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油田临盘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三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胜利油田临盘大法弟子多次遭当地恶警迫害。以下是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赵金荣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胜利油田临盘公安分局王某等多名警察闯入退休职工赵金荣家,将赵金荣绑架到临盘公安分局拘留所,半个月后又将赵金荣绑架到胜利油田东营牛庄洗脑班,后赵金荣被非法劳教一年,被臭名昭著的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关押。

赵金荣此前就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而遭到过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后,赵金荣与十余名大法弟子一起骑上自行车要去省政府请愿,第二天被胜利油田临盘邪党人员、公安、“六一零”人员拦截,被绑架到胜利油田临盘招待所洗脑班。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赵金荣又被胁迫参加了两天由临盘公安、“六一零”合办的洗脑班。

赵金荣今年62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多年的沉疴不见了,赵金荣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转法轮》要求修炼者按真、善、忍的标准修自己,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处处为他的好人。赵金荣努力践行法轮功师父的教诲,严格要求自己,善待家人、亲朋、同事,受到很多人的夸赞。

黄金菊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四日,胜利油田临盘公安分局多名警察,砸门闯入大法弟子黄金菊家里,翻箱倒柜,抢走了大法书、真相资料等,将其绑架至临盘公安分局拘留所关押了半个月,后又将其绑架至胜利油田牛庄洗脑班。之后,黄金菊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

听到大法弟子黄金菊被迫害的消息,胜利油田临盘很多职工家属,临盘镇十里八乡的很多村民,都非常气愤,很多人说,象这样的好人都抓,看来共产党真的要完了。

二零零八年四月,写有“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等内容的真相币在当地广泛流传,邪党惊恐万状。一天,黄金菊去买水果,使用了写有“法轮大法好”字样的纸币,并给人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后被坏人举报。临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伙同临盘公安分局警察到黄金菊家,恐吓黄金菊。黄金菊被迫流离失所一个多月。黄金菊坚决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和迫害,她的家人、亲友也多方救助,事情才平息下来。

大法弟子黄金菊,女,62岁,临盘采油一矿财务组退休职工。曾患妇科病、胆囊炎、胃病等多种疾病,饱受病痛的煎熬。四方求医问药仍然是个病秧子。一九九六年底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后身心巨变,疾病不见了,红光满面,人也年轻精神了许多,很多亲友见了面都夸法轮功好。黄金菊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不争不斗,遇事向内找,修自己,孝敬母亲、公婆,善待亲友,乐善好施,受到亲友们的好评。这样一个修心向善的好人,近十年来,却遭到了临盘邪党人员、公安、“六一零”人员的多种迫害:骚扰、监视、罚款、株连家人、抄家、绑架、关押、强制洗脑、拘留、传唤恐吓、劳教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倾全国之力,开始制造迫害法轮功的红色恐怖。七月二十二日晚上,黄金菊与十余名大法弟子一起骑自行车去省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天将黎明,被临盘邪党人员追上,绑架至临盘招待所洗脑班,当地邪党头目、公安、“六一零”人员如临大敌,数十人上阵,轮番散布着邪党媒体播放的对法轮功诬蔑的谎言,威逼、恐吓、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

一九九九年八月,黄金菊被临盘采油一矿“六一零”人员以交保证金的名义敲诈去一万元,其家人被敲诈去一千元,至今没有归还。

二零零零年“十一”前,临盘“六一零” 以“防止去北京上访”的借口从家中绑架了黄金菊,关押在临盘服务公司招待所。二十多天后,黄金菊又被绑架至临盘采油一矿洗脑班。二零零一年一月至四月,黄金菊又被迫参加临盘培校洗脑班。半年多的强制洗脑,被邪党当作罪犯,失去了人身自由。当地邪党头目、“六一零”人员、“帮教”,被邪党利用和操控,残酷、奸诈、丧失良知与人性。黄金菊遭到他们残酷的精神、身体、经济上的多重迫害。期间,以生活费的名义罚款四千多元,以交保证金的名义勒索了五千元,并勒索家人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黄金菊又被迫在临盘培校参加了两天洗脑班。

姚汝华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中午,胜利油田临盘公安分局侯某、林某等带领两警车近十名警察非法闯进大法弟子姚汝华家,强盗一样到处乱翻,企图绑架姚汝华与其丈夫王桂同(大法弟子)。两人坚决不配合他们,并慈悲的给他们讲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性与善恶有报的道理。后来,姚汝华推开窗户,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多人驻足观看,警察灰溜溜的撤走了。此后姚汝华、王桂同被迫离家流落他乡。

姚汝华此前多次遭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姚汝华与十多名大法弟子一起骑自行车去向省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第二天早上被临盘邪党人员、公安、“六一零”人员绑架,非法关押进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八月,姚汝华被临盘农工商恶党人员以交保证金的名义勒索去一万元,至今未归还。

二零零零年“十、一”前,临盘公安、六一零以“防止去北京上访”的借口从家中把姚汝华绑架至临盘公安分局,对其逼供,不让睡觉。后来采油一矿“六一零”人员把姚汝华绑架至一矿巡逻队一间养鸽子的破房内,没有床铺和凳子,只能蹲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不准打盹睡觉,一矿“六一零”人员杨某、魏某,带领、指使一些临时工多次踢打姚汝华,巡逻队头目黄某也大打出手,一个多星期不准姚汝华睡觉。姚汝华被摧残得头脑眩晕、精神恍惚。后来又被转关至采油一矿洗脑班。二零零一年二月,洗脑班又移至临盘培训学校。在半年的强制洗脑过程中,她遭受恶党人员、“六一零”帮教、包夹等多种迫害,不给饭吃、长时间不准睡觉、踢打、辱骂、恐吓、株连家人等;还遭到恶党经济上的严重迫害,半年时间被扣工资约九千元,以生活费、出车费等名义罚款四千多元,以交保证金的名义敲诈了五千元,至今均未归还。

王桂同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中午,胜利油田临盘公安分局侯某某、林某某等近十名警察非法闯进大法弟子王桂同家,翻箱倒柜并妄图绑架王桂同和其妻子姚汝华(大法弟子)。二人坚决不配合他们,并慈悲的给他们讲不要再跟着邪党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害人害己。最后,他们灰溜溜的上车跑了。此后王桂同、姚汝华被迫流落他乡。二人离家后,警察又几次去其家砸门骚扰,搅得四邻不安。

王桂同,六十岁,胜利油田临盘设计室高级工程师,修炼法轮功前曾患有严重的肝病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得以康复,成为一个健康的人,工作更加兢兢业业,努力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多次拒绝相关单位的吃请,多次拒收钱物等,受到同事、领导、相关单位的好评。就是这样一个安守本分,忠厚老实,口碑很好的好人,九年多来却遭到了一次又一次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报纸、电台、电视台铺天盖地的污蔑法轮功。当晚,王桂同与胜利油田临盘十余名大法弟子骑自行车去省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黎明时,被临盘公安,“六一零”人员在济南市郊拦截,绑架回临盘并被非法关进洗脑班。被邪党利用的人重复着邪党媒体编造的谎言,恐吓、威胁、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其间,临盘“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少华(已于二零零四年遭恶报得癌症死亡)及王某某到王桂同家中抢走了大法书籍、大法资料等。

一九九九年八月初,王桂同被临盘“六一零”人员以交保证金的名义勒索了一万元(至今未还)。其家人被敲诈去一千元(至今未还)。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临盘公安分局国保科长王某某等以“防止上北京上访”的借口,将王桂同绑架至临盘公安分局。九月二十九日至十月三日被关在办公室由“六一零”派包夹看管。十月三日,“六一零”人员张少清伙同公安头目贾培勇又非法将王桂同绑架至临盘拘留所,没有任何手续,非法将其关了二十五天。十月二十八日,邪党“六一零”人员杨某、魏某将王桂同从拘留所劫持到采油一矿洗脑班,被作为重点看管。窗户被封闭,门被上锁,邪党人员、“六一零”人员、包夹残酷对他迫害。冬天室外零下十余度,“六一零”不许供暖,室内暖气片多处被冻裂,流出的水结了厚厚的一层冰,经常只给馒头、咸菜……二零零一年黄历新年后,洗脑班移至临盘培训学校。邪党党委人员、“六一零”、“帮教”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邪党媒体对法轮功污蔑的谎言,一次又一次的以劳教、开除工作等相威胁。从二零零零年十月至二零零一年四月,半年中被邪党扣发工资九千元以上,以生活费、出车费名义勒索四千多元,以保证金名义敲诈去五千元,敲诈家人一千元,均未归还。

二零零一年七月,王桂同被迫买断工龄,失业。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中旬,王桂同在济阳县境内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关押在济阳看守所一个月,曾遭当地恶警踢打,恶警唆使刑事犯人对其多次拳打脚踢,拔头发、辱骂、抢饭食、抢衣物,身体遭到残酷的摧残,多处内伤,其右肋青肿,一个多月不能右侧卧。

二零零三年一月中旬,济阳公安政保科科长李连中等人送其去济南刘长山劳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被拒收,两天后被放回,但无理的拒绝归还被非法抢走的电动自行车。在王桂同被非法关押期间,济阳恶警李连中等多人伙同临盘公安人员、“六一零”非法抄了王桂同的家。

每到邪党的所谓“敏感日”,邪党人员、“六一零”、公安少则一、二人,多则十余人就到王桂同家骚扰,有时还骚扰其家人。有时电话骚扰,有时盯梢、监视,各种各样的骚扰达几十次。

中共不但迫害大法弟子,还迫害其家人,王桂同的儿子就从后勤单位被发配到作业队一年。邪党还用连坐法搅扰其单位领导、同事,胁迫他们也参与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