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辽宁女监毒打瘫痪五年 张凤珍含冤离世(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沈阳市六十三岁的妇女张凤珍,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被辽宁女监毒打等迫害致瘫痪,五年来一直在痛苦中煎熬,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含冤离世。


张凤珍

张凤珍是沈阳市灯光球场副食商店退休职工,已修炼法轮功十多年,被迫害前身体一直很健康。二零零一年张凤珍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绑架,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零三年三月被关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当时叫大北监狱);张凤珍被监狱恶警指使犯人毒打六个多小时致肝破裂,从此一直血压高(高压200 以上),二零零五年六月出监时已不能独立行走,是被两个犯人架出来的。出监几个月后即全身瘫痪脑出血,丧失语言能力。

张凤珍生前是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三监区三小队被迫害的,指使迫害的是三监区大队长果海燕,干事安蕊,三小队队长是徐曼。

张凤珍在监狱被毒打致伤残期间,她的丈夫和儿媳曾多次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要求探视,狱方谎称“张凤珍有病了”拒绝家属会见。后来,狱警又对家属称“张凤珍欠了1700元看病钱,还上钱就让看”,家属被勒索了1700元。

张凤珍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一日在明慧网上发表文章,描述了她被迫害的经历:

“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非法抓捕,在审判时他们让我坐在被告席,我说被告席应该是江泽民坐,他们看我不坐,就说“那你就站着吧”,接着安排了不替我辩护的律师,非法对我判刑三年半。二零零零年三月,我被关到大北监狱,即现辽宁省女子监狱。

我刚被劫持到入监队时,三大队恶警科长果海燕就问我家里是否还有人修炼,接着就让我背报告词,即犯人进办公室前的一套话,我当时就说:“我没犯罪,我不是犯人,报告词我不能背。”

我理直气壮的话,使果海燕很恼火,她看我背手挺胸抬头不卑不亢的样子,说了一句只有流氓才能讲的话,接着又用威胁的口气说:“你背还是不背?”随后她叫当时的恶警干事安蕊带我出去,安蕊叫来盗窃犯山峡,对她嘀咕了几句后,又说了一句“她有心脏病”就走了。

山峡把我领进了一个装布匹的仓库,随后又进来一名也是盗窃犯叫杨晶,她们开口就问我背不背“报告词”,得到坚持不背的回答后,她们在恶警的安排纵容下知法犯法,私设公堂,对我进行拳打脚踢,还不过瘾,山峡换上胶鞋,爬上布匹垛上,用穿着胶鞋的脚对着我的头开始踢,踢倒了拽起来接着踢。

后来又进来一个也是盗窃犯叫张盈盈的帮忙,她们三个都是20岁左右,一边打一边说:“比你有钢的见多了,你以为你是谁呀。”她们扒光我的衣服,用电线抽我,并在我衣服和后背上写满了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话。三个人从下午3点多打到晚上九点多。轮番打了我6个多小时。

我的身体受到严重损伤,脸庞青紫,内脏疼痛直不起腰,小便肿的尿尿钻心地疼,满嘴都是苦味,喘息都吃力,一喘息全身都疼,晚上睡觉翻不了身,别人碰一下就更是疼得不行。我提出要去医院检查,在不被允许送医检查、生命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我进行了8、9天的绝食,绝食期间他们使用各种方法让我进食,哄、劝、骗都不行时,就让4、5个人一起给我灌食,我不吞咽,结果弄得满身都是粘糊糊的,干了以后,衣服硬梆梆,即使用毛巾围着,脖子上也是一道道的划伤。

经过8、9天的绝食后,他们才将我送到监狱的所谓医院进行检查,结果是肝脏严重挫裂,心、肺都不正常,血压也高,他们为了掩盖他们的罪行,欺骗我说是肝部有先天肿瘤,哄骗家属身体不好,不让家属接见,更不让保外就医,还无理的让家属拿了1000多元的医疗费。”

因中共严密封锁迫害消息,张凤珍被迫害的更多情况不得而知。一位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发表于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的文章中,提到了张凤珍:

“张凤珍是个五十多岁的人,初次见到她时被人搀扶着,她步履艰难。晚间休息时被人扶着慢慢的躺下,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看她闭着眼睛的面庞,是那样的清秀美丽。听说她被恶警指使的犯人杨晶、张盈盈、山峡(音)打了长达六个小时,到最后她也没有说放弃修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