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桃源县大法弟子文惠英被迫害致死(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日】(明慧通讯员湖南报道)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大法弟子文惠英(女)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五岁。据称,三个警察把她弄到医院时,人已经奄奄一息,经几个小时抢救无效死亡。文惠英去世时全身非常干瘦,她在邪党监狱遭受迫害情况待查。

文惠英

文惠英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上午九点,在桃源邮电局职工宿舍,再次遭桃源县“六一零”头目周桂成与国安大队长文成广一行数人绑架。在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十一月三日亲友没接到人,后来打听才知道中共恶徒突然出尔反尔,不放了。文惠英被非法判刑。

此前,大法弟子文惠英多次遭受当地“六一零”迫害,被非法送往常德戒毒所、常德洗脑班、北京海淀区看守所、桃源县看守所、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等地非法关押。两次非法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被非法劳教(第一次:二零零一年二月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第二次: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九日至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遭受非人迫害,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长时间不许睡觉、罚站、罚蹲、手铐、脚镣、穿约束衣、用绳子将四肢成“大”字绑在钢丝床上、毒打、抓起什么就用什么打、电棒电嘴、 腿、罚坐小板凳、强行用竹筒、皮管野蛮灌盐水、冷水、稀饭,非法加刑一年。

文惠英家住桃源县漳江镇渔父祠邮电宿舍,是桃源县航运公司退休职工。在修炼法轮功以前,长年在病痛中煎熬,被脑血管动脉硬化、哮喘、子宫瘤、心律不齐,十二指肠球部炎等多种疾病折磨得生不如死。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健康,她切身体验到:法轮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以后,文惠英多次遭受邪党各级执法机关残忍迫害,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期间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只剩一口气时,被家人接回时,头发脱落,全身浮肿,四肢麻木,下半身一年四季都是冰凉的,脚上的鞋掉了都没感觉。第二次劳教期间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体重由原来九十多斤只剩下不足六十斤。

文惠英二零零七年正式向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党委书记黄用良、副所长赵桂保、副所长丁彩兰,但没有消息。以下是她当时在起诉书中陈述其在劳教所遭受非人迫害的事实摘录:

2001年2月,我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进京上访,被中共流氓集团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

2001年3月,严管队全体大法学员共同抵制劳教所谤师、谤法的恶行,就集体背《论语》,恶警尹彬用电棍电我们的嘴,把我们用连环铐铐起来,我左边是株洲的刘晓 丽、右边是苏州的夏婷,我当时脚尖着地一点点,整个人都是倾斜的,而且两只手被拉得很紧,互相之间不能动,谁稍一动,全部被铐的人都疼痛难忍。五个钟头后 解铐时,岳阳的曹祥辉就昏死过去了,大部份人浑身发抖,有的盖上几床被子还在发抖。

有一天晚上,我站在床边,恶警袁佳为让我“转化”,唆使吸毒犯突然将我推倒,我当时几乎是直着倒下去,头猛的撞到了铁床的床沿上,眼前一片黑,不省人事,如果不是炼功人,可能就永远爬不起来了。

2005年11月19日,我被当地610头目周桂成等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非法关押到桃源县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半。12月31日我被送到白马垅劳教所。黄用良任劳教所党委书记,赵桂保、丁彩兰任副所长。

我被关押到“攻坚队”,单独关押在一个阴森恐怖的监号里,不准睡觉、不准坐、只能半蹲或站。下蹲时屁股下面放一盆凉水,蹲不住时就会坐到水里。坐到水里时, 恶警故意说我“捣乱”,就马上给我穿上约束衣,将双手绑着,双脚并拢绑紧,赤脚站在有水的地砖上。有一次下蹲不符合标准,吸毒犯拿起小板凳朝我头上砸下 来,我当场昏死过去。

我不“转化”,就不准睡觉,眼睛稍眨一下就是一顿毒打。用挂衣服的木棍、扫把、铁衣架、板凳等,随手操起什么用什么打,常常是扫把打断了、铁衣架打断了、小板凳打烂了,还不肯罢手,还用小夹子夹我的眼皮,用打火机烧眉毛。

有一次恶警唆使五、六个吸毒犯来打我,拳头象雨点般落在我头上、身上,用穿皮鞋的脚踢我的腰部、腿部,用绳子把我的头发捆到窗户的铁杆上,恶警还怂恿吸毒犯用最大的缝纫针扎我的指甲缝,脱掉衣裤,扎遍我的全身,我一次又一次的昏死过去,一次又一次的痛醒过来。


桃源县直接参与迫害的恶人有:

桃源县610办公室电话:0736-6633610
“610”头子周桂成、郑云清、洪正坤、文成广、王芳
周桂成,住宅电话:0736-6624587(2007年的)
郑云清,住宅电话: 0736-662052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