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在长达十一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坐落在济南市的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曾关押过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她们在这里所遭受的凌辱、欺侮和折磨,是人们难以想象的。

1、 酷刑逼迫转化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不但非法关押山东境内的法轮功学员,而且也关押过很多其它省市的法轮功学员。凡是被绑架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第一件事就是被强行转化。管教们所采用的办法是,一天到晚的让学员们看诬蔑法轮功和大法师父的录像,然后逼人写“三书”(揭批书、决裂书、保证书)写了“三书”,就是她们所说的“被转化”了。

如果不写“三书”,不“转化”,她们就强迫学员坐那种五寸长,五寸宽的塑料方凳,每天要做19—20个小时。坐的姿势必须挺胸收腹,目视前方,两腿靠紧,两膝并齐,两脚后跟并齐,两只手放在膝上,一动不让动。吃饭喝水的时候,就是让专人给送,也要限制学员这样坐着,不准离开方凳。

有的学员被迫一坐就是几天几夜,坐得时间长了,屁股就坐烂了,一边一个洞,往外渗着血。这样的迫害是极其残酷的,那种剜心透骨的痛苦,令人生不如死。有些学员因为承受不了这种痛苦,才违心的写下“三书”,被所谓的“转化了”。

这些学员饱受了肉体上的折磨,被违心的“转化”后,又在承受那种无以言表的精神上的痛苦。她们大多因为有病而修炼了法轮功,是法轮功去掉了她们的疾病,给了她们健康的身体,并且又教给了她们做人的道理,要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一个人能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不仅给自己和家庭带来无限好处,还会给社会给人类带来无限好处。

一个法轮功修炼者,本来在大法中受益无穷,无法报答大法和师父的大恩大德,而在酷刑的折磨下,违心的“转化”,出卖了自己的良心。可想而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啊?那真的是心中在流血,灵魂在嚎啕,一种对生命绝望的悲哀啊!

2、 黑工厂奴役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与山东各地610勾结,把一批批的女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这里劳役。

这个劳教所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共治下的黑工厂,劳教所和各地“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公安局国保大队,把绑架法轮功学员视为发财的门路。他们之间为着利益相互做着黑心交易,明明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却硬是昧着良心不惜把一个个良家妇女送到中共的屠刀下,干着那种世人唾骂的“舐痔得车”的无耻的罪恶勾当。有的时候,劳教所里各个车间的劳教人员爆满,宿舍住不下,大厅里睡的都是人。

劳教所让劳教人员制作一些出口玩具马和老虎等,销售很多国家。她们给淄博市一个姓白的女老板(此人五十多岁)做得最多。这些玩具就是以白老板厂家的名义销售到国外去。

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和一些普通劳教人员做这些活儿。每天早晨七点刚过,就让人去车间劳动,直到夜里十点才收工。中午一顿饭,晚上一顿饭。吃饭三十分钟时间。很多人没吃完饭就被赶回车间干活。

在车间里,劳教人员一天到晚的一分钟都不让休息地拼命干活。谁干活稍微慢一点,管教们就恶言恶语地训斥,骂你不要脸,不能干。主要是做这些出口玩具。这些玩具表面看上去都很精致、美观,可里面填的是垃圾一样的带毒的黑心棉。

劳教人员被迫每天必须完成规定的数量,都是用手一把一把地抓着黑心棉塞进玩具内,即使盛夏三伏天,也得这么干。时间长了,很多人都染上了皮肤病,最常见的就是手脚溃烂,流黄水,身上起红疹;也有身上长癣的,一片一片的象鳞甲,奇痒难忍。

劳教人员夜里十点离开车间后,来在大厅还要继续干些其它杂活,想回宿舍喝口水,或上厕所都不允许,连手也不让洗,一分钟都不让停,就坐下来干活。

在大厅里,劳教人员把一些从外面送来的原料制作成成品,这些原料都是需要手工折叠或粘合的。有:伊利奶手提袋,伊利奶宣传单,利血平商标,阿莫西林商标,非常精致的蛋糕盒,女儿红酒盒,茅台酒酒盒,医院手术台用的无尘布(蓝色),花生奶手提袋,大枣奶手提袋,老年保健奶手提袋,银行用的白信袋和一种精致的白色大手提袋,各式各样的福利彩票兑奖卡,国内飞机场用的呕吐袋(各式各样,多种颜色,都非常精致),过年用的对联,小红包(送礼装钱用的),各种产品说明书,其中也有医药方面的说明书等等,种类繁多,都是由劳教人员制作成成品的。

做这些活的时候,管教人员都让把门关上,拉上窗帘,严密遮住房内,不敢让外面的人看见。无论多么高温的夏天,都是严闭门窗。因为劳教所墙外都是些高楼大厦,怕人看到里面的情况。二零零九年全年都是大批大批的做这些东西,劳教人员被逼着加班加点,几乎都要把人逼疯了。

劳教人员一天到晚被累得精疲力尽,昏昏沉沉,有气无力的,上厕所时踩在屎尿上都不知道,回到大厅干活,用手折叠那些东西时,觉得没劲,都是用脚踩着折叠的,这些包装袋,手提袋装上吃的,用着能卫生吗?

给劳教所往里、往外拉货送货的经常是一辆大型的闷罐车,车牌号是:鲁C82650,大部份出口玩具,也都是这辆车拉走的。

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从前大多患有各种疾病,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得到了康复。在劳教所里不让她们炼功,还要长时间超负荷地劳动,很多人旧病复发,有很多是传染病,如肝炎、肺结核,还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另外,还有些社会上卖淫的年轻女子,大多患有非常严重的性病和妇科病,有很高的传染性。

劳教所的管教人员为了让她们赶活,连手都不让这些人洗,从车间里出来,就直接在大厅里去做上述产品,平时这些劳教人员又很少让洗澡,卫生情况极差极差。所以经她们触摸和制作的那些外表上看上去很精美的东西,其实都携带着传染性很强的病毒,然后流入社会,就给人们带来不可想象的危害。无论销售于国内或国外的产品,只要是这些劳教人员做出来的,统统都带有病毒,谁买家去就对谁不利。

有些曾经被劳教过的法轮功学员和社会上一些知情的人,一见到超市销售的劳教所产品就恶心,就想吐,他们根本不买这些东西,白给都不要的。

劳教人员夜里十点进大厅干活,凌晨一、二点收工,一天要干18到19小时的活,每个人都是又累又困,虚脱似的。这里有个电子表,每天晚上十点的时候,就让管夜班警察收起来。这些劳教人员干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有人私下里问管夜班的,才知道已是次日一点或二点了。

如果哪个夜里干活少了,第二天凌晨四点,她们就把劳教人员叫起来干活。关上门窗,一直干到七点,然后去车间干活。

劳教所为了赚钱,根本不把劳教人员当人待,尤其对法轮功学员,更是残忍。外面有人给劳教局或省人大、政协、妇联去信,反映劳教所以超负荷劳动虐待劳教人员的情况。有时那些部门也下来“检查检查”,来前先给劳教所打个电话。劳教所就做好了充份准备,马上收工,把干的活藏起来,赶快让劳教人员躺在床上。上面的检查只是走走过场。

3、 二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概况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是一个严管队,这个队里的劳教人员大多是法轮功学员。二大队的队长们百分之九十的心黑手狠。象大队长孙娟,其人三十来岁,专横跋扈,言辞尖刻,动不动就给劳教人员加期。

二大队的活特别多,都是劳教所里的那些男人们通过各种渠道从社会上弄来的。孙娟和他们勾结在一起,把发财赚钱的筹码象大山似的死死压在劳教人员身上,特别是无情的压在法轮功学员身上。

为了利益,孙娟不惜舍弃女人的尊严,有意无意地迎合亲近那些男人们。人们经常看到那些男人们不顾廉耻地对孙娟搂搂抱抱。有着这些男人们给她撑腰,她更是胆大气粗,对劳教人员特别蛮横。

如果哪个法轮功学员完不成她们规定的工效,她就说你思想有问题,不安心改造。哪个干活慢一点,她张口就骂:不要脸。法轮功学员吴延华50多岁了,干活有点慢,孙娟当着车间那么多人,张口就骂人家不要脸。

还有个法轮功学员叫孟凡秀,也是五十多岁了,因眼花干活不好使,全车间人都知道。一次她把商标贴倒了,孙娟就当场宣布给加期半天。后来,孟凡秀跟副大队长徐红说了说此事,本想让她们给调配一下,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徐红张口就骂道:闭上你的臭嘴,谁叫你花眼的?谁让你看不见的?徐红当月又给孟凡秀加期两天。

一天,孟凡秀下楼时不慎跌倒,一只脚被崴成骨折,肿得比她的大腿还粗,全都黑了。可是十三天,她们都不让她去看医生,还强迫她出工。孟凡秀当天崴了脚时,疼得连地都不能挨,按说就不能让她出工了。班长把此事告诉了管夜班的警察。警察就向队长王小维汇报了孟凡秀的情况。谁知王小维根本不理这些,让她第二天必须出工。第二天,孟凡秀就由几个小女孩轮着背到车间干活。后来徐红见孟凡秀的脚伤得确实严重,才让人把她送到武警医院检查,一拍片子,严重性骨折。医生给开了42天的请假条,可是孟凡秀只休息了30天,她们就逼她出工干活。

有个法轮功学员叫周永花,45岁,一米七几的个子,南开大学毕业,讲话细声细语的,象个小女孩,听说家中有个五岁女儿。她们硬给她灌食,不是她不吃饭,是她们不让她吃饭,用这种方式迫害她。周永花整天被关在小号,人非常的瘦弱。有时看到她时,见她两眼发直,有些痴呆的样子。不知她们还用了什么样的毒辣手段,对她施以残酷的迫害。说她2010年新年前后期满,不知现在情况如何?

还有一个叫刘力洁的法轮功学员,58岁了,加期1—2个月,在小号关着,听说不给她被子盖。这些被关在小号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迫害的相当严重,具体遭受什么样的折磨,外面的人很难知道。

二大队的队长王小维,对待法轮功学员特别凶狠。队长孙娟动不动就给加期。她说:别看你到期了,二年的,我就可以给你加一年,不用上报,我有这个权力。从她来到二大队,法轮功学员减期的就少,加期的特别多。

4、 利用洗刷和不让上厕所迫害

劳教人员能完成工效,才让回宿舍洗澡、洗衣服、上厕所。若完不成工效,就让你加班加点干活,回到宿舍不让洗澡,只给三分钟的洗刷时间。十二个水管,七个不出水,每个班十六、七个人,三分钟时间,接水都接不到,怎么洗刷。可是她们把这些作为管制和威胁劳教人员的武器,动不动就不让洗刷,或给三分钟时间。特别是夏天,长期不让洗澡,又一天天的十八九个小时干活,流汗,那是多么难耐的煎熬啊。完成了工效,她们才让你洗澡、洗衣服。

她们给定的工效,是成倍成倍地往上翻:你今天完成五个,明天她们给定十个;你完成了十个,她们再给定二十个;你完成了二十个,她们又给定四十个。到了后来,她们给定的工效,没有几人能完成的。她们就训斥,说你磨蹭,思想有问题,要么就给加期,要么就不让洗刷,不让上厕所。

到了冬天,即使能洗澡,她们也不给热水用,劳教人员只能洗冷水澡,零下五、六度的时候,也是洗冷水。说是给安排20分钟,其实不到10分钟,她们就往外喊,若不出来,就训斥,或马上把水管关上。

二大队的管教们对待劳教人员最恶毒的一招,就是不让上厕所。谁完不成工效,她们就不给安排上厕所,让你一直等着,故意憋你,用这种手段迫害你。她们管教人员穿一身警服,轮班在厕所门口看着,不经允许,谁也别想进去。她们为了强迫劳教人员给她们拼命干活,把厕所看得高于一切,用这种方式折磨你。用这种卑鄙无耻的伎俩让你屈服于她们,无条件地听从她们指挥,象牛马一样累死累活地给她们干活,为她们赚钱。有个叫李玉花的法轮功学员,因长时间不让上厕所,被憋得两手抱着肚子,弓着腰,疼得脸上直冒大汗。她们却说她是吃东西,吃坏了肚子。

在车间里,很多人都因为不让上厕所,被憋得大汗直流。有时她们安排集体上厕所,每人二三分钟时间,大便都解不完,就往外拉人。大部份人只解一半,负责看厕所的人就嗷嗷叫地往外喊,非常野蛮,一点理不讲。在她们眼里,这些劳教人员连牲畜都不如。

这只是写出来的我们见证的一小部份,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更深重的罪恶,不知还有多少。相信有一天我们会把它们全部曝光于天下,让世人牢牢记住这段沉痛的历史。呼吁全世界一切有正义的政府、团体和个人,共同制止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让这些良家妇女早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共同制止在中国大陆对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让这些善良的人们回到自由的生活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