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头目张幸福罪恶累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九日】读了明慧通讯员六月四日的报道:“‘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展现中共邪教本质”一文后,心里深有感触。目前,从明慧报道上来看,武汉市及湖北省内不断有法轮功修炼者被绑架到省洗脑班,遭受迫害。面对邪恶的最后疯狂,就是要将其罪行曝光。本文从另一方面揭露湖北省司法局副局长兼“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下称“省洗脑班”)一把手张幸福(以下称张某)从一九九九年至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张某原是沙洋劳教所政委,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发动这场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以来,张某步步紧跟,在沙洋劳教所里,直接策划、指挥和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包括肉体酷刑和精神摧残,手段之卑鄙,后果之严重,以至于沙洋劳教所早年就和辽宁马三家劳教所一样,在国内外臭名昭著。

在沙洋劳教所任政委时迫害致死十二名法轮功学员

正因为张某处心积虑地执行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才使得湖北沙洋劳教所和辽宁马三家劳教所一样,成为了当年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黑窝,两个劳教所还于二零零零年底在“人民大会堂”汇报成果,向社会各界放毒,组织所谓“转化班子”到各地介绍邪恶的经验,这一切张某都亲自执笔指使,策划了一整套专门对付法轮功学员无人性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洗脑术,而且沿用至今。

在张某的直接指使下,沙洋劳教所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九年十年间,一共迫害死了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精神失常者不计其数),他们是:随州市:刘光凤、褚中平;荆门市:杨佩战、李小敏、陈和平;鄂州市:潘正惠;襄樊市:邹远涛;黄冈市:杨才银、喻福祥、欧阳明、南初寅;十堰市:曾宪娥。由于中共当局的封锁,还有罪恶没有被曝光,这只是已知姓名地址的十二位遇难同修。尤其是十堰某银行法轮功学员曾宪娥,在沙洋劳教所严管队里,受尽了恶警、包夹的毒打和各种折磨,在痛苦的极限中悲惨死去,死后还不准家属换新衣服,不准验尸,不准开追悼会,不准向外宣布,尸体被解剖摘走器官后,在沙洋就地火化。这一桩桩一件件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烈迫害,作为当时的沙洋劳教所政委张某,难辞其咎!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既得利益者

张某同时也是这场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最大利益既得者。除了直接得到主子的赏赐外,几年时间就从沙洋劳教所政委爬到司法局副局长,全家从沙洋迁居到省城武汉,其配偶李华也安排到省女子劳教所任主任科员。张某是带着中共官员的原罪,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爬上去的。

沙洋,故名思意“沙的海洋”,过去是荒蛮之地,一九四九年前是土匪、逃难者和共匪游击队的藏身栖息地,一九四九年中共夺权后,把这里划为劳改农场,于是,国军三十余万战俘和“阶级敌人”(中共称“十万大军”)被押解到这里开垦荒地,他们的命运是很悲惨的(这里不细说),待到沙洋劳改农场开垦初具规模时,“十万大军”已所剩无几,中共邪党统治手段之残暴,就连它们当初的管理者及后代,都不愿提及当年之事。之所以略讲一下这段历史,就是告诉大家,张某就是当年这些“老司法”的后代,土生土长的沙洋人,从小到大成长在这种红色恐怖的氛围之中,只有斗争式的思维,看惯了血腥与残酷,其阴暗的心理变态和残暴的人格特点就不难理解了。从某种意义上讲,张某也是最可怜的人,是共产邪灵的毒害者,也是中共的害人者。

组建洗脑班,彰显中共邪教本质

张某带着原罪爬上来后,带上干将龚建(原沙洋劳教所教育科长)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原班人马及省“六一零”恶人,组建了“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省洗脑班),在全省范围内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在汤逊湖警官学院旁,后来搬到板桥省女子劳教所旁,拿着百姓的纳税钱把省洗脑班构建成花园别墅式,却干着迫害善良的可耻勾当。一直以来,这里的组织运作、管理手段和洗脑方式和沙洋劳教所严管队如出一辙,确实展现了中共的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

其实,张某一伙人自己都不相信共产邪恶主义及马列毛过时的陈词滥调,却硬要拿着这些陈词滥调强迫给法轮功学员洗脑,逼迫其放弃真正的信仰,你如不接受就折磨你、劳教你,就镇压你,这种精神强奸模式直接推行到全社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作为一种政府行为时,就是真正的邪教行为了。龚建等人白天在洗脑班里装模作样的,到晚上就带着恶警、犹大等男女出去声色犬马,这就是张某一伙人的真实写照。

张某也知道,这种骗人式的高压洗脑只能欺骗人一时,人在自由的状态下都能够作出自己理智清醒的选择,这种骗人伎俩,它们自己都认为是失败的,那为什么张某一伙还在自欺欺人呢?这里除了张某一伙借迫害法轮功捞取更大的既得利益外,最主要的就是中共向法轮功学员和人们展示它的暴力恐怖,让人们恐惧于它的暴政,屈服于它的淫威,做它暴力统治下的奴隶。这就是这个靠暴力起家、谎言治国的流氓政党的一贯手段,让人们对它产生永久的恐惧感。

省洗脑班成立以来,共迫害省内法轮功学员一千一百多人次,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种种罪行罄竹难书,特别是对人精神层面的摧残,翻遍古今中外的历史,都没有象中共这么邪恶。“花园别墅”的背后,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都受到过不同成度的伤害,有的终身留下残疾,有的出现精神失常,有的甚至失去生命,华师中文系教工法轮功学员王浩云,就是在省洗脑班里被极尽精神洗脑摧残后失去生命的。不仅如此,笔者认为在全省内每一位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他(她)们所遭受的痛苦乃至生命的失去,都有张某的一份责任和罪行,因为,他是湖北省司法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始作俑者。

张幸福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罪恶累累

在湖北省,公安有赵志飞,司法有张幸福,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和始作俑者,更应该受到正义法律的审判,因为张某最早策划并实施了一整套对法轮功信仰者从肉体到精神的洗脑术,是主要参与者之一,在这一套洗脑术实施中,十年来全省有名有姓已知的,就有一百六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致精神失常者不计其数。

在张某任司法局副局长兼“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省洗脑班)一把手期间,与省“六一零”狼狈为奸,主管全省司法系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共有一千一百多人次在省洗脑班里被洗脑,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伤残者、精神失常者难以统计。如今这种罪恶仍然在继续,张某已血债累累,我们要求“追查国际”、有正义感的国际人权机构,关注并介入此事,无论张某将来逃到天涯海角,都要把它绳之以法。

正告参与迫害者停止做恶

正告张某一伙,不要认为有中共暂时撑腰,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要为了一时的既得利益而丧尽天良,现在的中共已在彻底腐败的穷途末路之中,人民大众已经在不断觉醒,《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和全球退党大潮的波澜壮阔,全民反迫害的时期已经到来。不知道中共为你们提供的保护伞还能维持多久?你们也应该不会忘记,“文革”刚结束,当时全国公安、司法部门罪大恶极之徒七百六十九人被押到云南秘密处决,死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书了事,这件事在当时公安、司法界产生过强烈震动;你们也都知道,中共的那些将军、元帅、国家主席的悲惨下场。这些刚刚过去不久的历史,希望能给你们留下正面的教训,让你们清醒,中共的历史总是在邪恶地循环着,今天的你们和当年的“联动份子”有什么区别,终究摆脱不了中共秋后算帐、卸磨杀驴的宿命。这也是善恶有报的展现。

而且人间的法律之上还有天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如今还在为你们讲真相,劝善于你们,不要因为一时的糊涂而失去生命的永远,到那时,正义必将得到伸张,制造迫害的元凶及其走卒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