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九年底辽宁东港警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与家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九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在辽宁省丹东市公安局的指挥下,东港市公安局及下属开发区和大东两公安分局、刑警大队、“110”、街道派出所、各乡镇派出所与公安分局,倾巢出动,估计有一百多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内绑架了十四名法轮功学员:于淑欣、王春华、蒋晓丽、刘延俊、王福华、荐桂玲、王立春、孙永勤、邵军、滕秀玲、张晶梅、邹吉令、刘淑芳夫妇等。同时还绑架了部份修炼者的四名未修炼的家人:王春华的丈夫、张伟的丈夫、蒋晓丽的丈夫和小女儿。

据东港市公安局内部透露:此次入室抢劫、绑架案,是在丹东、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专门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的直接操控下,由丹东市公安局与其下属东港市公安局合谋筹划的。为此他们还专门成立了所谓“专案组”,策划、执行此次迫害。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开始,动用大量的警力、物力(还有国安特务,包括花钱雇佣的恶人)蹲坑、跟踪、监控法轮功学员。时间长达五个多月,他们自己称“大案”。执行做恶的总头目是东港市公安局局长王尚庆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哈合才等人。指挥现场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头目是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副大队长林永全等人。

为逃避法轮功学员的揭露、曝光,他们将参与绑架的各公安分局、派出所、刑警大队的警察和其他参与的人都交叉、打乱。但现场绑架法轮功学员、对他们酷刑折磨、刑讯逼供的主要是东港市开发区和大东两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恶警。仅这一天警察入室抢劫人民币现金、打印机、电脑、复印机、轿车、货车、家用电器、各种耗材等,合计人民币近百万元。中共给参与迫害者发“奖金”五十万元,迫害凶手头目每人分得“奖金”五万元。以下是他们入室抢劫、绑架法轮功学员以及东港市检察院、法院与其合谋捏造事实枉判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邹吉令被绑架、酷刑,不准见律师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七点左右,法轮功学员邹吉令在东港市内吉安小区院内被恶警暴力绑架。参与绑架的是丹东公安一处和当地的警察。绑架后,恶警又于当晚在吉安小区八号楼一楼邹吉令的住处继续蹲坑一个晚上,企图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第二天早晨,恶警们非法入室抢劫,抢走邹吉令的个人现金、电脑和所有的物品(电饭锅和家里所有能看得上眼儿的东西全都被他们抢走)。

邹吉令被劫持到大东公安分局,恶警对邹吉令实施暴力殴打、吊铐、不让睡觉等酷刑手段逼供。二零一零年三月,邹吉令及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提交东港检察院。邹吉令的家属从北京聘请正义律师辩护。律师去东港看守所会见邹吉令,要求核对事实,办案单位不让律师见人。后得知是因为当时邹吉令被他们刑讯逼供、酷刑折磨的身体都是伤痕,害怕律师看到他们所犯的罪行,所以才不让律师见人。直到数日后,律师再次要求去见邹吉令时,仍可清楚的看到邹吉令手腕上被手铐铐过的伤痕。

东港检察院的曲红玲(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马光远与东港市公安局合谋将邹吉令非法起诉到东港法院。邹吉令的家属多次去这些部门要人,均遭拒绝和欺骗。律师问东港法院哪天开庭,负责办案的李新田(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各种理由搪塞律师,就是不告诉律师准确时间。

孙永勤在家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六点二十分左右,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永全、刑警韩长河与五、六名警察已经守在了孙永勤家门口,他们想乘家人开门之机闯入。早晨要送孩子上学,孙永勤一开门出来看到门外两侧和楼梯上站了好几个警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顺势将门关上了,并用身体把门挡住。警察冲过来逼着孙永勤把房门打开,孙永勤不配合,他们就从孙的手里抢夺门钥匙,孙的手心都被他们抠破了,而后在门外将孙永勤暴力绑架。

孙永勤被他们一直拖到楼下,孙永勤大喊:“你们干什么?我犯什么法了?凭什么抓我?邻居们都来看啊,警察抓好人啦!”恶警们赶紧把孙永勤强行拽到车里,怕邻居们听到、看见。绑架了孙永勤之后,林永全又拿着抢去的钥匙开门,还要继续绑架孙永勤的妻子张小平,但是门他们怎么也开不开。接着,林永全等人又把张小平的公婆和父母逼来,诱骗屋里的人开门。还威胁说:“我们可以破门而入,还可以破窗而入,我们甚至还可以把墙打个洞钻进去。”

一时间,楼下警车、轿车(伪装的警车)来来往往,蹲坑的便衣和抓人的警察越来越多,围观的群众也越围越多,人群里都在嘀咕:“对一个炼法轮功的,也用不着这样啊,太过份了!”林永全等人在张小平家门口纠缠了一上午,到中午十二点半也没等到张小平才撤走。并且还留下两名警察蹲坑监视,企图继续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直到当日下午才将孙永勤放回家。

林永全等人绑架张小平和孙永勤夫妇已不是头一回了,二零零六年他们已经将孙永勤夫妻绑架迫害过一次了。

张伟的丈夫被暴力绑架、殴打致血肉模糊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六点左右,张伟的儿子开家门准备上学,一帮便衣突然闯了进来,张伟的丈夫孙凤昌当时吓了一跳,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警察,是来抓张伟的。孙凤昌告诉他们:张伟不在家。可是他们不听,随即开始抄家。而且没有任何证件。一名叫林国军的恶警冲进屋里,疯狂的砸门(体貌特征:高个、秃顶,年龄约在四十五岁左右)。两个卧室的门都被砸碎,另一个卧室的门也被砸坏。屋里的家具被砸坏。屋里其它东西也被砸的七零八落的。床上、桌子上的物品都被掀到了地上。整个房间被砸的乱七八糟。

张伟的亲人已经把房间被砸的惨景给录了像,孙凤昌见此情景,就上前阻止,并与他讲理。林国军不但蛮不讲理,还当即招呼另外几个恶警给孙凤昌戴手铐。孙凤昌反抗他们,恶警一窝蜂的扑过来,将孙凤昌打倒在地。孙凤昌被他们打得满地打滚,满脸是血。孙凤昌从屋里爬到外屋门跟前时,又上来几个恶警,共有十几人,一齐殴打孙凤昌。领头的那个人叫蒋文龙。蒋文龙揪住孙凤昌的头发,拳脚相加。孙凤昌的腿部、臂部、肋部、胸部、背部、头部等多处被打伤,软骨被挫伤。头发被扯下许多,且流了许多的血。更加残忍的是,蒋文龙死死地掐住孙凤昌的脖子,使孙凤昌一口气也喘不上来。孙凤昌的二女儿看到自己的父亲眼看就被恶警掐死,急忙上前阻止,结果被恶警一拳打倒在地。致使她头部摔伤,剧烈疼痛,多日不能恢复,腿上摔了一大块青。大女儿又上前阻止,被恶警拽住胳膊,抡起来甩到一边。胳膊上摔了一大块青。

在对孙凤昌暴力殴打过程中,恶警边打边将孙凤昌的衣服扒光,仅剩下裤头。此时,暴徒们还觉得不过瘾,又把没有一点还手之力的孙凤昌摁到水泥地上,又进行新一轮泄恨式的殴打。他们用脚踩在孙凤昌的脸上,用脚乱踹乱踢他的脸。此时的孙凤昌已被打的血肉模糊,浑身是伤。

这时楼下已经来了很多围观的人,还有很多的警察。恶警为掩盖他们的恶行,叫孙凤昌将衣服套上,为了彻底揭露这些恶警的违法犯罪行为,孙凤昌没有顺从他们。就这样,在寒冷的冬天,孙凤昌赤身裸体、光着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暴徒们拖到警车上,拉到东港市公安局巡警大队继续逼供。直到当日下午才将孙凤昌放回家。张伟个人家的轿车、货车当时也被他们抢走,价值几十万元,后被要回。

当时楼下几十人目睹了孙凤昌被恶警打得血肉模糊、遍体鳞伤的惨景。百姓们亲眼见证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见证了中共领导下的警察所谓执法的真面目。

荐桂玲遭绑架、欺骗、非法庭审

恶警绑架了孙永勤、孙凤昌,接着又绑架了荐桂玲。荐桂玲被绑架到丹东看守所后,身体被迫害出现严重病态。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其下属,多次去看守所提审荐桂玲,以各种手段威胁、恐吓她,强迫她放弃大法修炼,强迫她承认他们为迫害邹吉令而捏造的罪名和事实。还要她为此作伪证,否则就要把她如何如何。而且欺骗荐桂玲:只要答应这些条件就放人,不再骚扰。荐桂玲没能识破他们的阴谋,又看到一起被抓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折磨,担心自己身体不好,承受不住,被迫顺从了他们,最后被国保大队以“取保候审”的罪名放回家。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荐桂玲被东港市公、检、法、政法委“六一零”合谋非法庭审。开庭时“六一零”不仅操控,而且亲自跟到法庭,威胁家人说:“不要找法轮功的人来,态度不好,就给送丹东去。”(意思是再给抓进丹东看守所)。

王春华、张晶梅遭绑架,王被酷刑致不能走路

同在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约早晨七点左右,法轮功学员王春华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刚下夜班回家,刚一开门,从楼梯下边窜出几个警察来,他们抢先钻进到屋里,把王春华强行绑架到警车上,随后将其丈夫也绑架到警车上。

法轮功学员张晶梅当时正赶上去王春华家办事,看到几个警察正在抄家。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被屋里窜出来的警察冲着张晶梅大声问道:“法轮大法好不好?”张晶梅干脆地回答;“好啊!”张晶梅话音刚落,就被这群警察绑架,并说张晶梅是“头儿”。王春华的丈夫被拉到开发区公安分局录口供,直到下午才将其放回家。王春华家中的现金和部份家用电器被抢走。

王春华和张晶梅与其他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一起被拉到丹东振兴区医院,强行“体检”。张晶梅因血压太高于次日放回。王春华与其他被绑架的炼功人被非法关进丹东看守所。东港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利用各种酷刑手段逼供,并说王春华是“重犯”,要给其重判等等。并以此为由不让任何人接见王春华。丹东看守所的恶警与其合谋,唆使刑事犯人殴打、折磨王春华。内部传出消息:王春华被迫害得下肢已经不能走路。目前,东港市公、检、法合谋,正以完全捏造的事实与罪名给王春华非法判刑。家属已经为王春华聘请了正义律师为其无罪辩护。

蒋晓丽被非法劳教两年,丈夫、幼女亦遭绑架逼供

同在十二月二十二日,约早晨六点多钟,一帮警察(其中有大东公安分局的邵文东参与)在蒋晓丽正准备送孩子去上学的时候,夺门而入,将蒋晓丽绑架,同时开始抢劫。蒋晓丽的丈夫和幼小的女儿也被绑架到大东公安分局录口供,孩子受到严重惊吓和刺激。

以下是蒋晓丽的小女儿豆豆叙述自己一家人被迫害的过程:

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上六点五十分,我推门去上学,走到门口,一伙人闯入家中与我撞个满怀,他们二话没说便疯狂地抢了起来。他们拿走了我家的师父法像,大量的大法书籍,两台电脑(一台是我爸爸单位的),一台打印机,一台磁带复录机,若干光盘、磁带。他们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后,把我们一家人带到大东公安分局。

我爸爸在四楼被逼供审讯、我妈妈蒋晓丽在三楼被逼供审讯。后来,妈妈被拉到丹东白房看守所迫害。与妈妈一起被抓的还有我姑奶奶王春华。

孩子的呼吁:我呼吁全世界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及所有善良人士一起维护正义,唤醒良知,救救我妈妈吧!(豆豆)

二零一零年一月,蒋晓丽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秘密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年幼的小女儿天天都在呼唤妈妈回来。

滕秀玲被迫害致人事不省

同在十二月二十二日晨,东港市公安局开发区公安分局的六名恶警来到东港市郊区前阳镇红旗村法轮功学员滕秀玲家绑架滕秀玲。这群警察是由红旗村治保主任领去的。到早市去卖菜的人说,凌晨三点多钟就有两辆小车在滕秀玲家附近停着。其中一辆金杯车是蓝色牌照的,车里坐了不少人。村民们说,半个多月了,这辆车就一直在这个地方转悠。滕秀玲由于惊吓,当即被迫害得抽风。恶警将她强行抬上警车,拉到丹东振兴区医院,强行体检。该医院见其病情太危险,叫恶警将滕秀玲赶快拉走,恶警们却说她是假装的。医生非常气愤,叫恶警签字、写保证书,否则坚决不收。恶警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才将滕秀玲送回家。

滕秀玲被绑架的同时,家中的电脑、打字机、耗材、现金等全部被抢走。滕秀玲被迫害的不省人事,滴水未进长达十二天。当滕秀玲醒过来之后,恶警又接连不断的去骚扰,滕秀玲因多次受到惊吓,再次病倒。

恶警暴行令刘淑芳夫妇惊吓过度送医院抢救

同在十二月二十二日,早六点左右,有三辆面包车拉有二十名警察,停在法轮功学员刘淑芳家楼下。警察疯狂的敲门,刘淑芳和她的丈夫当时都在家。但是一下子来了这么多警察,不知何故,所以没给开门。而后警察开始撬钢门,来人之多,敲门和撬门声音又那么大,周围的邻居都跟着惊慌失措了。恶警撬了一上午,长达四个多小时才把门撬开。刘淑芳当即吓得突发心脏病,她丈夫也吓得半死。恶警冲进屋里,刘淑芳和丈夫俩人当时已经不行了。恶警无奈,只好将两人送市医院抢救。刘淑芳和丈夫俩人住院多日后被放回家。

王立春遭绑架,父亲受惊吓心脏病发作

同一天早晨,王立春刚开门送孩子上学,六名警察就冲进屋里来,并趁机把孩子关在门外。三名恶警以公安局副局长哈合才和国保大队长王润龙要找其谈话为名,不由分说就把王立春带走了,另有三个警察同时非法抄家。王立春的父亲当即吓的心脏病发作,被送进医院抢救。王立春被绑架到东港市公安局,哈合才、王润龙等人对王立春逼供,强迫王立春配合他们构陷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遭王立春严词拒绝。王立春因此而被关进丹东看守所近一个月才被放回家。

王立春的母亲、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江志秋,于二零零九年八月被东港市公、检、法合谋构陷、非法枉判四年半牢狱,现被关在沈阳女子监狱,王立春就是因为替母亲申冤而被哈合才、王润龙等恶人报复。

刘延俊遭绑架、抄家,长期被监控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六点多钟,刘延俊女士下楼时,被等候在楼梯上五名警察拦住,从她的手里夺走家门钥匙,又抢走刘延俊手里给亲属写的私人信件,而后非法闯进她家中疯狂抄家。刘延俊被强行推进屋里,她当即被迫害得心脏病发作,下肢不灵。领头的恶警趁刘延俊倒在床上之机,给她非法拍照。刘延俊所看的法轮功书籍、资料和所用的mp3等东西均被他们抢走。她被抬上警车,拉到大东公安分局。然后,这些警察又一次驱车返回刘延俊家中非法抄家。到底在刘家另外做了什么手脚,无人知道。

有一名年轻恶警辱骂法轮大法,并当着刘延俊的面随便捏造事实,当即被刘延俊揭露。当日下午五点多钟,刘延俊被送回家。回家后,国保大队及其下属又令四、五个警察把守刘家楼梯口,看着刘延俊,同时监视去刘家的人。

长期以来,东港市公安局一直花钱收买不明真相的人监视刘延俊,一直在找机会构陷迫害她。街道派出所的片警于世杰多次叫刘延俊家的邻居监视她,并说谁举报刘延俊,就给谁“奖励”。这次绑架刘延俊是于世杰引路。桥东社区大海小区居委会也叫刘延俊家的邻居监视她。

从二零零零年至今,刘延俊工作被非法开除,身份证、户口本被抢走无一归还。刘延俊被剥夺了最基本的公民权利和生活来源。东港市公安局追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达到了不遗余力的地步。

王福华被绑架、抄家,当局欲构陷加害

在此绑架案的同日同一个时间里,一群警察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王福华家,抢劫、绑架王福华。抢走家中的打印机、耗材等私有物品。王福华被非法关进丹东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她被迫害得出现严重病态,他们不但不放人,丹东看守所还多次向王福华的丈夫索要医药费。王福华的丈夫到处借钱给王福华拿医药费。与此同时,东港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办案人员以各种卑鄙手段欺骗、威胁王福华和家人,强迫王福华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否则就要给其重判。

目前,东港市公、检、法、政法委“六一零”正以合谋捏造的罪名给王福华非法判刑。家属已为她聘请了律师为其辩护。

于淑欣遭绑架抢劫

法轮功学员于淑欣多次遭受东港市公安局及其下属的非法抄家、罚款、拘留、洗脑等迫害。

同在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恶警以同样的手段闯进于淑欣家,开始抢劫、绑架于淑欣。抢走于家两台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和若干现金等。于淑欣被抓进丹东看守所,关押几天后因病放回。于淑欣要求迫害部门归还被他们掠走的电脑和现金,他们不但不还东西,还威胁于淑欣的家人。

邵军被绑架、非法庭审

同一天遭恶警入室抢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邵军。警察抢走邵军家的电脑、打印机等。邵军被非法关进丹东看守所。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晚上,东港市公、检、法、政法委“六一零”合谋以完全捏造的罪名给邵军非法开庭。

以上迫害事实,只是发生在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的绑架和后期相关的迫害,仅仅是东港市公、检、法、政法委“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十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所犯罪行的冰山一角。奉劝参与迫害者停止做恶,顺天意而行。

相关单位、人员电话: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有全:办:0415—7144608,手机:13942531638

国保大队大队长王润龙:办:0415—7144608 手机:13941509420

国保大队××:13841531238

丹东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员林国军(砸毁家具、房门及物品的人):手机:13842503900

东港刑警四大队中队长蒋文龙 (打孙凤昌的恶人): 手机:15841501877

东港公安局法制科副科长,带队的王长海: 手机:13384151828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