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善良村妇刘燕屡遭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宁夏报道)刘燕,今年三十六岁,是宁夏银川市一位农妇。九八年十二月上旬,刘燕开始修炼法轮功。短时间内各种病都好了,自己感觉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然而,就因为做好人、说真话也不被中共允许,刘燕却被无故绑架迫害,屡遭派出所、看守所、居委会不法人员骚扰。

一九八三年,刘燕遭遇一场严重的车祸,汽车撞上刘燕后,汽车被顶进去一个大坑,刘燕被撞出十几米远。抢救刘燕的医生说,刘燕是脑干损伤,即使被救活也是个植物人。刘燕昏迷了二十天后苏醒了,又治疗了十天出院了。意外伤虽然好了,但留下了后遗症。大脑经常是昏昏沉沉,说话稀里糊涂、严重的偏头疼。结婚后又得了严重的妇科病,左脚一直麻木。因为自己脑子不好使,又有病,就非常自卑,性格内向,不愿说话,年纪轻轻就老气横秋,让父母痛苦不堪。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上旬,刘燕开始修炼法轮功。短时间内,各种疾病症状都消失了,性格开朗、爱说爱笑,大脑也开始变得清醒理智了,自己再也没有了自卑的感觉。那时,刘燕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

脱离大法遭魔难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遭诬陷,师父被恶人诬蔑。刘燕内心十分痛苦: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过去认识的同修也渐渐失去了联系。就在自己迷茫的时候,九九年八月的一天,刘燕到村上交公粮。刘燕村的书记杨忠德通知刘燕去一趟大新镇派出所。刘燕想我没干什么坏事,让去就去。到那以后大新镇派出所所长杨瑞声让刘燕在“悔过书”上签字画押。刘燕因为害怕、理智不清就在“悔过书”上签了字。从派出所出来,刘燕就知道自己错了,刘燕干了一件让自己悔恨终生的事情。

在悔恨和消沉中,刘燕开始放任自流,在麻木中过日子,早已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修炼的人,后来又干上了传销。

二零零一年年底,刘燕丈夫撇下刘燕和七岁的儿子离家出走,突然的打击加之生活的艰难困苦,刘燕的精神一下就崩溃了。虽然刘燕依稀记的师父在《转法轮》里说过自杀是有罪的,但刘燕觉的实在活不下去了。刘燕选择了自杀,结果没死成,被现在的丈夫救了。

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刘燕。二零零五年,刘燕碰上了一位昔日的同修。原来,他一直在打听刘燕的消息(因为那时很多同修都被迫害)。刘燕欣喜若狂。当这位同修和刘燕交流以后,刘燕果断的离开了非法传销行业,从新开始修炼。又一次回到大法中,刘燕为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羞愧不已。

做好人无辜遭绑架

二零零五年五月,刘燕所在村的队长提前通知刘燕:有人会来调查给困难户发补助的事情,让刘燕不管谁来调查,就说她收到补助了,其实刘燕没收到那笔补助。碍于人情,刘燕就答应了队长。到了五月十二日,刘燕家来了两个自称纪检委的人,说要核实二零零三年十月民政部给困难户每家补助五十元钱的事。开始刘燕在他们的调查核实表上签字了。签完字,刘燕又觉的不应该撒谎。刘燕就对这两人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我不能撒谎,我没领过这笔钱,我刚才签字是错的。这两人不听刘燕讲真相,竟给110打电话,构陷刘燕。纪检委的人走后,刘燕出去买菜,买菜回来,在小区门口远远看到楼门口停了一辆警车,本想躲出去,又想起师父的《洪吟》〈怕啥〉,刘燕就堂堂正正的向家门口走去。近前一看,原来警车是停在了刘燕这栋楼的另一个单元门口。事后,刘燕知道是一位了解法轮功真相的好心人保护了刘燕。虽然那次没受什么损失,可是刘燕被暴露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村委会、大新镇派出所的个别恶人经常无故骚扰。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下午,刘燕家突然有人敲门。刘燕开门后,有两个自称大新镇派出所的人一所长姓吴。他们进门后问了刘燕一些问题,刘燕实话实说。他们又问刘燕是否炼法轮功,刘燕说是。刘燕就开始给他们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这俩恶人不听,还在刘燕家翻箱倒柜,不一会,刘燕家就一片狼藉。吴所长为了邀功请赏,不停的打电话叫人。过了一阵,刘燕家就来了二三十人。有银川市公安局的,有银川市兴庆区公安分局的、有分局国保大队的。他们逼问刘燕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刘燕不回答。一直到晚上八点左右,他们就将刘燕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抢走,并将刘燕和仅十三个月的女儿一起绑架到了派出所。

到派出所他们轮番对刘燕非法审讯。刘燕什么也不说。有一个警察手里拿了一张光盘,在刘燕脸上狠狠的打了一下。刘燕对他说:迫害大法弟子是要遭报应的,他停下了。在审问刘燕期间,他们还将刘燕上中学的儿子和在外打工的丈夫骗到了派出所,吴所长逼迫他们说出资料的来源。结果他们什么也没问出来。到了半夜十二点,一个恶警恶狠狠的从刘燕怀里夺过刘燕女儿,交给了刘燕丈夫。让刘燕丈夫回家等刘燕的消息。刘燕女儿刚断奶,这时已经十个小时滴水未进了。刘燕丈夫含着眼泪带着两个孩子先回家了。

凌晨二点左右,他们要将刘燕送看守所。刘燕们辖区的银川市看守所离刘燕家仅十公里,恶警却将刘燕送到了二三十公里之外的贺兰县看守所。去了贺兰看守所,没有女监。他们又将刘燕折腾到了银川市看守所。到那里已是凌晨四点多了。看守所值班的警察气呼呼的说:把这些人送到这里干嘛!当晚刘燕被看守所分到了三监区三号监室。当时有两个女警察值班,她们让刘燕穿号服。刘燕拒穿。她们就让刘燕站着睡觉。第二天天亮,刘燕被调到了第四监室。

刘燕被绑架到银川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四天。在这个邪恶的黑窝里,每天要干十小时的重体力活。每天刘燕和另一个女犯人光着脚,把每袋五十公斤重的苏打从地上抬起,扔到一米五高的工作台上,由其他犯人负责改成小包装。为了赶上其他人的速度,刘燕只能不停的抬;稍微慢一点,监视刘燕的犯人就破口大骂;中间吃饭只有几分钟时间;吃的白菜茭瓜汤,茭瓜的皮有一分钱厚;没有休息时间;晚上收工之后,整个人被苏打粉灰尘包严了;洗澡就是冷水,洗完冻的发抖;每天晚上收工时恶人还命令刘燕们把撒到地上、犄角旮旯被踩得脏乎乎的苏打粉全部扫上,掺到小包装袋里增加份量。

干到第三天,刘燕就开始便血、满手蜕皮。值班的人把刘燕的情况汇报给了队长,队长只说:多喝白开水,之后就不了了之。后来刘燕被调到了另一个奴工车间组装打火机。干活时,不能活动,一坐一天,腿和臀都坐肿了。被关押人员被迫不停的干活,手指磨破、起泡、流血。而且实行“连带”,将所有人分组,一旦法轮功学员抵制,不做奴工,同组其他人就要帮着完成定额。恶警们以此迫害手段为自己疯狂赚取利润、同时煽动其他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就这样干,一个负责监视刘燕的女犯人陈梅还嫌刘燕干的慢,威胁要打刘燕;因为刘燕不背监规,恶警煽动犯人仇视刘燕。在那个黑窝的二十四天里,刘燕度日如年,夜夜难受睡不着,时常处在恐怖与绝望之中。

在银川看守所的二十四天中,刘燕被非法提审四次,其中一次是一个叫刘勇(音)的,一次是银川市兴庆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张顶生。他们审问刘燕时,曾威胁要给刘燕判八年刑。

七月十四日,刘燕从看守所回到家里。后来才知道刘燕被绑架后,刘燕丈夫曾托人给一个戴眼镜、头发花白、姓乔的老头送了一万八千元钱。

刘燕被绑架后,刘燕家就垮了。刘燕母亲一下病的卧床不起;丈夫每天到处奔走,希望公安部门能依据法律将刘燕尽快的放了;还要出去打工;刘燕儿子才15岁,本来要考试了,不得不留在家里照看妹妹;六月二十六日,刘燕丈夫实在无法照料孩子,就将儿子和女儿送到大新镇派出所,派出所的人置之不理;刘燕丈夫到处借钱为刘燕“打点”,借了一屁股的债。

屡遭恶人骚扰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的一天,上前城村委会的治保主任杨文科带俩人到刘燕家“回访”,要表达政府对刘燕的“关心”,要给刘燕办低保。刘燕就问他们申请低保的条件,他们说:只要刘燕放弃信仰,不再炼法轮功就可以。刘燕拒绝了他们。

二零零九年二月,杨文科又带着大新镇派出所的姓张的警察和三个协警到刘燕家逼迫刘燕签字,放弃修炼。四月,姓张的警察又带人到刘燕家骚扰。

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刘燕到村委会办事,姓张的警察又到村委会去问刘燕:明天有什么活动,还问刘燕炼不炼法轮功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杨文科再次带着上前城物业公司的经理王子章到刘燕家,让刘燕签字放弃修炼。

二零零九年九月下旬,宁夏所谓的“六十大庆”,要到了。恶人杨文科又带了四五个警察到刘燕家骚扰。那个姓张的警察还在外面不停的喊刘燕的名字。

目前刘燕仍被银川市上前城物业公司的人监视、跟踪。

迫害刘燕的单位及责任人电话:(邮编:750001)
宁夏银川市上前城村委会:0951——615511
宁夏银川市大新镇派出所的电话:0951——6032836
银川市看守所0951—5048598
银川市兴庆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贾队长:0951—409076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