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为之妻致有关部门公开信(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徐大为被沈阳东陵监狱折磨至全身器官衰竭,遍体鳞伤,精神失常。2009年2月,徐大为8年冤狱刑满回家13天即含冤死去,年仅36岁。2010年3月间辽宁省清源县英额门镇五个村的376位村民,联名为徐大为申诉,此事近来由于中共充满威胁的“调查”,已成为备受关注的“联名信事件”。徐大为家人聘请的律师王景龙遭到辽宁省司法厅的打压。


徐大为被迫害前几个月

徐大为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的骨瘦如柴、身上有多处电击印痕,臀部皮肤坏死。


徐大为是村民们公认的好小伙。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重判八年。在沈阳东陵监狱他受到各种酷刑,被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等。2009年2月3日,徐大为被释放时,已是头发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滞、不认识家人了。徐大为身上有多处电棍电击的印痕,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大为被接回家后,蹲在墙角,不敢动。家人告诉他:“到家了,别害怕。” 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清醒时说:“监狱给打针,打精神病药。关黑屋。打我,用拳脚打。”家人将大为送进医院,医生说:“人已经不行了,心脏衰竭,验血时抽不出血,皮肤僵硬无弹性,这种身体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早已错过了医治时期。”徐大为从监狱回家仅十三天,2009年2月16日离世。

以下是徐大为的妻子迟丽华女士给有关单位的领导的公开信:

有关领导:

我是徐大为的妻子迟丽华。前段时间我把徐大为在沈阳东陵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还有当地清原老百姓为徐大为申诉的联名信,已经邮寄给您了。不知道您是怎样针对此事进行处理的?

近日得知政府好象很重视,并且兴师动众,派清原地区司法局长和公安局长,以及当地派出所和镇政府人员去我们小小的山沟,调查此事。我一个小小的平民百姓喊冤能够得到如此的重视,应该说是很庆幸的事。但我又有些不明白,是这些人员工作素质不行还是另有它意?据说把我小叔子强行带走,还给他定了很多罪名,还要强行给他戴手铐;据说还挨家挨户调查并威胁不让他们支持我上告。还有更让人费解的是:他们还问我小叔子,我的户口在哪,身高有多少,长得什么样,还问村民看没看见我回去等。

我不知道这些与解决联名信申诉的冤情有什么关系。我非常不解,这些人是代表他们自己还是代表政府?身为政府工作人员就是这样为老百姓办事?电视新闻成天宣传政府要为老百姓办实事,就是这么办的吗?即使他们不代表政府,作为一个人,都应该有最起码的人性和良知。我们是受害者家属,他们应该表示最起码的同情和关心,而不是威胁。如果是代表政府,您说这些人的行为是不是有损于政府的形象!?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事,据说联名信惊动了中央,并定了性,我不知道这种传闻是真是假。但我娘家嫂子被当地公安局非法抓去,问我的下落,说是我的事整个辽宁省都很重视。按理说我应该感到很荣幸,有多少访民想得到如此的重视,他们都没有我幸运。有时我想,也许我的冤情可以很快得到切实的调查,政府也许真的在意了人民的申诉,会从尊重乡亲父老的角度给一个说法。

但从种种迹象看,我太天真了。从我小叔子被公安部门强行带走、被查问恐吓,当地老百姓被威胁,到我嫂子被抓,以及我请的好心律师王景龙律师证被司法厅扣压,全所上下写检查,并威胁王律师把我和他签的合同作废,让王律师把我给他的五百元车费退给我,不准再接我的案子……真是让我哭笑不得,觉的真是荒唐,省司法公安联合竟发动这么大的力量来对付一个手无寸铁,伤心欲绝的弱小女子!?

曾经有人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联名为徐大为申诉呢?我说是啊,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一切向钱看的时代,真的是太难能可贵了。可要我说这还是少的,如果能够让所有认识徐大为的人都来签名的话,我相信还会有更多的人签名。为什么呢?只因为徐大为那份热情、正直、真诚善良,曾经感动了很多人。他不明不白的被折磨死,让很多人为之心恸。当时有一位认识大为的嫂子哭着跟我说:“我听说大为要回来了,我就买了排骨放在冰箱里,我要煮的烂乎乎的,等着他回来吃,可是……我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还有一位阿姨跟我说:“你不知道,我和我儿子知道大为要回来了,我们高兴的不得了,我们准备好了请他去饭店吃饭,可谁想到是这样,我和我儿子哭了不知多少次!”还有一个阿姨跟我说:“我自己的儿子我都没这么牵挂过!大为刚回来时我就想把他接到我们家来住,可这成了永久的遗憾,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我想起来就难过!”就在大为要回来的前几天,还有一个饭店的老板打来电话,邀请大为去他的饭店上班。他说:“虽然已经八年了,没有任何联系,但听朋友说大为要回来了,多方打听到电话号码才联系上。”还有很多的亲人、朋友和乡邻知道大为被迫害致死这一消息,都为之落泪,惋惜,愤恨。

徐大为无论走到哪里都给人留下非常好的印象,人们都特别喜欢他。他无论看见谁都乐呵呵的、热情的跟人家打招呼,别人都觉得他特别可亲。无论在哪里工作,他和老板、同事都相处的特别融洽。有一段时间,他在浴池上班,负责帮助老板收钱。有时有的年迈的老大爷没人陪就来洗澡,浴池老板不太敢接,大为就说我陪大爷洗吧。他很耐心的帮助老人家搓澡,往往人家都感动的连声道谢,并要给他钱,他都拒绝了。象这样的事他都觉得很平常、没什么,无论是谁求他帮忙,或是他看见别人需要帮助,他都会乐呵呵帮人家,不求回报。有的时候从沈阳回到家乡,赶上谁家办事情,他都会主动帮人家干活、炒菜,人们都夸他干活勤快,干净利落,菜炒的也很好。农村办事情都会给厨师赏钱和烟酒,他从来都不要,觉得有事帮点忙很正常。因为这些大家都很感激他。

徐大为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他爱好广泛、勤奋好学。他的记忆力特别好,一天一宿就能把七十二首诗全背下来,并且背的很熟。他会拉二胡,还会作曲,歌唱的也很好。有的时候他会说,媳妇我给你唱首歌听吧,说着就唱起来,动听的歌声至今还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有的时候还会写一首小诗送给我,诗写得朴实无华,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在家里有什么活,他都抢着干,我洗衣服,看到稍微大一点儿的东西,他都拿过去抢着洗,怕我洗不动。有什么好吃的,他都一个劲的让我多吃,买衣服都让我先买,反正是什么好处都先让给我。我记得,情人节的时候他特意给我买一束玫瑰花,把花插到我姐姐家饭店窗台的花瓶里,所有我们饭店的员工都很羡慕我,说我有多幸福。是啊!那时我也觉得很幸福,成天乐呵呵的,觉得生活真的很美好。他不但对我这么好,他对谁都一样,都那么好。他非常孝顺,体谅父母。我们结婚的时候,他和我商量说:“爸爸妈妈辛苦了一辈子,为了我们结婚还得去借好几万块钱。我弟弟还没结婚,还得要钱,可能后半生他们都得去还钱。我们别让他们着急上火了,我们双方家都不要钱,我们靠自己劳动挣钱养活我们自己吧!”我知道他之所以这么好,是因为他心地善良,现在更是因为他时刻遵循着真、善、忍去做,变得更好了——处处为别人着想。徐大为是个很平凡的人,没有做过多么伟大的事,但接触过他的人都很喜欢和他交往,觉得他可亲、实在、本份、可靠。虽然我们生活在一起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但这是我人生当中最值得珍惜的一段时间,也是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可是这段幸福的时光太短暂了!没想到99年7月20日之后,是非却颠倒了,大为因为维护信仰的权利,被重判八年,而且最终又被他们折磨死了,可他只有36岁。我从那里出来的人口中得知,大为先后在四个监狱(沈阳大北监狱、凌源第一监狱、抚顺第二监狱、沈阳东陵监狱)关押过,因坚持信仰受尽各种酷刑,被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等。

徐大为是2007年末从抚顺第二监狱转到沈阳东陵监狱的,2008年正月初八我和家人来看他,那时他思维精神状态都很正常,一个管教把孩子带到他跟前,他还乐呵呵的抱着孩子跟孩子说,要听妈妈和爷爷奶奶的话……徐大为一共就在东陵监狱呆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这一年多的时间只有正月初八那次让我们家人见了一次面,再后来我们家人每个月都去东陵监狱要求会见,东陵监狱都让我们家人表态骂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不骂就不让见,无论我们家人怎么哀求都不行。有一次我向他们提出要求让徐大为保外就医,因为徐大为在凌源监狱被他们用酷刑迫害成胸膜炎胸腔积水,需要很好的治疗,我们家人很担心。监区长郭宝元和霍喜中等其他管教都说,你们放心吧,徐大为人挺好的,我们会照顾他的,他身体很好,有什么病我们会给他治疗……可无论我们家人怎么说也不让见,我们给徐大为拿的东西也不让拿进去。

2009年2月3日,我们全家人总算是盼到徐大为八年期满,我和家人来到东陵监狱接人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徐大为已经被迫害得头发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滞、不认识家人了。 我问他们:“人怎么这样了?怎么这么瘦?”没有人回答我。 回家后,他蹲在墙角,不敢动。家人告诉他:“到家了,别害怕。”劝了半天,他才坐到床上。经过家人的悉心照顾,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清醒时说:“监狱给打针,打精神病药……关黑屋,打我……用拳脚打。”我们家人发现徐大为无法进食、整日咳嗽不止,连吐痰的力气都没有。他身上有多处电棍电击的痕迹,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 经过几天的悉心照顾还不见起色,我们将徐大为送进医院,医院表示:“人已经不行了,心脏衰竭,验血时抽不出血,皮肤僵硬无弹性,这种身体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早已错过了医治时期。”徐大为从监狱回家仅十三天,2009年2月16日在医院离世。我满怀悲伤,又不知所措。此后我们村老百姓自发两车人两次和我去东陵监狱讨说法,东陵监狱不但不给个合理的说法,还造谣说法轮功围攻监狱。

像大为这样身心受益、普普通通的法轮功修炼者遍布中国大陆,可是十一年的迫害使多少幸福家庭失去了往日宁静的生活,又有多少善良的好人被迫害致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据明慧网统计已确认被迫害致死的就有3383名,还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数十万人。

曾经有多少亲朋好友劝我算了吧,不要再告了,能有什么结果呢?等将来平反了,自会有说法。我说,那个结果是努力争取来的,不是等来的。常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徐大为死的不明不白,作为妻子难道无动于衷吗?难道坏人不应得到应有的惩罚吗?善和忍,不等于无限度的纵容坏人无限度的作恶,不等于对杀人放火的无视。

八年的等待我不敢去回想,也不愿去回想。没有我这样的经历的人是很难了解和体会的。我独自一人带着年幼的孩子伺候着年迈的父母,这其中有多少生活上的艰辛,有多少辛酸和痛苦,有多少的牵挂和担心!?我不知流了多少的眼泪,有的时候都不会哭了,真切的感到心在流血。原本以为八年的苦等终于熬到头了,苦尽甘来了,可我等来的是噩耗,是致命的打击。我自己的母亲也是因为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离开了人世。我自己的父母都不在了,我和孩子孤苦伶仃的没有了依靠,也没有房子,没有经济来源。大为的父母让我和他们一起住,很多时候我不愿意去,我甚至在逃避。我不是因为那个地方是个偏僻的小山沟,也不是因为我和大为的父母关系不好。这些年大为的父母对我,那真是从没有把我当成儿媳看,而是当成自己的女儿。我对他们也是当成我自己的父母一样对待,很多时候人家都以为我们是亲母女。我不去是因为我怕两位老人看见我会更加难过,怕大为九十九岁的奶奶问我,他的大为怎么还不回去。

我的女儿今年十岁,从没有得到过父爱却永远的失去了父爱,小小的年岁过早的承受着不该承受的痛苦。我很多时候不敢让孩子看到我哭了,在她面前我尽力的表现很高兴。我不高兴她会跟我一起难过,有的时候孩子看见我哭,她一边哭一边用小手帮我擦眼泪,说:“妈妈啊,你不要哭了,爸爸不在你还有我,等我长大了挣钱养活你,等你老了我伺候你。妈妈你一定要快乐起来。”我有时候不相信这是一个八岁的孩子说的话,他爸爸刚去世时她才八岁。我有的时候看她写的日记,我都很难过,心痛不已。她在日记中写着:“我一定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我要挣很多的钱,养活我妈妈,我要让她快乐。”还有一段写的:“我多想和我妈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现在我却是个住宿生。”孩子自从他爸爸去世,我一直奔走于各个部门,不能够很好的照顾她。就把她送到学校住宿。有的时候我去送她上学,她一边走一边哭着说:“妈妈,等你把我爸爸的事办完了,你早点来看我好吗?”直到校门口把眼泪擦干,头也不回就进了学校。我都站在那里半天看着她,直到看不见,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有的时候知道孩子虽然不说,但是,我知道她多么渴望有爸爸的疼爱,甚至有的时候她搂着我的脖子亲我管我叫爸爸。

在徐大为离开我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四处奔波,到各个部门去找。到检察院、法院、司法等部门讨说法要求立案,到信访、人大等部门去上访,可到如今连案都立不上,甚至受到威胁。多么荒唐可笑---不去调查作恶的坏人,反而威胁受害者?虽然是这样,我还是坚信人间不是坏人逞凶的乐园,正义必定会战胜邪恶,坏人最终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不是所有的人都站在邪恶一边的。有很多的政府工作人员,知道了我的遭遇都很同情我,帮我想办法、出主意,告诉我应该怎么办。记得有一次,我去一个部门上访,一屋子的人,听了我的遭遇都很同情,说:“东陵监狱我们去参观不说是文明监狱吗?怎么这么对待犯人。你这事不归我们这管,你可以到它的上级主管部门去找。”其中有个人可能是个领导,把我的申诉材料拿过去,仔细的看了一遍说:“这写的很在理,你就拿这去找。”还有一次我去一个部门,一位领导接待了我,刚开始他很冷淡,很不友善,告诉我到别的部门去找,他这不管。我请求他帮忙,我也不懂法律,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最后他态度缓和下来,耐心地给我讲,我要走的时候,告诉我如果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再去找他。还有一个部门,时隔半年以上,我又去了,接待我的人一下子就认出我来,说:“你不是那个丈夫被迫害死的吗?我告诉你的按那个法律程序走,你按那走了吗?”我说:“我也不懂你说的法律术语,请你再给我讲一遍。”他就拿笔给我写。去年年底我去一个部门,我去问我邮递的快递材料有没有收到,并问怎么给解决的?当时有个工作人员对我的态度很不好,后来他听了我的情况,说:“判得也太狠了!”很同情我。不一会有个年轻人拿个本做记录,就象审犯人一样审我。那个人一直在边上看着我们,不一会,他把那个年轻人叫到一边说了些什么。那个年轻人就再没问我上楼找领导了。我知道肯定是那个人暗中帮了我。不一会儿下来两个领导,我们已多次见面,虽然他们嘴上说没有证据等,但态度已比过去缓和了很多。特别是我说人家都在欢欢喜喜准备过年,我不知道我们家应该怎么过时,我感到他很受触动,最后我要走的时候,他一直把我送到门口,我看到他眼睛湿润了。

一年多来我找了很多律师,去了很多律师事务所。很多律师不敢接我的案子,就象惧怕黑社会报复一样。但有的帮我出主意,有的帮我免费写诉状,有的律师所本来咨询得收费,但他们说你的就免了。最后我找到了好心的王景龙律师,可能是我的遭遇让他生起了同情和怜悯之心,可是我没有想到,他因为接了我的案子,受到这样不公的打压,我心里很难过。(很抱歉,除了王景龙律师外,我一概隐去了其他人的名字,我担心这些好人会反而被打击。)

在当今的中国,徐大为只因为坚持按真、善、忍,做个好人,维护自己信仰的权利,说了真话,就被非法关押了八年,这还不够,非要置他于死地而后快。像王景龙这样出于良知责任感,勇于承担律师天职,依法维护公民基本权利与司法公正的律师,没有得到奖励,反遭打压。大为家乡的乡亲只因为可怜我们孤儿寡母,帮助我们向政府申诉冤情,就受到威胁。我真的不知道在这样的世道中我们老百姓应该遵循什么去做人,我不知道应该按照什么去教育我的孩子。

在此我要感谢那些曾帮助过我的好人,感谢那些给予我同情和安慰的人们,感谢那些在强权下敢于为我发出正义声音的人们。这些声音也不仅为我个人在伸冤,其实也有利于司法、社会公正,有利于公民共同维护权利,而且仍然善意的抱着相信政府的期待。可很不正常的是,这样应该得到社会鼓励赞扬的民众义举,怎么好象反倒让政府害怕呢?我现在心里的感恩远远大于我内心的痛楚,我相信社会的公平美好来源于我们每一个公民,来源于我们的正义善良之心。

我相信在您的心底也有一份真诚,也有一份善良,也有一份正义和同情心。正邪善恶是分明的,只是在强权下不敢轻易有所表露。我记得有一首歌唱到,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这个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我想说,只要人人都能讲出一句真话,发出一点正义的声音,制止恶人行恶,这场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就不会延续。好人就不会被残害,坏人就没有行恶的市场。这样不但救了好人,也救了被利用作恶的人。我相信这个世界好人还是很多,您就是其中一个,可能您一句正义的话,就会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如果有一天还这些好人清白的时候,我会为您庆幸:您曾经在道义和良知的选择上,作出了最善良、最正义、最勇敢的选择,您问心无愧,面对家人、面对子孙后代,您引以为自豪。

再一次感谢那些曾给过我无私的帮助和关心的好人,他们很多都不是我的亲人,甚至和我素不相识。

最后祝愿天下好人一生平安。愿您的善心得到上天的庇护和福报,愿您能够拥有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