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四·二五 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天(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记者徐菁采访报道)十一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一群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北京市中心和平上访,要求释放在天津被抓的四十五名学员,保障合法的炼功环境,允许法轮功书籍出版发行。当时的总理与法轮功学员代表进行了会谈,事情得到基本解决。然而几个月后,中共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开始,四二五和平上访一事被中共官方污蔑说成是“围攻中南海”。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面对中共疯狂迫害,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们开始走上了一条艰难的和平抗争道路。

十一年过去了,二零一零年四二五前期,明慧记者采访了三名当年参加四二五上访的学员,从不同角度还原了“四二五”当天的情景,见证了这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天。

平和的上访现场

当得知法轮功学员在天津被抓一事后,年仅二十岁、才开始修炼法轮功一年的李洁,怀着一个单纯、善良的心愿,参加了四二五上访活动。今天回想起当年的情形,她说“一切都非常祥和”。“我们想这正是很好的机会,让政府了解法轮功学员的平和。我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激动的情绪。大家都觉得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都非常坦然站在那里,非常祥和。”第一排都是站着,累了就坐到后边去,后面有的学员在炼功,也有学员在看书。”李洁说,大家心情都很平和,连表情都是那么的祥和。


辗转来到美国的法轮功学员李彬(右)和李洁(左)

刚从研究所毕业的法轮功学员李彬到北京找工作,刚巧遇上了“四二五上访”,她毅然参加了。她认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也想让别人受益,要让世人知道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去之前根本没想到第二天会有多少人,什么都没想,只是单纯地想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李彬说:“第二天六点多钟我们几个学员就坐公共汽车去了,到了车站下车后,看到很多学员已经在那儿了,有的戴着法轮章,有的拿着《转法轮》书,一看就知道是学员,也有许多外地来的。当时我们还怕影响行人过路,我们在过道上都留了给行人走的路,马路上一个学员都没有,都是站在两边的人行道上,人行道上也留一条过道给行人走,就是怕影响行人。”

“学员很多,但一点都不会乱,当时场面特别平和,特别安静,连声音都没有,没有口号也没有标语,特别祥和的一个氛围,我们什么都没多想。”她还说:“站在我们这条马路边上的一个警察才二十几岁,他们的任务是来维护秩序的,看到我们学员男女老少多大年龄的都有,都是这么祥和,都面带笑容,他就不好意思了,站着站着,都不好意思看着我们了,就背对着我们。后来我跟他讲法轮功的实际情况,他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后来,我亲眼看到,他丢在地上的烟头让学员给捡起来了,他觉得不好意思,表情很腼腆的。”


曾经参加四二五上访的周琳娜女士和丈夫

来自北京的周琳娜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在那里待了一整天,从早上一直到晚上九点多,这过程中大家都很安静,静静地看书,静静地在那站着,年轻的在前面站着,年纪大的在后面,坐在坐垫上看书或炼静功。”“这期间有学员拿塑胶袋不停地收垃圾,包括警察丢在地上的烟头。”

警察“带路” 事后栽赃

据李洁回忆当时上访的情况说:“当时我们找了好久信访办,没找到那地方。学员有北京去的,也有外地去的,有的带法轮章,有的拿着大法的书。我们来到中南海对面,有警卫过来,问我们上访吗?我们说是啊,找不到地方,他说他可以带我们去上访,我们还挺高兴的。后来公路就管制了,交通车还不能随便通行,轿车也不让走。后来,来了好多警察站在我们前面,还有几辆警察的车开来开去,大家都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当时我们都是站在马路边,一点也没有影响交通,所以当时不让车子经过,我们觉得很奇怪。”

李彬女士也提到:“人越来越多,我们也不知道信访办在哪里,后来有警察过来,要我们跟着他到那一边去。我们当时什么都没想,法轮功学员特别单纯,警察领着走,我们就跟着走,我刚到北京,地方也不太熟悉。不记得在哪条路,但记得跟着警察走到红墙那边,我们当时是在红墙对面的马路。每个马路上都有警察,他们领着人把信访办围上,现在想想,是中共设的圈套造成的所谓的包围中南海的态势。”

周琳娜女士对北京很熟悉,她说:“本来大家都在信访办一带站着,后来人越来越多,大家还是没有到中南海那边去。后来大概七点钟,有警察过来说,跟我来吧,把学员带到这、带到那,最后被带到中南海西门对面的人行道上,就在那边站着,没有接近中南海,中间隔了一条马路,我们都是靠着墙站着。法轮功学员很注意不去影响别人,留了足够让行人走的路,交通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当时的公共汽车、上班的人群都很畅通。

“那时,警察很多,几步就有一个警察,开始的时候警察情绪比较放松,也跟我们聊天,他们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觉得学员都是挺好的,表现出来的平和、冷静,让他们很感动。但是到了下午天快黑的时候,换来了一批武警,就感觉气氛很紧张,他们也不跟学员说话了,感觉是剑拔弩张的气氛,好象随时要怎么样了。当时学员是站在人行道上,他们是站在马路上。后来到了晚上八、九点钟,去中南海里面的学员就出来了,说事情得到解决了,我们的几项要求他们都承诺了,然后天津学员也放人了,我们当然很高兴,就回去了。”“回到家门口时,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他告诉我,他的亲戚在总政作战部,作战部正在开会,说那天晚上十二点学员还不撤离的话,就会从严处置云云。”

黑云压顶 四二五后开始骚扰学员

四二五后,江××一手遮天,出尔反尔,给这次合法的和平上访扣上各种大帽子,并以此为借口,对法轮功开始了疯狂迫害。“电视台说我们去围攻中南海,我们什么也没干,只是在那边站着,就是静静地站着。”

周女士说:“他们既然承诺了,‘四二五’后我们就放心地去炼功了,还象以前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没有想到中共会出尔反尔。九九年春天,北京很多地方星期天上午都有很多大型的集体洪法炼功活动,有上千人的、一两千人的,我经常参加在中关村里的一个大操场的炼功活动。‘四二五’以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又去参加那个大操场的集体炼功。两天以后,警察就到我家来了,大清早就来敲门,然后把我们夫妻两个带到派出所去,这是我第一次跟中共的警察打交道,问我们四二五有没有去中南海上访,很凶啊,还问星期天中关村的炼功有没有去,警告我们以后不准再炼了,再炼的话后果自己负责云云。”

“再过一个星期的星期天,我又去中关村那个操场炼功,他们却指使中关村各企事业单位,派车开进了那个操场,我看到操场都停满了车子,把操场当停车场了,后来我们就没有场地炼功洪法了。我还听说,他们还不断地去骚扰学员,还要各单位追查有谁“四二五”去中南海上访了。

李彬女士说,其实很多不修炼的人当时都明白真相,她说:“母亲知道我去参加四二五的上访活动,心里特别恐惧,说中共都是秋后算帐的。然而,我一个同学在银行工作,听到同事谈起这事,说是法轮功去闹事了,我这位同学就严肃地向同事说,他们只是去反映情况,他们都是好人。同学说她有好多朋友炼法轮功,他们的人都很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