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规定进行”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博士研究生于亚欧,因为在自己毕业论文的“致谢”中写了一句感谢法轮大法的话,而被取消了原定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的论文答辩,并被拖延了之后的毕业进程。在此一过程中,中共“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及其操控的华南植物园相关人员所采用的各种不断变换的威胁、拉拢、恐吓等手段已陆续被明慧网揭露出来。近日,华南植物园方面又试图利用所谓的“学籍管理”和“学生管理规定”来将他们取消于亚欧毕业论文答辩所造成的后果说成是不按规定办事所为,妄图推卸责任。

无论是相关负责人说三月二十日前“争取了机会”,还是跑到济南来向于亚欧的家人施压,还是通过中科院研究生院的通知来催促,“六一零”指使下的这些手段无非都是想给于亚欧本人造成压力、给他的家人造成压力而让他赶快回广州所谓的“答辩”。那么为什么“六一零”这么希望他赶快回广州呢?对此,于亚欧家人出于对孩子安全方面的考虑而询问回广州是否安全时,“六一零”的人员已经说过:“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就是有可能会送到‘学习班’(即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洗脑班)”。

也就是说,无论其通过什么手段、什么方式,利用着什么样的人来向于亚欧施压,“610”真实的目的都是要骗其回广州,在于亚欧的户籍所在地对他进行非法洗脑,从而达到让他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大法的目的!

奇怪的“通知”

三月八日,华南植物园教学部向于亚欧父亲的工作单位发了一份“通知”,又于之后的三月九日将此“通知”通过邮局特快专递寄送到于亚欧的家。该通知称:“根据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2010年3月5日“关于做好2010届春季(补报)毕业研究生学历证书电子注册工作的通知”要求,我园须在2010年3月12日前上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2010届春季(补报)毕业研究生学历证书电子注册情况登记表》及《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2010届春季(补报)研究生注册信息变更登记表》。”“同时根据你本人拟于2010年春季进行毕业答辩的申请,请务必于2010年3月11日前返园,按要求进行毕业学位论文答辩。”

在接收到此通知以前,教学部部长一再反复强调的是:“你已经提交了毕业生信息数据库,该数据库将于二月十五日关闭,请务必于此前答辩”。所以于亚欧即使当时有延长自己学习时间的想法,在请求了教学部部长让她帮助向中科院研究生院申请延期并得到了否定答复的情况下,于亚欧才和自己的导师协商,定下了二月四日答辩这样一个日期。而在收到上述“通知”以前,于亚欧在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学习五年半的时间中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电子注册“补报”一说,也从未有任何相关负责人向他提起过什么“补报”。也就是说,上述“通知”中的这个三月五日才下发的“关于做好2010届春季(补报)毕业研究生学历证书电子注册工作的通知”有可能是由于于亚欧毕业答辩被取消、毕业进程被拖延的情况出现之后,而被中科院研究生院临时现制定出来现下发的。

于亚欧在回复此“通知”的“通知回复”传真中说:“因为研究生部在征求我的确认后,已于2009年提交了我的毕业生信息数据库,所以我毕业程序中的环节均不适用研究生院对于‘补报’的任何规定和通知。同时,由于华南植物园在没有任何法律或相关法规依据的情况下,仅仅因为我毕业论文中的一句致谢词而取消了我原定于2010年2月4日的毕业答辩,并在之后拖延了我的毕业程序,我再次敦促园方按照正常的规定办事,不要再无理拖延。”

奇怪的电话

在华南植物园教学部收到于亚欧“通知回复”的传真后,于亚欧接到了分别来自自己的老师和教学部相关负责人的两个电话。老师在电话中说:“那句话不撤肯定是不能答辩的。(出于)这个政治的敏感,谁也不会同意答辩,这个没办法。不是这些老师要难为你,这个事是谁也没办法的一件事情。什么时候撤了那个东西,园里面什么时候才会同意你来答辩。上面许可,我也可以许可。上面不许可,我也没办法。就是这么一个意思。我也不想参与政治上的事。我现在要是同意了(你答辩),我就等于是跟政府做对。而且我这边同意,上面也同意不了,反正是一样的效果。”于亚欧指出:“答辩的问题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会尽一切能力去完成这件事情的。我一定会争取我的权利的。同时您有您的选择,希望你作出正确的选择。”

教学部相关的负责人在来电中说:“‘补报’是有两层的意思:一是零九年十二月份通知了一些学生要进行毕业答辩的、本人确认的,我们就把数据报上去了,这是一个;第二层意思是说,零九年上报了数据还没有‘通过’答辩的,这一次补报期间我们就要撤销这个数据。”于亚欧回复说:“我一直强烈要求答辩,是所里一直在设限不让我答辩。”而此相关负责人却说:“教育部颁下文件,就是什么时间该做什么工作,那我们就布置通知、布置下去,在这个时间内你该做的就做,你不能做的,那我们也要按你不能做的来上报。”于亚欧回答:“定的是二月四号,你们不管是谁,不管你们上级还是你们同事,不让我那个时候答辩,以后造成的损失那就是你们要负责!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整个所里办了这么一件可笑的事情。”

此相关负责人继续说到:“你说你跟‘补报’没有关系,我跟你解释的意思是说你有关系,就是说我在这个十二号下班前没接到你说要答辩的那个做法,我就要撤销原来给你报上去的数据。每一项工作来前也通知你,来到当前要做也通知你,反正这个时间段是教育部有规定、院里面有规定的,我们是按照每一个时间段来做的。你没有按照这个时效性来做的话,那有些东西你确确实实是要负责任的。然后我们的那个放假通知也在网上都有,所有的学生必须在三月一号回来注册报到,你已经超过了这个时间。”于亚欧的回复是:“首先声明我已经完成了学业了,也就是说没有‘放假’这个方面了,我也就不需要遵守什么放假的规定了。其次因为你们非法剥夺我二月四号的答辩,你们做了违法的事情而造成的后果,你们一定要承担!只要你不让我答辩,不让我合理按照我的要求答辩的话,我是一直决不会放弃的!”

目前,于亚欧已于三月十二日传真通知了华南植物园教学部,如果园方再不正视其违法行为,而继续找理由对自己进行迫害,他将诉诸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