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南充“法治教育”基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零三年,南充市中共人员开始在南充西山风景区的一处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对外美其名曰“南充法治教育基地”。南充市政协人员伏少林任所谓的“校长”,南充市蚕茧公司退休书记彭东胜参与安排洗脑迫害。为了钱权,洗脑班人员出卖良知,对按“真、善,忍”的理念修身养性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

一、洗脑班所在地

所谓的“南充法治教育基地”(即西山洋人湾洗脑班)坐落在南充西山风景区的半山腰,是一楼一底的砖结构房屋,三面有钢筋防护栏,防护栏内有一可活动的院坝,院坝防护栏外面种有花草树木,种有花草树木的地方又有一院坝,该院坝的侧边有一大铁门供进出,前面是山崖。

该院坝四周都有几米高的铁条防护栏,只有一条狭窄的小路进入,小路的另一边是相邻的二、三座民房,后面是长满树和野刺花草的陡峭的高山壁。紧挨陡峭的高山壁和楼房后面一部份是厨房,厨房有一小铁门与小路尽头相连,也可进出,进出后都是锁上的。

厨房与餐厅、住房之间有一上锁的大铁门,除了做饭菜和吃饭时间,其它时间都是锁上的,并有人看守。门窗都有铁护栏。楼上与楼下之间,中午、晚上,都锁上铁门。

二楼上住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陪教人员。陪教人员,多为各地失业人员,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一切言行举止,在该处一月有一千元工资,还有包吃用。

每天,洗脑班安排所谓“学习”,即每天播放中央电视台录制的漏洞百出的栽赃陷害法轮功和诽谤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录像等,然后他们就根据栽赃陷害内容发表一番谬论,之后又强制法轮功学员谈看法,若谈的不是他们想要的,就诬陷法轮功学员中毒太深,顽固不化,是反党反政府反人民的反革命等,那就是死有余辜,在毛泽东时代早就该枪决了。

二楼上有一间是洗脑班校长头目伏少林的办公室。底楼两头是洗脑班的所谓教师彭东胜和各地乡镇综治办(即“六一零”)抽调来的人员,专门做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转化”迫害之事,另外,二楼还有杂事人员的卧室,中间一间是餐厅。

二、主要参与迫害人员

1.校长伏少林,南充市市政协人员。从2003年到现在,洗脑班一直由他在监管。各地法轮功学员都以各种方式给他劝善,他都沉迷于邪党的高额利益不放,还在参与迫害,甚至把给他打电话劝善的人的号码报告给国安去查找,以便抓捕迫害。他自己透露有台湾等国外的打给他的电话,告诉他善恶有报的道理,也有国内的。他还上明慧网去看曝光迫害的消息。

伏少林电话:18990838838,其子在南充市高坪区小龙镇农校当教师,前妻已死,又娶一小妻,现妻父也一直在洗脑班里管买菜、洗脑班杂事等。

2.二头目教师彭东胜,南充市蚕茧公司退休书记(退休金有三千左右),从2003年到现在,一直负责洗脑班的洗脑“学习”安排和人员管理。

3.任春海,南充市嘉陵区神殿乡综治办主任,三十岁左右,任洗脑班的“帮教”头目,是南充市十个抽调去四川省成都“学习”了十天迫害法轮功学员经验的人员之一,回来后,就实践迫害手段。其在神殿乡多次参与绑架和抄家等来迫害其乡镇的多位法轮功学员,还对其乡镇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任秋容大打出手,说任秋容因炼法轮功反中共迫害的行为侮辱了他们任家这个姓。

任春海电话:13890809778

4.陈余斌,南充市嘉陵区金凤乡邪党书记和综治办主任,六十岁左右,乱搞男女关系,听其妻说,与他们家的亲戚都有染,其妻怕他又与洗脑班的陪教人员(多为女的)有染,多次去洗脑班监视他,搞得里面全部人都知道,他的恶行不仅仅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陈余斌任洗脑班的“帮教”人员,

5.苟某某,南充市南部县某乡镇邪党书记,四十多岁,任洗脑班的“帮教”人员,由于“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深得伏少林重用。

6.马小玉,南充市南部县电站站长,其丈夫和女儿都是学医的,在烧伤方面有医学常识。任洗脑班的“帮教”人员。

7.刘清珍,南充市仪陇县某单位退休干部,搞文艺方面的,任洗脑班“帮教”人员,晚上教里面的人跳舞锻炼身体,从而放弃信仰法轮功来祛病健身等。

刘清珍电话:13281921629

8.刘顺花(音),南充市仪陇县综治办主任,任洗脑班的“帮教”人员。

据苟某某等说,他们“帮教”人员除了每月一千多元的工资,每天邪党还发给他们一人一天50-100元的补助金。而邪党政府拨给四川各地迫害法轮功人员的资金是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就是4万元,而南充是3.8万,这些钱是拨给洗脑班搞迫害的专款,供里面人员吃住等各方面开销,可能从中有剥皮的剥去了一部份钱吧。他们“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伏少林还要向上级呈报给他们发奖金,也是一笔丰厚的数目。

三、钱权交易 出卖良知

为了钱权,洗脑班人员不惜出卖良知善念,明知道这些炼法轮功的都是在按“真、善,忍”的理念修身养性,不仅自己身体健康了,也给家人和国家带来了许多好处,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多年来,炼法轮功的人面对中共暴力和迫害,一直用和平理性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声,唤醒世人的良知善念,面对这样的人群,不知珍惜反而大打出手,让人不可思议。人门不禁要问这个中共怎么了?怎么专门对付一群手无寸铁的修炼人,把修炼人弄来“转化”,老年人都不放过,这是多大的罪过呀!快醒醒吧,同胞们,别再做中共恶党的帮凶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