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晋中监狱二监区恶警恶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通讯员山西报道)山西省晋中监狱二监区内的部份邪恶狱警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非常残暴,人面兽心;这帮恶警唆使在押犯对法轮大法学员进行的人身迫害更是惨无人道。这里记录的只是这帮罪人罪行的一小部份。

李崇信,男,四十六岁左右,山西省晋中监狱二监区大队长。二零零八年五月,奥运会前夕,他召集包夹法轮功的人员开会,李崇信在会上叫嚣:监狱要求“转化”所有的法轮功人员,“转化”率必须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我们和监狱签了合同,现在你们不管采用什么方法、手段,务必“转化”所有的法轮功人员。完不成任务,别想减刑。

在李崇信的直接指使下,二监区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绝人寰的邪恶迫害。二零零八年底,二监区被晋中监狱评为“转化”法轮功的所谓“先进单位”,罪犯薛生要、杨庆忠被评为“转化”法轮功的所谓“积极分子”。

任丹瑞,男,四十八岁左右,山西省晋中监狱二监区教导员。此人甘当中共邪党帮凶,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学员。别人唯恐躲之不及,而他却把迫害大法学员看作是他讨好中共向上爬的好机会,还主动把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大法学员要到二监区由他进行迫害。如果哪个大法学员不“转化”,他就指使包夹犯对该大法学员打、骂、面壁罚站、不让上厕所,限制一切人身自由;如果“转化”,马上给减刑,一切待遇从优,什么都好商量。此人罪恶累累,罪大恶极。

薛生要,男,三十三岁左右,晋中监狱二监区犯人。此人迫害大法学员不遗余力,坏事做尽。他经常向监区的恶警打小报告,搞的二监区人心惶惶。绝大部份事端都是该犯人制作出来的,由他的所谓“告发”和挑拨引起的。他在包夹大法学员王跃文期间,对王跃文进行肉体和精神上的残酷折磨。二零零七年四至五月间,因王跃文炼功,薛生要逼迫王整天面壁罚站,晚上不让睡觉,致使王双腿严重浮肿,甚至无法行走。后在监区干警的干预下他才作罢。王跃文被罚站长达一月之久。奥运会前夕,王跃文拒绝“转化”,被天天面壁罚站,竟然从五月一直站到第二年的中国年!王跃文要炼功,薛生要就把王的双手绑在床上,使他晚上连身都不能翻。白天在工房,薛只准王跃文上、下午各方便一次,完全剥夺了大法学员的人身自由。大法学员许言宝被强迫去干捡葵花籽的活儿,因视力不好,捡不干净,薛生要就把许叫到无人处拳脚相加。

任利民,男,五十三岁左右,晋中监区二监区犯人。此人人面兽心,阴险毒辣。平时假装仁慈,每每在关键时刻,积极充当邪党的马前卒。因为此人点子多,被任丹瑞所器重。被非法判刑新关进冀中监狱的大法学员,任丹瑞都要他们先经任利民之手进行一次“转化”迫害。二零零八年五月上旬,任利民为掩盖暴行,把大法学员李旗标叫到没有监控器监控的被服库进行所谓“转化”,因没有达到目地,任利民和杨庆忠对李旗标拳打脚踢。二零零八年九月,大法学员曹老虎,拒绝转化,任利民强迫他面壁罚站,把曹叫到工地没人的地方进行暴打,还假惺惺的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只要写了“三书”,想炼功就炼功,一切都自由了。任利民私下给包夹犯面授机宜,说:“打法轮功要到没人的地方打,千万不要留下什么证据。”

杨庆忠,男,三十八岁左右,原晋中监狱二监区在押罪犯,现转至山西省临汾监狱服刑。此人因绑架罪被判二十年有期徒刑,属于团伙涉黑人员。按邪党监狱规定,此人不能包夹法轮功学员,但他在二监区却大受重用。在中共恶警的纵容下,此人邪恶、凶残,在二监区横行霸,目中无人道,稍不如意,就大打出手。二监区的许多人都怕他。一次,因李旗标给同修送了两个鸡蛋,就在楼道和监舍遭到他的惨无人道的毒打。

二零零八年五月中旬,因李旗标不“转化”,杨庆忠和任利民强迫他整天面壁罚站。一天上午,李要求上厕所,任利民说不“转化”不能上厕所,李多次要求,任利民恼羞成怒,开始对李进行暴打,杨庆忠也加入其中,对李腹部猛踹,李倒地后,杨庆忠对李头部、肋部、腹部猛踹,嘴里还不停的喊:打死你,看你有多硬。此事发生在工房,有三十多人目睹此事。

贾家善,男,三十八岁左右,原晋中监狱二监区罪犯,现刑满释放。此人性格乖戾、残暴,对大法学员许言宝经常是先暴打再罚站。此人是任丹瑞从十二监区带来的心腹打手。为报答任的信任,贾迫害大法学员变本加厉,丝毫没有一点人性可言。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监区发现法轮功资料,包夹犯薛生要、杨庆忠、任利民、贾家善,开始对大法学员李旗标、王跃文、许言宝进行搜身、毒打、罚站,其状惨不忍睹。薛生要积极向监区打小报告,向上表功。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奉劝那些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的人们快住手吧!如果不悬崖勒马,等待的将是天法的严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