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六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马三家的警察10年来,对法轮功学员从精神到肉体上的酷刑迫害,始终没有间断。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很严重,有的失去了生命,有的精神失常,有的伤残。她们有王云杰(死亡)、王岩(死亡)、李宝杰(死亡)、田邵艳(精神失常)、黄桂芬(伤残)、田力(伤残)、刘殿芹(伤残)、赵树云(伤残)。等等。

葫芦岛绥中县法轮功学员田邵艳,60来岁,2008年5月被第二次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在干手工艺活时,胶中毒,导致四肢无力,行走不便。2009年10月13日,恶警们说她是装的,要求她干活,不干就迫害她:先是毒打她,揪着头发,把头发揪掉了很多,打掉了六七颗牙,然后又上大挂,导致她精神失常。现在田邵艳眼神呆滞,不能说话,只是呜呜的,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迫害田邵艳的恶警有,任怀萍、王树征、荣秀娥、任红赞。

法轮功学员赵树云,铁岭人,60来岁,被迫害的很严重,2008年5月她因为不转化被恶警周勤(副所长)等人毒打,揪着头发往墙上撞,被打昏了过去,醒了发现腿骨折,脚趾骨折,走不了路。迫害赵树云的恶警有,副所长周勤、张君、张卓慧、任怀萍、王树征、荣秀娥、任红赞。

法轮功学员崔国华,锦州义县人,50多岁,2008年5月份因不背30条,被恶警毒打,电棍电,上大挂。迫害崔国华的恶警有张君、张卓慧、任怀萍、王树征、荣秀娥、任红赞。

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遭受严重迫害。下面是法轮功学员王金凤诉说她在马三家被迫害的部份经历。

我叫王金凤,今年46岁,家住阜新市。2008年3月5日,我第二次被迫害到马三家教养院,当时我被分到四楼三大队二分队,那里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地方。

第一步就是精神上的洗脑,让所谓的转化骨干,做所谓的思想工作,达到认同邪党的歪理,主动转化(写三书)。由于我2002年5月至2005年7月在马三家被迫害3年,他们知道不会上他们的当,不会所谓的转化,在2008年3月9日,也就是这次到马三家的第四天,恶警周勤(副所长)领着几个人对我说,这次不转化不好使。恶警张卓慧(大队长)说,你先背《劳教人员行为规范》30条,我说不背,恶警张君上来给我一个耳光,我说警察不应该打人,恶警们罚我站着脸朝墙,把《劳教人员行为规范》30条贴在墙上。

3月10日也就是第5天,恶警张卓慧、恶警张君把我推进三角屋,我奋力挣扎,高喊“法轮大法好”,张君用胶带把我的嘴死死缠住,又叫来几个值班警察,她们歇斯底里的叫骂着把我拥到大板凳上,把我戴上手铐,恶警张卓慧爬上铁梯将手铐的另一头铐在铁梯上。三角屋是个仓库,有装东西的柜格,恶警张卓慧又爬上柜格把另一只手铐挂在上边的暖气管子上,然后把凳子踢走。我不配合,双脚又被绳子一圈一圈绑住,这时我身体悬在空中。当时我象飞机一样飞起,两肋和胳膊剧烈疼痛,手铐刹到肉里,刺耳的尖叫声震动天地。我被强制抄写了“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

2008年3月20日我被分到二大队二分队,当时我不能干活,恶警尤然(分队长)把我带到库房打了20多个耳光,虐待我。马三家劳教所一大队二大队都是加工服装车间,她们强迫大法弟子做苦役,超负荷劳动。每个人精神上肉体上都不堪忍受,车间里充满了恐怖气氛,代工的普犯马桂梅(吸毒)帮助警察欺诈钱财,张口就骂举手就打,有的人怕挨打,每月就要给警察500元钱好处费。普犯马桂梅吃拿卡要不算,释放时除了给警察的,自己还存了两万多元。

警察叫普犯管法轮功学员,就是“包夹”时时刻刻看着大法弟子。天天向警察汇报,大法弟子经常被警察殴打。还经常搜身、搜号,来制造恐怖气氛,迫害大法弟子。

2009年1月20号马三家教养院开联欢会,警察利用转化人员歌功颂德赞美警察,还谩骂大法,我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尤然、王树征叫到办公室,她们开始打我耳光,打了很长时间,我发现我的牙有的掉了,有的松动了,我现在大牙都掉了,下齿牙几乎也都没有了,吃饭不能嚼,而且吃饭很费力。

2009年7月20日我们去食堂吃饭,我和几个同修在食堂里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气急败坏,对我们是一顿毒打,然后又给挂起来了,说是让我们记住教训,被迫害的同修有赵树云、王金凤、崔国华、常学玲、王桂平、郎东月等。

这只是马三家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点情况,希望世界上善良的人们关注一下还在中国的迫害吧!法轮功学员是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好人,对社会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明白真相的都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希望马三家的警察们,认清善恶,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了,为了你的生命永远,善待大法弟子。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