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收红包的好医生再次被绑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武汉市第三医院医生王劲松十多年来,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而遭受到肉体上、精神上和经济上的多重迫害,2010年6月14日傍晚,王劲松在武汉大学校园,被武昌区珞珈山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押送至武汉市东西湖第二拘留所迫害。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长期迫害中,王劲松受尽折磨和屈辱,虽年仅40多岁,但已是满头白发,形似花甲老者。由于妻子无法承受社会的歧视和政治的压力也与他离异,他奶奶也因中共对他的迫害而去世。

王劲松被迫害得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而暂栖在自己的父母家中,并经常被派出所和居委会上门骚扰和监视,甚至非法跟踪。他用和平的方式向世人揭露真相,这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却又遭到迫害。

不收病人红包的好医生

王劲松,男,1963年10月22日生,湖北省枣阳县人,1989年于武汉同济医科大学毕业,系武汉市第三医院泌尿外科医生。王劲松从小体弱多病,曾患过肺结核、肝炎、心肌炎,大学三年级时,因严重的精神衰弱无法坚持学业被迫休学一年。工作后经常上夜班(实为24小时工作时间),因体质状况不佳甚感力不从心。在全国气功热时,王劲松为了祛病健身,有一个强健的体魄,能适应自己新从事的工作,也曾参加过几种气功学习班,钱也花了不少,但效果不理想。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参加了法轮功学习班,从此开始了法轮功的修炼。通过炼法轮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明显变化,他的体质逐渐增强,也能适应本职工作,而且思想也得到升华,从不安心工作到一心一意、认真搞好本职工作,医德也好。他不仅对病人态度好,在当时收红包、拿回扣成风的情况下,他从不收病人的红包,不接受病人请吃,按病施药,不开大处方,不拿回扣,减轻病人的负担,曾受到不少病人的口头赞誉和书面表扬,医院领导和职工也都说他是好人。

遭非法劳教、残忍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之时,他为了以切身的感受证实法轮功不是中共宣传的那样,于11月初只身空手去北京上访。当他正在天安门广场看地图查找信访局所在地时,却被便衣警察抓捕并遭到毒打,后被武昌区水果湖派出所绑架回来,监禁在医院失去人身自由。然后被派出所所长骗去参加武昌区组织的所谓揭批法轮功大会,由于他认为揭批内容严重失实,按捺不住愤怒的心情,想阻止这场邪恶的揭批会,因而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送至武昌区办的转化班强制“转化”。因他拒不写“三书”,于11月28日被非法劳教1年零6个月,后延期4个月,共被非法劳教迫害1年10个月。

在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期间,王劲松受尽折磨,劳教所利用吸毒犯折磨他,24小时轮番骚扰不让睡觉达一周之久,狱警24小时轮番洗脑,不让放风,24小时除上厕所外,不让离开坐凳,冬天不让晒太阳,办所谓的转化学习班,夏天由于不愿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而被双手吊铐在窗上曝晒,一次被吊铐了两天一晚,后来又被吊铐了两晚一天。并将他的腿双盘,用胶带固定共达4个多小时,致使他的双腿肿的如同柱子,不能走路,只能扶墙一步一步的挪动。狱警有时借故打他,对他进行严管,剥夺亲属探视的权利,直至现在他身上还有被迫害留下的伤痕。

从劳教所回来后,单位长期不让王劲松上班,也不给生活费,时隔半年多之久,才安排他在资料室工作,仍不让他上临床。

被非法判刑三年

2003年3月5日,王劲松与几位法轮功修炼者在汉阳区贴揭露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传单而被汉阳区翠微派出所绑架,先拘留15天后被送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几天几夜不让睡觉,24小时车轮战折磨他,后又送看守所,他以绝食来抗议残酷迫害,被上脚镣手铐,强行灌食折磨。

王劲松被非法判刑3年。宣判之前,王劲松和家属均要求请辩护律师,后汉阳法院通知家属,谎称王劲松不同意请律师,而在王劲松面前又谎称其家属不同意请律师,以两面欺骗的卑劣手段阻止王劲松请辩护律师。他们在没有通知家属出庭旁听的情况下就秘密非法开庭,而由他们指定的律师进行所谓的辩护。

在狱中,王劲松因不配合洗脑转化,曾被关小号,超负荷地奴役劳动,完不成任务不让休息。

遭单位刁难、居委会骚扰

2006年3月中旬期满释放后,王劲松多次找医院领导要求上班,均被拒绝,并称已将其开除公职,但又迟迟不与王劲松见面,王劲松曾多次到区卫生局上访,至2008年5月才安排王劲松在院武装部上班(实际上被非法监控)。

王劲松要求上临床,医院均以医师资格证问题推诿。王劲松经过两年的努力考试合格,取得医师资格证后,而医院仍迫于邪党压力不给办医生执照,直到近期才办下,但仍不让上临床。王劲松上班两年多的工资还不够最低生活标准,直到2009年10月份以后,才将他的工资恢复到初级医生的工资标准。

由于多年的狱中折磨,他虽年仅40多岁,但已是满头白发。与他同龄的同事,现在都是高级职称,有房有车,而王劲松却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而受迫害,失去了晋升的机会,仍是一个初级医生,住在父母家中,并经常被派出所和居委会上门骚扰和监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