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更新: 2016年08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

  • 请同修注意救度众生的效果

  • 与福州协调营救张丽玉的同修切磋

  • 河北衡水大法弟子安金英已平安回家

  • 郑州金水区大法弟子刘美琴已于四月二十七日回到家中

  • 江西九江县大法弟子刘义志从豫章监狱回家

  • 被非法绑架的郑州大法弟子刘美琴(音)已回家

  • 武汉大法弟子王胜已回到家中

  • 请兴安盟同修提供电话号码

  • 请同修注意救度众生的效果

    今天,我在自行车筐里发现一个火柴盒大小的小黄布包,缝的严严实实的,上面写着生命护身符。我费了好大劲才把布包拆开,里面是一个大法好的护身符,还有一张自主三退的小纸片。我见到这个布包的第一反应,其实是不知道是否是大法的资料,还以为是佛教中的东西,幸好手头有工具,才把它拆开来看一下。要是一般常人,可能就随手扔了,根本就不看里面是什么东西,因为太难拆了。更有一种可能,有些信神的老太太可能就把它随身带着,但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因为缝的太严实了,别人还会以为里面就是一个里衬,外面写着字的就是护身符本身了。这对于救度众生是没有帮助的,因为他没有看到里面的内容,没有表态,也没有转变他的观念,是起不到护身的作用的。当然,同修这么辛苦做这个东西是无可置疑的,但还可以更进一步注意救度众生的实效。如将布包简单缝一下,便于拆开,或做一个按扣,这样就既简单又不影响救度众生了。一家之言,不当之处请在法上指正。北京朝阳大法弟子。


    与福州协调营救张丽玉的同修切磋

    四月五日大法弟子张丽玉回家乡,在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随后当地一些学员走出来,为营救她做了不少的努力,这是应该肯定的。但是我觉得在做法上有值得探讨的地方,因为我们是修炼的人,更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走正走好我们的路,关系到能否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关系到我们做的过程中能否起到向世人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作用,关系到能否在修好我们自己的同时正一切不正,并给未来的人留下一条归正的路。

    我们先来看一下张丽玉被绑架后,此事在明慧的几次报道:

    二零一零年四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福州法轮功学员张丽玉被绑架

    4月5日上午,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法轮功学员张丽玉到永泰县白云村扫墓,跟路人讲述法轮大法迫害真相时,被白云村派出所警察抓捕。在福州市国保的授意下,永泰县公安局将张丽玉非法刑拘在永泰县拘留所。

    4月6日下午,福州市国保、永泰县公安局、白云村派出所、所在街道居委会10多人冲到张丽玉福州住所非法抄家。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一日】
    福州法轮功学员张丽玉被绑架的信息补充

    4月5日上午,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法轮功学员张丽玉到永泰县白云村扫墓,跟路人讲述法轮大法被迫害真相时,被白云村派出所警察抓捕。

    目前,张丽玉还是被非法关押在永泰县拘留所,没有被送到福州。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
    福州大法学员张丽玉被转移到永泰县看守所

    4月5日上午,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法轮功学员张丽玉到永泰县白云村扫墓,跟路人讲述法轮大法被迫害真相时,被白云村派出所警察抓捕。近日,张丽玉被转为刑事拘留,已转移到永泰县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
    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张丽玉被非法逮捕

    2010年4月21日,福建省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张丽玉被非法逮捕,此前她因给人讲真相劝三退被举报,先非法关押在永泰县拘留所,后转为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永泰县看守所,现在被非法逮捕。

    用心看一下此事在四次的报道中有三点比较突出,一是邪恶对同修张丽玉的迫害在不断升级。二是在这四条报道中,当写到邪恶绑架大法弟子张丽玉时,都是用的“警察抓捕”这个词。三是这四次报道中都没有提到也没曝光绑架张丽玉的参与者与直接责任人。

    这是写消息的同修忽略了,还是有其它的原因呢?这也是近些时间来本地同修关注的焦点。

    在明慧曝光报道中是否能用“警察抓捕”一词?这不是想要钻什么字眼,这是个基点问题,能反映出营救同修的基点在不在法上。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知道在人类社会,“警察”是个正面的词,也是正的力量、正义的代表。社会的秩序需要警察来维持,那么被警察抓捕了的人,就是犯罪嫌疑人或违法者,因为警察逮捕犯罪嫌疑人不存在非法的问题,那是在执法。只有恶警才存在非法办案的事。师尊说:“我早就讲过,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绑架、干扰大法弟子证实法、救人的事,只有邪恶才干的出来。不管它表面上是穿着警察服装还是政府官员(如果他没坏到那个成度,邪灵也无法操纵它)。

    对于在四次报道中没有曝光邪恶的问题。当同修被绑架后,有许多学员为了营救都希望尽早知道绑架同修的直接责任人及通讯方式,国内或海外的学员可以通过电话、邮寄、短信等多种方式向行恶者劝善或制止迫害。时间过去三个星期了,参与迫害的恶人仍然不见被曝光。在此事发生一个星期时,有同修就直接找了协调此事的同修询问原因,协调营救的同修是这么说的(到一些学法点也是这么通知的):现在其它事都不要做,主要是发正念。同修询问为什么呢?协调的人说:她(指被绑架的同修)是在家乡出事的,那里有许多亲戚,有不少的关系,有在县政府任要职的,公安中也有熟人,还说张丽玉被关到拘留所里面环境很宽松等等。

    不难看出,协调此事的同修想通过托关系、找熟人把同修弄出来,是不是担心曝光会惹恼那些参与者与直接责任人呀?

    前些时间在明慧的“谈修炼中的理性认识”栏目文章中也有关于这方面的讨论文章,对大法弟子利用“找关系”、“花钱”救同修的做法都是持否定态度的(当然今天的常人这么做无可厚非)。我当时心想这么做的可能是新学员吧。可是今天这样的事发生在我们当地,而且参与协调营救的同修都是迫害前得法、修了十几年的老学员,这就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就此事我想谈谈自己的想法。

    我们营救同修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师尊说:“通过打官司真能揭露邪恶、救众生、又能保护大法弟子,当地大法弟子在认识上都能有那么明确的认识,而且在运作过程中大家都能配合,那我想就是一件好事。如果单纯的想免于被邪恶抓捕啊、迫害呀,那就没有那么大的威德。”(《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我理解营救同修是我们要做的事,目的还是救度众生。

    在学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时,我理解师尊说过这样一层理,有利于救度众生的事你们就去做,也就是我们所做的事能不能做、做的好与不好的衡量标准就看是否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大法弟子在世间助师正法要做好“三件事”,都是为了在证实法及修好自己的同时救度众生。世人(特别在中国大陆的)必须退出中共邪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生命才可保留下来。如果中共邪恶本性的表现不让众生看到,众生如何去认清它、退出它呢?!而且中共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中使用的都是用谎言、抹黑以及黑社会的流氓手段,这不正好给我们提供了向世人讲真相,使世人认清邪党邪恶本性的活生生的事例吗?如果我们不曝光邪恶所为,那么民众不知道真相,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不会解体,世间的恶人就还会继续作恶,那又如何能说我们大法弟子在反迫害、在制止这场迫害呢?

    曝光邪恶不是因为仇恨,揭露邪恶也不是为了和谁争斗,是为了制止迫害,目的是为了救度众生,如果我们在营救同修时不能按大法的标准行事,那只会加重同修的迫害,众生会仍然处在邪恶的谎言中。做协调的同修是不是认为曝光邪恶会加重同修的迫害呢,加重营救同修的难度呢?这是人的认识,是人的根本的执著在阻碍。

    师尊说:“我做事最注重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能叫人认识真相,在过程中能救度世人,在过程中能揭示那真相。最后把其判了刑、塞到监狱去,得看能不能达到救度世人、揭露邪恶的最好效果,也叫人看到了邪恶的后果,从而震慑它。当然啦,在常人中判他错了,那对世人来讲,就证明了我们是对的了。这当然好。达到那样的效果,那更好,师父也同意。但是大家往往重视结果,不注意在这个过程中把你们应该讲到的真相都讲到位。应该叫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证实法、讲清真相。问题出在哪里你们就去讲,并不是单单为了推动官司才这样做,而是为了讲真相;但是官司误在哪里了,那里一定是需要讲真相,也许那个官司自然就推进了。”《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

    我理解,其实任何事情的结果都是必然的。我们应该更多注重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们做的如何?我们起到证实法的作用了吗?使当地的民众与世人知道了邪恶所做的这些丑事败事了没有?

    通过学法我们应该清楚的知道,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果我们所做的一切不能证实法或者与救度众生没有关系,那就不值得去做。如果我们所使用的方法不是最正的,那我们又如何证实法呢?如果我们在协调学员营救同修中没走正,那对参与的学员又有多大的干扰呀?“三件事”是同时做而不是做一件或二件事。“托关系”、“找熟人”这是也只有在邪党控制的社会才有的乱象,人类社会中正直的常人都会鄙视这种做法,都视之为不正之风。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还肩负着归正现今人类社会一切不正的使命,给未来人修炼留下一个参照。如果我们自己不能走正,还采用当今人类这么不好的做法,难道是要去证实这些败坏的、歪的、邪的东西吗?这么做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称号有多大的差距?曝光邪恶、揭露邪恶是师尊给我们留下的制止这场迫害的最有效方法,也是对行恶者的慈悲。

    在明慧发表的文章中,同修说的好:不曝光邪恶就是在维护邪恶。我认为也是在纵容邪恶。营救同修是我们要做的事,目的还是救度众生。被绑架的是我们的同修,营救同修不也正是反迫害的一种形式吗?不也是在否定旧势力吗?

    我们希望能走出来做协调营救的学员,能以法为师,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做好“三件事”中走正走好,尽可能多的协调当地更多的同修参与到营救同修中去,曝光邪恶、制止迫害,救度世人。

    个人之见,不妥之处请指正。


    河北衡水大法弟子安金英已平安回家


    郑州金水区大法弟子刘美琴已于四月二十七日回到家中


    江西九江县大法弟子刘义志从豫章监狱回家

    江西九江县大法弟子刘义志经过两年非法刑役,已于四月二十八日从豫章监狱回家。


    被非法绑架的郑州大法弟子刘美琴(音)已回家


    武汉大法弟子王胜已回到家中

    4月16日被武昌公安分局中南路派出所绑架的大法弟子王胜已回到家中。


    请兴安盟同修提供电话号码

    请兴安盟同修及时提供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和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的电话号码,还有政法委,610,公安局的电话号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