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法轮功学员朱洪兵生前遭受的迫害(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七厂法轮功学员朱洪兵(朱洪兵),于二零零一年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冤判七年,遭受大庆红卫星监狱的关押和酷刑摧残,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朱洪兵回家半年后,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多岁。


遭受迫害出狱时的朱洪兵

在朱洪兵离世的前几天,他的亲人多次接到匿名电话骚扰,打探朱洪兵的身体现况如何。问他们是谁,他们不说,也不报姓名。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便遭拒绝回答。

坚持信仰 遭绑架判刑

法轮功学员朱洪兵生前在大庆采油七厂一矿综合队工作,未婚。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的当天,朱洪兵上省政府哈尔滨上访。当天全副武装的警察戒备森严,如临大敌,驱赶为上访而来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当场有不少法轮功学员被抓。下午,警察把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围住开始大打出手,一个恶警察揪住朱洪兵的脖领子进行拳打脚踢便强行拽走。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朱洪兵正在单位工作,采油七厂恶党书记刘殿林与七厂一矿书记聂校辉(现都已离职),伙同七厂派出所恶警李坤、高晓东等,以“回访”为名行骗,窜到朱洪兵单位,逼迫朱洪兵等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悔过书”等,当场遭到朱洪兵的严词拒绝。

恶警李坤恼羞成怒,对朱洪兵非法搜身,强行在朱洪兵身上抢出救度众生的真相材料后,李坤又带人到朱洪兵家强行抢劫,抢走大法书与真相材料,他们以此为所谓证据进行构陷,非法给朱洪兵判刑七年。

大庆监狱的残忍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朱洪兵被强行送入大庆监狱。在监狱里,他以坚持炼功,不穿囚服、不剃头来抵制邪恶迫害,为了逼他写悔过书,恶警顾志富指使犯人将他捆绑了三天三夜。七监区长李凤江叫嚷“不转化就火化”。恶狱警不让朱洪兵吃饭、睡觉、上厕所;五天以后,又按绝食处理,强行灌食,下胃管。有一次,恶人把一碗奶粉全灌进了朱洪兵的肺部,造成肺叶全都溃烂,导致后来心脏衰竭。朱洪兵被害成内伤,全肺脓肿,部份肺叶已断离主气管。当医生排脓物时,竟把肺叶吸出来。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监狱五大队指导员杨亚龙指使犯人殴打朱洪兵。特别是监狱有所谓的上级帮凶的时候,由于朱洪兵不穿囚服,它们抓着朱洪兵的头往墙上撞,或往地上撞,不撞晕死过去,不罢休。恶警还把朱洪兵呈“大”字型挂在墙上,三天放下来的时候,胳膊肿的比腿还粗,好几天都不能正常走路。

监狱警察还私自截留大法弟子家属给被关押亲人备用的钱款,并且强迫大法弟子到超市为其买东西,杨永龙掠夺大法弟子朱洪兵的七百元钱为自己买手机等。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朱洪兵被放出监狱的时候,由于长期关押迫害和酷刑折磨,及不明药物的摧残,朱洪兵的身心遭到严重的伤害,身体虚弱,面色蜡黄,身体枯瘦。他已无力走出监狱的大门,监狱恶警又不让外面的亲人进去接朱洪兵。后来有一个刚被释放的良心犯人把朱洪兵从过道上背出了监狱的大门。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由于身心严重受损难以恢复,被迫害垂危的朱洪兵从监狱走出仅半年时间,便含冤离世。遗体被火化时,头盖骨外面是白的,里面却是黑的,骨头严重的疏松,不知是何种药物所致。

在大庆红卫星监狱里,朱洪兵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后,当时就失去了知觉,醒来后,记忆力严重衰退,刚刚吃过的饭就想不起来了,告诉他,在厨房给你烧开水喝。他一会就会问,菜是不是炖糊了。你再告诉他,是烧开水呢。过两分钟,他还会问你,你在厨房炖的是茄子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