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过巨关和巨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最近在明慧网上看到有同修被病魔迫害离世的事情出现,我们当地也有被病魔夺走生命的同修。我认为不管是什么情况,不管是否修的有漏,都不允许旧势力以病魔这种方式夺走他们的生命。我今年六十岁,二零零二年才得大法,得法比较晚,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同时進行。今天我把自己过病魔关和其它险关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切磋,由于自己修的不精進,几年来不断出现各种关和难,自己又没什么文化,一直不好意思写出来。今天我觉的还是写出来与还在病魔中的同修交流,让同修尽快走出这一魔难,提高上来,救度更多众生。

正念闯过病业关

我从四十来岁就病魔缠身,什么腰痛,胸痛,脚后跟、耳朵根都疼,还得过胰腺炎,这个炎,那个炎的,浑身没有不疼的地方,脖子一点不能动,连吃饭喝水都的家人喂,经常住医院,有时疼痛难忍,经常失声痛哭。为了治病,大、小医院跑了不少,什么偏方都用过,还找按摩师推拿、拔火罐,……光按摩师就换了五个。有的偏方,酒里泡小蛇,喝了十多瓶,吃中药有一次一连吃了一百一十七副,吃的浑身起疙瘩,都药物中毒了。为了治病,我还练了七、八种功,最后病没祛,还招来了动物、低灵等东西附体,把自己身体搞的乱七八糟,我真是痛不欲生,多次产生轻生念头。

就在我走投无路时,二零零二年十月我找到了大法。得法的第二天,师父就给我身上下了法轮。一天,我炼第二套功法(因为过去胳膊疼,什么都不能做,胳膊抬不起来)我觉的有人从我右侧把我胳膊一下抬起来,又转到左侧把我左臂抬起来,我能做头顶抱轮了!师父又给我全身调理。有一次做梦,从嘴里吐出很多小蛇来。还有一次晚上睡觉,还没睡着,一条大蟒压在我脖子上,使我喘不过气来。以前胸部经常鼓起一个馒头大的大包来,那个大包还会说话,嘀哩嘟噜的说,说的什么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没学大法,不懂是怎么回事,还以为练气功练出了功能;学法后我才知道,因为我练了乱七八糟的功,招来了附体。我每天学法、炼功,没几天我胸前这个困扰了我八、九年的大包再也不出现了,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那些附体、低灵的东西都给彻底拿掉了。我的肩膀不偏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消除了。

全家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才学几个月,有一天我女儿来家看我,见我在厨房里做饭,高兴的说,老妈才学法这么几天,身体变化这么大!全家人都非常高兴,丈夫也支持我炼功了。

开始不懂怎么修,那不正确状态接二连三的出现,但是和修炼前出现的感觉不一样。二零零三年正是闹非典的时候,我全身疼痛,动弹不了的状态又出现了,手不能拿东西,生活不能自理。全家人看我又“病”的厉害,手直哆嗦,连碗筷都拿不起来,吃饭还得人喂,就要往医院送我,可是我仍然坚持半夜起来炼五套功法,白天学法。我拿定主意,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沐浴中,在正念的作用下,闯过了这次病业关,没几天身体恢复正常。

二零零四年我和丈夫回老家,坐一辆小轿车。车开出不远,我就吐了几口红色东西和血水,一路上吐了七、八次。车刚一到,下了车我又蹲下吐了一阵,吐出一大口、一大口黑红色血块。丈夫搀上我说:赶快去医院,这还了得!我站起来,觉的真是一身轻,自己往家走,進了家和兄弟姐妹又说又笑。我八十多岁的老娘说:今年回来这么有精神,脸面好看,眼窝也不黑了。丈夫说:“也神了,吐了一路血,反倒精神起来了。以前每年回家带一个大包,装的都是药。”

二零零五年十月份,一天吃完饭,突然都吐出来,腰疼的一点不能动,自己也上不了卫生间,家人搀着去也小便不出来,憋的不行,身躺在床上也尿不出来,丈夫给儿子打电话,让他用担架抬着我上医院。当时我心里有坚定的一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说:你们不要担心,我有师父管不会有事的。就这样,上不了厕所,在卧室里放个便盆,过了十多天,一切恢复正常。

二零零六年三月份,我出现了不能吃东西的怪状态,吃什么吐什么,没多少日子,我一百多斤的体重瘦到八十斤。全家人都急坏了。我哭着说:我没修好,自己才出这些麻烦,真善忍我没做好。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坚持集体学法,每天都和同修一起学法,我也经常出去讲真相,救人。很多人说我瘦的脱了像,我也不往心里去,虽然样子看起来瘦弱,接孙子,做饭什么活都能干。三年多来,我虽然吃不了东西,总是吐,可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三件事一样不落。尤其在奥运期间,邪恶以所谓的奥运安全,大肆抓人,关押了不少大法弟子;真相资料供不上,有的学员人心浮动,我心想不能受邪恶干扰,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做好三件事,决不能承认旧势力安排,一定要全盘否定它!有一次我贴大法真相贴在警车上,警察正在处理俩人打架的事,围观的人很多,都看到了警车上贴的大法真相,我很高兴。一下子我憋的上不来气,我知道自己产生了欢喜心,我扶着自行车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铲除自己空间场内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全盘否定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干扰,一会好了。因为我的显示心、欢喜心出来了,邪恶是无孔不入的,把那个执著心一放下,邪恶自灭。

我每天二十四个整点都发正念,学法小组一天没间断(有事或出门除外)。魔了我三年多的病魔关终于闯过来了。我的体重由八十斤恢复到一百二十多斤,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通过闯过一直魔了我三年的病业关,我体会到,在病业状态中,无论怎样难受,都不能放松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能离开同修集体学法修炼的环境,每时每刻不能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

正念闯过伤害关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天我骑着自行车在人行道上走着,后面来一辆出租车,一下子撞在我的后腰上,倒在地上动不了,我心里不住的念“法轮大法好”,自己还是起不来,司机把我扶起来,我站不住。司机说:姨,你脚尖朝后了。司机可吓坏了。他把我抱到出租车跟前,让我靠在车上,他说:快去医院吧。我说:不要紧,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我给他讲真相,他退了团队。身边另一个人也退了。很多人围过来看,我就讲法轮功是救人的……。司机还是放心不下,要送我上医院。我说:孩子,你开着车走吧,我不记你名,不记你车号,放心走吧。记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今天遇到的事和你亲朋好友实事求是的讲一讲就行了。他连声说“谢谢”,我说要谢就谢我们师父、感谢法轮功吧。我骑上自行车回到家,一看脚尖正过来了!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天送孙子上学回来,骑自行车摔在一块石头上,血顺着鼻子和嘴不住的往外流,头肿的又胖又大,我一摸头都木的,没有知觉,左眼一点东西也看不见,右眼用力睁能看一点东西。整个头脸肿的不象样子,躺在地上怎么也起不来。但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是学大法的,没什么事。过来一个男士说:哎呀!流这么多血!我让他把我扶起来,他吓的不敢看,就走了。一位女士走过来,用一卷卫生纸,让我擦鼻口淌出的血,怎么擦也擦不完。她要给我家里人打电话,我说:家里没人,别打了,谢谢,谢谢!我心里求师父:我要站起来回家,让血止住别流了。我骑着车子回到家,刚一進家门,血又呼呼流开了。我打电话告诉女儿去学校接孩子。我说,我摔着了,不能接孩子了。女儿一听急忙打电话告诉儿子,他们一齐赶回家,一看我这个样子,地上满是血,脑袋肿的都认不出人样了,整个头脸变成黑紫茄子色的,谁见了都害怕,他们惊呆了。我告诉他们没事,过去多少关、多少难都过来了。

女儿没回家,看护了我一宿,我一夜虽然不能躺下睡觉,可是我一直背法、发正念,三点五十分准时炼功。儿子早晨来了一看,说,好的这么快,肿消下去很多,整个头部还是象黑紫茄子一样。朋友老俩口来看我,前后变化之大、之快,真是不可思议,他们不住的说,这功太神奇了,头几年瘦的皮包骨,现在都胖起来了,人也显年轻漂亮了;这回出了这么大事又奇迹般的好了。我说:按照真善忍标准去做,诚念“法轮大法好”一个常人癌症还好了呢。法轮功传单、小册子写的都是真事,可不象中央电视台造假、欺骗世人。

修炼中我能闯过一关关一难难,我明白了一个法理:“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转法轮》

我是个业力大悟性差的人,得法七年来就是凭着自己对法坚定的信念闯过来了,不管遇到什么关、什么难,我就是不忘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修炼这七年来病魔关、取我命的生死关一桩桩、一件件从未间断,特别是奥运、六十年国殇日前后中共邪党不断上门迫害骚扰,今天让写保证、明天让签字,我一律不配合。在邪党迎六十周年加紧对法轮大法弟子抓捕关押时,我周围的同修有的去了外地,有的家里有事,平时要发的真相资料送来积攒下很多,我就把同修没来取走的各种资料提上一大包,骑上自行车到较远的地方,更需要救度的世人中去发,有光盘、小册子、粘贴等。除此之外,我抓紧面对面讲真相,不管来串门的,还是自己在外面接触到的,都是我要救度的有缘人。家里的人,自己丈夫、儿子、女儿等亲人退出党、团、队。来家串门的有公安局、检察院的我也给讲,给他们做了三退。多年的老朋友、同事不见面,我去家拜访,很多也都办了三退。我还利用回乡探亲机会讲真相、劝三退。特别是零九年回去,他们看我一个死亡线上挣扎了二十多年,病魔缠身的人八十斤的体重恢复到一百二十多斤,现在无病一身轻,红光满面的。乡亲们说:你们全家都有工作,老头对你这么体贴,孩子们都很孝顺,你真有福气……没等他说完,我就说:我能得了大法,最幸运,这才是我的福气,法难得啊!要是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哪有我的今天啊!过去钱多光吃药,成天难受,愁眉苦脸,有钱我享受的了吗?乡亲们连连点头称是。这次我回去半个月,给他们讲真相,过去不信的都信了,讲三退一共退了一百六十多人。

回顾自己七年多的修炼历程,用师父的法一对照,发现自己走了这么多弯路,修的这么苦、这么累,很多关和难反反复复的缠绕着自己。师父在《道法》中讲:“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原来自己把学法、炼功、讲真相、劝三退都当任务去完成,做事心那么强,对法也是感性认识多,没有上升到理性上认识,修炼一直停留在祛病健身,怎样闯过病业关,遇到危险怎么过关,很少从心性上提高自己。本来得法后,师父已经给自己一次次的净化了身体把过去练其它功招来的乱东西都拿掉了,病从根子上给净化了。可是自己一有难受就以为是病,也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可是正念不强,潜意识中老是疑心,麻烦来了就想:怎么自己又这样了,又那样了,是不是犯病了?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炼功和真正修炼的,特别是这种状态,它不会导致有病的。”

就是通过这次写自己修炼的经历,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我一定要从根本上挖掉它,不要让师父再为我这不争气的弟子操心承受。在最后这值千金、值万金的短暂日子里,不再让邪魔钻空子,干扰自己完成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我把自己整个修炼过程回顾了一下,大关、小难数不清,我把它都记了下来。我抱着一本字典,不会写的字就查字典,每天有了时间就写,每写一件事我就想想做的合不符合大法的法理,一边写一边学法,一思一念用法来衡量。写了一个多月,写了厚厚的一大本。丈夫回来看了说:哈哈,不识几个字,还能写出一本书来,不简单!写完后,我又用了一个多星期时间整理了一遍,重点选了其中几件有代表性的事。通过梳理,很多法理明晰了。这也算我给明慧的一次投稿吧。写完这个交流体会,我觉的自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感觉自己整个身心都被慈悲包容着,浑身轻飘飘的,美妙无比。

以上是我自己的一点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希望能对一些与我有相似魔难的同修有所借鉴,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并恳切希望明慧编辑部给予指点,帮助我迈出这与同修网上交流的第一步。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