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教养院及钢屯镇政府对赵连元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八日】辽宁省葫芦岛市钢屯镇法轮功学员赵连元曾因为法轮功上访遭钢屯镇政府人员绑架殴打,并遭受暴力转化。后来被投入葫芦岛教养院,遭野蛮电击和灌食折磨。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叫赵连元,家住钢屯镇,在1998年11月份有幸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心性提高。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诬陷、诽谤法轮功,抓捕法轮功学员。为维护大法,还师父的清白,我与当地同修一道走上了和平上访之路。

钢屯镇政府恶人的暴行

1999年10月钢屯镇政府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林科、派出所所长马恩友、指导员王英、藏国光,派出所协勤及保安队长赵久才,带领十多个保安队员联合行动,将全镇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全部绑架到镇三楼会议室,非法拘禁,采取强硬措施勒令学员放弃修炼。其中有三名学员(张青春、张德本、赵学本)被带到一楼一间工作室,派出所协勤孟庆军、王振杰、赵贺等四、五个人把赵学本裤带抽出来,赵学本两手提着裤子被四五个人围着拳打脚踢,最后四五个人用电棍电,折磨约三个多小时。下午有八、九人因不放弃修炼被派出所非法押送拘留所关押30天,但必须写放弃修炼保证书,或骂师父、骂大法,才能放人。

2000年4月,我又被钢屯派出所绑架到拘留所关押三十天。

野蛮的“军事化训练”

2000年6月钢屯镇政府、派出所、保安队及各村统一行动,将全镇七、八十名法轮功学员绑架押往和尚沟迫害。

保安队长赵久才为得到上级的赏识、向上高攀、完成镇党委交给的转化任务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百般摧残、任意刁难,美其名曰“军事化训练”。被他迫害的上至六十多岁的老人下至十几岁的少年。早晨4-5点从和尚沟跑到老爷庙两地距离十一、二华里,每天早晚两次。保安队骑摩托车看管。回到和尚沟后吃完饭在院内继续跑,六月的大热天,气温30度左右,学员们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两腿发抖、不给水喝,一部份学员昏倒在地。

有一天晚上,我在屋子里炼功,被他们发现了,赵久才、王强、张铁利等四人对我拳打脚踢,张铁利的皮鞋打我时打坏了,还叫我赔,并说我是这里的头。赵久才强迫我们四人抬篮球架子,赵还在上边吊挂玩。在我绝食期间,赵久才强迫我给赫广彪(个体矿主)上料(强体力劳动)。天气越热他越叫学员在院内跑步、学鸭子步、俯卧撑、僵尸跳、踢正步、强迫学员互相打嘴巴,学员不动手,保安就打不打人的学员。一些学员实在受不了,违心地写下了“保证书”。

凶残的转化

2000年7月30日,钢屯镇党委给保安队下了密令,在一个月内法轮功学员必须“转化”(放弃信仰)。同时,又换一批新的保安队员,而这些新面孔的保安队员为完成镇党委交给他们的任务,不择手段,昼夜轮流折磨我们十几个法轮功学员。甚至用八号线做成鞭子抽打他们,学员张青春被打的满地翻滚,声声惨叫不止,最后把我们三人押送到市教养院继续迫害。

葫芦岛教养院的电棍、狼牙棒

在教养院期间我炼功,要求无条件释放。教养院不答应,继续对我迫害。我开始绝食。主管迫害的大队长刘国华、市“610”恶警、市政法委、教养院院长等分别找我谈话、威胁恐吓,给我期限必须如何如何。我没有配合他们的迫害要求,告诉他们无条件放人,就不绝食。

2000年10月份,有一天晚上八点左右,全院恶警动用暴力迫害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把我押到操场东面的小白楼里(这里是教养院恶警专门给法轮功学员用刑的地方),大队长刘国华给我捏造的罪名是带头绝食,拿我开刀,给我加期六个月(后来知道的)。行刑室内的桌子上摆着几只狼牙棒、几只电棍,十几个恶警面目狰狞、虎视眈眈盯着我,见我进来后,一恶警一脚把我踹进室内,十几个恶警七手八脚把我摁倒在地扣上手铐开始用刑。

他们把我围在中间,恶警王胜利(管教科长)在前面打嘴巴,姚闯(院长)、刘国华(大队长)、丁学文、张福胜等用狼牙棒打,用电棍电。狼牙棒打人为内伤,不伤筋骨,皮里肉外紫青。用电棍电脸、后背、双耳、腋窝、阴部等。他们一边折磨我一边问:“还吃不吃饭”?我不回答。半小时后,刘国华看我还不妥协,又找来二万伏电棍,在我身上倒一盆凉水,继续电我,二万伏的电棍在我的脸上、背上电的啪啪直响。他们一边电一边问:“还吃不吃饭?”这时,满屋充满皮肉烧焦的气味。我浑身疼痛难忍,两腿颤抖,再也支持不住了……。自从这次被迫害以后,我的阴囊肿大,至今仍然不适。

灌食折磨

2001年4月,我住的监室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坚持绝食反迫害,在绝食的第七天,教养院找来市医院大夫下管灌食,恶警王胜利、张福胜、狱警大夫王大住,女恶警高某某等先把我双手、双脚扣在床上成大字形,几个恶警死死地摁住我的头,大夫拿着小指粗细塑料管往鼻孔里插,插不到位再插,插的我满脸是血,疼痛难忍,几乎快要窒息,大夫的手都在颤抖,插了六、七次。把我扣在床上十五天,每天定点恶警灌食,他们还用一个专人监管。

2001年9月,对我非法教养一年期限已到,仍不放我出监,狱方说绝食加期六个月。我抗议他们非法迫害,继续绝食,要求释放。恶警又把我扣在床上插管灌食三十四天,狱警大夫王大住在我绝食期间看到我生命垂危的样子说:“吃不吃饭?”我回答:“不吃!”他说:“放你出去,不死也得残废。”最后,当灌食管拔出来的时候,塑料管已变黑色。后来狱方怕我有生命危险,怕承担责任,不得已把我放回家。

再次被绑架

2003年8月1日中午,钢屯派出所三名协勤在钢南村主任张洪平的带领下,擅自闯入我家,企图对我绑架,我不服从,跑到后院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目的是叫老百姓看看恶警又迫害好人啦。果然,老百姓出来七、八十人,大家都在议论纷纷:人家炼法轮功也没干啥呀,为啥又抓人家呢?此时,三个恶徒把我打倒在地,用脚踩着我打电话请求支援。十分钟后,来了二十多人,他们把我抬上警车押到派出所。下午,我和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押到兴城洗脑中心。钢屯镇三名保安负责看管我们四人,限制人身自由。

对我非法抓捕、非法拘禁、强制洗脑就是对我的迫害。修大法不但没有罪,反而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转化我,往哪转哪?把好人转为坏人?决不能承认对我的迫害,必须抗争。我开始绝食,并要求放人。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找我谈话,威胁恐吓。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我趁他们不注意把羹匙把撅折吞了下去。“610”头目知道后赶紧把我送医院拍片子,他们知道情况不好,怕承担责任。推给了钢屯镇政府自己解决,镇党委书记刘玉安、镇长孟庆菊、郭继才来到兴城医院看了我半宿。后来,他们给镇派出所、钢南村打电话接人。8月3日我被放出了洗脑班。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