒针致疯的报导后,发出的感慨。他表示,对柳志梅的迫害是清华大学建校百年来的真正耻辱,是中国人最大的悲哀,也是中共邪恶一个最大的见证。

黄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九九级博士生。曾获郑格如奖学金、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并获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十月,因修炼法轮功,学校强迫其休学三个月。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在校园内炼功,被派出所警察在校园内当众殴打,后被清华大学勒令退学。曾被国家安全部人员绑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广东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后来改控“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关押在珠海第二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于二零零一年十月进行非法庭审,后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四会监狱。在看守所和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五年底被释放,后出国。目前他在美国俄亥俄州攻读博士学位。

柳志梅事件背景:

二零零一年三月,柳志梅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而遭学校开除;随后在北京被恶警绑架、非法判刑十二年,转至山东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曾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临出狱前,遭到狱方注射毒针;回家的第三天,药力开始发作,柳志梅突然精神失常,并且一天重似一天,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语无伦次,失去了记忆。目前柳志梅已出狱一年多,仍未好转。


被迫害致疯的柳志梅,当有人试图接近,她就攥着双手躲向自家墙角(2010年)

一位清华校友说,当年的柳志梅是“一个非常纯真善良的小姑娘”,活泼、开朗。一位在九九年七月以后与她相识的功友说,柳志梅为人谦虚,从不显耀自己,纯真却又很有主见。

这样一个天资聪颖、美丽善良的女孩子,当初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从山东农村被保送到清华大学,曾令很多人羡慕。就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被赶出校园和被恶警绑架,从北京看守所的毒打酷刑到山东女子监狱的洗脑转化,承受了无数非人折磨。最后还遭到山东女子监狱注射毒针以封其口。

以下是记者的采访:

她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 非常善良

记者:听说您认识柳志梅,能谈谈她当时的情况吗?

黄奎:不光是认识,而且还很熟,因为我们都是清华的同学,在一个炼功点上炼功。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对法轮功迫害后,我们一同去(为法轮功)上访,所以对她的一些情况比较了解。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被抓了,听说她是二零零一年被抓的。

记者:柳志梅给您留下什么样的印象呢?

黄奎:她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非常善良。听说她学习非常好,不用参加高考,直接从高中保送清华。在清华大学依然是学习优异,年纪也很小。

那时是最美好的回忆了,在清华一个小树林,我们一起集体炼功。那时我们知道,她非常善良,而且严格按照法轮功的要求,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同学老师对她的评价也都非常好。

记者:您在网上看到她现在的照片时,还能认出她吗?

黄奎:(长叹)真的就是非常非常的惨。神形还是她,因为毕竟是同一个人,但从外形上、精神状态上,差异都非常大了。我看了以后真是非常的悲伤,觉得她遭受的迫害真是太严重了,真正让人看到中共有多么邪恶。

我记得二零零零年初,在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有一个女学员被犯人灌食而死。柳志梅和其他的学员就到那里去要人,结果被关押。在里面她就绝食,坚持炼功,抵制迫害,讲清真相,做得非常好。大约一个月之后被学校接回来。当时我还见过她,她经过长期的绝食,人比较消瘦,但是神采奕奕。

后来我们在一起讲真相,一起参加一些活动,知道她对法轮大法非常的坚定。在平常的生活中,每时每刻都能用大法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她在一些很小的事情上都很严格要求自己。

对柳志梅的迫害是中国人一个最大的悲哀

记者:你看到关于柳志梅的报导,您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黄奎:第一个想法是她的悲惨遭遇超出人的想象。在中国清华大学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学校,很多中共领导人都出自这个学校,清华的毕业生在中国社会中有其一定的特殊地位。柳志梅作为一个才女,能够保送上清华,绝对不是一般的学生。她在监狱、看守所和派出所都遭受到那么严酷的迫害,可以想象,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柳志梅是有文化的、有高学历的,(中共)都能对她下这样的毒手,打毒针使她失去记忆,甚至可能还有令人发指的性摧残之类的。可以想见,中共的警察、司法人员和狱警等怎样对待来自其他阶层的法轮功学员就可想而知。柳志梅的悲惨遭遇确实是超乎人们的想象。她现在失去了记忆,被迫害致疯,尤其是她在墙上还歪歪斜斜写了几个字“清华大学”,看了真的令人心碎。这可以说是清华大学建校百年来一个真正耻辱,是中国人一个最大的悲哀,也是中共邪恶最大的一个见证。

我本人曾被长期非法关押,后来被非法判刑5年。刑期满了之后,警察不得不把我释放。因为我后来到了美国读研究生。从我本人来讲,我太幸运了。时至今日,象柳志梅这样被迫害,清华的同学在监狱里的还有很多。我的同班同学,有个叫王欣的博士生,还有我们系的一位博士生王为宇,他俩依旧在监狱里,还有其他清华的像白荣春、孟军和姚悦等等,还有很多以前的老朋友、老同学,都在监狱里遭受迫害。

今天是中国的大年三十,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监狱里度过的,正好今天有机会来表达我的心声。确确实实的奉劝那些迫害者,能够真正看看法轮功学员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准则来要求自己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的功法,却要承受长达十多年的这样一个惨无人道的迫害,实在是中华民族一个最大的悲哀。

也遥祝那些正在中共监狱里遭受迫害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能够尽早的摆脱这种迫害,重获修炼的自由。

迫害不光从肉体上折磨,更主要是精神上进行摧残

记者:能不能再请您谈谈,您被非法关押期间,狱方是如何对待您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

黄奎:监狱里对长期绝食或开会时喊口号的学员,手脚锁在一种叫“死人床”上,插一根管子到胃里。说起来简单,实际上是非常非常痛苦的,就是从鼻孔或嘴里插一根管子到胃里,长期的一种滴灌食物,采取这样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因为我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罢工,被开批斗会。我们两个人被抓到几百人面前,让我们下跪,我们不跪。十多个警察就用大皮鞋对着我们踢过来,把我们按倒在地,然后手就被铐在背后,那位学员的双脚还带上几十斤的脚链,用十几根高压电棍一起电我们,逼我们认罪。这是一种非常邪恶的迫害,因为当时还挂着横幅、标语,墙报上全部都是诬蔑法轮功的内容,营造一种氛围,完全象是文革时的开批斗会,使被批斗的人觉得自己很孤立无援,再坚持自己的信仰就完全没有希望的一个状态。不光从肉体上折磨,更主要的是从精神上进行摧残。

还有一种迫害是在零四、零五年开始的,他们组织攻坚组,系统地洗脑迫害,强迫我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碟和书。零五年三月、四月,完全不让我睡觉,长达一个月之久,一天有时候是睡几分钟,这种折磨地地道道的属于酷刑的范畴,因为如果人长期不睡觉,人的精神会崩溃的。

还有在看守所绝食的时候被灌食,把手脚用铁链子锁在铁的十字架上面,然后把我的鼻孔捏住,感到憋气时,他们突然放手,我就会大吸一口气,当你吸气的时候,他们就用筷子往嗓子眼里捅,甚至捅到气管里,就会非常难受、非常痛苦,然后就趁你呼吸的时候,把流质食物倒到嘴里。

在四会监狱时,有一次他们给每一个法轮功学员抽血化验。我记得很清楚,连一名因不穿囚服长期绝食的法轮功学员都得抽血,当时他的身体非常虚弱,甚至连路都无法行走,至少有四名犯人架着他去抽血。

在五年的监禁中,经受了各种各样的酷刑,有时候都数不过来。但是,最艰难的迫害还不是肉体的迫害,而是精神上的迫害。肉体上的迫害有时候挺挺也就过去了,但是精神上的迫害确实是最严重的。那种辱骂,那种精神上的侮辱,诋毁你的信仰和师父,动用能想到的各种办法,让其他的犯人来打你、骂你和监视你。还有一种连坐的制度,你要坚持你的信仰,不光你要受罪,其他的犯人也要跟着你受罪,在那种情况下,使得犯人很恨法轮功学员,导致更多的人仇视法轮功。

在监狱里长期被迫做奴工

还有一种比较明显的奴工迫害,每天工作十六到十八个小时,整整做了三年。主要是做一种塑胶花。本来这些花是用来装饰人们生活的,可谁也想不到它背后的罪恶。冬天有的时候花很硬,需要把花料从原料上剥离开,手都裂开了,深可见骨,简直手指都要断了一样,屋里绝对没有暖气,特别冷。

在那种环境下,我们还被要求加工一种开心果的食品,每人发一把大钳子来剪开心果,可以想象在那种地方有多脏。有的犯人甚至用自己的小便来泡开心果,使得开心果软一些,好剪一些。我们还做过各种各样的东西,比方说类似于变形金刚的玩具,还有珍珠的装饰品。藤制品,藤桌、藤椅、藤篮子,编的月饼盒,还有一种高级的毛衣、鞋子等。这些产品都是用来出口的。

还有圣诞树上的彩灯串,美国这边这种彩灯串特别多,这些中的绝大部份都是中国的奴工产品。在美国我看到的一些廉价商品店和一美元店等,那里有很多中国制造的廉价产品,跟我以前在监狱里做的一模一样。可以想见,这些产品都有可能出自奴工产品,出自法轮功学员之手。

坚信有天理在 做恶者被绳之以法的时日不远

记者:您认为狱方为什么要给柳志梅注射毒针?

黄奎:我想一个直接的原因就是他们想让柳志梅忘记在里面遭受的迫害,使她无法说出来。这是我想到的一个最直接的原因。因为邪恶是最害怕曝光的,他们怕柳志梅出来后,把里面的邪恶曝光,所以临出狱前给她注射毒针,使她失去记忆,而且变的精神不正常,这样一来,他们干的坏事就被掩盖着。

那么可以看到,确实就象《九评共产党》里讲到的,共产党就是杀人不见血,它也许不会让你马上死去,但是它会把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善良、聪明的清华学子,变成一个废人。这样做,可以说是真正的邪恶,真的是历史上任何一个邪恶的政权组织都无法相比的一个邪恶做法。

我也坚信总是有天理在,有公正在。总有一天,那些做恶的恶人会被曝光,会被绳之以法,我们也坚信这一点,也相信这一天已经不远了。

当然,从我个人角度讲,我也非常希望能够出现奇迹,柳志梅能够恢复以前的记忆,能够恢复以前的状态,身体上也能够恢复。这是我的祝愿。

记者:你认为这件事情是不是应该更多地让国际社会来了解呢?

黄奎:是的。其实清华大学在国际上还是有一些名气的。很多清华人在海内外都身居要职,清华发生的这样的事情,那是做恶者或中共的领导层永远也无法抵赖的事实。我们也呼吁国际社会更多的政府、组织、人权机构包括联合国的机构能够正视这件事情,因为这是活生生的事实,一个好端端的人被迫害成这个样子。真的希望国际社会能够正视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这些事情确实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

记者:要过年了,您还有没有什么话想跟中国民众讲的?

黄奎:中共这些年营造的经济上繁荣的假相,使得人们对它的警惕性放松了,有些人表现上有钱起来,感觉到过上了好日子。实际上还有很多被迫害的人,除了法轮功学员,还有很多人非常悲惨。现在快过年了,那些被迫害得无家可归的人,那些失去亲人的人,他们根本就没有欢乐而言,他们只能在痛苦中度过中国的大年三十和初一,然后又迎来新的、可能依然是痛苦的一年。我真心的希望中国民众能够认清现在的情况,认清中共光鲜外表掩盖下的真正罪恶,为了它的集团利益不惜一切后果和代价,对那些它不喜欢的人,如访民、家庭基督教会、异议人士和法轮功学员等,对他们进行毫无人性的迫害和压迫,我真心希望中国民众都能够了解真相、摆脱中共邪党的控制,退出它们的党、团、队组织,保住自己的前程,能够拥有一个真正光明和未来。

记者:谢谢您接受明慧网的采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