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源县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案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多个人权组织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举行了关于中国问题的研讨会。讨论会有两个议题:与阿根廷审判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和前政法委书记罗干有关的法律问题;中共使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心智,毁坏他们思考、坚持信仰和保持良知的能力。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从九九年开始,这种迫害遍及中国大陆。这里就河北涞源县法轮功学员所遭中共药物迫害的案例给予曝光,希望对世人认清中共的本来面目这一问题上能有所帮助。

经了解,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河北涞源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三人曾遭遇药物迫害,其中一人被迫害后一度精神失常,一人被迫害致死。

遭强行注射药物 侯曼云惊险逃过一劫

二零零一年春季,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将近两年之后,涞源镇水云乡法轮功学员侯曼云因为不肯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又被中共人员劫持到“洗脑班”(涞源电大院内)继续迫害,看到回家遥遥无期,为了能够回家照顾年纪尚小的孩子,侯曼云不得不忍受饥饿的痛苦,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结果,侯曼云被绑架进涞源县医院,医生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她拔掉针头,继续要求无条件释放回家;涞源县医院的医生再次强行注射不明药物,此药物注射之后,侯曼云出现反应迟钝,记忆力下降的症状。涞源县医院又准备强行注射第二针时,幸亏侯曼云的婆婆在场,老太太是明白人,发现情况不对,担心如果再这么不明不白的注射不明药物,人被治傻了,于是赶忙上前制止,才没被打第二针。即使这样,侯曼云的记忆力下降及反应迟钝症状两三个月后才消失。

医生亲口授意下药 张荣子一度精神失常

北韩村法轮功学员张荣子,一直不停的被中共人员骚扰,村干部安排五个中共党员看一个法轮功学员,防止他们去北京上访。同村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时,张荣子正巧在该学员家串门,也一起被绑架到派出所,后关进拘留所三个月后送洗脑班强行转化,恶警向家人勒索三千多元。因为家境本来就不好,警察的勒索无异于雪上加霜,张荣子从拘留所出来后,决定去北京把这事儿给北京的大官们说道说道,于是与另两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在去北京上访的路上被王安镇派出所所长金剑非法劫持,关进看守所迫害,时间是二零零一年的年底。

二零零二年元月,在看守所,张荣子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与张荣子一同绝食的另两名法轮功学员在绝食八、九天后因为不想承受看守所的野蛮灌食迫害,停止绝食。只有张荣子一人继续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回家。看守所狱医与涞源县医院急诊科联手开始对张荣子进行更为野蛮的迫害。于是在他们又一次对张荣子灌食之后,张荣子突然口吐白沫,出现幻听幻视症状,并伴随胡言乱语。当所谓医护人员对张荣子灌食时,有位法轮功学员无意中听到狱医马拴玉说:“不吃?不吃,加××药。”因为对医药不熟悉,这位法轮功学员没记住马拴玉所说的药物的名称。张荣子被灌食后突然出现的精神失常现象,是不是与这些药物有关,不难判断。参与此次灌食的有:涞源看守所狱医马拴玉、县医院急诊科医护人员。当时的急诊科主任是徐万芝,此人多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灌食迫害 ,前不久在车祸中死亡。

曹苑茹被害死 家属痛悔不已

在邪恶的药物迫害中,涞源县受迫害最为严重的是丰乐村法轮功学员曹苑茹,她的婆家在涞源二道河村。曹苑茹被保定第二精神病院迫害致死,时年仅三十五岁。


法轮功学员曹苑茹

二零零零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曹苑茹到城关派出所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涞源看守所半年多。回到家后一直被丈夫及亲属严密看管,同样没有人身自由。由于中共当时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妖魔化”的污蔑造谣,法轮功学员的形象被恶意歪曲,行为被污蔑为不正常,在这种思想的操控下,曹苑茹被他的亲人送进了保定精神病院,直到被院方迫害致死。

经过是这样的:从看守所出狱后一段时间,曹苑茹全家三口搬家到娘家丰乐村,在远离村子的树林中盖上房子,养鸡、养猪、养牛,开始新的生活。修炼法轮功前,曹苑茹是个很厉害的人,得理不让人,丈夫对她很是敬畏,修炼后,曹苑茹脾气改了许多,变得宽容大度,对丈夫很体贴,人变得很和善而且吃苦耐劳。在她生下第二个孩子之后,有村民经常看见她腋下夹着吃奶的孩子去给猪、鸡喂食。

二零零五年深秋,由于家人看管甚严,曹苑茹根本没有机会学法炼功,而农活与家务的劳累,致使曹苑茹身体有些支撑不住,身体出现发烧症状。因为自己觉得还年轻,况且家里根本就不能离人,曹苑茹认为忍一忍就过去了,不用去医院。即使法轮功在中国弘传以前,大多数生活在最底层的中国百姓也无经济能力有病就上医院,承受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都是头痛脑热时用土法对付一下就可以了。然而,家人由于相信中共的造谣惑众的宣传,认为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才导致她不吃药,于是对她的身体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关心,强行将她扭送到涞源县医院。值班医生给曹苑茹作了常规检查后,也说曹苑茹没病,只是发烧,输输液吧。曹苑茹一想到家里嗷嗷待哺的女儿还有那群要吃要喝的鸡、猪、牛,这一住院恐怕又要好几天,况且家里又没闲钱看病。于是曹苑茹说身体没事,不用吃药。这时医生说了一句话,就这句话把曹苑茹送上了不归路。医生说:有病不吃药就是不正常,送精神病院。并推荐将她送到保定精神病医院。作为病人家属,当然是听医生的,因为人们愿意相信医生的话。于是曹苑茹的家人一合计,决定将曹苑茹送精神病院。就这样,曹苑茹被她的亲叔叔(当时的村主任)、丈夫还有另外两个人共四个壮男人连推带搡的裹持着送去保定精神病医院(又叫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原名河北省精神病医院,地址:保定市东风东路572号)。

在保定精神病院,大夫一听是炼法轮功的,很兴奋,说:把病人留下,你们走吧,我们有办法对付她。尽管曹苑茹一再声称自己没有精神病,不要住医院,医院的大夫说:精神病人都是这么说的,越这么说越说明是有病。无助的曹苑茹抓住叔叔的衣襟求他把自己带回去,被叔叔用力推进屋里,将门关上。没想到,这一关,却成了阴阳相隔。

第二天,送曹苑茹的家人还没到家,就接到保定精神病院的电话通知,说曹苑茹已经死了,让家人去拉尸体。正如他们所说的,他们果然有办法对付她。曹苑茹就是被他们打毒针摧残致死的。

在共产党对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迫害政策下,很快,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一伙所谓的医生肆无忌惮的“治”死了。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中共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学员妖魔化的造谣宣传,曹苑茹的家人与医生也不会把一个只是感冒发烧的病人送进精神病院;如果没有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曹苑茹一定还生活在我们身边,微笑的面对生活,一定与我们一样渴望美好的生活,珍惜天伦之乐。

据给曹苑茹装殓的人讲,曹苑茹全身青紫,鼻孔与嘴角有血迹,血是乌黑色的。

这看不见的迫害是在背地里发生的,在这一天一夜里曹苑茹究竟承受了怎样的痛苦,其过程中藏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罪恶?我们无法知道。这十多年来中共究竟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都做了什么罪恶,做了多少罪恶,每个中国人都不可能从中共的新闻媒体中看到的。

据说,曹苑茹的叔叔在得知曹苑茹的死讯后痛悔不已,曹苑茹的丈夫更是痛哭失声,后悔自己为什么把妻子送到精神病院,否则他的妻子是不会送命的。

曹苑茹被迫害致死时,女儿仅仅四个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