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大法弟子张卫华被迫害含冤去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女法轮功学员张卫华以前患有哮喘病,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身体越来越好。1999年7月20日后大法被中共造谣诽谤,张卫华多次到北京上访,以自己的亲身感受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后多次被迫害,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身体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摧残和伤害,于2010年1月29日含冤离开了人世,年仅32岁。

家住成都市的张卫华,由于中共邪恶人员的迫害,2001年被迫搬到琉璃场村母亲何建清家,一住就是四年。张卫华的父亲张昌文,原来是锻压设备厂厂长。

2005年5月13日,成都市锦江公安分局杨柳村派出所大约20多个警察,非法闯入家住琉璃场村4组62号的张卫华家中大肆抄家,绑架了张卫华与丈夫周敬东及其父母张昌文与何建清。20个恶警非法在她家中搜了大半天,傍晚将她住宅附近周围封锁起来。

张卫华和丈夫被恶警强行绑架到了派出所。随后张卫华、周敬东夫妻被绑架到成都市郫县看守所11─2监室。何建清被绑架进了成都市锦江区成仁路口的洗脑班迫害;父亲张昌文受到巨大压力;弟弟张卫国被迫四处流浪。

张卫华被非法关押进看守所后,被强行脱光衣服检查,穿的牛仔裤上的所有纽扣和拉链都被剪掉了,外套的拉链也没了,衣服拉不上了,身上的102元钱也不知去向。张卫华试图讲道理,但说不通,在这种情况下只好进行绝食反迫害。邪党的恶警们开始采用打骂、强迫进食不起作用时,又派多名狱中犯人对卫华进行各种方法的引诱,见软的不行,就采用灌食。在医务室,把张卫华摁在地上,在押人员马小啬坐在她的腿上,用手按住双手,一个男犯人,用一根小指头粗的管子,近一米长,从鼻子插到胃里,灌了三盒牛奶。当时张卫华的胃又胀又难受,不停的吐,吐到脸上、头上、衣服上到处都是。

灌食不行后又换成输液。恶警们叫两个杂案犯把她押到病房,用绑带捆住手脚,强行输液。在输液后,犯人用尽种种手段折磨她,甚至用厕所里的尿水给她洗脸、漱口。

5月27日下午,狱警把张卫华送到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在医院的四楼上,有一个特别的病区由武警看守,安有监视器,上锁的大铁门,这就是专门关押生病犯人和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有学员就是在这里被迫害致死的。他们把张卫华带到45床,并用手铐把她铐到床上,同时把脚铐在床的两头,白天只取手铐,晚上连手铐也不取,就铐在床上,大小便就解在床下的一个桶里。最长一次连续铐了三天半。

张卫华绝食20多天后,生命垂危,才于6月6日被放回家,家中被安插三个恶警,6月7日又被绑架到洗脑班,与她母亲何建清一同遭受迫害。6月7日至6月9日期间,杨柳村派出所恶警或锦江分区一科对张昌文进行了封闭式精神恐吓和施暴询问。为达到继续迫害张卫华的目的,6月9日不法人员让张昌文给他女儿送饭,当时未见到张卫华。张昌文突发脑溢血,含冤去世。

张卫华在知道父亲去世当天又被送到空军医院住院继续迫害,由于张卫华坚持绝食,不配合邪恶,邪恶之徒无奈,一个多星期后放她回家,同时派出所派人24小时非法监控张卫华。张卫华避免再次被迫害,从窗户翻出离家出走。恶警得知后又绑架了她母何建清到锦江区法制转化中心迫害,她弟弟张卫国和曾帮助过他的朋友都被非法24小时监控,连柳江社区正常的治安巡逻都派不出人了。

2007年11月20日下午,成都市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陈德荃、秦彪等一帮恶警,开了七、八辆公安车,共十几人(其中一人穿警服、一女警)突然闯入成都市新都区五里村,现填非法的搜查证,强行抄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卫华、蒋云宏、古申菊。恶警毒打蒋云宏(原成都空压机厂工程师),把他的脸打肿,嘴打肿,脸上鲜血直流。恶警怕他们的恶行被曝光,将蒋云宏和张卫华的头用口袋罩住,把他们强行推上警车。12月11日左右从新都区分安分局被释放,当日直接由成都市光荣小区派出所转走到金牛洗脑班关押。张卫华回到杨柳村的家中后,有6名当地联防强行居住在张卫华家里,监控张卫华。

长年的监控、关押、迫害,使张卫华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年仅32岁的她于2010年1月29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