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

  • 一个海外游子写给青岛同胞

  • 写给接到传单的同胞

  • 给榆树市公检法、“六一零”等机构人员的信

  • 一个海外游子写给青岛同胞

    善良的青岛同胞们:你们好!

    我是一名身在海外的青岛游子,我的父母兄弟,都居住在美丽的青岛市黄岛开发区,每逢年节,我总是倍加思念青岛的亲人。我的父亲王占所在公检法系统工作多年,曾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为人正直,办案公正,从不收受贿赂,我至今还记得年少的我独自在家时,懵懂中收下了一名当事人送来的红包,被父亲责骂后退回的情景。

    回青岛后他在黄岛开发区做了一名律师,经手的案件无数,总是秉持正义与良心,得到众多当事人的肯定和好评。在当今这个司法腐败,权钱交易盛行的社会是难得一见的清官、好官。我的母亲宋吉玲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眼中只有丈夫和孩子,把家料理得井井有条,待人和善,孝敬公婆,是左邻右舍公认的好人,印象中妈妈总是变着花样给我们做好吃的,每天不管多累,都会把热腾腾的饭菜端到我们的面前。

    就是这样的两个好人,一对善良的夫妇,却于2010年3月4日晚和他们的儿子、我的弟弟王侠一起被青岛市“六一零”和青岛市公安局黄岛分局长江路派出所十余名警察暴力绑架并抄家,恶警抄走电脑,打印机等一些私人物品。一时间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在我的眼中风云变色。

    目前,中共恶警已经把我母亲迫害成高血压,但仍不放人,继续关押在黄岛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他们把我的父亲和弟弟拘留在黄岛区看守所(柳花泊看守所),并拒绝亲人接见。当我打电话一次次去公安局,派出所要人,询问他们犯了什么法时,没有一个人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还跟我说“这是秘密,不能告诉我”。

    我实在是难以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这些手无寸铁、只想做好人的人?

    作为他们的家人,我在海外奔走呼吁,希望青岛同胞们都能了解青岛政府、青岛司法机关对待我们全家的不公和无理迫害,希望您能伸出援助之手,把这个荒唐的迫害向周围的青岛同胞讲述,尤其是参与迫害的相关公职机关人员的亲人与家属,让他们了解自己的亲属居然在暗地里做出这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因为这样就是给这个社会增添了一份善的力量,是对我莫大的鼓励与安慰。谢谢你们,我善良的青岛同胞!

    王占所、宋吉玲的女儿敬上


    写给接到传单的同胞

    善良的同胞:

    当您接到这份传单时,您可能对法轮功依然心存怨恨和恐惧,但是,您真正了解法轮功及他的修炼者吗?您看过法轮功的书籍吗?如果没有,那么是谁把仇恨和恐惧装进了您的心中的?法轮大法(法轮功)弟子顶着压力给你送传单,只为告诉您事实真相,以解除您心中的迷惑。这对您的人生是至关重要的。

    在当今社会里,人民生活水平进一步提高了,物质丰富了,但,您意识到或看到和体验到了现代人类道德的下滑吗?人的自私、贪欲,使社会充满了虚假、暴力。现有的一切手段都解决不了人类道德的急速败坏,法律只能管人表面行为,管不了人心。看不见时,有人照样干坏事。人心变坏是一切罪恶之源。只有通过人类的精神觉醒和人心的净化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法轮功传播出来,教人向善,要求修炼者按“真、善、忍”修炼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这是促进人类社会精神文明,促使道德回升的根本途径。

    大法是修炼,不是政治,师父教导弟子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时时处处都要为别人着想的人。一个修炼人,在哪里都得是好人。

    在当今社会里,唯有法轮功的环境是净土,在炼法轮功的人里边,没有贪污、盗窃、蒙、骗、吸毒之类的人和事。警察都知道,这十多年国家搞的各种名目的“严打”抓捕的人中,没有一个是法轮功修炼人。

    法轮功教人向善,以“真、善、忍”作为修炼标准,会给社会各方面带来积极作用,这是启迪人类精神觉醒和心灵净化的根本保证,是利国利民促进国家发展壮大的大好事。谁当权谁受益。这也是作为国家当权者应该万分珍惜的。可是,我们国家当权者是如此让人不理解,公然对法轮功发起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

    我们法轮功修炼者抱着让政府了解情况的愿望上访,可是,当权者无视民心,对和平理性上访的修炼者进行抓、打、拘留、判刑,下密令“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并制造了震惊中外的“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企图使它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合法化。

    时间已经过去十年了,这场迫害还在继续,还有许多修炼者在遭受着残酷的折磨,甚至被酷刑折磨致死,他们只因坚持信仰法轮功,更有甚者,军队、公安、医院联合,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此事已于2006年3月在国际上被揭露曝光;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共着的第一本揭露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被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书——《血腥的器官摘取》已经出版。该书向全世界曝光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倒卖的惊天黑幕,再次用事实揭露了中共残暴、毫无人性的邪恶本质。

    善恶有报是天理。邪恶至极,必遭天谴。

    共产党掌握着强大的国家机器,军队、警察、监狱和一切现代化的武器,却要对国内一帮手无寸铁的修炼者施暴镇压,这让全世界的人都觉得奇怪,所以没有一个国家和团体支持它。全世界绝大多数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知道法轮功是无辜被迫害的。如今,法轮功学员已经在国外很多国家把江泽民及其帮凶告上了法庭。至今法轮大法已弘传114个国家和地区,将真、善、忍的美好带给了全人类。法轮大法获得各国各级政府和机构褒奖与支持议案等超过3000项。这么多国家都欢迎法轮功,只有中国在迫害法轮功。亲爱的同胞,您身在中国,当您了解了至今当权者对修炼“真、善、忍”的百姓仍在进行着各种迫害和攻击,而且它就发生在您的身边时,您是什么心情呢?

    在苦难中,我们看到自己的同胞往往是中立、漠然、事不关己。其实法轮功不是与自己无关,而是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这场震惊全世界的无理镇压,实际上每个人都被触及着,只是不同的人持不同的态度罢了。待到真相大白于天下时,您就能明白,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确实是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的。

    在历史上,在历次政治运动的混乱年代里,在重大问题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都必须作出自己的选择,这选择,暂时看不出对人一生的影响,可到时候就会看到自己当初的选择其实决定了自己的未来。有意无意地做了助纣为虐的事,心中久久不去的是无尽的懊悔。谁能逃脱良心的审判?在当前,对于这场震惊全世界的无端的迫害,也是对每一个人的信念和良知的大考验。您就是履行“明哲保身”也得在您的内心里分辨是与非呀,神看人心。如果在您自己的内心里颠倒了黑白,颠倒了凶手与被害者,麻木地无视当权者对好人的虐杀,泯灭自己的良心与善念,您想想,到了昭雪那天,您将得到什么呢?只能是痛苦地承受真相大白后自己良心的大审判。法轮功修炼者顶着压力给您送传单讲真相,不是要您为我们鸣冤叫屈,不是的,我们只是对您讲述真相,希望在您自己的内心里,正确看待法轮功及其被迫害的事实。法轮功的一切都是公开的,通过了解真相您就能理解我们所做的一切,能明白真相就会使您保住未来。

    如果您已了解了这部高德大法和他的修炼者,就请您坚持自己的良知与善念,珍惜吧。


    给榆树市公检法、“六一零”等机构人员的信

    我们素不相识,但是出于修炼者的慈悲心,我们给你们写这封信。我们别无它求,只是为了让我们这一方众生能有一个平安的生活环境,让好人有一个正常生活空间,特别是在大难来临时能够使更多的人得救,包括你和你们的家人在内。

    一九九九年以来,由于听从江泽民和所谓的“上级”指使,你们迫害好人,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法轮功)弟子进行无辜绑架、抄家、罚款、殴打、劳教、判刑、甚至被活活打死(李淑花就被榆树公安恶警活活打死的)。法轮功学员本着慈悲、善念一次次的给你们写信,讲真相,使你们中的不少人明白真相,有了悔改表现,表示再也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了,有的退出邪恶的党、团、队,有的还带家人一起退出这些邪恶的组织。可是,还有一些人仍在一意孤行,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在邪党即将灭亡的今天,还在愚蠢地上演着末日的疯狂。

    三月初,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次次地骚扰、绑架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三月一日,家住正阳辖区的两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佐中仁和老伴魏云霞在家中被非法跳墙入室的国保大队的恶警绑架。佐中仁和老伴魏云霞二人都是教育系统退休的职工。无论在家、在单位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可是,零八年以来,两位善良的老人却一次次遭到绑架,扔下家里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还有年幼的孙子、孙女无人照看。

    三月三日,家住大岗乡的法轮功学员陈桂红遭榆树国保大队和当地派出所的警察绑架;

    五日下午,国保大队又绑架了家住铁北小区、刚刚从四平监狱回来不久的法轮功学员杨占久、杨占久的岳父李×、岳母法轮功学员崔占云,并陆续绑架了来杨家串门的法轮功学员苏玉才、李国峰。这些人在单位都是好职工,在家是好父亲、好丈夫、好妻子,好邻居。

    无端地迫害好人是要遭报应的。你们的这些恶行在给这些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带来痛苦的同时,也必将给你们及你们的家庭带来巨大的灾难。如不立即停止行恶,后悔就来不及了。

    当年榆树警察将法轮功学员李淑花迫害致死,又把她的丈夫杨占久投入监狱迫害,迫害得几乎致残,今天,刚刚回家的杨占久又被无辜绑架,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和父亲才团聚几天,又再次骨肉分离。你们也是为人父母的,怎么忍心再一次拆散这个多难的家庭呢?请你们问问自己的良心吧,放弃邪恶,选择善良。我们相信,你们当中的大多数还是有良心的。

    也许,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会说,我这是工作,谁给钱我就为谁干。那些参与迫害的人多数都这样想,这样说。其实,这是对自己和亲人极其不负责任的说辞。话说回来,从中共历史上看,那些为邪党卖命的人到头来哪个有好下场了?特别是对法轮功的迫害上,虽然最后清算的日子还没有到来,遭报应的却多得已经无法计算了,太多了。那是因为历次政治运动恶党都是针对普通民众的迫害,而对法轮功的迫害则是对神佛的迫害,这是上天不允许的,必遭大报应。请你们琢磨琢磨下面这些例子:

    榆树拘留所的徐久飞,当初毒打法轮功学员时就口出狂言:“我不怕遭报应,也不信这个。”这话说出不到一年,他便得了癌症,没多久就命归黄泉,做了邪党的牺牲品。

    国保大队的孙铁军当年毒打法轮功学员时极其邪恶,用条帚打一老年法轮功学员,把扫把抽打碎了。现在他嘴歪眼斜、走路不稳,对不知道他的底细的人都不敢说自己是警察。

    郭树青在国保大队时打过很多法轮功学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只是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我还炼。”就被他打大嘴巴。他退休后,他的儿子出车祸死亡。

    最近,听说法院院长方云海的儿子被害死,年龄只有三十一岁,这与方云海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直接关系。方云海在榆树任政法委书记时,曾经在电视上污蔑大法,在法院主持工作期间,至少有两名法轮功学员经他主管被冤枉判刑。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写信,打电话,他不信,一意孤行,现在,在遭遇大难面前大概他明白了,可是已经晚了,儿子的命就这样去了。多可悲啊!

    在我们当地,这样的例子很多,有的报应在本人,有的殃及家人。你们可以查一查,如:榆树一中学原校长李范因迫害法轮功,其儿子死于癌症,年龄也是三十多岁;刘家乡原派出所所长王大海才四十岁左右,因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在成了植物人,妻子与他离婚,生活十分凄惨。泗河乡文明村小学校长杨瑞实诬告法轮功学员,导致这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杨瑞实不久就得了喉癌,得病时他自己都说“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现在,杨瑞实已经死亡。培英街书记张林德、育民乡迫害大法的邵奇等等,他们都曾经为邪党卖命,今天或失去生命,或晚年凄凉,或重病在床,又有谁能代替呢?想想吧!

    看到不明真相的人得恶报,我们决不是幸灾乐祸,我们只是为他们跳不出中共的谎言遭此不幸遭遇而深感遗憾。

    众所周知,那个中央电视台的主编陈虻只有四十多岁却得癌症死亡,死后得到中共超规格的待遇,为什么?因为是他参与编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为中共立下“大功”,然而却逃不过老天的惩罚!红极一时的播音员罗京,在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那些日子里,天天在电视台用谣言惑众,诽谤大法,现在不也一命呜呼?被金钱、名利诱惑参与迫害好人的到头来都成了邪党的殉葬品。河北省涿州市恶警何雪健,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还当着同事的面,强奸了两名和他母亲年龄相仿的法轮功学员,后来在国内外正义之士的强烈抗议下,中共不得不把何雪健判刑投入监狱。在服刑期间,他得了阴茎癌,自杀数次未遂。

    这些事情的出现,即使你再不相信神佛存在,也该三思了吧?

    法轮功是什么?不用我们说,你们已有所了解。目前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有110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等法轮大法的书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出版发行,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受到世界各国各级政府及民间组织和团体的褒奖三千多项。同样是炎黄子孙,台湾、香港、澳门等地就有人数众多的大法修炼者,台湾一地就有近60万人修炼大法。不用多说,你就应该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了。

    今日之功就是明日之过。江泽民本人又如何呢?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被西班牙国家法庭以“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起诉,同时被起诉的还有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和吴官正;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庭法官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作出一项深具历史意义的裁决: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罗干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而下令阿根廷联邦警察局国际刑警部逮捕这两名罪犯。这些人当年不可一世,现在不也成了全球通缉犯了吗,迫害大法是犯罪,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天警世人。二零零二年六月,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村支书王国富在一块巨石上发现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一世界地质奇观,正与法轮功学员告诉世人“天灭中共,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保命”这句话相应验,是老天爷对人的警示,那些坚定的党徒将随邪党一起遭殃,生命可是自己的,何去何从应认真思考。

    世人在觉醒。那些明白真相的人纷纷作出自己的正确选择。在中国曾经发生这样一件事:
    一个死刑犯即将被行刑,公安问他: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他停下脚步,想了想,指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说:他们是修炼真善忍的,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请你们卸掉他们的手铐和脚镣。一个生命即将结束的人,没有想到他的父母妻儿,却想到的是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这在警察中造成强烈的反响。第二天,法轮功学员的手铐、脚镣都解掉了。这说明大法是最正的,即使犯有死罪的人都能得到大法的感化。相信,如果此人能更早地接触大法,或许就不会走向刑场了。

    2006年9月,山东胜利油田的一位警察投书明慧网说:我身边很多同事都明白善恶必报的道理,中共历次运动过后都是卸磨杀驴、舍车保帅,随从者的下场太可悲了,所以都不愿再被中共当枪使。他们不但退了党,还主动收集中共迫害的罪状,提供给国际真相调查团,将功补过。

    某地一个“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头头说,我对法轮功是出工不出活,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又不干坏事,总有一天要平反的。我今天参与迫害做坏事,平反那一天我脱不了关系,自己犯罪不说,还连累我家的老小。

    如果明白真相还不知悔改,还在参与犯罪,等到恶报来时,可就来不及了。你们是受邪党毒害最深的群体,你们也有妻子儿女,也有父母兄弟,你们当中也有很多好人,法轮功学员真心希望你们能够得救,不光为了你,也为了你的家人。请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榆树法轮功学员
    2010年3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