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济宁市610的迫害图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近期,济宁市及各县市区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层层召开会议,妄图在世人越来越了解迫害真相、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越来越难以为继的情况下,虚张声势,制造恐怖气氛,从而达到胁迫世人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拖世人给它当陪葬的邪恶目的。下面将它的阴谋予以曝光,望人们能够从中看清它的真实面目,坚决抵制它的罪恶行径,使其图谋无法得逞。

此番迫害的由来

此轮迫害的始作俑者仍然是中共邪党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犯罪组织——“610办公室”。这新一轮的迫害看起来声势不小,其实不过是610的最高头目刘京或掌控政法委的周永康等的人的妄念而已。在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114个国家,在中国各阶层民众越来越多的了解了迫害真相,在江、罗、周等迫害的元凶已被多国起诉和判决、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穷途末路之际,有谁还愿意死心塌地的做中共的帮凶和陪葬品呢?

当然,在各级组织召开迫害会议、传播流毒的这些人,无论你是出自于无奈的走过场也好,还是真的想死心塌地的追随中共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好,你的名字都会同样被记录在案,因为你实际起到了助恶为虐,推动迫害的作用,希望尚有良知的赶快自省,弥补你的过错。

迫害手段

此轮迫害的具体手段和步骤:

1,由省各级610组织和各级公安局国保大队列出迫害黑名单,召集这些法轮功学员所在的工作单位的领导或镇、街道居委会的头头去参加会议,下达迫害任务,传授迫害伎俩。

2,制定迫害文件,布置从2010到2012年三年的迫害方案。

3,迫害的具体手段:分批把黑名单内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山东省洗脑班;各单位或街道居委会每绑架一位法轮功学员奖励一定数目的金钱;完成任务的单位、街道居委会,在年底评先树优中予以优先考虑;完不成任务的单位、街道将被追究有关领导责任;对年老体弱、不适合绑架到洗脑班的大法学员,就纠集人员到学员家中实施洗脑;610恶人可不定期的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骚扰;从各级财政中拨款作为专项迫害经费。

山东省洗脑班是个什么地方?

中共山东省恶党徒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残酷程度在全国来说也是数一数二的。对全省大法学员进行强制“转化”的洗脑班设在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即臭名昭著的王村劳教所所在地。洗脑班门口挂着“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的招牌。这里是一个劳教分所的旧址。四周由4至5米的高墙围着,院子有两道大铁门。在关押学员的楼上也设有铁栅门和铁护栅。

该洗脑班从2001年8月初开办至今,每期时间一个月左右。被非法抓来的学员来自全省各市、县。每个被洗脑的大法学员都有一名陪教人员,这些陪教有的是单位同事,有的是家人或亲属,法轮功学员有被绑架来的,有先骗后强制送来的,有从看守所、派出所直接送来的,也有从家里直接骗来的,没有一个是自愿来的。

洗脑班有严格的所谓“纪律”,如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准互相交谈,晚上睡觉不准关灯,进出宿舍楼都要站队报数,不准出大院,不准打电话,不准家人探视,戒备森严。

洗脑班由省“610办公室”操控,由王村劳教所警察负责对劫持来的大法学员进行关押、洗脑。

该洗脑班对外宣称它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春风化雨般的转化”,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他们是如何“春风化雨”的。

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进来以后,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都被强逼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写所谓“三书”(“保证书”、“悔过书” 、“决裂书”),就连上厕所都被严格限定时间。法轮功男学员被关在男二所,女学员被关在女二所。对拒绝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先“面壁”罚站,再唆使劳教犯等围攻打骂。一法轮功男学员被活活打死。

山东兖州矿务局34岁的女学员孙桂凤,被该洗脑班折磨致死。孙桂凤,34岁,家住山东兖州矿务局。2004年12月孙桂凤因向世人讲真相,遭到矿保卫处和济东公安局警察的非法抄家,她和她的丈夫一起被绑架到看守所。半个月后又被送往所谓“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继续迫害,受尽罗光荣等恶人的残酷折磨。当家人将她接回时已奄奄一息,2005年4月中旬含冤离世。

被该洗脑班迫害致死的另一名大法弟子是青岛市的王筱莉。王筱莉,1967年生,家住青岛市四方区海琴广场社区,原为青岛国棉十厂工人,2001年9月曾被劫持到王村山东省洗脑班遭受迫害。恶徒24小时不让她睡觉,一直罚坐在小凳上,并由五、六个恶人包夹着,连续五天五夜不让睡觉,连打盹也不行,24小时被不停地灌输诽谤、诬蔑法轮功的谎言宣传,在肉体和精神上同时遭受严重的摧残。

洗脑步骤是先将法轮功学员送到劳教所进行初步洗脑,男学员被送到男劳教所,女学员被送到女劳教所。对坚定信仰或他们认为态度不好者,进行难以忍受的精神折磨——“熬鹰”,大搞精神疲劳战术,用连续多天昼夜不许睡觉、威逼、欺骗和恐吓等手段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每个劳教队有近二百人,每三个人为一班(两小时一换)熬一个人,白天反面灌输,夜里熬夜,把人熬得头晕、呕吐、没有知觉。有一法轮功女学员熬到六天六夜时,其陪教人员实在支撑不住了(六天六夜陪教也不准上床睡觉,只可坐在高木椅上打个盹),苦苦哀求管教人员,才批准暂回洗脑班休息。两天后又被送到劳教所继续熬。

一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进行迫害。在拒绝吃药的情况下,被绑到床上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针药,其药量都是加倍的。一个月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后经家人托关系送礼才允许把人抬回家。身体刚有点恢复,就又被“610”强行绑架到洗脑班。一对大学教授夫妇俩,在上班时间被绑架,被戴上手铐,勒上嘴,强行推上车,折磨6个多小时才拉到洗脑班,直到一个多月后,手上还有手铐勒伤的痕迹。一法轮功男学员,在地方洗脑班上绝食抗议洗脑迫害,被反绑双手,强行插管灌食。为防止他拔管子,睡觉也不给他松绑,为怕胶管与食管粘连,每天都要被反复抽动胶管几次,使他痛不欲生。

有的法轮功学员因不屈服,全身同时被十多根电棍电击,腿和胳膊上至今还留有清晰的疤痕。劳教所的禁闭室,专用于体罚不屈服者,有位法轮功学员手和脚被铐在禁闭室死人床上,十多天不松绑。法轮功学员们在洗脑班里承受着精神和肉体双重迫害,几乎到了极限的边缘。管教们就是在人失去自我意识,不能理智辨明真伪、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威逼法轮功学员妥协。

在洗脑班里根本没有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法轮功学员可以随时随地任意投入劳教所却无任何申辩的权利,同时不得与家人通电话,更不能与亲人相见。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抓后,其家属都不知道下落。有的单位不派人,而是强迫家属作陪教,所以在洗脑中心,随时都可以看到夫妻相伴、兄妹相伴、父母与儿女相伴的家庭,他们为此不能照料家里年迈的老人和幼小的孩子,使得无数家庭失去正常生活。

实际上这种高压洗脑的精神折磨要远比打骂和肉体折磨毒辣得多,长期不让人睡觉,可严重损坏人的中枢神经,即使被熬死也检查不出是什么病,没有任何伤痕,可以随便说一句因心脏病等造成死亡就能不了了之、对外欺骗了。

该洗脑班多年来大肆敲诈搜刮钱财,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一个月要交4000-8000元不等,还经常人满为患。而且各地方的公安、610、以及企事业单位、或者被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等还要经常给他们送礼、请吃喝。洗脑班里的那些主要负责人多年来搜刮了多少钱财可想而知。

目前,“追查国际”已将各省市洗脑班的责任人列为重点追查对象进行立案追查,其中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王村)洗脑班的马立新(主任)已被列入追查名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