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子劳教所的暴虐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明慧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一些善良妇女仅仅因为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就被中共警察绑架到劳教所里,遭体罚、毒打、酷刑折磨和侮辱。以下是重庆女子劳教所恶警野蛮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唐素珍,六十多岁,在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期间,因抵制邪恶的迫害,不“转化”,被关小间,军蹲,站军姿,遭到恶警胡小燕、陈彦雁唆使吸毒犯罗德英、赵勤等毒打,辱骂,谎言洗脑,在烈日下暴晒,体罚,在饭里加不明药物,每天只准睡二、三个小时,两个月后被折磨得皮包骨,脚肿得无法穿鞋,精神恍惚,还不准接见亲人。

孔祥芬,六十岁,重庆江北区大石坝人,石油钻探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一月被非法劳教二年,其间二次被关小间,二次都是一个星期不准睡觉,背铐,不准洗漱,黄胶封口,吃饭,睡觉大小便都不解铐,连卫生巾都不准换;强行抬去所谓体检,强迫军蹲,被“苏秦背剑”铐〔一手在背后,一手在前从肩上斜捆起〕,两恶警还向上提绳子使孔祥芬疼得惨叫声不绝;每顿只让包夹药教喂几口饭,平时白天劳役,晚上恶警范培培强迫抄所规到12点后才让睡三四小时觉。孔祥芬头发全白了,视力糢糊,出所时连亲生女儿都不认识了。
  
万传玲,三十多岁,重庆璧山县人,二零零零年八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又被非法劳教二年零一个多月(延期一月多)。零一年因狱警搜到几份经文是万传玲的手迹,被恶警指使药教包夹向怡、朱先碧在监舍狠命的打,逼其说出经文来源,打得万传玲体无完肤,连眼睛也被打青了,夏天一个多月不准洗澡,一月后还可见伤痕累累。第二次劳教被关了四个多月的小间,造成精神失常,双脚肿大毛细血管破裂,疼痛难忍,行走艰难,被苏秦背剑式铐十几个小时,铐子都陷进肉里,手腕处烂了很久,至今留下深深的伤痕。曾被药教李光碧灌食,捏住鼻子,差点窒息身亡,整个过程,恶警胡晓燕在旁边指挥,见她差点窒息,还捧腹大笑,
  
白述英,五十八岁,重庆渝北区人,二零零零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加刑半年,二零零五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其间零一年四至九月,每天被全身捆绑(象捆粽子似的)丢在烈日下暴晒,恶警刘永琴亲自与五、六个药教康露、陈群等将白述英往死里毒打了一个多小时,恶警用膝盖顶住她脊椎骨死劲扭手臂致使小臂骨头断裂,还苏秦背剑式铐了半天,两药教还不停往上提手铐,使她痛得钻心,不准说话,洗漱,换衣,不准睡觉,上厕所,例假来了,血流了一地,体罚站军姿,军蹲。恶徒们打骂更是家常便饭,专打敏感部位,每顿只给乒乓球那么大一团饭,如抗议绝食还要被暴力灌食,
  
张丛媛,五十五岁,重庆广安人,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因在身上搜出一篇经文,被连续十九天在四十二度高温下暴晒,不准睡觉,关小间,恐吓,坐军姿,平时强制超负荷奴役,不准说话”严管”三个月之久,常被恶警当众辱骂。
  
周春和,因坚决不配合邪恶,不穿所服不戴胸牌,被脱光衣服一丝不挂的站在恶警办公室里侮辱三个多小时。

周成渝,被长期不准洗漱,换衣,不准大小便,长期体罚站军姿,四个多月,全身肿得五官变形,小腿烂得可见骨头,不能行走,靠人背,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不久就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