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瓦房店监狱警察叫嚣:死人不要紧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自2001年末,辽宁省瓦房店监狱设立一个由恶警丛政、吕传贵为首、四十几个囚犯组成的“管治队”,关押、残害法轮功学员,独立设一个监区,不准外人进入,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残。警察说“死人不要紧,监狱每年都有死亡名额,不超名额就行”。

法轮功学员张德被打昏迷,两次被送医院抢救,在医院病床上仍持续被毒打,用电棍电击,一直捆绑在床上约一个月之久;张德因拒绝坐“小板凳”(一种刑具),多名犯人在他肚子上压、踩,使食物从口中倒流而出,并且用小板凳拍打张德的小腿骨、踝骨。

2004年元旦,恶警吕传贵指使犯人将被打伤住院的张德拖下床,灌凉水、毒打,并且强迫其奴役劳动;2004年大年初一,因张德没喊“政府过年好”,多名犯人用木棒毒打他,恶警吕传贵告诉犯人“不打死就行”,并对犯人承诺,“征服一个法轮”(指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减刑半年。张德在受到不公正对待时,绝食抗议,对他灌食迫害时,导食管插入气管,致肺部受损,发炎、高烧,后住院两个多月。

法轮功学员路国赞肋骨被打裂,无人过问;刘方旭被打昏迷;杨国谦脚趾骨被打断。一次杨国谦上厕所,恶警以监视人不在身边为由,对他拳脚相加,直打得他浑身是血。吕传贵为掩盖伤情,将杨国谦关入严管室二个多月。

法轮功学员高辉因盘着腿坐着,被打得胆囊管破裂;法轮功学员吕金宇被以治病的名义关进医院,实则在床上灌食折磨一个多月;佘钺被吊在窗上用打火机烧手指;许志斌抵制奴役劳动,被木板拍打,致其口吐鲜血;赵成林因不坐“小板凳”(一种刑具),被打得吐血,眼睛看不清东西…

法轮功学员赵成林被多名恶警、犯人殴打,脸部被打裂一道口子,身体多处青紫;宋月刚被犯人李强用凳子砸头,事后宋月刚被关进医院很长时间,犯人李强以前以同样方式砸伤法轮功学员高辉,未被追究,他与恶警狼狈为奸,充当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受恶警刘树林指使,多名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孟勇、徐兆斌、冠建华等被打伤。

法轮功学员薛兴隆被送入“严管室”一个多月;法轮功学员吕金宇遭犯人毒打,戴手铐脚镣,且将手铐脚镣连在一起固定在床板上,人不能移动,持续一个多月;赵成林被多名警察殴打,戴手铐脚镣约三个月;佘钺、宗礼广被“严管”近三个月。

宗礼广98年四月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10月恶警殷步喜、董德坤、王胜远、薛志峰等人,强迫宗礼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把胶皮棍都打断了,电棍电得他脖颈以下,小腿以上都是黑紫色,内脏被打伤,后背打破,人昏迷后,被拖入“严管室”,强制他坐“小板凳”,长时间坐致臀部溃烂。宗礼广在严管室被迫害达二个月,致其小便便血。后恶警殷步喜多次将宗礼广关入严管室迫害。

法轮功学员王天宇、高辉、王渺多次被犯人殴打,2003年2月,法轮功学员宋月刚、宗礼广抗议大连瓦房店监狱的迫害,被狱政宋禄军带人用几十万伏电棍电击,甫盛军监狱长坐镇指使,把宋月刚、宗礼广戴上重型脚镣,两手反铐在背后,睡觉也不摘下。至于殴打体罚已是家常便饭,

宋月刚、张德二人找严管室侯科长谈话,侯将二位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脚镣进行电击,且指使犯人殴打,持续迫害达二月有余,监狱长对反映到他那儿的违法情况装聋作哑,监狱纪委对反映情况搁置一边,不闻不问。

监狱方面不准法轮功学员给家里打电话、写信,为阻止法轮功学员对违法的狱警和犯人的控告,将关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分散到各个监区关押,禁止犯人与法轮功学员讲话,24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由于长期不见阳光,多人得皮肤病。为了不让法轮功学员了解社会的情况,禁止法轮功学员看报纸、听新闻,不准法轮功学员接见,不让家里送东西,法轮功学员只得买贵两倍价格的狱内商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9/220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