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濮阳市45岁付红霞被迫害致死(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在数次绝食抗议迫害中,她先后两次被野蛮灌食,包夹和几个吸毒犯人按住其手、脚,由恶警和吸毒犯人强行灌食,几把勺子把被撬弯,嘴里被捣烂,牙龈撬出血,两颗门牙被撬成大豁口,血与食物一齐喷出。为防止吐出,恶警将几把勺子把插入喉咙深处,食物既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令其窒息。

以上是付红霞女士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遭受的迫害。2010年3月3日,累遭中共残害的付红霞含冤离开人世,年仅45岁。付红霞的父亲还未从失去老伴的痛苦中走出来,又失去了唯一的女儿!

高精度图片

付红霞,大专文化,河南濮阳市热电厂职工。1999年7月20日中共流氓集团对法轮功进行血腥迫害后,付红霞依宪法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先后四次被绑架,家里私人物品被抢劫,并被非法关押在濮阳市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三年,多次被强迫进洗脑班受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一、修大法获新生

付红霞在幼小时,父亲是小学校长,因为说一句真话,被中共邪党打成右派。在以后邪党对“地、富、反、坏、右”,批林批孔,批“臭老九”的邪恶迫害中,全家人受尽屈辱。在中共宣传煽动下周围人的鄙视,在付红霞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再加上粮食不够吃,从小就体弱多病,性格被扭曲,怯懦、怕事、自卑、压抑。心中常有对《桃花源记》中描述的和谐美好生活的向往。夜晚,她仰望天空,深邃而宁静,心想是否有老人说的神话仙境?耶稣基督传的福音中讲的是否是真的?因为从小在邪党制造的文化中被灌输的都是无神论、宗教是麻痹人的精神鸦片,所以百思不得其解。但心中常有一念,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探究这方面的东西……迷茫中她苦苦寻觅。 由于第三者插足和各种原因,付红霞无奈之下被逼离婚。这无疑给付红霞以致命的打击,身体也每况愈下。

1996年春,付红霞拖着久病的身体和疲惫的心拜菩萨以求解脱。但是,病情越来越重,腹痛、胃痛、头痛和严重的妇科病,吃药打针也无济于事,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全用在了看病上,看着身边幼小的孩子,她心如刀绞……。

1997年春天,付红霞在好心人的指引下幸运听到了李洪志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当听到:重病人和精神病人我们是不收的,心中有疑虑:我这样的重病人,师父会管我吗?付红霞不敢奢望,继续四处奔波求医治病,但医院就是诊断不了,无从下药。在病床上,付红霞痛苦的想:师父啊,原谅我吧,我觉得自己是重病人,师父不会管我。付红霞虔诚的心得到了回应,就在这一瞬间,她的胃部象被挤压一样,非常难受,当时拍B超,什么也没发现,过了一会儿,也不难受了,再拍B超,原来胃口的一个硬块儿不见了。

在回家的路上,付红霞兴奋地象一个孩子:师父管我了,为我清理身体了!

从此以后付红霞请来了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虔诚拜读,生活中时时处处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心情也好了,人也开朗起来了,生活中充满了幸福和阳光。

自己受益了,也想让更多的人得法受益,她把平时省吃俭用的钱用来买书,无偿赠给亲朋好友和有缘人。

二、讲真话遭迫害

然而好景不长,天空中乌云密布,大有天塌之势。自1999年“天津事件”天津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和“4.25”万名法轮功学员北京中南海和平上访后,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岳飞庙李洪志师父亲笔题词的石碑和字匾被砸碎,中共邪党的一些内部报刊和文件中都极尽污蔑之邪恶。为了讲明真相,付红霞与许多法轮大法学员自发组织上县、市、省信访办上访,用各自的亲身修炼实践,证实大法在提高人类道德和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桩桩件件催人泪下,感人肺腑。亲自接见的政府各级官员和工作人员都深受感动和震撼,有的当时就把学员赠送的《转法轮》一书拿走,表示也要学法轮大法。上访时,大家井然有序,一字排开,站在人行道边,连盲道都让开了,临走时,大家都自觉把地上杂物拿走,地面上干干净净。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来自中共高层打压的势头还在升温,19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一意孤行凌驾于政府和宪法之上,把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开始绑架各地辅导员并逼迫学员上交大法书籍。付红霞的单位紧随邪党把本单位所有炼过法轮功的学员召集起来,宣读诽谤大法的文章,并扬言:如不放弃修炼、和法轮功决裂,就停发工资和坐牢。面对严酷的现实,很多学员妥协了,付红霞不愿意昧着良心说假话,受到单位的威胁,并非法把付红霞的工资降至二百元。

1999年12月,付红霞被非法关押拘留所几天后,家人带着9岁的孩子前来探望,孩子泪流满面,她把孩子抱起来放在膝上,对孩子讲:“妈妈能不能说假话?”天真无邪的孩子流着眼泪说:“不能”。会见时间到了,孩子哭着拽着她的衣角不走,坚持要和妈妈一块儿坐牢,那里的警察硬是把孩子的手掰开,拽走,她噙着眼泪望着孩子离开,拘留所的铁门关上了,孩子走了不远,又飞快地跑回来,手摇晃着铁门哭喊着要妈妈……此情此景令人心碎。

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付红霞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抱着修炼人的善良、纯正、和大忍之心,感动了狱中所有犯人和大部份管教、警官,也使一些尚存良知的人放弃了行恶。狱中小号大多关的都是一些刑事犯人,品行低下,平时常常吵闹打架,管教一天几次进来恐吓调解。自从大法弟子被非法关进来之后,迥然不同的高素质和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做法,逐渐改变了环境,有的跟着学起了法轮功。管教感慨的说:只要有法轮功在,我一个星期不进号也放心。一个曾暗中监视付红霞的便衣警察赞叹的说:你们法轮功个个了不起!你们师父了不起!

三、被劳教迫害生命垂危

2001年春天,付红霞被秘密劫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三年。相对看守所,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残酷。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之后,劳教所为了提高转化率(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写不修炼的保证书),什么样的毒招都用上了:包夹、谎言欺骗、洗脑、特务假扮法轮功学员从中祸乱、长时间奴役劳动、不让睡觉、毒打、酷刑等。很多学员在高压下被迫转化,恶警又逼迫她们说服不转化的学员,当时情形极其恶劣。

付红霞多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挨过无数次的打骂,并遭野蛮灌食,门牙被撬开两个豁口。之后邪恶之徒利用谎言欺骗和伪善也没能转化了付红霞,就开始以不让睡觉、毒打相逼迫,大有不转化只有死路一条的邪恶气势,又以亲情相胁迫,逼迫她与家人通电话,让家人感受到她处境的严酷。面对孩子凄厉的哭声和父母的哀求,付红霞的心都碎了,对着电话说:“我没有错,我走的是正路。即使为真理而死也死得其所!你们应该以我为荣!”

邪党恶徒看这招不行,就连踢带打,把她推到另一个房间,一帮人围着打,拳头象冰雹般落在她的脸上、胸上。之后又推着她强制让她在写好的转化书上签字,她当时想:即使把手折断,也不给邪恶签字。她把手中的笔折断,恶人开始拧她的胳膊,扳她的手指,最后也未能得逞。

一招不行又来一招:晚上,劳教所派两个人看着她,不让她睡觉,让她面墙而站,一天的折磨滴水未进。那两个看管她的曾是法轮功学员(被转化),她们深受感染。深夜,其中一个为她披了一件衣服又倒了一杯水,另一个为她铺好纸笔,说:你给所长和管教写信吧!付红霞奋笔疾书,阐述了大法的美好, 揭露了邪恶的谎言,告诉他们这样做是徒劳的,永远都改变不了大法弟子的正信。然而恶警丧尽天良、完全成了邪党的恶犬:恶警把付红霞单独封闭在一个房间里半个月。

之后邪党对付红霞的迫害招数更毒:把双手紧紧的反绑在背后,根本直不起背,只能弓着腰,头抵着墙,长时间站着,双臂都成黑紫,僵硬了,才放开。再把胳膊向前伸,那一刹那,胳膊像骨折了一样疼。更有邪恶者,将绑着的手臂往上扳,疼的她差点栽倒在地上。肩头、肌肉、筋、胸肌被扯拽损伤,疼痛难忍,恶心心慌。还有其他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吊拉”、“烤全羊”等毒招迫害。

长达两年之久的残酷迫害,付红霞被法医诊断为严重胸积水,有生命危险,劳教所惧怕承担责任, 给付红霞做了所谓的保外就医。

四、长期骚扰、监控

回家后,热电厂邪党领导与濮阳市“610”人员、劳教所相互勾结,以劳教期未满为由不让付红霞上班,她找到“610”人员和公安政保科,据理力争,才要回了基本的生活费(200元)。

2003年冬天,刚从劳教所出来不久,中原油田610和市610联合绑架了付红霞与其上初中的女儿,并把付红霞非法关押一个月。女儿遭到野蛮审讯,受到极大的惊吓。

付红霞获释后,人虽然在家中,但是并没有真正的自由,家里电话被监控,走到哪儿都处在恶人的跟踪监视中。 劳教所的迫害也没有结束,劳教所以所谓的“回访”为借口,勾结市610,多次上门骚扰,给付红霞单位施压,逼迫她写不修炼保证。

由于生活所迫,付红霞不得不外出打工挣钱,养家糊口。这样一来市610和单位就无法掌控付红霞,单位领导不得已恢复了她的工资,以便随时掌握她的情况,以达到保住自己乌纱帽的目的。

就是因为一直不放弃信仰,付红霞便成了濮阳市邪党领导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为了不让付红霞成为他们往上爬的绊脚石,市“610”宋鸿洲等不顾她生命危险,多次把她绑架进洗脑班,威逼所谓转化过的法轮功学员给她洗脑,要洗成符合邪党“假、恶、斗”的思想,并以不写保证就再次劳教来威胁付红霞和她年幼的孩子及年迈的父母,家里整日乌云密布,老俩口和外孙女经常相对而泣。付红霞的母亲哭瞎了双眼,由于对女儿过度的担心和操劳,吃不好,睡不好,于2007年春天含着冤恨去世。

在中共当局这种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下,付红霞的身体急剧恶化,2008春天年被濮阳市第五人民医院(传染病医院)诊断为骨结核,医院为她成功做了手术,后脊柱侧面的骨头被截三节。病痛中的付红霞依然对医生和同屋的病友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以纠正他们头脑中被邪党蒙蔽的思想,挽救他们。然而市 “610”却在此时在付红霞的伤口抹盐,以所谓的“探望”为借口,再次给她和她的家人施加压力,至此邪党对百姓的伪善在付红霞面前表现得淋漓尽致,一览无余。
付红霞的父亲刚刚失去老伴,又要照顾生命危在旦夕的女儿,又经常受到市610和单位的威胁,心情可想而知。

出院后,付红霞在法轮大法的沐浴下渐渐康复,在她身体刚恢复不久,中原油田和市“610”胁迫单位,试图要把她绑架到看守所(其实从劳教所回来后邪恶一直没有放松对她的监视居住),但在好心领导的保护下没被带走。但是单位领导却把她安排在政保部门上班(实为把她监管起来了)。一个政保干部还从网上下载污蔑大法的文章,付红霞告诉他:这些都是假的,不要上当!接着给他讲明真相,并举了几个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例子。

在政保部门上班让付红霞甚感压抑,吃不下饭,身体再次恶化,医院诊断为胰腺癌。她吃什么吐什么,长达半年之久卧床不起,瘦得皮包骨头。医院告知家人不用住院了,省点钱吧。

为了避开在政保部门这个压抑的环境,使自己的心情好一些,付红霞不得不办理了内退,月工资700元。这一下付红霞的生活又陷入了困境。

此时,热电厂邪党党委、政保科、工会代表单位前去所谓的慰问,用手提的所谓礼物做掩盖,眼看着付红霞骨瘦如柴,有气无力的在床上躺着,说些冠冕堂皇、心口不一的话,走走过场,背地里却污蔑大法、逼迫付红霞的父亲给付红霞做工作,企图利用家长的权利让付红霞转化,并说到时追悼词上无法写等等邪恶的鬼话。

中共邪党对人民的迫害历来就是人快要死的时候,只要还有一口气,也得逼你跟随邪党,甚至死后还要挖坟掘墓,破了你家的风水。

医院虽然已经下了死亡判决,但家里人还是千方百计的把她送到另一家医院,以奢求她能多活几天。于2010年3月3日付红霞含冤离世。

付红霞至死没让共产邪党得逞,这正是我们中华儿女几千年的正气和精神,然而邪党在霸占中国这块土地的几十年中,我们中华大地又有多少冤魂飘散不去。

中共邪党又一次对人民欠下了血债,俗话说:欠债还债,欠命还命。希望所有参与迫害付红霞的恶人们,看看你们跟随中共邪党所犯下的累累罪恶, 希望尚存良知的人能够改过自新,从自我做起停止这场血腥的迫害,给自己和家人留一线生机和希望,不要做中共的殉葬品。

主要责任单位:濮阳市610、濮阳市公安局、濮阳市热电厂、濮阳市看守所、濮阳市拘留所;中原油田610、中原油田公安局;河南省郑州市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
主要责任人:
宋鸿洲,原610主任,现任濮阳市劳动局副局长。0393-8121968(办) 13903931968(手机)。
邮 编: 457000 :河南省濮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地 址:市人民路33号
袁文峰,原610科长。现任司法局市依法治市办公室主任。0393-6681869(办)
濮阳市司法局 地址:濮阳市开州中路 邮编:457000
贾天波,原610主任,现任濮阳市公安局邪党副书记、政治部主任。
王海真,濮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政委。0393-8820232(办)15903936689(手机)
阮金泉,濮阳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邪党书记。总机8820000转、8930000转
徐教科,濮阳市原市委副书记,现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地址:濮阳人民路51号 0393-6666837(办)邮编:457000
李朝聘,濮阳市原市委副书记,现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秘书科:0393-6666901
梁铁虎,濮阳市原市长。
王艳玲,濮阳市现任市长。市委办公室0393-6666800
秘书科0393-6666805 市长热线:0393-6666123
孙喜民,濮阳市原政法委书记,现任濮阳市人民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0393-4653003(办)地址:?濮阳市开州中路?电话:?0393-4653081
张礼杰,濮阳市原政法委书记,现任市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地址:濮阳人民路51号 组织部办公室电话:0393-4414973
张增习,濮阳市原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现任濮阳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0390-6669026(办)
韩青(女),中原油田原610主任。手机:13503935126 电话:0393-4826526(家)
朱燕群(女),中原油田公安局国保大队负责人。手机:13839257775 电话:0393-4771698
濮阳市公安局
地址:河南省濮阳市胜利路3号 邮编:457000
濮阳市610现任负责人:边宏庆 0393-6666529(办) 濮阳市市委政法委防范办主任 地址:濮阳市人民路中段 邮编:457000
濮阳市热电厂(现濮阳市龙丰热电公司):
地 址: 河南省濮阳市化工一路
邮 编: 457000
主要责任人:
赵炳轩,原邪党书记。0393-8965555(家)13700801797
董存英,原董事长。0393-8966001(家)
马社莉(女),现任女工委主任。0393-8966979(家)8962228(办)
阎广魁,党委办公室主任。0393-8966628(家)13103641669(手机)
鲁宏保,现任保卫科科长。0393-8966369(家)8962110(办)8962249(办)13503938938(手机)
盛兆武,现任保卫科科长。0393-8965560(家)
孙来凤,原任保卫科科长。0393-8966569(家)
罗国成,原任保卫科科长。0393-8965550(家)
赵书盈,现任总经理。0393-8962212(办)
王英豪,现任邪党书记。0393-8962210(办) 0393-8966598(家)
总经部办公室电话:0393-8962225 0393-8962226 0393-896222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