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女子劳教所恶警残酷迫害高素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山西报道) 山西长治法轮功学员高素英女士,今年四十九岁。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被长治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劳教两年,至今仍被关在山西女子劳教所二队。在被关押的两年多时间里,高素英遭受暴力殴打、监控,长期被谩骂、侮辱,两次被无理延期共六个月。二队恶警陈慧茹、陈春香是迫害高素英的直接责任者。

打人者反诬被打者打人

狱警陈慧茹、陈春香直接殴打高素英,还煽动、指使吸毒人员暴力殴打高素英,并挑唆、逼迫吸毒人员作伪证,从而第二次延长高素英劳教期三个月(第一次延期是二零零八年八月,延期三个月)。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凌晨两点,大队长陈慧茹带着十来名吸毒人员(都是组长、民管委)闯入高素英所在的二组,打开高素英的柜子,将里面的全部物品翻倒在地,陈慧茹亲自一件件搜查,并将高素英写的长达二十页的多份上诉书、多本法律书籍抢走。高素英当时已睡着,被吵醒后,找陈慧茹要自己的上诉书,陈慧茹不但不给,反而用手掐高素英的嘴和脸,用脚猛踩她的脚,并一下下踢高素英的腿,边踢边说:谁打你了,谁看见我打你了。周围的吸毒人员、包夹在陈慧茹的命令下,一哄而上,抓高素英的头发,猛击高素英的头部、按在床上打。此次参与殴打的吸毒人员有:张苗、白巧玲、林润涛、廉林俊、崔彩霞。随后陈慧茹当着全组吸毒人员的面栽赃高素英:你们都写证明,证明高素英打人。

第二天即十月十日,陈慧茹将全组吸毒人员叫到办公室,逼迫她们作伪证,反诬高素英打人。陈慧茹挑衅说:你是个好人?高素英说:我在哪儿都对得起天地良心,十恶(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之内没有我。陈慧茹一听恼羞成怒,认为高素英在辱骂她。一个身着警服的警察,自知自己归在“十恶”之中。

十月二十八日,山西女所二队贴出管理科公告,延教高素英三个月。高素英要求给劳教局写复议,复议信写好后交给陈慧茹,陈慧茹刁难高素英在半天内写三份交上来。高素英写好后陈慧茹又不收,高素英连续找陈慧茹四次才收下,隔几日后高素英问陈慧茹寄了没有,陈慧茹撒谎说转到所里了,实际根本不给寄。

前夫贪财离婚,贿赂恶警不许高素英上诉

高素英的丈夫被金钱利益的诱惑蒙蔽,趁高素英被非法劳教期间,向长治城区法院提出离婚,要抢夺高素英的全部财产。高素英的丈夫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一面拿出六千元钱贿赂长治城区法院四名法官,将财产全部判给他;一面拿钱贿赂山西女所二队恶警陈慧茹,让其阻止高素英写上诉书。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高素英接到长治城区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判决书多处明显违法,结果等于是将家庭财产全给了高素英的前夫。高素英不服非法判决,要求在法定十五日内写上诉书提出上诉。国家法律规定,任何单位、个人都不得利用职务之机干扰、阻碍公民行使上诉、申诉的权利。而陈慧茹公然无视国家法律法规,不许高素英写上诉,把高素英的笔纸全部用封条封在柜中,吩咐包夹岳娟、高晓蓉看到高素英取笔纸就打。

当众施暴力

在十月二十八日至十一月十二日内,高素英连续被暴力殴打三次,被打得翻滚在地,满嘴流血,牙齿松动。直到法定上诉期限十五日的最后一天,恶警陈慧茹才允许高素英拿笔写上诉书。某日,高素英将被延期、被暴力殴打的整个过程写出来投入山西女所饭厅入口处的检察院信箱,在恶警陈春香的授意下,四、五名吸毒人员当着全所三、四百人的面将高素英抓起来猛扔在地上,高素英的额头直接磕在饭厅地上,紧接上来拳打脚踢,整个饭厅里几百号人亲眼目睹恶警、恶人的野蛮暴行。高素英从地上爬起后又走向信箱投信,陈春香无法阻止,站一旁说:你投你投,我就这儿看着你投。高素英最终将申诉信投入信箱。这其中参与殴打、充当恶警黑心打手的吸毒人员有:白巧玲、兰梅、贾朋霞、岳娟、高晓蓉。

高素英被暴打致生命垂危,恶警幸灾乐祸

由于恶警陈慧茹、陈春香指使群体吸毒人员多次暴力殴打高素英,致使十二月五日昏倒在洗澡间,全身抽搐、大小便失禁,出现生命危险!恶警陈慧茹、陈春香兴奋地妄想高素英得脑梗,陈春香高兴地对高素英说:你知道你脑子里会有个小瘤子吗?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十二月十五日,陈慧茹、陈春香逼迫高素英花自己仅有的钱(二百一十元)做脑部CT,结果显示不是脑梗。陈慧茹、陈春香一看没把高素英折磨成脑梗,就在高素英休息不足二十天、身体还未恢复的情况下又胁迫高素英出工,继续折磨迫害,使高素英反复出现头晕、血压升高。

就在高素英被陈慧茹、陈春香折磨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新换的包夹吸毒人员岳娟、孙娟在陈慧茹的授意下,仍屡次殴打高素英。一月底至二月十一日、三月四日包夹孙娟、岳娟同组内吸毒人员贾乃云、白巧玲、兰梅多次毒打高素英。二月十一日、三月四日的两次毒打直接伤及高素英的心脏、脑部。每次被毒打后,大夫给高素英量血压,血压都高达170/100,高素英头晕头痛、呕吐、心跳过速、面色苍白、站立不稳。

恶警卸磨杀驴

在二月十一日被打后,高素英将打人的吸毒人员告到陈慧茹那里,因为包夹长期欺压法轮功学员、打骂恶行已被其他许多旁观者反感,人们纷纷站出来作证,陈慧茹也自感包庇不住,只得将打人者孙娟、岳娟、贾乃云当月考核计零。自这些打手考核计零后,这种邪恶的包夹殴打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才有所收敛。陈慧茹利用完包夹,又将包夹作为替罪羊踢出去,这种手法也使吸毒人员寒心,她们从中看清了自己被利用后的结局,不想再为其卖命了。

高素英被剥夺上诉权

针对被毒打、两次被构陷延期,二零零九年十月高素英写出起诉书投入山西女所、纪检、西峪地区检察院信箱,起诉陈慧茹、陈春香暴力殴打,煽动、挑唆吸毒人员暴力殴打法轮功学员,并逼迫吸毒人员多次给法轮功学员做伪证造成延期的恶劣违法行为,以及陈慧茹、陈春香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申诉权、上诉权的违法行为,责令其承担造成的一切后果和法律责任。

如今山西女所二队只有高素英一名法轮功学员(一队还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原来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三队已在二零一零年三月解体,不存在了)。高素英的身体在两年多被非法关押的时间里遭受了很大的摧残,身体已被折磨得非常虚弱,但高素英心在法轮大法上,意志很坚强,她向二队警察要笔写自己被迫害的整个过程。高素英的笔在三月四日被包夹偷走后交给陈慧茹,陈慧茹扣下后不给,不让高素英再写一个字。

现在高素英在山西女所二队被剥夺一切合法权利,被剥夺通信权、上诉权,信件不给寄,写给检察院的上诉信也被陈慧茹扣下;笔被抢走,不能写字;眼镜被摔坏抢走;不准她与儿子通电话,儿子下落不明,陈慧茹说高素英的儿子来了也不准高素英见;高素英的财产全部被她前夫贿赂法官侵吞,使高素英身无分文、无家可归;高素英的心脏、头部在数次毒打中受伤,头发白了很多。

正告行恶者停止做恶

“善恶到头终有报”,行恶者自取绝路,天谴就在眼前。在此正告山西女子劳教所恶警陈慧茹、陈春香,以及其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雷红珍、刘忠梅等),你们所做的恶行罄竹难书,且不说你们或你们的亲人因你们滔天的罪恶会遭到什么样的恶报,单单中共在其行将灭亡的时候也不会给你们什么好果子吃,就象你们利用完吸毒人员毒打法轮功学员后又把她们剔除一样,你们也会成为中共的替罪羊。你们的名字将永远会被后来人所唾弃,你们的后代将会因你们的恶行而蒙受奇耻大辱,代代难为做人。

为了你们的后代和你们自己的亲人,终止你们的罪恶行径吧,忏悔你们的过去,给你们的子女、亲人、后代留一块遮羞布吧。

高素英前夫王聪伶:13835542434住址:山西省长治市延安北路东2巷41号
0355-6062078(办公室)
离婚案委托代理人贾天平山西大路律师事务所律师

山西女子劳教所:
二队:0351-27858020351-2811143
管理科:0351-2785805
纪检处:0351-2785823
政委:路平
所长:陈廷刚、王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5/225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