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波在牡丹江监狱遭电击、吊打、冷冻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赵波,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日晚被密山市公安局副政委刘琴、原政保科科长孟庆启(现已被撤职为普通警察)等十几个警察闯入家中绑架,非法判刑七年。下面是他几年来在牡丹江监狱遭受的部份迫害情况。

关小号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下旬,赵波被秘密劫持到牡丹江监狱六监区;二零零四年三月,赵波被转到十一监区,在这个监区里,每天每人被强制缝汽车坐垫八小时以上。

赵波绝食抗议 抵制迫害,被恶警关入小号,俗称“死亡监号”。有时,三平方的小号关押五个人,而且有些被关进小号的人被打的皮开肉绽或饿的皮包骨。二十天后,赵波从小号放出来,认识他的人吓一跳。时间不长监狱又把他转到十七监区继续迫害。

禁闭室

二零零四年七月,赵波认为自己信仰无罪,因此抵制强制劳动,被恶警李洪明殴打后绝食抗议,要求见狱长,监区长不让。绝食后的第四天,监区长钟贵见其躺在床上不动,用棍子把其捅起来,并派人监视他。赵波乘监视的人不备,从监舍冲出去,向狱长办公室跑去,在操场上被监狱巡逻的执法队的两个警察从后面扑倒,其监区教导员于福刚领着人从监舍追到,不顾操场上有上百人在观看,一顿拳打脚踢,把鞋都踢飞了。

随后四个人把赵波拖回监舍,用手铐把他铐在铁床上,打了一顿,下午送到禁闭室。禁闭室只有一个门,三面是墙,一面是门,门上只有一个小孔(25cm长、20cm宽),里面二十四小时点灯。夏天里面象蒸笼一样,只穿一个裤头身上还不停的冒汗,还经常断水,两天给一小杯水。赵波在这种环境下被关押了二十五天,也没有放过一次风。

电击敏感部位

二零零五年三月,赵波由于抵制劳役,再一次被监区长姜卫东用电棍猛击后脑,当时昏死过去了。姜不顾赵波头上还流血,和干事伊永祥把其拖到禁闭室的铁椅子上,手脚用锁头锁上,姜开始用电棍在其头上、脸、手、耳朵、脊柱等敏感部位不停的电击着,伊就忙着给电棍充电,折腾了数小时,直到他俩累得不行才停手。

为了不叫其他人看到赵波头上的伤口,伊永祥把赵波拽到医院,把头上的伤口缝了几针,身上的棉衣被血水浸透了。缝完后,又把赵波送到禁闭室呆了半个月,直到身上的伤口都好了,才把他放回监区。回来后,姜又唆使干警宋军飘恐吓赵波不许上告等等。

冻六天六夜

二零零六年元旦前,恶警在法轮功学员安永镇和赵波身上搜出经文,二人被关进禁闭室。冬天的禁闭室和外面一样冷,冻得这二位法轮功学员六天六夜不能入睡。二零零六年六月,赵波又被调到十七监区继续迫害。

二零零七年,法轮功学员六十余人被集中在一个监舍内,强迫去听一些被转化的人谈自己被转化的过程,遭到在场的法轮功学员黄国栋等大多数法轮功学员的抵制,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等。当时被恶警坏人毒打并强行关禁闭。

吊打

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牡丹江监狱要求各监区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只要别让看出有外伤,你们必须转化他们(法轮功),转化一个给犯人减刑,干警记功奖励,十七监区由副监区长耿磊全面负责。

恶人徐宝良、孟宪伟、吕春峰监控赵波,连续四天不让他睡觉,赵波绝食抵制。恶警王卫江、王建峰、王合义、林世杰拿起手铐,让恶人张玉春、徐宝良、孟宪伟、吕春峰用两个手铐把赵波绑吊在床梁上,脚尖着地,吕永江用毛巾把赵波嘴堵上,吕春峰和张玉春用脚踹铁床,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