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苦难中成长的孩子们(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贵州报道)在中共对法轮功的十一年的迫害中,那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多年来默默地承受着成人都难以承受的压力和伤害。

这些孩子们,有的因为父母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而成为孤儿,无依无靠四处流浪,有的因长期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而心力交瘁过早夭折。有的跟随父母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有的父母被长期非法关押而遭到同学和邻里的排挤、嘲笑和欺辱。

这些孩子是如此的柔弱与无力,几乎都没有引起过社会的关注,他们发不出自己的声音,当夜幕降临时,那些不被人知的角落里,到底有多少幼小的心灵在颤抖,多少双无助的双眼闪动着泪花!

这里记述的仅仅是发生在贵州的几个案例。

韦兴志的孩子

被迫害致死的贵州紫云县法轮功学员韦兴志,曾是一名认真负责、热心助人的好教师,在他被非法劳教迫害期间,妻子又被当地恶人非法送羊艾监狱三年劳改,家中只剩两个未成年女儿相依为命。小姐妹只因无三百块钱参与更换新水管,家中自来水也被截断,两个孩子只好靠积存屋檐水生活。小女儿在学校被其他学生追打、欺负,回到家中与姐姐抱头痛哭。本以为父亲韦兴志期满回家,姐妹俩终于又有了父爱和依靠,可是望眼欲穿期盼归来的却是被劳教所迫害得不成人样的父亲,姐妹俩只能眼睁睁看着父亲在痛苦中闭上双眼,满怀不舍与冤屈离开人世。

高其英的孩子

被迫害致死的贵州遵义残疾人高其英,生前靠微薄的照相收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还要供养两个男孩上学。然而因奥火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到遵义,遵义警察按照黑名单非法抓捕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恶警闯入高其英家,抢走她家照相的电脑、打印机、过塑机,又将高其英投进监狱迫害致死。突如其来来的打击使得两个孩子悲痛万分,善良的民众也为之不平。

魏亚兰的孩子

贵州安顺市法轮功学员魏亚兰,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判刑五年,在羊艾监狱被强制在宝石车间、纱带车间服奴役。在那种暗无天日的环境里,被迫做着超强度生产。由于这种超长的劳动,超负荷的体力付出(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加上生产环境恶劣,严重超标,粉尘弥漫,窗户又都是钉死的,根本达不到卫生条件,每天要吸入过多的产品粉尘,魏亚兰的身体严重受损,囊肿等疾病因此而复发,回家不久,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去世,年仅五十岁。 魏亚兰被非法关押时,女儿还在上小学,可怜的小女孩盼了五年才和妈妈团聚,可是却眼睁睁看着被中共迫害身体每况愈下的妈妈凄惨的离开人世。二零零四年在魏亚兰还在被非法关押在羊艾监狱的时候,大年三十之前,魏亚兰的家人全部都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家中只有魏亚兰那几岁的小女孩孤苦伶仃的守着空荡荡的家。

徐广道和徐启华的孩子

'徐圆圆、徐佛莲(左至右)'
徐杏、徐定国、徐定府(左至右)
徐圆圆、徐佛莲(左至右)

徐广道的遗孤:徐定府、徐杏、徐佛莲
徐启华的孩子:徐定国、徐圆圆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二日,贵州盘县十二岁的徐定国,在“我要爸爸、妈妈!”的呼喊声中凄惨离世,临终,连他日思夜想的父母的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而他的父母被关在监狱,即使想回家看儿子尸首一眼也不被允许。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在开学第二天,为省钱(学校每份饭要三元),徐定国跑回旧学校门口,买了两元钱的食物吃。当晚呕吐、发烧,次日还硬挺着上学,但已撑不住,全身长红斑;在送往医院途中,痛苦中的徐定国无助而凄惨地喊着:“我要爸爸、妈妈!”在声声呼喊中停止了呼吸,死时全身发黑。徐定国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功,一大家子和睦相处,生活其乐融融。然而,自从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以后,巨大的灾难就降临到了这些善良人身上。

二零零零年元月,徐定国的大伯徐广道,在进京上访时被北京公安毒打而死,大伯母迫于共产党的株连政策,抛下五岁儿子、三岁及一岁的两个女儿,离家出走。爷爷、奶奶被非法关押,接着爸爸、妈妈被抓,姑父又被绑架到省劳教所。从那以后,当地公安部门没完没了的骚扰、监控、抄家、随时都会突然降临。徐定国与四个兄妹幼小的心灵陷入无名恐惧之中。二零零七年二月,徐定国的妈妈陈玉梅又被非法抓捕,后被送到贵州中八劳教所劳教;爸爸徐启华于二零零七年九月被贵阳国安特务绑架,后被关押在百花山看守所,遭到法院秘密在贵阳市司法警察医院进行所谓的“开庭审判”,徐启华被非法判刑四年。

徐定国兄妹俩和三个表兄妹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自幼就在不断的惊吓、恐怖的苦难中挣扎。生活又极其贫困,一方面因为父母长期被迫害无法正常养家,另外还要遭受当地政府部门的无理盘剥:徐家种水稻的田,被政府征用建火车站,征用款分文未给。两家的长孙,已转居民人口,应享受国家“低保”,但因家长修炼法轮功而被扣。他的白发苍苍的爷爷和奶奶,种点玉米和小菜维持七口人的生活,还得供五个孙子上学。在中国,农民是最低收入人群,而徐家则是在赤贫线以下挣扎。

徐家五个孩子,每当看见同学拉着爸妈的手欢跳时,就无比思念自己的父母,常常背着大人偷偷哭泣;每当有人问起 “你想不想爸妈”时,孩子几乎是呼喊着回答:做梦都想、想得不得了!

善良的长辈教育了孩子们做好人的道理,艰苦的生活磨练了他们吃苦耐劳、勤俭朴实的品格,他们格外懂事,尊老爱幼。徐定国从不贪玩,放学后,三步并两步,跑回家,赶快写完作业。如果爷爷奶奶在地里干活未回,他就先把饭煮好,然后,背着小箩筐,到菜地里,摘回白菜,煮好菜汤,炒点洋芋,等大人回来吃饭。在学校里,徐定国每当看见别的同学无钱买饭吃时,就毫不犹豫地把奶奶给的两元饭钱,给同学买饭充饥,而自己情愿饿着;有时姑姑给点零花钱,他也拿去帮助他觉得更困难的同学。所以无论在亲友、乡邻,还是在学校师生的心目中,徐定国都是好孩子。

这么懂事的孩子,就这样悲惨地死去,就这样连看父母一眼都不能地走了。听到噩耗的师生和乡邻无不悲痛,四个兄妹更是哭成了泪人。徐定国的爷爷在二零零零年元月被通知去看徐广道遗体时,吃了公安放了破坏神经药物的饭菜,回家后记忆丧失。但他却知道乖孙子死了,经常翻出徐定国的照片,老泪纵横。


贵州法轮功小弟子不畏中共打压,成立了自己的学法小组,孩子们集体炼功和学法,共同沐浴在法光之中净化身心

九岁的小女孩给贵州都匀监狱警察的信

二零零九年五月一位九岁的小女孩给贵州都匀监狱警察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

我是一位还不到十岁的小女孩,我的妈妈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结果于二零零一年被嘉禾“六一零”及国安恶人迫害致死。妈妈是什么模样我都不知道她就离开了人世。我现在没有妈妈,我爸爸肖嗣先也被关在你们那里,我成了孤儿,生活无人照顾,爸爸没有做任何坏事,大家都说他是一个好人,请你们不要迫害他了。

老师说牢房是来关坏人的,怎么我爸爸不偷、不抢,而且是学校里一名人人都喜欢的好老师,为什么被关入牢房?是老师骗人,还是你们骗人呢?

肖嗣先的女儿:肖夕夕写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

法轮功学员肖嗣先夫妇遭受的迫害

肖嗣先,湖南省嘉禾县石桥中学优秀教师,法轮大法学员,曾被嘉禾县“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及国安恶警三次绑架到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六年上半年,肖嗣先第三次从劳教所回来后,因拒绝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其单位石桥中学不安排他上班,肖嗣先从此失去工作。

肖夕夕的妈妈、湖南嘉禾县教师罗巧红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进京上访回家后,被当地“六一零”恶人王社清一伙深夜闯入家中绑架。当时家中只有婆婆和二岁女儿肖夕夕。邪党恶徒对罗巧红进行人格上的羞辱,后又将她异地关押数月之久,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罗巧红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八岁。

罗巧红的丈夫肖嗣先因不配合国安警察要他写妻子是死于癫狂病的谎言,被非法关押嘉禾看守所九个多月。二零零七年,肖嗣先与到贵州习水投资办学的香港籍女士伍生英结成伉俪。奥运前夕,中共加紧疯狂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肖嗣先与伍生英到习水二郎乡招生,当地派出所恶警将两人绑架到习水看守所。伍生英被非法拘留五天,因有孕在身于十七日被释放。虚假释放后伍生英被强迫堕胎,现在被关押在贵州省公安医院,迄今绝食抗议迫害一年多。肖嗣先已被当地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目前被非法关押在贵州省都匀监狱六监区。

在这场已经历时已近十一年的浩劫中,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多少人被恶党夺走可贵的生命,中国又有多少家庭被江氏集团和中共当局摧残得支离破碎,多少孩子沦为无家可归的孤儿,使他们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伤。那些法轮功学员在家人和自己承受着巨大痛苦的时候,还在向人们讲述真相,为的是让人们摆脱邪恶的谎言,能选择美好的未来。

让我们用善心抹去孩子们脸上的泪水吧,用良知共同来制止这场残酷的迫害,抚平孩子们心中的创伤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