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改掉火爆脾气 却遭警察反复关押

更新: 2016年08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在我这片住,就得归我管,有人来你家,就是聚会,违反治安规定。”这是黑龙江省密山市第一派出所警察戴强对刚搬到他管辖片居住的铁西村民法轮功学员张玉堂绑架时蛮横地说的话。

密山市铁西村木匠张玉堂,今年约55岁,以前脾气暴躁,在家里和兄弟姐妹都处得不好,对妻子儿女的打骂那更是家常便饭,伸手就打,张口就骂,闹得左邻右舍不得安宁。1998年9月张玉堂修炼大法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一改常态,家中姐妹兄弟之间也不争吵了,也听不到他打妻骂儿的声音了。和邻里也能和睦相处了,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人把他那火爆脾气改到如此地步?有人说:是法轮功!别人谁能改了他那火爆脾气。他自己也说:“没有法轮功的教诲,我也许早就该死了。”然而这么好的功法,共产邪党却不让他炼,常年骚扰,反复非法关押。

一、密山市公安局恶人绑架张玉堂

1999年9月27日,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杜永山,叫铁西派出所干警把张玉堂找去问他:“你炼不炼法轮功了?”张玉堂说:“法轮功这么好怎么能不炼呢!”杜蛮横地说:“现在共产党取缔法轮功,你再炼就是犯法。”张玉堂即问他:共产党讲言论和信仰自由,你说不让炼,有法律根据吗?当时这杜永山破口大骂。当天晚上,张玉堂和他二姐张玉兰(张玉兰在2001年6月18日被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死)被拉到密山拘留所非法关押23天。

1999年10月18日,张玉堂被放回家,第二天下午政保科长孟庆启来了,说是不行啊,你还得进拘留所呆几天。问为什么?孟说:“谁不让你出来,你心里没数吗?”张玉堂说:我知道是村支书不放过我,对吗?孟笑了说:“那还能有谁!”张玉堂又被绑架进密山拘留所17天。直到11月初,孟庆启逼张玉堂的家人拿出3000元(没有任何手续),才放人。

张玉堂被放出后,孟庆启叫张玉堂给自己儿子孟军装饰新房,当时手工钱按市场价最低不少于1600元,孟只给了1300元。1999年12月1日,张玉堂听说法轮大法研究会的纪烈武在北京被判刑,为说明法轮功是正法,为大法讨个清白,他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结果被北京前门派出所绑架押到鸡西驻京办事处的地下室里,半夜里张玉堂与另一同修撬开地下室通向地面的气窗走了出去,回到北京顺义县临时住所。

第二天顺义县公安局某派出所大搜捕,张玉堂再次走脱。此时的张玉堂身无分文,又在异地他乡,无奈只好向当地群众要了一套外衣(穿的外衣被鸡西公安局的李科长扒下去了),从顺义县火神营一路步行,从早上8点到晚上十点钟,步行70多公里(从朝阳区到前门区走了二趟),饿了向百姓要了一个小馒头吃,困了就在天安门广场前的地下室睡一会,冻醒了就来回走取暖,直到第二天再上天安门去。结果又再次被抓回鸡西驻京办事处。被鸡西公安局政保科的李科长用皮带一顿毒打后和两个外甥一起被绑架回密山。

二、被关押进鸡西劳教所

孟庆启得知张玉堂被抓回来后,就叫李刚给他捏造了一个“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把他绑架到鸡西劳教两年。

在鸡西劳教所,由于张玉堂不配合他们的要求,多次遭到恶警头目范国宇的毒打,押入小号并加期四个月,最后把他关进小号里一呆就是将近五个月,由于99年被抓进来的十四位法轮功学员都先后回家了,最后,在压力下,他违心地写下了所谓不炼功了的“三书”,才给其减期四个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密山市。

三、被到处通缉 有家不能归

2001年12月下旬,张玉堂因揭露了孟庆启勒索他3000元钱和给其干活扣300元钱一事,遭到了孟庆启的报复,孟利用他手中的权力,无故抄家,因张妻不给开门还喊,气得孟庆启、杜永山拿出了钳子,起门玻璃,并把张妻(未修炼法轮功)也抓到拘留所去了。

在拘留所里,杜永山抓住张妻的头发往墙上撞。倒了再拽起来,再撞,还问:“你炼没炼法轮功?”说没炼,再打,再拽头发往墙上撞,直到把张妻打急了说:“炼了。”这杜永山才满意地笑了,也不打了。问张妻,张玉堂上哪去了?”回答:“不知道!”当妻子被抓进拘留所的第二天,张玉堂得知后,即给当时的公安局长崔幕林打电话,要求他立即放他妻子!崔一听说张玉堂是炼法轮功的,就说:“这事我不管,你在哪里打电话?你等一会。”张玉堂一看公安局长不讲理,无奈离开电话亭并写信给崔,告诉他:“你们这么干是犯法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你要为此承担罪责的”。

由于孟庆启没有抓到张玉堂不死心,就在他家北面公路上留一辆警车,西面邻居家里留了4—5个人随时准备抓回家的张玉堂,持续两个月也没得逞。

2002年大年初一半夜一点半左右,孟庆启带领5—6人到张玉堂家,打着手电,每个屋都照一照,甚至卫生间都不放过,看看张玉堂到底藏没藏在家中,然而孟庆启的希望破灭了。

由于孟庆启不抓到张玉堂不死心,利用他的权力下了一个通缉令。张玉堂在外面听说孟庆启抄了他的家后,并下了通缉令,他有家不能归。

后来孟庆启抓到他自己一个炼法轮功的亲属,经过毒刑拷打,逼他说出张玉堂的下落后,2002年4月25日晚7:30,带着他的亲属在鸡西市鸡冠区公安分局长李强的配合下找到了张玉堂的住处,绑架了张玉堂和另外三位法轮功学员。当时绑架张玉堂的还有鸡西市公安局政保科的人,鸡西市刑警队和鸡冠区刑警队的人共有20多个。

四、被关进鸡西市第一看守所

在鸡冠区公安分局,这些警察把张玉堂横着吊在暖气管上,身子横着靠在暖气片上,然后褪下棉裤,往棉裤里倒凉水,在暖气上蒸,再给他戴上钢盔,用钳子敲钢盔。大约十多个小时过后,放下来用打火机烧手指头,直到眼看着手指头烧起了指甲盖大的水泡后,才停下。

然后,有一个副局长个头不高,手里拿着4个人的照片问张玉堂:“你认不认识这个人,认不认识那个人”,回答不认识:旁边的小警察过来就是一顿大嘴巴,说:不认识就打死你,因为张玉堂拒不说出同修的姓名,无奈,这些警察在折磨他两天两宿后,把他关进了鸡西市第一看守所第十九号监舍。

第一看守所副所长张毅,人称“打人魔王”。在张玉堂被关进看守所的第二天放风时,张毅问张玉堂是犯什么罪进来的,张玉堂说自己没有犯罪,是警察违法,无故绑架我们。张毅就叫几个犯人强行扒光他的衣裤,摁在地上用电棍电,电的他来回翻滚了有五分钟的时间。

在以后的日子里,张玉堂经常受到在押犯人的打骂,其中最坏的一个强奸犯叫王宝连的号头,经常打他。有一天,张玉堂突然昏迷过去,副所长狱医王力君为了试探张玉堂是否真有病,先抠耳朵,挠痒痒再用针扎双手十指,扎进很深。杀人犯张健敏用钢针扎双脚,往嘴里灌尿,抹粪便等。经过一年半的折磨后,鸡西看守所又把张玉堂绑架到鸡西哈达监狱继续迫害。

2003年11月9日早上,一个名字叫刘晓军的警察来到19号监舍说:“所有今天送走的人把你的余钱票子交给我,我给你们换成现金带着到哈达监狱,你们还可以花。”张玉堂也和其他人一样把剩余的钱票一百元交给了刘晓军。直到他被押到车上,这个刘晓军也没有把钱拿来,张玉堂当时问了押车的副所长王力军说,刘管教说是钱要换现金怎么没来呢,王所长说“差不了你的钱”直到车开走了,也没见到刘晓军。

五、被关进鸡西哈达监狱和牡丹江监狱

2003年11月末,哈达监狱秘密的将张玉堂押往牡丹江监狱再继续迫害。一星期后张玉堂被分配到尖山子三监区。三监区警察不准法轮功学员炼功,不准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

2004年过年那天,张玉堂晚上炼功被一个姓慕的号头从上铺拽下来,打的鼻口出血。事隔几日,张玉堂在抄写经文时,被警察张建看见,抢去烧毁,把他双手捆起来,一顿拳脚,打得血流满面。

2004年过年时,张玉堂的大女儿通过亲属去看望他,给他留下一百元钱,当时领着张玉堂去接见的管教名字叫李智,他把钱接过去了说是不许花现金“我给你办个钱卡给你存上”张玉堂不同意,但是没有办法。这样过了半个月,这个李智给张玉堂送来55元,张玉堂问怎么没办钱卡呢?李说:“现在停办了。”再问那45元钱哪去了?李说给接见室的人买烟和饮料了。”张玉堂说自己在这两年中家里才给存了100元,你给扣下45元,不对劲吧?李说:“我没扣你的钱。你才来几天,不许接见,我找接见室的人,说了你的情况人家才让见的。”张玉堂知道他在撒谎,因为张玉堂女儿告诉张玉堂是通过亲属找了那个栾副狱长才让见的。所以张玉堂就说了:你要为这个事负责任。

2004年,牡丹江监狱人员大调动,张玉堂又被分到十一监区。

在十一监区被迫缝坐垫,由于张玉堂认为自己无罪不配合。管事的坏人就用一米长的硬木棍毒打,有一回竟把他打得腰不能动,就打肩膀,十几天后张玉堂又被调到高压三监区。

在三监区张玉堂拒绝劳动,有个杀人犯刘立功经常把他打得鼻口流血。其实刘立功敢于随便打人也是监区长姓盖的指使的。

三个月后,张玉堂又被调到十六监区,十六监区教导员郑玉和对人表面挺好,背后告诉犯人用各种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2004年末,黑龙江省司法厅要求监狱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期间,包夹张玉堂的犯人史轶群和一个叫张福来的犯人经常逼张玉堂等坐小凳、三块板和用木板打,一打就是十几下。而且狱警卢晓辉也因为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他得不到奖金,所以经常唆使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

六、被迫害妻离子散 仍遭绑架勒索

张玉堂出狱后回到家,看见被迫害得妻离子散的家,孩子们流离失所,妻子也离他而去,冷清清的房子,止不住的流下了两行心酸的眼泪。

2008年8月12日,因为生活上的需要,张玉堂搬到密山市街里3街41委。在他刚刚搬到那里住的第四天晚上,张玉堂的外甥和一女友来他家看望他们老两口,晚18点50分左右密山市第一派出所片警戴强来他家敲门,张玉堂问:“谁?”回答:“派出所戴强。”问:“这么晚来干啥?”戴说:“我什么时候来,你就得什么时候给我开门。”张玉堂说:“有啥事明天白天来。”戴说:“不行,你要不开门我就踹门。”张玉堂怕把门踹坏只好给他开门。戴强进院后问:“你在家干什么呢?不开门?”一边说一边闯进屋,看到两个他不认识的年轻人,就叫他的同伙苗彬打电话给派出所说:“张玉堂家有人聚会。”派出所来了8—9个人,根本不容人说话,也不出示任何证件,进屋就开始翻箱倒柜。强行拿走他家的电脑、手机、法律汇编书等物品装上警车,并把他们四人拽上警车,绑架到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戴强及一些警察把抢去的书本、卫生纸、大法书摆在地上一一录像,还给他们四人非法录像。张玉堂当时告诉他们这是严重侵犯公民合法权益,是犯罪行为。他们不理睬,把他们编造好的假材料强行让四人签字,遭拒绝后戴强自己签上四人的名字,填上拘留十天、每人罚款一千元的票子,强行把他(她)们绑架到拘留所关押。

8月27日上午,四位法轮功学员被放出后的第二天,到派出所索要非法抢去的物品和搜查证,戴强耍赖说:“都给你们了。”派出所的小头目徐广辉态度蛮横地说:“出去,出去,谁拿你东西了。”戴强说:“每人交一千元给你东西。”张玉堂问戴强说:“我们违反了法律的哪一条要罚款一千元。”戴说:“你们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的法轮功是邪教。”张玉堂让戴强把那个条款拿出来看看,他拿不出来也不说话,就走了。再去要,戴说:“我说了不算,是公安局王局长决定的,你们去找王局长吧。”

张玉堂去找局长王某,局长王某一听说是法轮功,索要被抢去的东西大声叫喊:“出去,出去。”

在张玉堂被非法拘押放回后的第二天,戴强又来家命令他搬家,不许他在他管辖区居住,并且说:“只要你家来人,再抓进去就不是十天八天的问题了。”等恐吓语言,被逼无奈,张玉堂只好搬出他的管辖区。搬出他的管辖区后的第三天,戴强又找到了他们,又说了一些难听、恐吓的话。

参与迫害责任人:
密山电话区号:0467
孟庆启:         (宅)5266677 13945836696
杜永山、
李刚:          (宅)5229088 13946806333
苏宏伟:                 13115470899
王孝玉:         (宅)5227540 13846082281
玉海颖:  (办)8720819 (宅)5296819 13836522819
王向东:  (办)5241266         13945846999
第一派出所:
所长王大伟:(办)5266611         13101673777
王殿军:  (办)5222459         13258521567 15094678666
崔国峰:                 13945842001 15145796876
徐广辉:                 13349573999 15946786999
赵东方:  (办)5224072         13796416666 15145796872
马秀强:                 13069817575 15145796875
戴强:                  13234673166 15145796871
苗彬:                  13946816998 15145796934

鸡西劳教所:王洪武、范国宇、朱立俊、林永军、菊华
鸡西看守所:张毅、王力军、刘晓军
牡丹江监狱:张建、郑玉和、卢晓辉
恶人:史轶群、张福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